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89661362.htm 9 1547 2011-11-22 20:32:5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迦南论坛 > 【转贴】德国人对待历史的态度

【转贴】德国人对待历史的态度

mengmeng71 发表于:09-05-03 11:22
春节的时候和以前在西门子的老同事聊天,他现在在一家日本公司,感慨说日本鬼子如何如何,就聊起这两个同是二战的战败国对历史的态度。现在好象很多人都觉得德国人对二战罪行一直在忏悔,德国也很注意不要刺激二战留下的创伤,尤其是和日本人比起来,更显得"认罪态度良好",所以常看到有人呼吁日本向德国学习。  
   
   
  我第一次去德国是1997年春天,陪民航的一个访问团。在慕尼黑,当地的华人导游专门安排我们去了达豪集中营。达豪集中营在慕尼黑北郊,和奥斯维辛等人间地狱相比还算温和一些,当时主要是关押一些战俘,并没有太多的犹太人。华人导游在我们和德国公司谈完之后来接我们去参观集中营。德方的几个人热情地问我们要去哪里参观,我们刚要如实回答,华人导游却已经抢先说是带我们去购物。我们虽然不解,但也没说什么。在去集中营的途中,我问导游是怎么回事。他告诉我这些德国人如果知道了会不高兴。他说以前他也安排中国来的团去参观集中营,结果德国人知道了就质问他,为什么有那么多漂亮的古堡和广场不去参观,偏偏安排去看集中营,还威胁以后不再让他陪同,不再给他生意了。  
   
     
   
  同年的冬天又去了汉堡。汉堡的市中心有一个很漂亮的湖,叫Alster湖,一大一小连在一起,湖畔都是有名的建筑物和旅游景点。德国朋友开着车载着我们在湖边逛,讲到二战后期,盟军的飞机来轰炸汉堡。当时的汉堡人担心盟军把Alster湖当作轰炸用的地标,更担心Alster湖自己被炸得面目全非,就想了个主意。他们把整个湖面用木板遮盖了起来,在木板表面全都涂上了绿色油漆,这样盟军的飞行员从空中看时就把湖面当成了一大片草坪。当时的这个大工程完全是汉堡的市民自发完成的,还真保证了Alster湖没有落下一颗炸弹。这德国朋友讲得兴起,就说到现在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因为"不会再有外国的轰炸机能飞到德国上空而不被揍下来了,也不会再有外国军队能占领德国了",他想"复仇雪耻"之情溢于言表。  
   
     
   
  后来和一个西门子的同事聊天,他是德籍的犹太人。我说起施密特给犹太人的墓碑下跪,他的反应就是一句话:"They   have   to."(他们不得不。)据他讲,德国人恐怕在心里上也没有真正地认罪服输,不少德国人也不愿意看到向犹太人的墓碑下跪。他们觉得德国人因为二战而受到的痛苦一点也不比其它国家的人少,他们认为他们已经做够了赔礼道歉,不能再"没完没了"。这个德籍犹太人说,没有人愿意一直背着忏悔的十字架,始终向别人承认自己的罪行。我问他为什么德国还要做出这些忏悔和认罪的举动呢?他又只说了一句话:"Because   we   are   Jews."(因为我们是犹太人)。  
   
     
   
  到现在,二战已经结束六十年了,据说还有犹太人在南美搜寻纳粹战犯。现在如果有一家德国公司有任何为二战或纳粹翻案的言行,这家公司恐怕就再也无法从大多已经被犹太人控制的德国银行里获得资金。德国有一个作曲家叫瓦格纳,是个反犹主义者,柏林交响乐团等德国的大乐团都不敢再演奏他的作品,因为他们离开犹太人的赞助就无法生存下去。  

mengmeng71 发表于:09-10-31 22:50 0
2
   议会辩论加深社会仇外情绪

    德国有十分严重的种族主义和仇视外国人现象。据德国最大的电视台“第二电视台”2006年报道,据一项民意调查,德国80%以上的人内心“严重”地“仇视外国人”。 
    1989年两德统一以后,德国联邦议会于1990年开始就“在德外国人政策”进行了连续几个月的大规模听证辩论。所有德国媒体全面跟进,对议会辩论“外国人法”和“外国人政策”进行了详细报道。 
    德国议会本身并没有直接提出排外仇外的口号,但是,由于议会讨论的议题是德国大众多年来非常关心的话题,而听证辩论的目的就是要收紧对外国人的居留许可权,所以,议会辩论的直接结果是,外国人可以明显感觉到全国范围内新的大规模排外仇外情绪。统计数据表明,排外犯罪案件从德国议会辩论前的每年数十起,上升到辩论之后的几百几千起,2005年发展成为10271起。 
    上世纪90年代初,德国媒体描写铺陈暴力的节目大大增加,这类暴力表达节目极大地影响了18~25岁的年轻人,而18~25岁的年轻人是暴力袭击外国人的主要凶手。 

