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期间,沛县法院主要领导欺上瞒下,对我方举报刘伟涉嫌民事枉法裁判罪的问题拒不核查认定,更谈不上依法移交。沛县法院领导为了庇护其党组成员刘伟对我方提出的符合民诉法二百条的6个理由予以压制。该案在今年5月11日再审审查时,沛县法院法官常拥军,沛县检察院检察官刘慧通过审理查明开发公司确实存在恶意串通他人合同欺诈价格欺诈我方的事实,当庭认定应当给予再审。第二次张辉法官主持庭审,我方再次强调法庭己宣布给予再审,并记录在卷。第一次再审询问开发公司法律代理人因不守辩护职业道德在法庭假话连篇,被我多次训斥,并三次要求法官把他驱逐出法庭,最后在铁证如山的证据面前低头第二次,依然死不改悔,又不守法庭纪律,被我厉声斥责为最不讲职业道德的h人。作为法律工作者要言必有据,他却毫无依据胡说八道。在诉讼过程中拿出一个依据还是支持我方的证据。所以再审法官认为如果不再审纠正错误有违天理,就当庭宣布给予再审。这说明法官中还是有正义之人的。
结果需要沛县法院审判委员会开会通过,沛县法院领导为了保护刘伟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以我的六个再审理由虽然成立但不是检察院提出的为由,不予再审。
这不是耍法律流氓吗?我提的理由虽然符合法律规定但不是检察院提出的,法院开庭审理的是检察院提出的理由,它提出的理由不成立,就得驳回再审,你提的理由成立且符合法律,但启动不了再审。为了保护刘伟己无耻到没有底线。还有党性吗?还有职业道德底线吗?这不是法霸天吗?
我这几天天给刘伟短信督促投案自首。我曾告诉过刘伟,你要认为我冤枉了你咱俩一起去纪委或检察院,拿着证据,谁不去不是人。通过沛县法院领导约他好几次,他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