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腹泻有感:

今天我算是大难不死了,必有后福是不存在的,我是苦命人,只有祸没有福。早起赶了一趟早班车,猛觉得肚子难受,身体出现寒气,便觉得公交车上的冷气不舒服,大有晕倒之感。我便急忙下车,感觉是要腹泻,看到附近有家麦当劳就跑了进去,关上厕所的门后,却因为一时没力气松开皮带,身子也失去知觉,扑通就倒下了,头部也撞到墙壁,撞出了一个大包。忘记了是失去知觉多久,但是不会超过十分钟,也可能是几分钟,苏醒后立即起身,松开皮带蹲下,果然是腹泻,手腕、额头流了很多汗水,淋湿了地面。我出了麦当劳后,看时间已经赶不上公交车了,只好招手上了一辆的士,好在干活的地方不远,否则今天亏的更多。既然昨天答应了别人,今天最好要去兑现,这也是做人的基本信誉,发生天灾人祸当然没办法。一些兼职确实是故意放鸽子,所以类似事情多了,即使是遇到真有事赶不过来的兼职,中介也觉得他是放鸽子,便在兼职群里通报,公布兼职的微信信息,好让大家知道这个人会放鸽子。
腹泻的源头在哪里,肯定是找不到,昨天我烧了一壶开水,昨晚倒了一杯准备今天早期喝,是不是喝水造成,是当地的水有问题,还是被人进房间投毒。也可能是昨天晚上我买的快餐有问题,要吗是食材,要吗是被投毒,先说卫生方面,城中村的饭店几乎都被诟病,晚上我在一家饭店要了一份炒面,有两个女生像是学生,听着其中一个叫老板,原来是她吃的面里发现了虫子。也可能是我买的酒有问题,不是酒有问题,可能是有人故意对这些酒注射了什么东西,可想一想这样也有风险,万一别人也买这种酒呢,放在冰柜里难免会拿错。上午我刮胡子不小心刮出了血,不会流血了造成了我脱水、无力、腹泻吧,我不懂医学,不知道有没有依据。也可能是晚上吹风扇吹久了,导致体质下降,体内中了风毒,其实我起床还是好好的,问题应该出在水杯里的开水上,我也不知道是当地水有问题,还是有人进房间投毒,身体如果有问题,我也不会干活一天了。还有另一种可能,我可能被附近人家下了邪术,类似什么巫蛊、降头术,像电影《南巫》那样,我的身边也有一个降头鬼紧跟着。
很多人喜欢说,你又没钱谁会害你,人家和你无冤无仇,害你干什么,这些人很天真,对社会的认知还很肤浅。现在的暴力和戾气都是无缘无故,莫名其妙的,堵车会打架,排队会插队然后再打架,极端的爱狗人士只把自己的狗当成生命,极端的广场舞大妈肆无忌惮的破坏一切共用设施。现在的社会很压抑,大家都关注物质,缺乏精神建设,所以脾气也很差,如果有精神文明,首先想的就是激情,想到的是天下。会看不起一些心术不正的人,想到的是不和这些害群之马接触,想到的是自己不能被小人利用和玷污。高级精神文明是属于像圣贤、正人君子那种人,乐于知行合一,推崇文以载道,信仰厚德载物,支持有教无类,我就想朝这方面发展,可惜我没这机会。现在人都需要发泄,发泄内心的嫉妒和贪婪,大多数都是普通人,他们可能会感慨什么人赚了很多黑心钱,看似乎是谴责,其实他们是羡慕,渴望自己能获得这么多钱,普通人的正义都是虚伪的,其实就是想自己取代。比如像李自成、洪秀全、义和团他们的目的真的是拯救世界吗,最后世界没被他们拯救,天下倒被他们重新糟蹋了一遍,和所谓的正统朝廷一样,都是烧杀抢,都是声色犬马,都是醉生梦死。
古往今来的历史可以分正常时期和不正常时期,满清开始就是不正常的,搞了那么多的文字狱,从此历史就再也没有逃过这样的怪圈和诅咒。在清朝的时候,不管你是什么阶级,说话就怕隔墙有耳,凡是涉及到明字和清字的言论和文字,最后都被诬告成反清复明。皇帝不是不懂一些案子就是诬陷,可他们就需要这样自相残杀,好威慑到其他人,所以就顺势杀人,杀的多了,什么阶级的人都噤若寒蝉,道路以目。女的也被折磨的很惨,大多数女性都不能读书,还不如明代以前,唐朝的妇女开放是历史记载过的,清朝的女性被剥夺了获得知识的权利,一生都被桎梏在家里,一些人一辈子就出过两次门,一次是出嫁,一次是出殡。缠足在清朝也是深入民间,像易服剃发一样,谁如果不从就会被诬告成蔑视礼教,普通人只能服从,有钱人还可能被放松对待。上世纪文攻武卫,大家都是萍水相逢,可最后都被划分了,都变成了斗争的武器,这种局面行为上似乎是结束了,可意识上还没有结束,我在福建从小到大不就是尽遭遇这样的人。今天的意外谁敢保证就不是被暗算,当地看不惯我的人那么多,主要是看不惯我的文艺激情,我爱好文艺其实也没有去骚扰他们,对我不停的丑化和打压,无外乎是看我是个底层人,怎么摧残和折磨都没有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