                        2007年最大丑闻:追打印度人

    2007年过去了。发生在这一年里的最大丑闻,莫过于8名印度人在德国的大街上成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对象一事:8名印度游客2007年8月19日在德国萨克森州一小城游玩时,遭到50名左右的德国年轻人追打,有的甚至被打成重伤。这一事件震惊全世界。其实,印度人被打的理由不是别的,仅仅由于他们的肤色是深色的。印度政府直接通过外交渠道向德国政府进行交涉,要求对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不过,当德国大部分民众的思想里都厌恶外国人时,德国政府怎能奈何得了众人呢! 
    2006年和2007年还发生了几十起重大排外事件,比如,有黑人和深色皮肤的人被当地德国人殴打致死。 
    中国人在德国被打事件也很多,有些案件上报给中国驻德使领馆了,有些根本就没有统计上来。 
    当然,暴力攻击外国人的现象毕竟还是少数人所为,而作为普通外国人生活在德国,遇到的歧视言语、白眼和刁难,则是经常发生的。 
    笔者1994年随从博士导师坐火车赴德国北部城市基尔参加会议。导师和我目睹一个美国黑人在火车上受到轻侮和怠慢(他说的是美式英语)。但是,他不是像中国人那样忍气吞声和息事宁人,而是大声抗辩,引来全车厢100多人的注意。 
  1996年笔者从法兰克福坐火车去波恩。铁路检票员(那时的铁路工作人员多半是公务员)先是以为外国人坐不起一等车厢,他从走到我身边到我拿出车票,一直骂骂咧咧没停,用语言行侮辱我之能事,连周围的德国人都表示他确实有点过分了。我当时也想向他的上级反映,后来一想,他没有违反刑律,德国企业不能开除公务员,只好作罢。 
    这类事情时时、处处都有发生,因为它不属于违反刑律,所以,德国也没有统计。但是,外国人,尤其是说德语有外国口音和非白种人的外国人,只要到德国生活一段时间,就会明显感受到德国人的排外情绪。 
    某科学基金会的奖学金学生全部来自第三世界国家,所有的奖学金生都有遭受歧视的经历。聊起这些,大家对德国随处所见的排外仇外情绪义愤填膺。 

mengmeng71 发表于:09-10-31 22:51 0
3
    每4个德国人中就有一个人有敌视外国人的情绪

    右翼现象在德国有愈演愈烈之势。在德国东部部分地区,甚至出现了极右翼分子“主宰”的“民族解放区”,他们宣称这些地区是他们从外国移民手中“解放”出来的。也就是说,所谓“民族解放区”其实是彻头彻尾的“排外区”。

    近日,德国联邦议院专门就东部“民族解放区”议题展开了讨论。会上,德国自民党议员米丽娅姆.格鲁斯提醒人们:“每4个德国人中就有一个人有敌视外国人的情绪。”

    “解放区”现象令人忧

    格鲁斯的话并非耸人听闻。《国际先驱导报》获得的一份对4900名14岁以上的德国人进行调查的报告显示:26.7%的受访者对敌视外国人的观点表示赞同,8.6%的受访者承认自己有完整的极右世界观。39.1%的人认为,德国充斥了太多的外国人,已经达到了危险的比例,9%的受访者表示,独裁专制可能是更好的国家形式。

    极右翼思潮不仅在民众中有一定市场,极右翼分子领导的政党的势力也上升很快,开始从“街头政治”转向“议会政治”。在2006年的州议会选举中,德国极右翼政党国家民主党提出“要工作、不要移民”的政纲,令他们在东部三个州都取得了议席。

    不久前,萨克森州议会一名国家民主党议员在一次有关移民和避难的议会讨论中,公然发出一连串种族主义的侮辱性言辞,声称那些“傲慢的黑人”以及亚洲人家庭绝不会融入德国社会。

    两个月前,德国东部一所犹太人幼儿园,遭到新纳粹分子的恶意破坏,投入课室的烟雾弹虽没有燃烧,但是幼儿园的墙上被喷上了“犹太人滚开”等字眼。

    据《每日镜报》报道,去年德国极右翼分子的犯罪行为增加了14%,达到1.8万件,比前年增加了2000多起。其中不少是针对外国移民。这些大多发生在所谓“解放区”内。

    极右翼思潮不得人心

    虽然如此,但极右翼思潮大多局限于某些特定的人群,例如极端主义的青年人。大部分德国人绝对不希望纳粹主义有复兴的机会。

    《国际先驱导报》在采访中了解到这样一个事例:在德国北部的小镇代尔门霍斯特,居民为了阻止新纳粹思潮抬头不惜花费了400万欧元的代价。由于德国臭名昭著的新纳粹分子里格尔律师领导的新纳粹组织,打算购买代尔门霍斯特镇内一幢空置楼房,作为新纳粹分子的训练营,当地居民为反对之,集资抢先买下了该楼房。

    为了筹得资金,居民们举办游行、演唱会,有球队捐出签名球衣,有歌星捐白金唱片,最终筹得100万欧元。后来市政府也介入进来,承担了其余的300万欧元资金,最终成功买下楼房。

