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县法官刘伟是把网球比赛规则引入民事裁判第一人,开创了民事枉法裁判的先河。网球比赛有单打和双打。比赛共设三局,人数应该对等,不对等显失公平。原告和被告沛县房屋综合开发总公司就是这场网球赛的主办方,聘请法官刘伟居中裁判。比赛共设三局,事实和理由赛、证据赛、庭审赛。
事实和理由局,原告派出六名事实和理由队员参加,其中五名是被告如何恶意串通案外人欺诈原告的,一名是原告在被告欺诈下和案外人签订的份额协议。被告只有一名事实和理由队员,原告和被告没有书面合同,不是被告合同相对方。法官刘伟“秉公执法”,裁定原告方违反了比赛规则。本局只能一对一,不能六对一,五名被告恶意串通证据红牌拿下。被告依然不放心,向刘裁判抗议,原告这一位块头太大,我方依然感觉不公平。裁判刘伟不敢怠慢,亲自动手让原告这名唯一参赛的队员瘦身。此局零比一,原告败北。
证据局,原告有十三名队员披挂参战,个个兵强马壮,威风凛凛。被告从案外人处借来了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子。法官刘伟一看这阵势,心里十分不满。于是,刘伟把裁判的权威发挥到淋漓尽致,十二名队员全部红牌驱逐,余下一名参赛队员黄牌警告,灭其锐气。被告此时,得意并快乐着。原告方队员个个义愤填膺,要找刘裁判理论。刘裁判不屑一顾吹起黑哨,“我是裁判,公权法授,谁能奈我何?”,队员个个噤若寒蝉,只能认栽。此局零比一,原告不敌被告。
庭审局,原告被告亲自对决。被告知道此局事关胜败不敢怠慢,开局前便再次拜访刘裁判。刘裁判心有成竹安慰被告,请被告尽可放心,庭审时我自有安排,只要看我眼色配合就是了。被告自此心中有底,胜诉犹如探囊取物,高兴得不亦乐乎。原告苦苦地准备庭审材料,哪里会想到胜败已定。原告在庭审中证据的球不停地发射,刘裁判不停地吹黑哨、黄牌警告,“勿要涉及被告通谋欺诈的问题,否则禁止发球”。原告此时兴致正浓,还是不停发球,被告此时心灰意冷,不时用眼睛瞪刘裁判。刘裁判一看大事不妙,不得不赤臂上阵。原告太放肆,被告振作起来,我们两打一。此局一比零,被告完胜原告。
三比零,刘裁判高高举起被告的手,郑重宣布:被告PK原告。
事后,假有好事者讨教刘裁判,怎么让原告败诉的?刘裁判定会笑而言曰:“我亦无他,惟手熟尔。”
沛县法院法官刘伟主观故意枉法裁判的事实举报材料(事实材料已与刘伟本人见面)
案情由来。2017年底,原告准备卖掉自己的份额,结果发现案外人陈某杰已偷偷地将整个房屋产权办理到自己名下(双方签订的份额协议各办各的房产证)。原告卖房受阻,起诉至法院。法院支持原告主张,但对经济赔偿没有支持。原告上诉至徐州中院败诉,原因是被告沛县房屋综合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开发公司)向案外人提供了假证据,诉棍王辉(没有代理资格)法庭虚假陈述。原告发现问题后,收集整理了被告和案外人恶意串通合同欺诈、价格欺诈原告的关键证据,向沛县法院提起诉讼。
沛县法院法官刘伟主观故意违法操作,事实如下:
一、主观故意从篡改原告诉讼状上的事实和理由入手。
原告诉状共列举了6个证据,其中5个是被告和案外人串通证据,1个是在被告和案外人串通欺诈下原告和案外人签订的份额合同。【证据见原告诉讼状】
法官刘伟在判决书上就是以份额合同删去不利于被告的表述作为原告诉讼事实和理由,为被告欺诈洗白。不利于被告的表述是:由于开发公司一套门面房不给开两个名字的票据,故暂用陈某杰的名字开票。此表述说明原告当时被欺诈了。
用原告和案外人签的协议书当原告诉讼事实和理由,和被告开发公司打官司,并且用被告的证据支持。恶意串通,刘伟无话可说。
通过法官刘伟的篡改,原告没有了诉讼基础。原告起诉被告串通案外人欺诈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证据见原告诉讼状和(2019)苏0322民初1069号民事判决书(中国裁判文书网可查)】
法官刘伟篡改原告诉讼事实和理由的最终目的,就是配合被告开发公司提供的唯一证据,便于拼凑枉法判决书【原告和案外人产权份额判决书。见(2018)苏03民终7956号,中国裁判文书网可查】。此证据只是欺诈造成的后果。
举例说明:在监控下歹徒入室抢劫,被室主揍了一顿。警察处理把入室抢劫录像裁剪掉,只剩下歹徒被揍部分,还把有利于室主的删改。
从被告提供的判决书入手,原告被被告串通案外人欺诈的所有证据都便于隐匿。用心一目了然。刘伟违法是和被告恶意串通有预谋、有计划、逐步实施的。
【以上是刘伟涉嫌枉法裁判罪的基础证据】
二、主观故意通过改诉状隐匿对原告所有有利证据。
隐匿的证据有: 1、开发公司和案外人恶意串通签订的二份《产权证明书》,其中一份明显假证据,即2002年6月的那份,当时房子还压在包工头手里,证据在开发公司账簿上;2、原告手中交给开发公司购房款的票据及票号,证明原告先交的购房款;3、被告和案外人通谋在沛县建设银行贷款的证据及贷款打入开发公司账户的整套证据。
