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昝子(那时),我在中央门外国营第七三四厂工作(南京有线电厂,已消失)上班,是光杆子(单身汉),住单身宿舍,逢过中秋节,食堂总要聚餐。那昝子过中秋节仍要上班,单位自行将靠近的礼拜天(周日)与中秋节对调一下, 等于让大家过了回“放假瘾”。

那时候,单身宿舍里有不少家在外地的职工,他们虽已抬马马(娶老婆生孩子),但两地分居常年住集体宿舍,天三顿吃食堂,等于还是光杆子一.条,一人过中秋节,孤零零(孤单)的,没捞摸(很无聊)。那昝子各单位工会体贴光杆子职工,膳食科早就忙活(准备)节日中晚两顿免费大聚餐了。凡集体户口职工,都可吃到刷刮刮(上档次)的菜肴,八人一桌,自行组合,“八大盘菜一大盆汤"来斯一塌(特别好吃),可以自带酒水畅饮。免费饭菜,是食堂的“伙食尾子”(平时结余款)搞的。那昝子膳食科每月公布账目,“伙食尾子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的,呆(音“挨”)摆(肯定)要用于中秋节。

光杆子们不仅吃到中秋大餐,还能免费分得8块食堂自做的月饼,那月饼不比店家卖的差哦。 那昝子,插队老知青招工回宁,户口马即(马上)跟随迁进城。当地民政部门不管三七二十一,老知青招工到哪个单位,户口宜而当之(随从)迁进单位,若本人不做再迁移,就人了单位集体户口本。我那昝子还没抬马马,是老光杆子(大龄单身汉),住在厂宿舍,中秋大聚餐当然少不了我,每回吃得开心一塌。 万祥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