    日前,德国政府制定了新的战略,准备出资2400万欧元,对公民倡议和地方反右行动联盟提供支持。

mzd83 发表于:10-05-17 06:58 0
4
德国影片《教官施密特》里的一个镜头:
【转贴】德国人对待历史的态度

yxjmsbd 发表于:10-05-17 13:16 0
5
德国的经济很稳很好, 不会没有赞助商就无法生存下去的观点

mxy09 发表于:10-06-16 12:48 0
6

武装到牙齿的民兵——日本自卫队近距离观感
老实说,作为一个军事爱好者,对于本自卫队这支军队,亲眼目睹之前,我曾有过种种想象。根据军在二战中的历史,自卫队的装备,以及本近年来一次次通过“有事法案”,“海外派兵”,“自主防卫”,“修改和平宪法”等大小动作凸显其对于武装力量的重视,在我脑海里本自卫队应该是一支精悍凶猛的劲旅。然而,到本以后的种种观感,却让我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如果说本的自卫队像老八路,大概有不少朋友要以为写这篇文章的作者脑袋出了毛病。不幸的是初与这支国人眼中有些神秘的军队接触的时候,萨确实生出了这个颇为异类的观点。
    说自卫队像老八路,不是说他们也学会了毛主席的游击战术和地雷战,而是说本的自卫队“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堪称模范,非常重视军民关系,虽然还到不了有空就给老乡家挑水的程度吧。
    第一次和自卫队的大兵接触,是在本的川西市,那是萨刚到本不久的一个深夜,因为迷了路,下车问路的时候错走进了一片稻田。等回到车里,却发现车没法启动了。
    只好再次下来找人帮忙,稀里糊涂就看到前面有个铁丝网围的院子,依稀可见灯火,从大门撞进去转两圈没见到人,正要掉头出去的时候,忽然看见两个小伙子睡眼惺忪的走过来,没多想就上去求助了。看到萨穿着T恤出现在这个地方,这两位先是一愣,听着萨半生不熟的语终于弄明白了我的意思,于是很热情的表示愿意帮忙,同时很殷勤地请萨到楼里喝茶。走到大楼门口,萨才猛然觉得有点儿感觉怪异——这两个小伙子怎么穿着军装啊?这才抬头看楼门旁边的大牌子——“陆上自卫队西部训练总监部”。我居然糊里糊涂闯进了本陆上自卫队的兵营!
   兵营!我怎么知道,它门口又没有岗,咱要是李向阳……
    不过后面的事情并没有向暴力方面发展,值班的是个一杠两花的“陆尉”,十分客气,还拿出奶油点心和红茶来招待。萨的语说不明白,最后几个自卫队员开了辆拖车跟了出来,意思是不行的话就拉回来修。实际情况原没到那么复杂,检查之后,发现不过是萨下车的时候忘记了关车灯,蓄电池用光而已,一个自卫队的小兵用导线把两辆车连起来,帮助萨把车发动起来,就万事大吉。随后,还用拖车给萨开道,一直到我表示前面的路认识了才作罢。
    这次经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热心的士兵,形同虚设的营门,美味的奶油点心,还有收拾汽车的娴熟动作,构成了一个和想象满不一样的本自卫队形象。
    不久,搬了家,巧得很,楼下就是本自卫队的一个驻屯兵营,驻扎的部队是本陆上自卫队在中部地区的骨干部队第三师团。于是,就有了更加接近地观察自卫队的机会。这样一来,发现自卫队像老八路的地方更多了。
    营地里面到了晚上绝对一片静悄悄,保证不因为发动车辆等原因造成噪音。
    外出的官兵见人不笑不说话,坐地铁的时候主动站着,把座位让给市民。
    军车和老百姓的车争路,肯定是军车先让。
    营地经常举办对老百姓的开放活动,除了种种表演外还有官兵帮老百姓修理婴儿车。
    ……
    然而,和本的老百姓说起自卫队的这种“军民鱼水情”,却发现领情的不多。本老百姓的看法是,这些自卫队扰民有余,却看不到他们给国民做了什么,不客气一点儿还反了他们了?这个观点倒也不是完全冤枉。本国土狭小,人口众多,自卫队的营地都在民房的包围之中,以我楼下的第三师团为例,其战车停放地和最近的民宅不过隔了一条马路,十来米的距离,开动起来要不扰民基本是不可能的。自卫队的占地、演习、训练等造成的扰民事件此起彼伏,在喜欢安静的普通本人中民怨不轻。而自卫队,特别是陆上自卫队(占自卫队总额的3/4)到底是干什么的,只怕连军人自己也说不清。按照本的宪法,自卫队是保卫本国家,抵抗侵略的武装力量,问题是本这个国家十三不靠,和谁都不接壤,不算冲绳它的本土已经几百年没有人登上去打仗了,养十几万军队虽然理论上很有必要实际上没人想到它会真打仗——就真在本开打还有驻美军呢。这样一来不但自卫队员自己缺少方向感,本普通民众对这支光烧钱不打仗的军队要求自然也苛刻些。自卫队随时表现自己的“亲民”,就是要表明自己拿了纳税人的银子是有益于国,至少是不讨人厌的。
看来自卫队像老八路的原因倒不能归结于也想做人民子弟兵,而是在舆论的压力下有些灰溜溜,夹着尾巴做人吧。
    和自卫队邻居做久了,慢慢就发现这支军队还有更多和预期不同的地方。
    在一个中国军事爱好者眼中,本自卫队的实力不容低估,它的装备精良,堪称美军之外最能烧钱的部队,空中自卫队的F-15J和在美军F-16基础上开发的F2战斗机性能优越,具有极佳的制空能力,海上自卫队的金刚级宙斯盾舰造价高昂,是制海利器,新造的大隅号运输舰怎么看怎么像袖珍航空母舰……在很多朋友心目中,这支部队应该属于富士山的恶狼。
    然而,和预期的不同,近距离上看到的本自卫队很难让人把它和“恶狼”一类的猛兽联系起来。从军事角度,自卫队可是一点儿都不像老八路。
    我和一个军事网站的几位骨干朋友关系不错,一次聚会,几位在东瀛生活过的朋友一起说本的自卫队,聊完之后,席上一位退伍坦克兵少校表现十分郁闷。问其原因,答曰:这不就是一群民兵么?枉费我十几年的心思琢磨它的战斗力哦。
