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D走了,是上吊。
和老D同住一个小区,认识已有三、四年。出入小区时经常碰头碰脸,时间长了就免不了相互间点个头微个笑说两句没有营养的问候什么的,也就算是熟人了。
老D长相一般,衣着一般,谈吐一般,家境一般,总而言之就是现今社会里一个比一般人还要一般的一般人。
老D祖上是农民,自己还是农民,不知道读没读过初中,反正是时运不济,连个媳妇都不好说。等到成了大大大龄青年之后,没奈何娶了一个媳妇,后来还是因为媳妇有些智障过不下去而不得已舍弃了。
孤独的生活毕竟是难捱的,老D收养了一个女儿,从此老D的寄托就在女儿身上——供上学,送出嫁,拆迁分得的唯一一套房子也给了女儿,自己另买了一个车库住在里面。
老D对女儿好,女儿对老D也好,邻居们都知道,这很难得,这就是好。
以前见到老D时,多是看到他在自行车上别一把铁锨出去打零工,今年春节前再见到老D时,就发现他有些憔悴了。一问,老D说自己得了脉管炎,不能再干活了。
再后来就是前天了——听邻居说老D走了,自己走的,上吊。
再再后来就是听到老D曾经对别人说过:“我得了脉管炎,疼得整夜整夜睡不着。医生说必须截肢,还说因为我有糖尿病,手术后愈合会很困难。我没有存款看病,截肢后活着也是受不完的罪,我不想给孩子添麻烦,倒不如死了拉倒。”
再就是,老D在春节前就对本村的几个人说过:“等兄弟爷们肃肃静静地过完这个年我再死,到时候还得麻烦兄弟爷们把我的事操办一下。”
听到这话的人都以为老D是在说笑话。
老D不是在说笑话,后来果真……
生命只有一次,所以死亡是痛苦的,哪怕是相信轮回的人也没有见到有哪位主动死亡提前去享受下一辈子的生活。
老D的选择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思考,这是艰难的抉择。
我真的有些敬佩老D了。
希望那边的世界真的存在,愿老D在那里能过上舒心日子。
2021.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