与蛇共舞

我曾与蛇共舞

真正的蛇山有几个?南京“蛇山”‘命名的故事多。 但这些蛇山,早已名存实完。如今南京城扩大,高楼林立,蛇无生存空间,除非人为带蛇进城 。

早在20多年前,南京城区尚有一块地盘土山丘,一直与外界隔离,原始生态环境保护得特好,是名副其实的蛇山,有原始野生蛇存在。

该蛇山具体位置在宁芜铁路南侧,雨花东路东侧,就是307厂雨花台大门内的化工库、火工库内(巳消失)。 这里当年是军工特别库房,对外保密,对内闲人莫入,大门口处平时紧闭,不挂牌,许多在厂里上班人对这里也不了解。

特别库里有只退役军狗协助看守,一直与外界隔离。除了保卫巡逻人员或库房保管人员和外,外界一直不知里面干什么。所以长期以来,这里面有野蛇野兔等小动物。外面老鼠也多,不断通过下水道“入侵”进来。
2004年,这里的库房搬迁到郊区,并在原地建盖了高楼,“蛇王国”随之消失,成为南京城最后消失蛇的“蛇山”。

我曾在航天307军工厂火工库化工库值过班。该厂是1865年清代李鸿章创办的金陵兵工厂。此位置近一平方千米,火工库分雷管库、炸药库、值班室三处,大部分面积为土丘荒草树木灌木丛小水塘,四周设置高墙铁丝网围着,电杆上有探照灯设备。 保卫巡逻值勤人员每隔一小时巡逻一次,沿着“羊肠”石子路转一圈。库区里除了有蛇类,有时可见灰黄色野兔、黄鼠狼、四脚蛇(蜥蜴)、赖大蛄子(蟾蜍)等小动物。

我第一天来库区时,最先看到的就是树上挂着一条条蛇的脱皮,长点的蛇皮两三米长,很粗,令人胆寒。 老师傅告诉我,这里工作就是“与蛇共舞”,但你不能“谈蛇色变”,只要你不去招惹它,蛇一般不会伤人。 这里的蛇一般在6到9月份活动量强,多为夜晚出洞,捕食野兔,四脚蛇、赖大蛄子、鼠类等,老鼠一般从外界下水通道钻进来的,水塘里看见鱼,但制度上绝对不能猎兔网鱼。但他又告诉我,库区里的野竹子里,在春季时,笋子太密时可以挖些春笋。

库区里的蛇白天多不活动,或许怕见光,也怕巡逻狗。蛇不主动攻击人,必需学会与蛇和平共处。老师傅介绍,曾听说,老早有一次值班人员巡逻时,无意踩到一条小毒蛇秧子,被咬了一口,幸亏抢救及时,才保小命,所以巡逻时要穿长筒靴。 我们在火工库巡逻,大热天蛇地面活动量大,盛夏时需带一根细软长竹竿,经过草丛茂密处要先“打草惊蛇”,以防被咬。

“打草惊蛇 ” 在此用得很恰当。你手执一根软竹竿有弹性,边走边往草丛中划划打打,如果草丛有蛇,会受惊逃避的。若用硬木棒点击草地蛮危险,木棒着地范围小,蛇见到可能向你攻击。软竹竿有弹性,扫动草地面积大。有巡逻狗陪同巡逻,我渐渐胆子也壮大起来。不过退役狗主要是防坏人进入的。巡逻狗吃得不错,一日三餐,有专人送饭,每顿有肉食,比人吃得还好。

值班人员主要上夜班,一个班次15小时,常白班人下班,我们上班,两人,轮流躺睡一下,小歪一会儿。忘不了
一一1998年盛夏的一个下半夜,我们两个值班人都在值班室,轮到我在床上休息,我已睡着了。

忽听同事大喊一声“快起来,蛇来了”。巡逻狗也进屋叫起来。 原来,老旧房顶木梁上忽然掉下一条大蛇,落在我的床上,是一米多长的金环蛇落地。

我一时惊慌,马即要用室内铁铣打蛇。同事说,蛇吃老鼠是益虫,放它走吧。 于是,我们默默地看着那蛇,慢慢爬出了值班室......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小时老门东的蛇

小时候家住门东,那时老平房多,还有土墙草房,许多人家有老院,院里面长树长草长菜,形成自然小生态。
那昝子城里有蛇,有一次我家泥土院墙上爬出一条一米多长大蛇。大家惊叫,一位喜欢逮蛇邻居闻声赶来,当着大家的面,徒手抓住蛇头,扒开蛇皮,破肚取蛇胆,一口吞下肚,然后拿回家烧蛇肉吃去了。
我第一次吃蛇肉,在20岁不到下乡插队时。社员们打死了一条,不到两米。知青们常年乡下出苦力,干靠,没肉吃, 决定试验吃一次。
把蛇头砍掉,皮扒掉,将蛇身切成一段段,放在锅里面,也就搁点儿盐烧烧。很快闻到蛇肉香喷喷。大家起哄,在一起吃起来特香。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今年两次上午去买菜,心血来潮,顺便到机场公路外围那也小转悠,每次大约一个小时,巳逮到了五个二尾子,两以个三尾子。

现在逮蛐蛐不容易,我两次遇到花蛇,好在我曾“与蛇共舞”,照逮秋虫不误。花钱买秋虫,没得意思,跑老远。我玩出,就喜欢自逮。

随弹琴声寻找到蛐蛐洞穴,都一个二尾,一个三尾。逮时,它俩马即同时会跳出,各奔东西。于是只能弃一只,逮一只。

结果在一个洞穴里面逮到一个二尾,另一处逮了一个三尾。 自制的“蛐蛐罩”起作用了,逮的都是全须全尾的二尾子和三尾子,帮它们配对交尾而“弹琴”。

虽然把它们配在了一起,和平相处了,但它们到现在还没弹琴。看来要处上一段时间吧?

我今天给他们吃南瓜,明天给他们吃苹果,后天给他们吃梨子、大后天吃石榴,换着花头精,每顿都有米饭。调养几时,看它们还能否对上眼...
一一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