    此话怎讲?
    比如我门前的那支自卫队,这支军主要装备的战斗车辆是74式主战坦克和87式装甲侦察车,虽然74式主战坦克已经有些落后,但本山地多的地形中,主战坦克施展不开不受重视也属自然。然而这些车辆成年如一地“钉”在那里不动窝,就让人觉得有些过分了。开放去看了一下一辆本军车的里程表,居然只跑了两千多公里,而这车至少也用了四五年了,训练强度可见一斑。
   在营门前是有个岗楼的,但那个哨兵时有时无。后来终于被我总结出了规律,原来岗楼潲雨,只要天气不好,那哨兵就会躲到一边的小屋里去,抽烟打电话发呆……
    有一次天晴也看不到他,仔细一瞧,转到岗楼后面去了,再看——这位居然是在岗楼后面小便!熟悉本的朋友可能知道,本男人有一种当街小便不当回事的习惯,不过这位也太过分了吧,自己站岗的岗楼,等到返潮的时候那会是什么味道?
    自卫队的训练真是难得一见,好不容易看到自卫队员们在草坪上集合了,却见一旁抬来了大箱的可乐,做几个动作,兵们便开始休息,可乐箱子旁边还有装冰的保温箱,如此往复七八次训练就算结束,只剩几个精力过剩的士兵如陕北农民一样用白毛巾包了脑袋,绕着操场跑圈锻炼身体。看看表,不到两个小时。
    有时训练枪上居然带了刺刀,阳光下闪闪发光,咦,不对,只听音乐响起,兵们举着带刺刀的枪随着音乐的节奏舞动起来——拼刺居然是这样练法!看着自卫队员们慢动作般在头顶上挥舞刺刀,再联想二战中军的“自杀冲锋”,不禁让人有一种滑稽的感觉。
    不过,本的职业介绍所里,退役的自卫队员们普遍是机械和电子方面的好手,这倒是无可否认的。
    带着对自卫队战斗力的疑问,我走访了一位相识的羽田先生。羽田先生是海上自卫队的一名退役军官,因为他的孩子向我学习中文而相识。
    谈自卫队的战斗力之前,羽田先生先说了一个观点——请不要把自卫队和本右翼划等号。自卫队的官兵成员,大多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政治观点比较温和,而右翼成员,多是“马鹿粗人”,政治上观点激进。他们进入自卫队,并不是因为喜欢打仗或者拥护军国主义,而是把自卫队作为一份工作来干。
不论羽田先生所说是否正确,他所说的自卫队员把当兵“作为一件工作来干”,倒是反映了实情。本实行的是志愿兵役制,自卫队营地最显眼的便是招收“自卫官”的广告(本自卫队的成员一律称“自卫官”,表示对其社会地位的承认),上面优厚的薪水,舒适的环境都描述得比公司的招聘广告还精彩。不过,据说本自卫队招人的黄金时代是泡沫经济大崩溃的时候,那时一个职务能有二十人竞争。原因无他,饭碗也。当时这种情景曾经在亚洲各国引发疑虑,对“本重新武装”感到紧张。不过,这个疑虑放到今天倒是不用太在意了。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本搭车经济开始复苏,这几年本的自卫队总是很难招到人。尽管自卫队的待遇不错,“傻子才当兵”的言论在本的各大网站却不时可以看到,理由是自卫队里面呆上几年出来,重新找工作从零开始,而原来的同学早就在各公司成为骨干了。自卫队不能养人一辈子。本正进入老龄社会,适龄兵源呈现枯竭,同时几次自卫队参加到海外驻军,在伊拉克的自卫队挨了迫击炮,又让人觉得这份工作颇多风险。
    这样一来,就带来两个后果——第一,本自卫队员中女兵的比例上升,以弥补男性兵源不足问题。第二,自卫队被迫提高待遇,降低门槛,以便更好的吸引报名者。
    其结果就是自卫队的精神风貌上,总是脱不了老百姓的气质,而缺少职业军队那种阳刚和杀气。“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在自卫队里是异类。这自卫队像大学,像工程公司,像公务员,就是怎么看怎么不像是用来打仗的,难怪被人看作民兵了。
    对于自卫队的战斗力,羽田先生认为颇为堪忧,特别是陆上自卫队,所谓“四十年不识兵戈矣”(实际是六十年),这对任何部队都是致命的打击。美军近年战绩不错,武器精良是一个方面,其军事将领和部队都经历过真正的战场,有战斗经验和战斗意志,应该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与之相对,整个自卫队从上到下,没有一个真正打过仗的军人,军魂何在?自卫队的训练更是一个大问题,本地域太过狭小,训练,机动的空间小,想搞一次演习困难极大,自卫队的军事训练水平因此很受影响。本其实可做训练演习场地的山地,林地也不少,不过大部分属于私人领地,比如富士山,我们曾去那里游览,下山时一路上荒山野岭,竟没法找地方停车,原因是两边都是私人领地。一辆车如此,要是一支部队的车队,那肯定就更加艰难了。这样的部队,真上了战场会是怎样结局,实在不可乐观。
   所以,尽管本政界不断作出“鹰”派姿态,在对自卫队的使用上本国内却始终疑虑重重。小泉上台后最受诟病的政策就是自卫队出兵伊拉克,这个政策能够得到通过,只不过因为它属于“抱紧美国”的大政之一部而已。自卫队出发去伊拉克,都是偷偷摸摸地走,不敢让老百姓知道出发的时间和航班,否则难免在机场或者港口被抗议人群冲击。
    以近距离来看,本的自卫队作为一支军事力量,似乎还没有做好承担更重任务的准备。
    也许是军种优越感,羽田先生认为海自和空自的情况要比陆自好得多,我想他是有道理的,这两支部队毕竟人数较少,更可选练精兵,而和假想敌的对峙和对抗,更可以丰富他们的经验。
   然而,就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忽见新闻——本海上自卫队某快艇炮击了一处海滨民居,用反导弹的多管联装炮给人家房顶开了天窗。调查原因,竟然是炮手一时手痒痒,没看炮膛里有没有炮弹就瞄着玩……
    看来,也不乐观啊。