4、案外人证明原告亲自把钱交给开发公司财务科的录音证据,并对当时用案外人的名字开票极力反对;案外人还亲自说当时可以写两个人的名字,出于私心做了手脚;5、被告和案外人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里案外人没交款的证据;6、案外人假交款和《商品房买卖合同》里分期付款的二个相互印证证据;
7、原告与案外人签订的《购房协议书》涉及被告欺诈的表述;8、原告被恶意通谋欺诈的成因陈述证据;9、价格欺诈证据在被告账簿上,原告代理见过,原告要求法院按《证据法》75条处理的证据;10、其他证据里相互关联相互印证开发公司存在串通欺诈的证据等;11、造成损失的所有证据。
能成功隐匿的基础,就是篡改了原告诉讼状。
三、主观故意认定错误的案件基本法律事实。
原告依据证据认定的案件基本法律事实是:案外人当时没钱买房,被告的房子卖不出去,于是被告和案外人恶意通谋,骗原告先交款、给案外人开假收款收据等手段,以一套门面房不能写两个人名字为噱头,通过虚假承诺,为案外人骗取了合同签订主体资格。
然后以原告交的款为首付,骗取银行贷款9万元,打入2390087771被告账户。
原告在欺诈下与案外人签订了份额协议即《购房协议书》。
期间被告和案外人以价格欺诈为手段骗取原告近1.6万元左右(17年前),从此结成利益联盟,不断造假证据蚕食原告的财产,并偷办房产证,故意剥夺原告对自己财产的处置权,企图低价购买原告的份额,给原告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最后和一审法官刘伟联手篡改诉讼状的事实和理由、隐匿对原告有利证据让原告败诉。
法官刘伟认定的案件基本法律事实:原告和案外人共同从开发公司购买商品房,合同是案外人和开发公司签订的,所以原告不是开发公司的合同相对方。
原告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出现完全迥异的二个基本法律事实原因何在?事出反常必有妖。就是法官刘伟主观故意篡改原告诉讼事实和理由,彻底屏蔽对原告所有有利证据造成的。
四、主观故意减少庭辩程序,有庭审笔录为证。
原告代理充分准备了庭辩材料,特别针对合同为什么是案外人和被告签订的,原告没有签字;原告和被告才是法律意义上的合同相对方。
庭辩程序被法官刘伟故意压制没有进行辩论,但原告把准备的庭辩材料交给了法庭。
五、主观故意不提炼原、被告双方关键性争议的焦点。
本案共涉及三个关键性争议焦点:1、被告是否恶意串通案外人陈某杰欺诈上诉人,造成原告没有成为合同签订方,但原告是被告法律意义上的合同相对方;2、被告是否恶意串通案外人价格欺诈上诉人;3、上诉人对自己合法财产的处置权被被告和案外人恶意通谋剥夺造成了经济损失是否应该给予赔偿。1个次焦点问题:被告是否串通案外人伪造了3个证据。
六、主观故意改变证据产生的时间,及更改关键证据里的关键文字。
2010年4月产生的证据,为了和假的2002年6月的《产权证明书》配套,故意改为2000年4月等。
七、主观故意违背《证据法》证据优势原则,为不法利益偷天换日。
原告向法庭提供了十三组(条)相互关联、相互印证的证据,足以支持原告所有诉讼请求。被告向法庭只提供一个证据,那就是原告和案外人合同占比判决书。
该判决书明确判定原告是原始购买者。
从证据上看,原告有碾压被告的证据优势。法官刘伟的判决书就是把该判决书重复叙述一遍,与原告诉讼被告开发公司无关。假设刘伟不改原告诉讼状,他没有办法让原告败诉。
八、主观故意让原告全额承担诉讼费。
该案是用简易程序审理的,就是原告败诉,诉讼费应减半收取。他故意让原告全额负担,直到原告向法院领导反映一段时间后,才裁定纠正。
刘伟为了被告利益不惜全面打压原告。其恶意、敌意十分令人愤慨。
九、主观故意在庭审中做了以下手脚。可以合理怀疑庭审前刘伟已获取了不法利益。1、原告代理在庭审笔录第4页陈述的事实和理由更加清晰明了,刘伟弃而不用,为原告量身打造败诉的事实和理由;2、法官刘伟明知原告要求撤销合同,在法庭故意询问是要求合同无效、解除合同还是撤销合同,试探原告代理的法律知识。庭审笔录第四页最后几句和第五页第一二行,可以证明;3、见本文(四);4、在质证过程故意压制原告代理不能充分发表意见,证据见庭审笔录第12、13页,和在卷的原告质证意见材料,打压十分明显;5、故意压制减少庭辩程序。【详细见附件,庭审情况】
十、主观故意掩盖违法事实。有错不改,竟然通过私盖单位公章,伪造信访文书在县委书记信箱回复举报人,还捏造事实抹黑举报人,胆大妄为到何等程度。为原告量身打造的败诉事实和理由,还说是对原告诉讼事实和理由的归纳,没有违背原告的本意。原告起诉的是被告串通案外人欺诈原告,有判决书、原告起诉状、庭审笔录证据在,狡辩没用。
为了掩盖违法行为,主观故意把沛县人民政府回复【实是刘伟运用非法手段的回复】挂在网上,还冠名“官方”二字,企图掩盖自己的不法之为,危害政府公信力,性质十分恶劣。胆子之大,令人震惊!
