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WJ记者张晨在纽约报道:「20年了,我沒有一天不想他。」77岁的岑娇娴哽咽着说。

她思念的是小儿子曾喆,九一一事件的罹难者;曾喆那天对妈妈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沒事,我要去救人了。」

岑娇娴本是广州的一名教师,1988年全家移民到纽约,因为语言不通,她在衣厂打工,补贴家用;她说,1995年丈夫因突发性心脏病离世,幸好还有两个听话又能干的儿子,尤其是小儿子曾喆。

曾喆从罗切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Rochester)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1988年进入距世贸中心仅两街之隔的纽约银行工作。

岑娇娴回忆,九一一当天,儿子给自己打电话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没事,我要去救人了。” 之后便再无音讯。

由于曾喆不是世贸大楼员工,当局只能以失踪人口处理;后来,曾喆的同学从西雅图打电话告诉岑娇娴,他们在电视上看到穿着白衬衫、戴着金边眼镜的曾喆,正在帮助一名亚裔妇女。(图三)

曾喆当时在救护伤者时,被倒塌物活埋遇难;事发半年后,他的部分尸骸经DNA测试后找到,官方才确认他的英雄事迹。

「他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他学过急救,也是为了救人,需要救人时,他便义不容辞。」岑娇娴说,「我儿子本可以不死的,可他选择了要去救人,虽然难过,但我很欣慰。」

每年九一一纪念日前,岑娇娴都特别忙碌,今年逢20周年,希望采访她的媒体比往年都要多;她不厌其烦地被记者拉到不同角度拍照,回答有些雷同的问题;她的声音从清澈变得嘶哑、疲累,始终没有展露笑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