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外消息:2018.11.26《都市晨报》在对全市物业管理的调查显示“徐州开发区的物业管理全市倒数第一名”!君廷湖畔小区的天润物业公司功不可没。但是,我们徐州开发区法院的法官们居然认为该物业做得非常好。如果有不好的地方也叫小“瑕疵”。进而从物业公司的要帐员华丽转身成利益集团的保护伞。
《人民的名义》中有一段台词(与开发区法院的法官所作所为有异曲同工之妙):
陈清泉院长说,祁厅,你说怎么审我就怎么审……法律依据我来找。要想让高总赢,我就能找出让高总赢的办法。法律条文的解释权,在我这儿!
现在,法律条文的解释大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发区法院这儿,他们解释得更花哨(文末附判决书原文图片)。
同一片蓝天,同一个国度,同一部法律,居然能让徐州开发区的法官随意涂抹得多姿多彩。我们真的怀疑,这些法官的法律知识是不是美术老师教的。
先看看开发区的法官是如何为利益集团充当保护伞的。
开发区法院的法官们最早是以所谓调解的方式帮物业公司催账,取得阶段性成果后,加大工作力度,对他们认为的刁民以违法判决的形式催交,从而彻底伦为利益集团的保护伞。
开庭伊始,法官们的思路就已经非常清晰。那就是:不问事实,只管要账,更不怕强奸法律。他们做到了,他们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了为利益集团充当保护伞这一神圣使命。
这些法官们可以不讲事实,但是业主却只能以事实说话。
业主所列举的事实到底是怎样的?法官又是如何无视这些事实的?(有图有真相):
一、安全
门卫形同虚设,小区大门对全世界24小时开放。监控根本就是坏的,业主不知道,小偷却知道。北门、进户门,业主反映多次多年物业理都不理。单元门禁就是个摆设,基本都是坏的。当然不是全坏,也有的门禁能正常工作,可惜就是门坏了关不上。门禁心里一直在骂,你他玛是在认真地耍我吗?这么好的盗窃条件 ,要是不来偷小偷自己都实在过意不去。路灯多数不亮,当然也有亮的,不过是白天亮,晚上不亮。几年来,小区业主经常被盗,有据可查的30多次。有的业主居然被入室盗窃了三次!这都是有报案记录和家庭录像证据的。
安全问题是一个小区第一重要的问题,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其他都等于零。请问徐州开发区人民的法院,这样的物业配呆在这里收物业费吗?这仅仅是你们用“瑕疵”这个词能轻描淡掩盖了的吗?见下图:
二、还是安全。
这个物业公司除了服务不行,其他都很行。尤其是利用小区公共施挣钱方面,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
水火无情,消防工作算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吧。但是在这个物业眼里啥都不是。诸多消防设施破损严重,业主多次反映根本无人搭理。试想,一旦发生火灾,消防设施无效,后果不堪设想。这种事件已经不胜枚举。消防设施不修,最多算物业不尽责。但是刻意破坏侵占消防设施总该算很恶劣的行为了吧?小区车位紧张,物业公司就胆大包天地把消防回转通道划成车位出租。更丧心病狂的是,为了逼迫业主租他们的车位,他们居然想出了一个绝妙的招数:在本来就很窄的主干道砸上一排橛子,这样路就变得更窄。“路边不能停车了,我看你租不租我们的车位!”这一招果然灵光,所有车位都很快租出去了。
这样,在会车的时候,行人得赶紧跑到路边绿化带里面避让。不然就会被车撞到。这还算小事,更为严重的是,一旦发生火灾,人为砸上马路橛子的主干道,消防车根本过来。就这样过了几年,一是钱挣的差不多了,实在不好意思了。再者,人再无耻,总得有个底线,在业主长期的咒骂声中,在消防部门的干涉下,物业公司才把橛子拔了。
安全问题是一个小区第一重要的问题,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其他都等于零。请问徐州开发区人民的法院,这样的物业配呆在这里收物业费吗?这仅仅是你们用“瑕疵”这个词能轻描淡掩盖了的吗?见下图:
三、……
四、……
五、……
六、……罄竹难书。其他日常小事,就不再啰嗦,各位看官看图识字吧。
就这样的破物业服务,请问开发区的法官,你要是住这个小区,你愿意交物业费吗?
业主拒交物业费,物业就恶人先告状,把业主告到了伟大的徐州开发区人民的法院。
常理讲,物业公司不作为自己心知肚明,为啥还敢恬不知耻的恶人先告状。只有一个解释——他们心里有底,他们知道法院的法官会不顾事实维护他们的利益。
开发区的法官们也确实不负“重托”,切实起到了为利益集团充当保护伞的重任:
当然,牌坊还是要立的,也说了一些法律术语。但是却有选择地强调了:
“物业费你说不交就不交了?”
