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每逢冬至节,南京人换上新衣,往来庆贺,有钱人家相互馈赠礼品。许多商铺、手工作坊、学堂都放假一天,浓风浓俗确如过年。小时听老人说:“冬至大似年,先生不放假不读书;冬至大似年,东家不放假不干活”。由此可见,“冬至大似年”之谚语名副其实。

冬至东家放假,人们有时间在家忙了,习俗非常丰富,老早有“烧包数九吃豆腐”的习俗。“烧包”在老南京人的意思里,就是冬至吃“豆腐饭”之前,要烧一包一包的纸钱。此举是祭奠先祖,认为将“钱”装包里,就如同封好了的“包裹”不会遗失,如数平安地“送”到先祖的手中。而“数九”则是一个歌谣,由于天气寒冷,人们“屈指”度日,通过对于天气寒暖、物候以及人事物事的观察,创出了九九歌,以“数九”消寒。
    小时还听老人说过,“进九”后吃“葱煎豆腐烧大肠”最来斯,说的是吃豆腐要配上香葱和大肠,这样油水丰富,能够满足过去物质匮乏时的需求,有一种“逗富”、“长旺”的寓意。但是现在一般人只晓得烧青菜豆腐,既不油腻,又有“青菜豆腐保平安”寓意。
       最难忘的是,过去人最爱吃冻豆腐。冻豆腐,就是把豆腐冷冻以后再食用。冷冻后的豆腐感觉发生了变化,烧出的豆腐可看到很多小“蜂窝”,这样的豆腐吃时口感有层次有咬劲。若将冻豆腐放在荤汤里煮,口味更佳。有的人家将冻豆腐放在荤汤里煮后再晾干,这就让豆腐“蜂窝”里面吸足了鲜汤汁,然后再将冻豆腐放油锅里炸,吃时别有一番风味。

过去人家没有冰箱,可到冬至气温却很冷,几乎都在零度冰点以下,买回了豆腐,放在院子里,或屋后背阴处是“天然冰箱”。为尽快把豆腐冻透,大块豆腐切成成小块豆腐冷冻,就能很快冻透。如今,冬至气温比以前暖些,好在冰箱普及,想吃冻豆腐,手到擒来,豆腐放冷冻箱里冻一夜即可。

-------------------------

南京秦虹小区高虹苑24幢53号401室 王荣华

身份证 320104194109120836

-------------------------

百雀羚小盒散打雪花膏也蛮“跩味”
小时候的冬季比这偺子冷歹了,一直要冷到惊蜇以后。为保护脸和手脚,商店里的护肤品生意好起来,那偺子世面上的防冻膏、化妆品的花色品种不多,意般大众化的雪花膏、歪歪蜜是普通常见的,也几乎是每家必备护肤品。
那时,无论市中心的新街口人民商场、(中央商场)新百大商店,还是三山街、中华路、雨花路、长乐路、昇州路上的一般小百货商店,都可买到歪歪蜜,雪花膏。除了盒装、瓶装、贝壳装的外,一般店家还提供散打服务,这种服务由顾客自带皿器,店家通过天平精确称给,重量不少秤。老城南人打散装歪歪蜜、雪花膏喜欢到夫子庙金陵路专用店或人民商场专用店,因为专用店营业员头戴白帽身穿白工作衣,店内购物环境舒服,价格却一样。
歪歪蜜,是在海贝壳内装入的防护品,又称“蛤蜊油”或“哈蜊油”。为何老南京称其歪歪蜜?原来此类防护品掺有香料,米灰半透明色,可闻到一股清甜味,形状看上去如蜂蜜,加之南京人称贝壳为歪歪,故名。歪歪蜜一般多为年轻人购买,经济实惠,冬季擦脸面护养皮肤外,走到他人跟前有股香气,让人讨喜。尤其是未婚正在恋爱中的青年冬季爱擦抹,以此吸引异性。还有一种被称为歪歪油的护肤品种,比歪歪蜜含油量高,无什么香料甜味,但价格较之便宜点,购买者多为中老年人,他们烦不了有否香料甜味,仅图价格低一点,而且含油量却高,能更有效地防手足皮肤裂口子。歪歪蜜的价格要看歪歪贝壳大小,装容量多少而定。一般每个歪歪蜜3分到1角不等,每个同等量的歪歪油价格则便宜一二分钱。
雪花膏,一般装入圆扁铁盒或带铁盖的白色瓷瓶中,盒与瓶均分大小不同规格,一般容量不超过100克。价格不超过2元。此防护用品含油量比歪歪蜜、歪歪油低,使用量多,勤擦抹可使面皮雪白粉嫩,身上飘扬清香味,加上这种膏状护肤品颜色白如雪,所以老南京称其雪花膏。雪花膏一般常用者多为大姑娘、刚过门的小熄妇。由于价贵,一些家中娃儿多的姑娘们、或已过门的小熄妇使用雪化膏时精打细算,擦脸面用雪花膏,擦手用歪歪蜜。
雪花膏的品种主要分上海产的“白雀铃”、“雅霜”等牌系列,而南京当时尚无有名气的本地产雪花膏牌号,仅有小型企业以半成品材料配制的散装雪花膏。因为主材料由上海提供,南京加工配制,一般散打出售,故没有统一牌号,有人干脆称其为“沪宁牌”。


