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燕群奇
半睡半醒中,我恍然发现自己置身一片幽静的森林,参天的古柏无声的透露了它们的古老,阵阵微风徐徐从枝叶间穿行,留下嗖嗖的声音,仿佛来自穿越时空的远古般飘渺,又宛若来自远处古老的城堡般神秘。我抬头,那枝繁叶茂的绿色在夕阳的照映下闪闪跳动,而那些侥幸从枝叶的缝隙间穿过的阳光也骄傲地展示着小孔成像的美丽。侧耳聆听,前方依稀传来清脆的驼铃声,那是来自居住于山间在外出行的原始部落?抑或是来自那些来此洗涤尘土,净化心灵的厌倦了城市喧嚣的世人?我充满好奇,沿着泥土上留下的印迹继续前行。 古柏林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当我走出这片林子的时候,夕阳仍未退下,眼前的景色让我无暇闭眼,我怀疑自己误入了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园,又或是闯入了谁精心演绎的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的诗境。这是一片碧绿的草地,绿的甚至有些刺眼,各式各样不知名的小花儿们点缀着滋养它们的那片绿地,蝴蝶儿们在花丛间嬉戏欢闹,编织着曼妙的舞蹈,鸟儿们结束了一天的觅食,成群结伴快乐而归。 谁信世间有此境,游来宁不畅神思。我闭上双眼舞动身体,享受着清风拂面,穿越耳际的温柔,尽情的感受自然的节拍,鼓动来自灵魂最深处的韵律,随风漂越,直到一阵芳香扑鼻而来。我看到自己站在悬崖峭壁的边缘,下面万丈深渊的尽头是一条涓涓细长的峡谷,我倒吸一口凉气,惊喜正是那阵花香救了我,于是我有意追寻着救命花的身影,却发现能够触手可及的花儿早已被他人采摘,唯有生长于崖壁石缝间的美丽还在骄傲的绽放,花儿的美丽与顽强让我急于采摘,因为我年轻自负没有失败也不允许失败,于是我竭尽全力伸出胳膊向它靠近,就在那一刹那,我脚下的泥土松动了,我双脚腾空身体随之翻转,我在自由落体中等待粉身碎骨的一瞬间… 可是可是,为什么我分明感到速度在放缓,我的全身像羽毛一样轻,许久之后,我飘然而落于那神奇的谷底,此时我已分不清是梦是真,是生前还是死后,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之时,身后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传来, 道:你为何而来? 我回头张望,却不能看到任何人!辨音知人,直觉让我感到与我对话之人绝非等闲。 我答:我因向往崖壁的鲜花儿而错失手足至此。 道:你错在过于向往。 我答:向往何错之有? 道:向往即背离。 我答:若不向往又如何? 道:那你就不必来此。 我从梦中惊醒,梦中智者的话语令我若有所悟,生活中我们越是执着于,向往于某种事物,那事物便会离我们远去。因为我们在狂热的‘向往’中,失去了自我、失去了冷静,或将所向往的事物神化,反而将它推离开我们,或由于狂热而丧失了理性,对追求的目标视而不见,却去寻求不真实的东西,最终只能背道而驰、南辕北辙。万事万物都是相对的,向往即背离、瞬间即永恒、唯有变化是绝对… 我从被窝里起来,拉开窗帘,虽然没有阳光却让我回归现实倍感踏实,这就是真实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