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县里调整了一批县直与农村中学的校长和副校长,新学年开学之前调整校干本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今年的调整却格外引起社会关注,让人感到一股针对沛县教育积弊,痛下改革之手的强劲之风。
一是调整、提拔的这批校干多是在学校摸爬滚打许多年,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和实践经验的行里人。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本是管理学的至理名言。但是,真正实践起来何其之难。沛县教育大幅度落后其他县市的原因之一,就是学校的校长不是资深教师出身,甚至是外行人做管理。因此,这次一批具有高级教师、一级中小学资格的校干,走向学校主要领导岗位,得到社会广泛认可。有人用通俗的话讲,学校就得用这样的人管,才有干头。
二是以实绩做依据。这次提拔的县直中学校长,有两个来自农村中学。沛县农村学校有两强:南张庄,北杨屯。改革开放以来,一直是沛县农村教育改革的排头兵。这两个学校的校长都被提拔到县直中学做校长。沛县第五中学教师董红雨是多年的优秀教师、学科带头人,这次也被提拔为农村中学副校长。干部提拔靠关系、走门子的不正之风历来被群众所痛恨。这一次以实绩做依据提拔的校长、副校长让人服气、让人赞成。
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的,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不一定就能成功。提拔的这一批专业特色的校长任重道远,前进的道路上充满了困难和挑战。一是要找准沛县教育落后的痼疾在哪里?你能不能把它克服掉?二是沛县教育的优势在哪里,你能不能把它发扬光大?把这两个问题找清了,便为事业的成果奠定了基础。
一是要认清形势。认清什么形势?就是沛县的教育是先进还是落后?有人说沛县的教育先进,高考成绩是目前公认的标志,我县的本科上线率一直名列前茅啊。随着国家大学教育的发展和普及,目前已经接近普及阶段了,你拿上线率比较还要什么意义?目前比较的是985、211、双一流高校的上线人数。从去年徐州市公布的情况看,我县的人数比丰县少、比邳州新沂少,甚至比公认比较落后的睢宁还少。沛县教育的位置在哪里呢?
沛县教育的形势严峻不严峻呢?有人说有什么严峻?县委支持、政府重视、社会关注,新学校不断建成,每年招聘大批教师,事业不断发展,有什么严峻?另外一面呢,由于种种原因,我县那么多著名的教师外流,多么大的损失?每年大批优秀学生外流,跑到徐州、南京、苏锡常、南通、上海,甚至跑到丰县中学。记得有一年,沛县初级中学有五个学生考进北大清华,没有一个是在沛县上高中的。拔尖的学生外流现象屡禁不止,你有通天的本事也教不出成绩。
“双外流”现象是一个恶性循环,靠硬治是治不住的。有人说现在教师不外流了。真是这样吗?你看看这些年,南京师范大学的毕业生有来沛县的吗?苏州大学、江南大学、扬州大学、江苏大学都有师范毕业生,有来沛县的吗?徐州市的江苏师范大学的毕业生又来了几个?从源头上就外流了,更可怕。没有一流的师范毕业生不断充实沛县的教师队伍,沛县教育要打翻身仗,希望渺茫。
二是要敢于挑战。过去实行校长责任制,基本上有始无终,没有真正落到实处。这批新校长上任后,面对如此严峻的教育形势,能不能像《三国演义》上,诸葛亮说:军中无戏言。马谡说:愿立军令状!新校长上任后也要提拔重用一批中层干部,能否确保任人唯贤,杜绝走关系、走门子的不正之风,让那些知识丰富、善于协调的教育骨干走向管理岗位?一些学校的老师有偿家教屡禁不止,课堂不教家里教,校内不干校外干,不但增加了学生的经济负担,更耽误了大批优秀学生,社会反映强烈。新校长能保证,我半年内治不住本校教师有偿家教,我就辞职吗?目前乡镇难度最大的工作是招商引资,新校长能否保证每年从南京师范大学、苏州大学、江南大学、江苏大学、扬州大学、江苏师范大学招来优秀师范毕业生吗?(当然要建立在我县改革目前坐在家门招考教师的基础上。)
改革沛县目前教育,必须要有非常规的创新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