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澎湃新闻报道:2017年,江苏连云港下辖灌云县南岗乡,因执行“农村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制度,把建设用地复垦成农地,南岗乡南于村3个偏远自然庄的117户农民,被要求从宅基地上,转移到另一片区域集中安置。2019年3月,南于村117户村民在外过渡等待一年半后终于收到了新房。然而,住进不到半年,因安置小区部分房屋建在基本农田上,又被迫被强制拆除,引起了社会热议!
     南岗镇南于村安置小区房屋怎么会建在基本农田上呢?近日,南岗镇南于村时任村支部书记刘井立和南岗镇原王范村委会主任、退伍老兵单友柏实名向北京相关媒体和江苏省自然资源厅投诉和信访,举报灌云县南岗镇党委书记(时任镇长)浦汉春涉嫌严重渎职、滥用职权、肆意侵占基本农田、毁田卖土等违法行为。2020年8月12日,灌云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就刘井立、单友柏信访问题下发了灌自然信告字(2020)20号受理告知书。
                 南于村安置小区部分土地“占用基本农田”是人为
     刘井立说:南于村安置小区是政府精准扶贫和农地挂钩项目,连村部、学校和拆迁农户共160户,建设楼房、平房125户,其中楼房105户。当时拆迁分三个组,我时任村支部书记和时任副镇长卓长龙带领一组,负责做拆迁户李林等农户的拆迁动员工作,李林家房屋和宅基地刚好够建一幢20户房屋,前期李林不同意拆迁,后来,经我再三做工作李林同意了我给两套房屋的拆迁补偿要求。这时,时任拆迁组长的卓长龙副镇长大发脾气,决定不拆不征李林家的房屋和宅基地,结果,这一幢20户房屋向后移建在了基本农田上。现在因土地占用基本农田房屋被拆了,镇里又继续决定再次拆迁李林家的房屋和宅基地,除按原先我谈的给李林家二套房子外又多给了30多万元补偿款。
                   安置房屋疑质量有问题
刘井立说:南于村安置小区是对外公开招投标的,当时承建方以每平方850中标,并签订了合同,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承建方又在合同外额外每平方加上100元后才让进场施工。在施工期间,我发现承建方用低价石面子加水泥顶替黄沙加水泥和墙,就向镇里汇报但无人理睬。时任村长举报承建方建材钢筋有质量问题,不但无人理睬反被予以停职。
  八个多万精准扶贫资金用哪去了
刘井立说:南于村2017年农地挂钩项目,江苏省财政厅和省自然资源厅下拨精准扶贫资金八千多万。据南于村2017年农地挂钩资金安排方案表显示:共有20个建设项目,目前除安置住宅、拆迁、安置区征地费用、建村支部、建学校这五个项目共计49970000万元外,还有村水泥路、农桥等15个项目至今未建设,三千多万项目资金用哪去了?另外,2019年,南于村建设的125套安置房,因时任镇领导违法操作,部门安置房屋建在基本农田上,被群众举报,现已被强行拆除32套房屋,从而造成国家精准扶贫资金损失巨大,这个责任谁来买单?
                安置区百户家庭污水直排千斤河污染叮当河吃水源
刘井立说:南于村安置区下水管道建设省里拨给精准扶贫资金640000万元,不知什么原因,现在整个小区的生活污水处理,全部用塑料管道直接排入千斤河,千斤河是全县自来水源俗称母亲河——叮当河的支河,除了影响南于村民的生产和生活环境,而且严重影响全县人民的生活用水安全。
           取基本农田土垫废塘
刘井立说:南于村现村部西侧有一条12亩废塘沟,今年4月份,时任南岗镇党委书记浦汉春为了开发这条废塘沟,竟然同意将位于南于村安置小区边上的属于村集体土地的15亩基本农田上取土填废塘,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下,15亩基本农田上约1米深的土被违法全部挖走,起土一万多方全部填在了12亩废塘沟里。而遭遇到毁坏的15亩基本农田,为遮人耳目,镇里让施工人员用建筑垃圾填平后在上面覆盖三、四公分的土,就这样瞒天过海过去了。
                   南岗镇毁田采石取土已成乱象
南岗乡王范村原村委会主任、老退伍军人单友柏说:现在,在南岗镇毁坏农田非法开采石塘卖土和圈占农田开发房产已经成为乱象。就拿东元村来说,2018年至2019年,时任南岗镇(乡)镇长浦汉春借帮村民开挖水库积水为幌子,在没有得到上级国土部门的批准情况下,圈占东元村一百多亩农田,非法开采石塘深约百米,取走土夹石出卖金额就达上亿元。关于南岗镇毁田采石取土乱象本网将予以跟踪报道。(青瑜 永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