“这就是终审,不能上诉。”
“不交我们就判了。”
所有的庭审过程,准确无误地向业主传达了一个明确的信息:物业服务咋样,那,我不管。我只知道你要交物业费。接着就开始上法律条文了:要知道,这些话,对于不懂法律的业主来说,在内容会有什么样的感受。法官们当然心知肚明。
“《物业管理条例》规定,业主有交物业费的义务……”
《物业管理条例》省略号后边还规定:物业服务企业服务不到位,给业主造成损害的要赔偿,你们怎么不提呢?
答案是:
《人民的名义》中有一段台词:
陈清泉院长说,祁厅,你说怎么审我就怎么审……法律依据我来找。要想让高总赢,我就能找出让高总赢的办法。法律条文的解释权,在我这儿!
我们的法官就开始左右言他不再提《物业管理条例》了。翻来复去的表达一个中心思想:物业服务咋样,我不管,物业费嘛,一分不能少。并且还在判决上加了一句“如果不及时给钱要加倍支付利息”,法律就这样龟腚的。泥玛,光看到龟腚了,龟的脸你孬好也看看行不。
所以说,开发区法院法官的法律一定是跟美术老师学的,法律在他们手里想怎么抹就怎么抹,想怎么揉就怎么揉。
请注意这句:“现考虑到原告物业服务不到位,存在违约情形,因此对于原告要求滞纳金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我的个乖乖,好公正哦!!!业主举证上百张服务不到位的证据照片等证据,
在强大的证据面前,法官们无法再替物业推脱,只好承认了物业服务不到位存在违约情形,
以前的开庭可是死活不承认的哟
。人孬好得要点脸吧。于是,法官们
再也不敢象以前那样肆无忌惮地说:“物业费你说不交就不交了?!”措词又变成了:“考虑到”。然后是“罚酒三杯似”似的可笑判决:“
物业费一分不少,不认定滞纳金
”。你既然认定了物业“服务不到位,存在违约情形”,那么你们应该做的就是根据业主提供的证据认定物业有哪些违约情形,违约到什么程度,他们的服务到底能值多少钱,业主物有所值地该付多少物业费。而不是偷换概念的扯蛋什么滞纳金。物业费全部认定,
意思就是说物业的服务很到位不存在违约情形对吧?
儿判决书上又说:“
物业服务不到位,存在违约情形
”,是TM自己弱智还是把别人都当傻瓜?!!法律是美术老师教的,TM语文总不会是体育老师教的吧?!这华丽的操作也忒骚了点吧。
我们要问的是,作为法官,你应该做的是对证据的法庭质证,判定证据的真伪就可以了,需要你“
考虑到”
吗?你考虑到什么你自己内心最清楚。
具体判决大致是这样的:这样吧,物业费1万多元一分不能少,滞纳金给你减半吧,40元的诉讼费收你25元吧。不过,诉讼费你得掏哦!谁让你败诉了呢?你玛,这样判案,业主能不败诉吗?此时,业主心里一万个草泥玛从心头飞驰而过。
大概我们的法官也感觉到这样判决也真有点不象人玩艺儿干的事,就顺手拉了一块遮羞布挡了挡。翻译成现代汉语是这样说的:“物业也做了不少服务工作,但是仍存在服务不规范,服务不及时的瑕疵”。
百度上对“瑕疵”一词的解释:应该是美玉上边的一个小黑点小不足。
请问,这个物业的所作所为是小不足吗?业主连生命财产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各项物业设施一堆狗屎。这是小不足吗?那什么才叫大不足呢?挖那些眼瞎的人老家的祖坟才算大不足吗?啥叫不及时?小区设施坏了几年,十几年都不管还不算不及时吗?
再者,就算是以“瑕疵”这个词来搪塞。开庭时,业主出示的证据一概否定,法官们又没到现场实地调查,“瑕疵”所表现的内容法官们是怎么得出来的,是闭门造车地胡吊扯扯来的吗?唯一的解释只能有一个:临时拉“瑕疵”这个词糊弄业主。
事出反常必有妖。不顾事实真相,片面地曲解法律,以所谓的法律龟腚片面地恐吓业主。其行为不是为利益集团充当保护伞还能是什么。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做亏心事的人是会在2019年被汽车撞死的,当然也有可能是高铁或者飞机。
有业主到中院上访,他们就说那些闹事上访的业主是刁民。就徐州开发区法院这样的执法理念,什么样的朴实百姓让你们培养不成闹事和上访的刁民?党中央提出的让百姓有幸福感,这就是你们践行党的惠民政策的表现?
如果君廷小区的业主上访,没有别的原因,就是你徐州开发区法院逼的。业主们情愿扔掉这几百几千元的所谓“物业费”,哪怕再花上万元,到南京到北京上告也得把那些充当利益集团保护伞的人拉下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