 

与“鬼”为邻之成心找抽的参拜靖国神社问题
众所周知,中之间的一个大问题就是本首相的靖国神社参拜。从安倍到福田,在这个问题上都是“不参拜”,这个变化,我认为和本首相是谁关系不大,倒和本社会的结构改变有很大关系。
    靖国神社问题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笔者的看法这纯粹是本政府成心找抽弄出来的一个大麻烦。
    这件事的起源,应该说是本的“国内问题”。
    看到这个观点肯定有人会问:那么你是认为中国等国家反对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是干涉本内政么?我说并非如此,而且,我个人认为这些国家反对参拜供奉着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反映的是一种对于和平的良知。所说靖国神社是一个本“国内问题”,说的是本政府是在利用这一话题成心找抽,以解决它的国内问题。
    为什么这样讲呢?本的靖国神社参拜早已有之,甚至还保留了对于老兵的“恩给”制度,但亚洲邻国对此并未予以激烈反对,更没有把它上升到“复活军国主义”的高度。
    靖国神社之所以成为“问题”,诱因乃是本方面在上个世纪70年代突然将原来供奉在别处的东条英机等七名甲级战犯的灵位移入靖国神社,并几乎在同时提高了首相参拜的级别。这两个举动无疑引发了邻国的愤怒,于是,开始了围绕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三十年拉锯外交战。
    这个举动,是否真的代表本试图复活军国主义呢?我在到本之前也有如是看法,但到达本以后,逐渐了解情况,才恍然大悟——复活军国主义可以有各种办法,从祭祀东条英机开始却堪称效率最低的方法之一,而且,本的社会,今天也基本不存在复活军国主义的基础了。这个靖国神社问题,受益者只有本政府。
    原因是,在靖国神社成为一个国际问题之前,本政府和本战死官兵亲属之间一直有较为强烈的对立感情。本战死官兵的亲属,固然可以接受为天皇战死的说法,但本人通常并不把天皇和政府看作一体,我家的人是被本政府带去的却没有带回来,要找政府算账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些人得罪不得,但要讨好也很不容易,因为他们人数众多,本政府就算有金山也无法填补他们的需要。这也是历届本政府头疼的问题。但是,靖国神社问题一出,本政府的头疼就迎刃而解。由于亚洲邻国的反对,本政府成功地获得了战死老兵家庭的支持,成为了他们的代言人和保护者,双方站到了一条战线。按说,中国方面在这个问题上占有绝对的道义优势,但是具体到本每一个战死官兵的家庭,无论军有怎样的罪恶,这些供奉在靖国神社的人毕竟是他们的儿子、兄弟、丈夫或爸爸,可以想象这个时候,这些普通本人无论是不是军国主义者都不会讲道义的。
    于是,在本国外的人认为靖国神社有甲级战犯在里面,本人是要复活军国主义,在本国内的人则认为是外国人不让本国政府表达对于为自己战死者的尊敬和歉意,在这个聋子的对抗中,本政府获得了最大的成功。本首相支持率不够高的时候去拜靖国神社,也就成了不二法门。
    所以,靖国神社的矛盾,根本就是本政客为了从中获利制造的一个“人造矛盾”。
    但是,这个做法对于外交的破坏性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而且越来越大。中国等国家不但政府对此表示反感,连民间也无法接受,成为改善双方关系的巨大压力。此后的本政府,其实心中也明白问题是谁种下,颇有几任首相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但已经骑虎难下,无法解套了。
    然而,今天,解决这个问题的契机却越来越接近了。其原因说来也令人啼笑皆非。
    因为任何事物都敌不过时间。21世纪以来,和靖国神社中老兵同龄的本人渐渐死去,甚至他们的后代有很多也到了耄耋之年。本国民的主体与靖国神社中被供奉者的关系渐渐疏远,感情也不再那样浓厚,靖国神社的拉票作用渐渐减弱,而它的副作用却益加大,连本国民对此也产生了厌倦。小泉时代最后一次参拜靖国神社前,民意调查中认为“不应该参拜”的比例第一次超过了“应该参拜”。

 

