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方于2018年起诉沛县房屋综合开发公司串通他人合同欺诈价格欺诈。沛县法院民一庭庭长刘伟接受请托后,篡改我方诉讼状上的事实和理由部分,改变了诉讼实体。就是我起诉开发公司欺诈,他审理成我和合买人的法律关系,还篡改证据销毁诉讼材料等,涉嫌民事枉法裁判罪。我收到判决书后,找沛县法院院长邓建云理论,邓院长那时就知道这是一个错案。她为了包庇刘伟一直不向检察机关移交,不仅如此,还不断向组织推荐提拔刘伟,这种故意行为己丧失党性原则,特别是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期间,沛县法院法官和沛县检察院检察官联合经过法庭听证当庭宣布再审,她明知这个结果符合事实和法律,却操弄不让法院给我方再审。为了保护刘伟不惜违背事实和法律。我再次督促刘伟抓紧向检察院自首,你想不为自己的违法行为负责,想让这个案子一错到底,做梦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