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请客安乐园

        女儿从城南嫁到城北,近两年双休曰,她常常爱请客我们老俩口到安乐园享受一顿用餐。如果哪个双休日遇情况没去,就会小遗憾,寻机会补回。
       的确,独生女儿多少开始懂事了,晓得聚餐时带上父母意思一下一一从城北开车到城南接我们,再到城中的安乐园。似乎这已成习惯,女儿要么带上我们老两口,要么带上她老公公老婆婆,双方“不欺不灭”。
       我想一一独生子女多多少少有些娇生惯养,孩儿长大成家,“上有老下有小”,工作压力真不小,我理解独生子女这一代不容易。我们退休老人享受着养老金,指望着自己健康就行。我想一一如今我们老人得想开,也就别指望象当年我们众多兄妹们对自己娘老子的孝了,同样也别指望独生子女“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了。女儿忙中偷闲,晓得抽空儿将我们老俩口接去安乐园,有这样的表心意,也该知足长乐了!
       常来安乐园品尝,女儿成“美食家”。她向我们介绍着这里翻新面点小吃,荤素盘菜。韶叨金牛肉包,绝对数一数二,红烧牛肉、菜包、小笼包等面食早茶点吃不厌。女儿比我们舍得花钱,她还爱点安乐园特色菜,向我们介绍明朝时期留传下的宫廷菜一一江米扣肥牛、三鲜烩鱼肚、特色鱼面筋、手撕羊排、酥香牛肉丝、料烧鸭、焖钵牛肉圆等。的确,那焖钵牛肉圆,口味透鲜香醇、嫩糯兼顾,不考究做不出这么精细。
       女儿为何爱上安乐园口味?这得从儿时上幼儿园喜欢“进城玩”说起。我下乡插队十年,回城后已成老姑娘,巧遇先生也是一位刚回城“老三届”,也巧算“门当户对”。成家后由老门东搬到水西门外居住。紧接着独生女儿出世。上幼儿园时,女儿从周边接触的环境中学会了“进城去”三字。
       的确那时,城墙内外,市区乡下,热闹与宁静印象对比明显。城里路边巳允许小贩摆摊做小生意,进城得经水西门三山桥,桥上摊点密集。骑车去幼儿园接女儿,她总嚷嚷要进城看热闹,路过桥时,两边卖衣卖鞋卖小百货,再往前走来到水西门广场,卖馄饨面条包子煎饼等各种担挑的车推的小吃特多。独生女儿自小骄气,没见过没吃过小吃总缠着“要”。
       有一次马路边有炒螺丝卖,她用牙签挑螺蛳肉吃得好玩又开心,一连竟吃三天三次,结果拉肚子,进儿童医院看医生挂水,两天后又开始发烧。
       从此,我再也不放心让女儿吃街边小摊小零食。每次进城就带她往朝天宫跑看热闹,嘴馋时便带她进安乐园。独生孩儿是个“宝”,解决娃儿嘴馋,当然我不啬皮干儿,宁愿多花费。女儿自从进医院挂水后,开始蛮懂事了,晓得马路边小摊食品不卫生,以后进城晓得到安乐园去享受。
       女儿爱上安乐园,还爱上安乐园周边的朝天宫,喜欢这里热闹市井环境,自小在心中打上烙印。这里除了有安乐园美食店,还有建邺电影院、小人书摊点、旧书摊点、古董摊点等。那时,朝天宫内古建筑群可以西门进东门出,第一进大院平时对外开放,进出无需买门票,还常有杂耍地摊表演,有钱给钱场,无钱捧人场。后来还有业余古装戏演出队表演,专供旅游团带外地客来欣赏,我顺便带女儿也来凑热哄。
        女儿最喜欢朝天宫大门前青石坡,当成滑梯驰着玩。斜坡青石板,数百年来磨出娃儿小屁屁驰滑出的印迹,成为历史文物。
        女儿小时,我们带着她到安乐园。如今女儿成人成家,开着车儿,带我们两老口去朝天宫转悠,到安乐园用餐,许是巳长大的她忘不了的恋旧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