与“鬼”为邻  在日本想当警察要考秦始皇
前些子,只要休息,邻居家的一位本大学生土屋便来拜访。来了很客气,一番谦恭之后就是请教问题。这些问题五花八门,比如:宋江是不是刘备的结义兄弟?“韦编三绝”是什么意思?八旗是哪个时代的……大体都涉及中国历史和文化。
    开始,以为土屋是感染了温家宝总理访引发的中国热,等到问题发展到“秦始皇有没有搞过租庸调制”,“董仲舒和汉武帝是什么关系?”萨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这个土屋根本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之辈,对中国感兴趣也不至于深入到这种程度吧。您说土屋不是大学生么?大学生没错,但本大学生源不足,基本是有个脑袋就能上,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大学生有的是。这土屋最大的爱好就是开着摩托满街跑,怎么可能去研究董仲舒呢?
    反常即妖,事出有因,于是问土屋——你问这些问题不是出于爱好吧?
    土屋不好意思地搔搔脑袋——这个,的确不是,我问这些,是因为想当警察——开着警察的大白摩托在街上跑,威风啊。
    在本当警察还要知道董仲舒秦始皇么?(在中国当警察好像都没听说要考秦始皇的。)萨感到颇为困惑。
    是啊,当警察要通过考试,这些,秦始皇和董仲舒,都是考试范围以内的……
    这倒是很新鲜的事儿,看我不大相信的样子,土屋递过来一本《警察官录取考试习题集——本公务员考试2008年版》,翻开一看,先是吓了一跳。警察在本属于公务员,要当警察需要通过公务员考试,其考试内容从数理化到经济哲学竟然包罗万象,看来本人对警察的基本素质是很重视的。接着,就感到他确实没有骗我,中国的历史和文化,在考试内容中占了相当高的比例。在本警察考试的十四个大科中,世界史,本史,文学/艺术,思想/哲学中都有这方面的内容。
    其中,本史中,与中国有关的考题,主要集中在历史上中国文化对本的影响,如“引进大陆高度文明制度,建立真正的国家”,“全面吸收盛唐文化建立与佛教关系密切的天平文化”等。思想/哲学中则偏重儒家/道家思想的介绍,像“朝闻道夕死可也”,“人之初性本善”都是可能会考的要点。但是,关于中国的考题,主要集中在世界史和文学/艺术方面。
    世界史中,中国历史的内容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而且细,从张骞出使西域到红巾军起义,从班固的汉书到义和团都标明是考试的出题范围。比如看看下面这道习题就可以看出其内容的细致——
    请选择下面选项中属于汉武帝所为的内容——
    1.任命王安石变法改革国政
    2.继承宋和金的制度,废除科举
    3.重用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4.讨伐台湾郑氏
    5.尊崇南印度来的僧人达摩,保护禅宗
    仅仅这一道题,就包含了中国五个朝代的历史内容。
    后来才发现,不仅是考警察的时候如此,在所有本公务员考试中,中国史都一样重要。在网络上的本公务员考试辅导中关于世界史专门说明:“频出の近现代.中国史などから学习をスタートさせ、効率的な学习を行います”(从经常出题的近现代史,中国史开始下手,可以高效地完成学习),由此可见中国史在本公务员考试中远超其他国家的地位。
    而文学/艺术部分,涉及中国文化的内容不但丰富,而且深度很令人吃惊,比如该书中的中国古文阅读理解,例题竟然是老子《道德经》第七十七章,内容是:“天之道,其犹张弓欤?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馀者损之,不足者补之……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居,其不欲见贤。”多年不做这种练习,看了头大如斗,赶紧翻下一篇,则是“尧治天下五十年,不知天下治欤,不治欤?不知亿兆之愿戴己欤,不愿戴己欤?顾问左右,左右不知……”(选自《列子》)
    这样的文字,就是中国的学生来解,只怕也难做到人人高分。本的公务员考试5、6月份和9、10月份各有一次,复习准备的时间已经很紧,难怪这几天土屋三天两头跑来“请教”。
    为了辅导这个编外学生,老萨也只好悄悄翻字典。
    因为工作关系,和本政府的公务员一起出差,就忍不住把这件事和对方提一提,并且有些好奇地问——在本当警察,考这样多中国的历史文化有必要么?这些考试内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加进来的?
    那位公务员是本某市国际课的课长,对本国文化颇有造诣,沉吟一下,说本公务员的考试,历来“汉学”——原来,中国的历史和文化,在本的名字是“汉学”——要占很大比例,现在我看到的,已经是比以前缩水的结果了。
    之所以这样重视“汉学”,是因为本古代的文化与中国形影相连,受到重大的影响,其结果就是“汉学”在本公务员招考中从一开始就占有重要地位。按照这位课长的说法,其具体的原因有两个。
    第一,本传统认为“汉学”是衡量一个人修养的重要指标。至今如果在本访问,会发现本人的致辞中,无论是来自四书五经还是来自唐诗,总会带上一两句中国古文,以此表示自己也属于文化人。尽管明治维新以后从政治、文化上本全面倒向西方,但在修养方面,依然保留了传统的看法,所以,多少要懂“汉学”,是本政府保证招上来的警察有一定素质而不是社会流氓的一个重要手段。
    第二,本传统认为“汉学”包含着重要实用的管理方法,自古以来,就将其视为“治世之术”,因此,认为警察等公务员懂得较多汉学,有利于更好地实施管理和完成自身职责。有趣的是,出于对“汉学”价值的推崇和防范后宫干政,本古代竟然有一个奇特的规定——女性不得学习汉学。本平安时代著名女作家紫式部就因为被人指说懂得汉学而胆战心惊,连一个汉字也不敢写。
    想不到,中国文化至今在本还有如此强大的影响,下次开车超速被本警察扣,是否也可以考他秦始皇和董仲舒——如果答不上来就不交罚款……
    这是玩笑了,超速驾驶秦始皇也帮不了你的,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本。


与“鬼”为邻  大哥,我没干啥啊
早上起床,就接到小曹一个电话,手机打来的,说是又在街上和日本警察杠上了,那鬼子哇啦哇啦说了半天,无奈小曹的日语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说不明白,一紧张就给我这个朋友打电话了。

我接了电话,首先就想这事儿能有什么了不起,小曹小我十岁,在拓由布公司做研修生,其实就是打工挣两年钱想回家娶媳妇。这厮虽是个关东汉子,长得五大三粗,胆子其实和兔子的差点儿不多,你要他犯法那基本是不可能的,坑人他太老实,蒙人他太直爽,拐人八成让人家卖了,骗人最后肯定把自己忽悠进去。

所以,我想他大概不过是闯个红灯什么的,小曹又没有汽车,骑个破自行车能算多大的事儿呢?这样,我就让他把电话给那警察。

这一听,就吓了一跳,这警察虽然挺客气,但是好像满紧张,说的话让我莫名其妙。好像是小曹骑车,车上带着谁的脑袋!听到这儿我这二把刀日语彻底歇菜,(隐约中这鬼子好像还说小曹是猪脑子,萨立马就上火了——你以为这还是大清国时候中国人好欺负啊!)小曹杀人我根本不信,他肯定没这个胆儿,上次和他一起走在大街上,这满脸络腮胡子的哥们儿跟踩了弹簧似的猛然一个急转弯,浑身哆嗦,再看,原来他刚才走的路上,有人开车压轧了一只野猫……

见个死猫都吓成这样儿,我是不信小曹能做什么案子。但这事儿好像电话里说不清楚,再说,也不能让日本警察欺负咱们的人不是?我说你等着,我开车过去。

出门开车,就忍不住想起和小曹第一次见面的事儿,巧得很,也有日本警察的事儿。

那还要早几个月,那天我从超市出来,大街上就听见中国人说话的声音,还挺激昂,抬头一看,两个矮胖子日本警官隔着马路冲一个大个子嚷嚷,满脸通红地哇啦哇啦,那大个子一副凶相毕露的样子,手举一把菜刀,也在跟对面嚷嚷——“你说的话我听不懂,你会不会说中国话?”

噢,人家说的你不懂,你说的人家就明白啦?