那时年轻人谈恋爱,没有男娃送女娃鲜花的习惯,就是有钱人也没地方买鲜花。老城南人认为,平时送女朋友的最佳礼品就是上海“百雀羚”牌雪花膏。与现在对比,这也就给当时青
年人找对象谈恋爱减少了成本,带来了实惠。




雪花膏是一种以硬脂酸为主要成分的膏霜,由于涂在皮肤上即似雪花状溶入皮肤中而消失,所以称为雪花膏。雪花膏在皮肤表面形成一层薄膜,使皮肤与外界干燥空气隔离,从而节制表皮水分的蒸发,保护皮肤不致干燥,开裂或粗糙



--------------------


-----------

   郊农粮食换煤票  自做“三片”当煤炉

     

    解放初期,南京人普遍以柴禾为生活燃料。随着人民生活日趋稳定,漂流外地回南京城里落户者越来越多,茅草、麦秸、稻草、木柴等生活燃料渐渐供不应求,老南京逐渐用煤取代柴禾。最初的煤炉没有统一的标准,大多人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自制做出五花八门式样的煤炉,条件好的用铁皮请白铁匠敲打而成,条件差的用泥、砖砌成。最有意思的是聪明的城南老南京人的发明——用三块半“洋瓦”土造而成。

       南京城里50年前的煤炉以烧煤块为主,从煤炭店买来原煤,消费者自己用筛子将煤块和细煤屑分离开。煤块直接入炉烧,煤屑与黄泥按10:1比例并加适当水搅拌,自做成煤球晾干后才能入炉烧。我小时候,家中曾烧了五六年煤块、煤球做饭,煤炉就是三块半“洋瓦”自制而成。那时的铁皮很紧张,买起来加格贵,买回铁皮还得另请人加工敲达做煤炉,很费事。所以我们城南不少老南京一是为省钱,二是为省事,习惯自做煤炉,感觉用“三块半”瓦煤炉不亚于铁皮煤炉,缺点是没有提手把,搬进搬出较麻烦。

       所谓“洋瓦”,即民国时期建房用瓦,三块半就能做成。先将瓦合成个长方体状,用粗铁丝捆绑结实,做成炉外框;将煤灰渣、黄泥、水搅拌,并将其抹入炉内框,做成炉芯;在炉芯下面安装三四根托煤块铁棍;即做成。那半块瓦下面空着,正好成为炉门。一大清早,家人常叫我们娃儿用笆焦扇煽木炭逗煤炉,当时我全家三代九口人每天三顿煮饭、炒菜、用水全靠这种土煤炉解决。



-----


-----------

烧大灶蒸方糕  切片炸“猫耳朵”



小时老南京过冬至,吃豆腐一大习俗,还有个习俗——自家蒸制糯米粉方糕,大户人家需年年冬至蒸制,是一种不可少的习俗。方糕,糯米粉通过模具做出糕样,放大灶锅中蒸,从而蒸出米糕,形状大约火柴盒般大小,为正方形,故称方糕。我家奶奶每年冬至要蒸方糕,主要供自家人吃,真材实料。先得将糯米淘洗晾干;倒入石臼中,用石锤舂砸,人工舂成米粉;途中还得筛粉,舂一次筛一次,直到完全舂成米粉。

蒸方糕——需先做出方糕的形状,通过木刻模具,能一次同时做出十几个糕形状。方糕形状上面有“喜”、“福”、“寿”“禄”等吉祥的阳字;米粉倒入刻好的木模具里,把模具反过来,倒在蒸笼屉上,就成了十几个生米粉方糕形状;盖严锅盖,点起大灶台的炉膛,架起硬柴禾(树根、木块)燃烧;蒸得很快,10分钟就能蒸熟,取出蒸笼屉,一并倒在大桌上;再蒸第二锅。

蒸方糕一般在中饭后的下午进行,此时街巷很少见到人,大人忙得不歇火,蒸出的方糕,娃儿不吃得五饱六足不罢休。此时城南街巷里,只见许多人家厨房烟囱冒起烟雾,就晓得这家人在做方糕了。蒸的方糕冷凉后放进大的淘米箩里,挂在厨房上空的吊钩上,自然晾干。我家妈喜欢煮稀饭时放几块,这样喝稀粥时,有了嚼头,也算“改善”伙食了。

我家还喜欢用方糕炸“猫耳朵”——等蒸出的方糕冷凉后,用切菜刀将方糕切成片片,然后吹干收藏起来。等到腊月二十几日,街头来了“炸炒米”的人,将方糕片炸成“猫耳朵”当娃儿过年零食吃。这种“猫耳朵”实际上是一种嘭化食品,吃起来“嘣脆透酥”的,要是炸时搁点儿糖精,那就更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