此问题已通过该院信访核实。
沛县法院法官刘伟就是采用以上操作,制造了一个性质十分恶劣的司法审判事故。
附件一:刘伟在庭审时做的手脚如下:
2019年3月26日下午14时30分,沛县法院第七法庭。庭审笔录共十四页。一个曾是纪检监察工作者亲身参与庭审,现就庭审中法官刘伟的违规事实整理如下:
通过证据表明:庭审前法官刘伟和被告方已通谋,并制定了让原告败诉方案。
一、原告代理在庭审笔录第四页陈述的事实和理由约300多字,对案件基本法律事实和包含的证据说得十分清晰明了。
再进一步浓缩就是:【原告总结的案件基本法律事实,见正文三】
法官刘伟主观故意不用原告诉讼状上的事实和理由,也不用清晰明了的庭审笔录里的事实和理由,而是为原告败诉量身打造一个事实和理由【见(2019)苏0322民初1069号民事判决书,中国裁判文书网可查。】。
主观故意一目了然。
二、庭审录像如果当时有电的话,应该看到法官刘伟是如何测试原告代理的法律知识的。原告代理针对案件只研究可撤销合同,其余没涉及,故反应很迟钝。
造成法官刘伟误认为法盲一个好糊弄。(见庭审笔录第五页)
三、法官刘伟在总结庭审争议焦点上做文章。他总结的是:1、原告和被告之间是否存在商品房买卖合同关系?2、如果存在,原告要求撤销合同,并要求赔偿是否支持。对法官刘伟总结的焦点问题,如果依据原告提供的证据,原告依然不能败诉。原因就是原告和被告存在法律意义上的合同关系。厘清法律意义上的合同关系,欺诈问题就是原告要求撤销合同的依据。【原告总结的争议焦点见正文五】
从焦点问题的总结,也能看出:庭审前刘伟已和被告方有接触。(见庭审笔录第五页)
四、在举证环节,原告代理准备的材料向法庭准备详细陈述,被法官刘伟要求简洁陈述,造成证据产生细节遗漏。原告为了防备舞弊,把整个材料交给了法庭。(见该案案卷)
五、在质证环节,被告两次虚假陈述,原告代理当庭指出。譬如:“2002年6月10日的《产权证明书》,去我们公司办证的时候,找不到原来的票据了--等”陈述。(2002年被告和案外人钱没交、合同没签,怎么出来的《产权证明书》)。肆意放任被告虚假陈述,对被告假证据视而不见。【见二个产权证明书、案外人提供的《商品房买卖合同》与在建行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比较明显存在造假】
六、针对案件基本事实部分有无补充环节,原告代理作了最有说服力的补充,没有说完,就被法官刘伟打断。证据见庭审录像。
七、辩论环节,法官刘伟故意压制。原告代理想在法庭上进行辩论,法官刘伟见原告准备了辩论材料,就要求提交辩论意见。主观故意省略庭辩环节。此环节更能看出法官刘伟处心积虑让原告败诉,和被告方有通谋。

附件二、原告代理就败诉发表感言如下:
一、没想到2019年全国都在以打黑除恶为抓手整治司法腐败,在风口浪尖上,法官刘伟还敢顶风作案;
二、没想到法官刘伟枉法裁判套路如此轻车熟路;
三、原告过于相信“证据为王”的法律信条,造成大意失荆州;
四、没想到一个法官故意枉法裁判的纠正要比认知等原因造成的错判纠正要艰难很多,纠错的阻力更大。
五、没想到法官刘伟胆子如此之大,没有不敢干的,竟敢私盖单位公章,造成被举报人回复举报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