萨好管闲事,就忍不住凑上去当个志愿的翻译,那俩日本警察全神贯注,戒备得很,可是等把事情说清楚,双方都是啼笑皆非。

这大个子,就是小曹了。

原来,研修生一般都是吃食堂,小曹也是,这天来了几个老乡,想包饺子打打牙祭,无奈工具不全,锅倒是有,煤油炉也是现成的,可是刀板都没有。一个老乡出主意,从鬼子办公室弄出一大叠新的打印纸来,这就是案子吧,刀呢?小曹想起来附近有一户中国夫妇,就到人家家去借。

那对夫妇十分热情,当时就借了给他,小曹拿着菜刀往回走——那可是一把大号的王麻子切菜刀,寒光闪闪。

小曹来了老乡高兴啊,一边走,一边哼着东北小调,一边手里还举着菜刀……

这个形象在国内萨有体会,一天听见敲门,也没看就打开了,正要问是谁,对面寒光一闪,迎头一刀——当,停在老萨脑袋上边10厘米左右的地方,对面一人哇哇怪叫,一手持刀,一手持一根钢丝绳——敢情是一位哑巴兄弟走街串巷给大家送方便,卖菜刀来了……

日本古代倒是有武士带着刀出门,可不是这个打扮啊,人家是两口刀,根本不是这个造型么。所以,小曹走在街上自己不觉得新鲜,周围的日本人可是人人股战(要不萨怎么不担心将来再和鬼子打仗呢?现在日本热衷武士道的好像没有热衷女体盛的多了)。但是谁也不敢和他说什么——小曹长得忒狰狞了……直走出几个街口,让一个日本警察看见了,那警察就朝小曹喊了一嗓子。小曹当时有点儿纳闷,举着菜刀回过头来,他刚来日本不久,不懂日语,想,你叫我?提着刀就奔日本警察过去了。

这时候那警察的同伴也赶来了,日本人不讲究亨特配麦考尔,俩警察都是中年男性,外形粗壮。粗壮归粗壮,大概平时也就扣个汽车开个罚单,这种持刀行凶的阵势都是第一次见着。俩警察见小曹举刀而来,一摸自己没带枪,到底是受过训练反应快——撒丫子掉头就跑。小曹不明白啊,你不是找我么?这兄弟实诚啊,跟在后面紧紧追上去。俩警察逃过了街道,仗着车流不断,隔着路和小曹叫喊。

这也不算丢人,前两年日本几个警察让一个犯人追得满街跑,都上了电视,把日本首相小泉气得半死,现正严令讨论增强警察勇气,提高警察素质的问题。

小曹这件事还好是当时说清楚了,小曹自己倒吓了一跳。俩警察擦擦汗,自己也挺不好意思,看来这种事多少有些丢人,他们和小曹说,日本这地方不能举着菜刀走路的,砍不到人,砍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对不对?现在日本人都胆小,吓坏一个两个的也……

要说日本的警察服务态度还是蛮好的,有一位就找来一张牛皮纸,对小曹说,这东西不能拿着走,我给你包一包吧,说着把菜刀裹上了,还缠上了两道麻绳。

于是我就和小曹回了他的宿舍,一通添油加醋和研修生朋友讲小曹的“挥刀拒捕”,就此交了朋友。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情是在打开菜刀的包装的时候,发现里面还塞了一个5日元的硬币,大伙儿颇为莫名其妙——怎么?挥刀拒捕还给奖金吗?有懂日本习惯的朋友说,这个日本警察属于比较老派的,日本风俗认为带刀给别人,或者送礼,是一种不太礼貌的行为,有时不得不为,就在包装里放一个5日元的硬币,日元的发音和“缘”相同,刀和硬币一起送,是日本古代一句“和歌”的意思,大意是“缘不要切断啊”。

想不到墨守成规也有挺浪漫的时候。

这次呢?这次好像不是挥刀拒捕了,小曹又出什么新鲜的呢?

说着就到了,一下来,就看见小曹站在路边,一个圆滚滚的日本警察哆哆嗦嗦的站在一旁。我想,就你小子骂我们小曹是猪脑子么?再看小曹的自行车,萨先是一愣,然后就忍不住大笑。

原来,在小曹的自行车行李架上,五花大绑着一个巨大无比的——猪头!

这不是咱们国内常见的只有一层的“猪脸”,而是能立起来的一个整个的大脑袋,看来足有二三十斤,还一边支愣着一个大耳朵!

难怪啊,日本警察的电话里说小曹带着个“脑袋”,他也并不是骂小曹猪脑子云云,而是想说小曹带着个猪脑袋吧?

原来,小曹这次又惹祸了,原因还是和嘴巴有关。日本这地方的菜肴固然好看,但是量少味薄,用鲁智深的说法——嘴里能淡出鸟来……有人告诉小曹在东大阪有个中国早市,油条豆腐脑,血肠嘎牙子有钱就卖,小曹一高兴,就骑车奔了东大阪。

地方是不错,豆腐脑也的确挺香,另外,还有华人常吃的猪肚猪耳朵卖,这小曹整个一个老鼠掉进米囤里,搓着手转了三圈,心想,给宿舍的哥们儿带回点儿啥呢?哎——一眼就看见了这个大猪头,要价900日元,小曹一咬牙就买了,这大家伙做成猪头肉,还不够哥儿几个搓半个月的啊?

人家店主挺好,撕开一个大塑料袋,帮小曹把猪头裹了绑在车座后边,小曹蹬着车,开始回家。

东大阪回来几十公里呢,小曹想着猪头肉,哼着歌儿,一点儿都不觉得路远,转眼,就进了伊丹市境。

但是,那天风大,吹了几十里,那块绑猪头的塑料袋,就开始有点儿松动了,开始是掀起来一点儿,然后就开始从绳子里褪出来了。

走到一个路口,一阵狂风,那块塑料袋呼啦一下飞上了半空。

这倒也没什么。问题是后面正跟着一个日本MM,也骑着自行车,紧跟在小曹后面,一抬眼,正看见那大猪头对着自己“羞答答地掀起盖头来”……

日本人吃猪肉都是切好的条块,至于猪蹄,猪耳朵,内脏,尾巴等等都是不吃的,所以市场上根本见不着猪头这类玩意儿。冷不丁近距离见到这样恐怖庞大的一个东西,心中感受可想而知。

