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95891836.htm 2 8531 2009-08-04 13:42:49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布拉格广场 > 黄粱梦破,一身亦似浮云休。

黄粱梦破,一身亦似浮云休。

文若君 发表于:09-08-04 13:28

     黄粱梦破,一身亦似浮云休。

    斜月半窗还少睡,读纳兰容若的《饮水词》。通书看下来,我仍觉得这句最好,“人生若只如初见”。其实这一阕词着实平淡,但这一句又实在叫人哑然,像张曾繇画龙的一点,又像西门吹雪的剑,准确,优雅,无声地吻上你的脖颈,当你感觉到的时候,已经“只是当时已惘然”了。秋风又起时,你在斜阳中黯然伫立,沉思往事,回忆如名剑割破喉咙,珍贵凌厉,至少纳兰容若对卢氏还有思念,也还可以思念,但陆游呢,他又如何,沈园一见,结果早已注定。

   
    云碎成雨点,终究一切还是成空,有些事无法执着,再厚的爱也只是一叠纸片。世事,有时看起来很残酷,翻转过来想,也是一种慈悲。太多的温柔,有谁可以一一承受,又可以一一回报。有时候我们感伤的不是某个人,某段记忆,我想许多人滞留沈园,不是为那亭台楼阁之胜,为的只是那份千年情殇。


    沈园,今我来时,杨柳依依,不见宋时明月宋时人,只见那堵厚重的墙,墙上后人刻上的两阕词,遥遥相爱,却无法牵手,黑的碑,白的字,刻下无尽的痛与爱,忆起曾经的十指交缠,现在无法见那时人,只剩那堵刨了经脉的墙,被修葺光洁的墙。

   
    人是懂得回忆的动物,寂寞是因为失去,只是,人多事当初,只道是寻常。


    突然想起白居易在《长恨歌》中这样写道:“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那是怎样的一种美,这又是那场惊天动地的“黄昏恋”,杨玉环与李隆基,他们的爱情,在如今有多少人可以比得上。叫一声“三郎”,那样的深情,他们本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她给他的只是平常夫妻的生活,可他是一代君王,他感动了,后宫从没有人如此待他,连武惠妃都没有,只有她,杨玉环!


    李隆基是沉溺了,他是“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了,那又怎样?若不是后来的“安史之乱”生灵涂炭,若不是为天下苍生计,谁也没有资格来指责他的不是。这天下是他打下来的,平韦后,清太平,大唐的煌煌岁月,浩浩河山,谁及得上临淄王李隆基的功勋?只是人们往往看不到结果,爱,有时只是沧海遗珠!


   “骊山语罢清宵半”,那场惊天动地的“黄昏恋”开始于骊山,那历代皇家的行宫,一个很不叫人安分的地方,比如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事儿就是在这儿做出来的,结果,亡了四百多年国祚的西周,再后来,就是唐玄宗在这儿遇上了杨玉环,断送了开元盛世。


    红烛烧残,万念自然厌冷;黄粱梦破,一身亦似云浮。我们眼中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我们可以穿越沧海,却看不到他人为自己蚀的半边的月,搁浅的曾经,纠结着封了冰。四分五裂的躯体,幻化成一场奇幻的雨,下了一个世纪。躲在雨后的暗影里,等你在午夜里卑微唏嘘的瞬间,灵魂的空白,只是苍凉。


    似花,非花,花是花,这些覆过眉的花瓣,一曲《葬花吟》,多少断肠人埋葬了花的泪眼。而那冰洁如玉的梨花,片片也曾在岁月中将大漠的与关山的黄沙覆没。当带着泪的海棠啼血,那一抹微笑绽放,不知道是否真的能化做一汪清泉,漫过躯体中干枯的脉络,让清凉下降,正好煮沸一个人寂寞了许久的心跳。曾几何时,脚下踩着的微风和离离的芳草,在大地的餐盘内,行洗浴之礼,干净,温柔的颜色,任清雨淋散,而我们则在岁月的枝头化为一颗颗青涩的杏子或者沾满露水的红缨,最终在微风中轻颤,在芳草丛中埋骨。


    若君梦一生,谁会穿过记忆里的窗台,看到碧海晴空,琥珀色的眼睛里藏住了太多的曾经,藏蓝的心,记住过往?一个人,注定会成为另一个人的穿肠毒药。怎样才能藏住心中那份相思,才不说是败国,才不说是红颜祸水?如云中月,藏着心中千年的记忆,等来生吗?何处,等待?看万壑飘曳。若君梦中只是无法看到记忆中的故事,何必执着看过往!


     文若君附笔:樽垒边幕天席地,时时共造化氤氲,孰谓非禅?
                 兴来醉倒落花前,天地即为衾枕。机息坐忘盘石上,古今尽属蜉蝣。
                 看破有尽身躯,万境之尘缘自息;悟入无坏境界,一轮之心月独明。  

          


文若君 发表于:09-08-04 13:42 0
2
近来不少网友给我留言:文若君的文字,好读,不好懂...对此我无语一笑,因为说此话者多没进入文字境界,当作新闻快餐消息来读,又怎么可能读懂?我不是写新闻的,更不是告知某信息,我与文字最大的也是唯一的关联是文学,所以读者群有限,不是报纸、杂志等的审读能力的读者群,这点务必弄清。倘若非要读文字仅提高自己的阅读能力的话,那我建议就去读报纸、杂志等,那些识汉字的几乎都能读懂。是以,我经常慨叹,“文盲”(着重指文学盲)尚不少,建议这些朋友读一读瑞士作家黑塞的《获得教养的途径》,这个是有中译本的,阅读难度中偏下,或者读难度比较再低点的英国作家伍尔芙的《How should you read》,据我所知也有中译本的,可以让你获得一点基本的阅读知识,在瑞士称之为“获得教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