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99902031.htm 3 770 2009-10-11 21:48:2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院校 > 武汉大学江苏校友会金陵珞珈俱乐部 > 纵贯线--那些有关青春的记忆与延续

纵贯线--那些有关青春的记忆与延续

居声远 发表于:09-09-29 08:50

喜欢纵贯线,绝不单只是因为他们是一个super band ,一个在华语乐坛有着三个重量级歌手的组合(目前看来张震岳的成就还难以和前三位相比),更因为他们是我们青春的记忆。

可能是因为我学经济学的原因,消费一直很理性,对那些疯狂粉丝们对于自己钟爱的歌手四处追击的行为一直不太理解,觉得去看演唱会完全够不上理性的经济人的标准。昨晚奉献完我的处女看后,我发现,纵贯线不仅是我们青春的记忆,也延续着我们的青春。

喜欢罗大佑,确切的说不是因为他的歌,而是因为他的歌词。因为对歌曲内涵的重视,我一直把流行乐曲调和歌词区分的很清楚,很多时候我对歌词的感冒胜过曲调本身,以至于黄沾、林夕、方文山这些才子在我心中的份量完全胜过演唱他们的歌的歌手。高中时候我就对那些很火爆但是歌词咿呀咿呀的不知道在哼哼唧唧什么的歌曲很不以为然,可惜的是很多才子自己都不唱,而这个社会的审美又太肤浅,只关注了演绎的人,于是我们对那些漂亮的脸蛋过度追捧,而对背后的创作者太过忽视,其实歌曲更多的是承载了词作者和曲作者的感怀和认知。还好有罗大佑这样的才子和他正好处在一个激荡变革的八十年代,他的愤青才那么被人宽容和理解,他的人文关怀才那么给人共鸣和传播。

喜欢大佑,其实很晚也很偶然,小时候我爱好书法,在临摹字帖的时候,一看那些名家非名家都有名号,曰某某道人、某某斋主、某某居士。。。,我不信佛,也不仰道,但是仿佛总要给自己取个响亮的名字临池的时候才够有墨趣,才够拽,才酷一样,学着长辈们的古意加上年轻人特有的理想主义给自己取名号:追梦人,现在想起来是很让人笑掉大牙的事。然后一路以追梦人这个名号在学校招摇撞骗,参加书法比赛。某一天有人问我这个名号是不是因为一首歌?我愤怒了,完全是侮辱我的人格和智商嘛,什么破歌我会趋附它的名字?偶练的可是书法!中华几千年文明的传承呢,跟流行歌曲这种没风雅的东西有啥关系?不过我也就记住了这个歌名,后来也才知道,原来是我很熟悉也很流行的电视剧《雪山飞狐》的主题曲。我其实一直很喜欢这首歌的,喜欢他的歌词,很飘逸,很青春,隐约带点意境,跟一般的流行歌曲不一样。但是我没有去关注词曲作者,不然成为大佑的粉丝,肯定要提早好几年。后来在学校做晚会的主持人,又陆续发现几首歌词和曲调很经典的歌:《童年》、《明天会更好》、《恋曲90》,到了初中毕业的时候,香港回归,我才发现原来传唱了那么久的《东方之珠》也是他的杰作!他的第一首歌居然是拿我特喜欢的大诗人徐志摩的《歌》谱的曲!没有一定文化内涵的人对志摩的诗歌是不太能揣摩贴切的,对大佑的喜爱和崇敬从此根深蒂固。等后来系统的听了他的那些歌以后,我就把他定位成一个诗人了,很难想象他的那些歌词,既贴合时代背景又符合审美情趣,既愤世嫉俗又有人文关怀,既情意绵绵又大气舒展。即使是情歌,也没有那种扭扭捏捏的做态,没有小女人的幽怨,没有肝肠寸断的悲痛,他是一个契合了八十年代文艺背景的时代的歌手。正像他说的那样,他的歌“在两岸三地纷纷迎向激变的大时代,以音乐呈现出黄种人的集体处境”。

喜欢华健,纯粹是那个时代的童鞋们对流行乐的爱好使然,那时候他和学友是华语乐坛两大重量级歌手,华健我更喜欢,因为他更符合我对才子的标准认定,作词谱曲演唱都是一顶一的高手。从小学时候唱的滚瓜烂熟的《花心》到初中时候传唱的《风雨无阻》、《爱相随》、《孤枕难眠》、《让我欢喜让我忧》到高中时喜欢的《难念的经》、《朋友》到大学时推出的《忘忧草》、《一起吃苦的幸福》、《有没有那么一首歌让你想起我》,他的歌声几乎伴随着我的整个成长,几次参加学校的歌唱比赛我也一般都选择他的歌,后来知道他还是台大的高才生,人家果然不是只有一把刷子的,台大数学系的哦。还有一个漂亮的外国太太,而且在乐坛那么多年,没有任何绯闻缠身。每次在电视里看见他,总给人一种很阳光爽朗的感觉,二十年前他青春无敌,二十年后他活力依旧。昨晚的演唱会,他完全成了主持人,不断的调侃另外三位成员,他的每一首歌都成了全场的大合唱。

昨晚的奥体是一场青春的记忆。我看到周围坐着的几乎都是七十年代中后期和八十年代初的人,演唱会开始时当然首先是纵贯线的主题曲--《出发》,后来大佑演唱了两首《爱人同志》和《鹿港小镇》,我还是第一次看罗大佑的演唱会,肢体语言很丰富,完全是一副打太极的架势,很有文艺青年的范儿。后来到大佑自弹自唱的《爱的箴言》,让我想起珞珈山的岁月,以前没听过这首歌,第一次听到是在武汉音乐学院,一个学声乐的朋友唱给我听。可能因为人家很专业,联系到自己当时的处境,我第一次就被感染了。昨晚气氛很好,很多经典的老歌,让整个奥体都成了大合唱的舞台,我想那个夜晚一定有很多人饱含热泪,伴随着音乐在回味自己的青春。在那个无法保持沉默的场合,我也开始疯狂的喊我喜欢的罗大佑和周华健的名字,像是在呼唤自己的青春,他们的每一首歌我都卖力的唱,仿佛一旦跟不上,青春就溜走了一样。

 纵贯线,让我们见证的不仅是青春的记忆,还有他们四个人的活力,让我们感概:原来青春一直在延续。这四个已经不用在华语乐坛证明自己实力的人组成一个乐队,玩玩音乐,把各自的风格揉杂在一起,重新组合创作本身就是一种勇气,所以昨晚我们看到李宗盛在卖力的R&B,而这本应是张震岳的风格,我们也看到摇滚版的《寂寞难耐》,四个音乐顽童在向我们诠释何为青春:青春就是破除一切的勇气,激情与梦想!从这个意义上,super band 带给我们的青春仍然在延续,正向《出发》里说的那样:出发了,不想问那路在哪,不怕命运给什么关卡,迎风向前是唯一办法!

带着我们的青春出发!

 

 


步及阁 发表于:09-09-29 11:00 0
2

想起那时候的时光....


多多小肥侠 发表于:09-10-10 23:06 0
3
我爱的人去看了纵贯线的演出 当时我们说好一起的 可是后来她还是离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