那MM嗷的一声车就顺了拐,栽到旁边路沟里了。

小曹吓了一跳,他挺热心,赶紧停车,想扶,这时候后面跟着的一个老太太也是呃的一声,她倒干脆,直接就从车上掉下来了……再后来,警察就来了。

这种场面估计警察也没见过,所以显得哆哆嗦嗦。没办法,这又不是小曹的错,日本政府没有法律不许带着猪头逛街,警察也说不出什么,最后商议的结果是警察找来一个深色的大塑料袋,给猪头套上,才让小曹上路。

那塑料袋尺寸稍小,猪头装不进去,萨想了个办法,旁边店里买了把小刀,把两个猪耳朵割了下来,才算能装进去。

割下猪耳朵来的时候,我要小曹弄一个塑料袋来装,一时不凑手,把猪耳朵递给了那个日本警察,让他帮着拿一下。冷不丁一抬头,发现那警察的表情似哭似笑,十分丰富——哦,长这么大,这位还是头一回拿这种东西吧:)

那警察挺负责任,一直把小曹送到宿舍才罢。

写这篇文章,因为昨天收到小曹的电话,说是马上回国了,请我去搓一顿,听到小曹请吃饭,不禁有点儿脑仁儿疼,赶紧嘱咐——你可别再招俩警察跟着了啊,咱又不是国家元首。

小曹在电话里显然在挠头皮,末了,困惑的说:警察干嘛老盯着我啊?大哥,我又没干啥!


mzd83 发表于:10-08-12 05:35 0
7
经济好坏与是否需要赞助好像没有必然联系。

mxy09 发表于:11-11-21 12:45 0
8

【BBC纪录片】二战欧洲东线纪实(中文字幕)

(1)东线纪实1(中文字幕)


ed2k://|file|%E4%BA%8C%E6%88%98%E6%AC%A7%E6%B4%B2%E4%B8%9C%E7%BA%BF%E7%BA%AA%E5%AE%9E01.rmvb|170882177|7ABD3A1BF250C51F64BE6228F9B28929|h=I7CT5NXE2T4SN2HQJK4JJQYSGAP7LFBT|/



(2)东线纪实2(中文字幕)


ed2k://|file|%E4%BA%8C%E6%88%98%E6%AC%A7%E6%B4%B2%E4%B8%9C%E7%BA%BF%E7%BA%AA%E5%AE%9E02.rmvb|163703875|9CBAF62AEA7A3E7428D601668BF60410|h=7OEHT5425M6D3DKX7APLJNC4YLG6TC6P|/



(3)东线纪实3(中文字幕)


ed2k://|file|%E4%BA%8C%E6%88%98%E6%AC%A7%E6%B4%B2%E4%B8%9C%E7%BA%BF%E7%BA%AA%E5%AE%9E03.rmvb|171061899|63F119C75B4563DCDFFF56C93F0F5BD2|h=PE6TOVCZ2NVY76NEMHRLGNN7IWUUDHY5|/



(4)东线纪实4(中文字幕)


ed2k://|file|%E4%BA%8C%E6%88%98%E6%AC%A7%E6%B4%B2%E4%B8%9C%E7%BA%BF%E7%BA%AA%E5%AE%9E04.rmvb|167490334|CA3101CA167323B1380CE3E392C5B327|h=OXMXUI77GVAWY3WPNBYGWUCL4ME6U2RB|/



(5)一些二战资料(在压缩包中)


/#d149701015.htm


 

ed2k://|file|%E7%BD%91%E7%BB%9C%E8%B5%84%E6%96%99%E5%8F%8A%E5%85%B6%E4%BB%96.rar|1637606|277B398FAAE212217DDAAA7EB606A014|h=QIDZSJ7KXGHII2ALCYZAKYUBQLARSC5F|/


 

   http://www.verycd.com/files/277b398faae212217ddaaa7eb606a0141637606



mxy09 发表于:11-11-22 20:32 0
9

(1)奥斯威辛1(中文字幕)


ed2k://|file|%E5%A5%A5%E6%96%AF%E5%A8%81%E8%BE%9B1.rmvb|161903311|1703B09E75496A04DA8916692D1BDA2D|h=W27K5TMWBXAYX4SEYFDOMZY53PKPNPB7|/



(2)奥斯威辛2(中文字幕)


ed2k://|file|%E5%A5%A5%E6%96%AF%E5%A8%81%E8%BE%9B2.rmvb|164368885|5AA59854FB4DF43496FEDF5E42408530|h=IE2ZZKUDTDWUCIWUGM2NNWHU3XFOKSAE|/



(3)奥斯威辛3(中文字幕)


ed2k://|file|%E5%A5%A5%E6%96%AF%E5%A8%81%E8%BE%9B3.rmvb|164574998|3CD966C814A09638C4D5105E4E72E13E|h=UHXYZYJZLAYWGLZZNW2RYEEZ23ANGVNO|/



(4)奥斯威辛4(中文字幕)


ed2k://|file|%E5%A5%A5%E6%96%AF%E5%A8%81%E8%BE%9B4.rmvb|161314289|70547537AF57E8EF3C87B97CFF881537|h=G5WEKAY5MXAR34GETFSZMIRLEE665NTS|/



(5)奥斯威辛5(中文字幕)


ed2k://|file|%E5%A5%A5%E6%96%AF%E5%A8%81%E8%BE%9B5.rmvb|162845674|ED676972ABEAC2942401DEA3C86F7C9A|h=XNZYEFWR67B4GN2AGPB3K7RSWBGDF7FT|/



(6)奥斯威辛6(中文字幕)


ed2k://|file|%E5%A5%A5%E6%96%AF%E5%A8%81%E8%BE%9B6.rmvb|160937931|C2EC9F4060C9587ED3A510E8D18F02B7|h=I2XMR25WDM2DK45HLVBQOFUHSTJFFJJ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