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1977年筑永胜圩
昨天到水漫城转了一圈,因门票忘记带,又舍不得花钱重新购票,只能在水漫城附近转悠,看到毕直的水杉树旁,好多老人在悠闲地钓鱼,他们钓的鱼不大,一般是小鲫鱼、铅鱼、黄皮巴巴之类小杂鱼,沿着迎湖路向东走约一公里,看到了多次在网上看到的铁索桥,赶紧走向铁索桥,铁索桥边有好多高级轿车,树丛中有好几家档次很高的农家乐饭店,想必是有钱人享受的地方。
穿过铁索桥,爬上台阶,就是永胜圩的东埂。固城湖碧波荡漾,一艘艘铁船驶向东坝方向,不远处的花山秀山若隐若现,蒋山跨湖大桥已成功合笼,高大的斜拉桥墩高出水面几十米,圩内铁索桥就建在当年挑土的土方宕中。
思绪一下子回到1977年冬天(也有可能是78年),我在此挑土筑圩的经历。
当年我还是初中在校生,生产队长通知我们学生参加围筑永胜圩挑土,先是利用星期天和村上的妇女早出晚归挑圩,一天来回步行20多公里,披星戴月,早出夜归。后来由于工期紧,学校干脆放假,让我们和男劳力一样吃住在工地。那天,我们几个学生挑着圩篮、锹,在家中步行7公里到红庙闸下圩,看到挑圩工地人山人海、红旗猎猎,大幅标语一个字占几平米,一张芦席一个字,高音喇叭播放着革命歌曲,我们不知问了多少人,又在工地走了5公里左右,终于找到所在生产队的工地。队长告诉我们,跟着大家走就行。很快发现,挑土的扁担上有红旗、绿旗,红旗走在前面,绿旗走在最后,中间谁少挑一担有几十双眼睛看着你,据说还有秤,谁挑得少叫你上秤称一称,并记录在案作为处罚依据。土方宕的土很好挖,以前也挑过圩,土挖了不成形,沿路掉落,到了目的地,圩篮中土已经不多了,见到了监工人员会很尴尬的。固城湖底土质松软,男劳力一担挑8块土,我们学生挑6块土,看到村上的大姑娘也挑8块,只是挖小点,我们向女劳力看齐,挑8块小一点的土。晚上宿营地在红砂嘴,固城湖中有一条船,船上的红旗下降就可以收工吃晚饭,晚饭是干饭就青菜萝卜,吃过晚饭,就钻进棚子里睡觉,棚子很低矮,人字形,里面是不能直立行走的,只能弯着腰或爬行,地上铺满稻草,人睡在稻草上,再盖上家里带来的被子,学生有父亲或哥哥带来的被子,和家人共用一床被。第二天一早起床,看到到处是翘臀拉屎的人,好在屎一拉完,就有铲屎的人将屎铲了打包带走。我们村上就有几个大姑娘和我们同住一个棚子,只是中间隔了一块芦席。
我们在工地挑土和哥哥姐姐同吃同住10多天,并不感到特别苦。可能村干部知道我们要考试,就叫我们回去上学了。
一晃40多年过去,头发花白,腰弯背驼,满身疾病,回忆当年时光,依稀写下这些。
2021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