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79345720.htm 2 3492 2017-05-29 12:06:2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媒体 > 记者的家 > 山西临县打击报复记者

山西临县打击报复记者

广州大佬 发表于:08-10-25 05:13
山西临县官商勾结开煤矿 黑社会杀人不偿命 打击报复调查记者
引用地址:/b77421/d79316608.htm [复制超文本复制] 返回《上海记者家园》 关闭窗口
天下和为先 发表于:2008-10-24 14:32:09
《民主与法制时报》广东记者站站长、记者景剑峰揭露山西某黑社会集团累累罪行后被黑社会及其保护伞打击报复,现在已经被起诉到山西临县法院,在看守所蒙冤关押整整五个月,此冤不白,恶霸不除,何以正世道?何以昭正义?希望各位心存正义的网友能支持这位蒙不白之冤的记者。
  
  一、景剑峰其人及案件概况
  
   景剑峰,1968年生,山西运城人,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先后在《法制日报》、《国门时报》等媒体工作过,2005年,景剑峰到广州开始筹办民主与法制时报广东记者站。2005年4月,广东记者站在出版局登记成立,景剑峰担任站长、记者。
  
   任职期间,景剑峰采写了大量揭露性、批评性报道,仅批评性报道就有数十条。在全国影响较大的报道有:广本雅阁遭遇血色婚礼门(全国最先报道“婚礼门”事件的媒体之一)、深圳南国第一村兴衰史(全国第一家披露当年的“南国第一村”万丰村由辉煌走向衰落的报道,后大量媒体追踪报道)、海南2000万车贷险专骗农民(全国第一家公开披露工、建、中行的一起巨额骗贷坑农案)、民警从特大杀人现场返回取枪(报道后引起强烈反响,全国上百家媒体转载)、谁打残了华南新城业主(针对全国地产龙头企业合生创展的批评报道,在全国平面媒体中唯一公开报道影响极大的华南新城血案)、福建泉州又一“赖昌星”出逃(国内首家披露泉州三十万人参与的闽林非法集资事件)。
  
   景剑峰有强烈正义感,写过大量针对警察违法、黑社会犯罪的报道,而正是这类报道,导致他在山西被黑社会勾结警方陷害。他写过《三级警督为还赌债入室抢劫杀人》(涉警),写过《广东陆丰百人持枪封路事件》(涉黑)。在2007年,他以连续的内参和公开报道,揭露称霸湛江半岛的黑老大彭桂发的累累罪行,最后公安部将此案列为2007年挂牌督办打黑第一案,2007年底该黑老大及手下大批马仔被判刑。
  
   2007年底,景剑峰赴山西调查吕梁市临县招贤镇段家塔煤矿、吕梁市离石区虎山煤矿老板薛卫军涉黑、打死人、盗采煤矿等问题,并在民主与法制社《要情》上刊发,公安部领导对此作出重要批示。在景剑峰进一步调查薛卫军背后保护伞问题时,临县警方突然发难,于2008年5月9日以窝藏逃犯的罪名将其刑拘,七日后逮捕,9月27日检察院诉至法院。
  
   案件现已进入公诉阶段。临县检察院指控了三个罪名,具体如下:
  
  其一,临县公安局到北京抓捕犯罪嫌疑人成运强,北京警方协助。当时景剑峰与成运强在一起,阻拦抓捕,并打伤三名警察,因此是妨碍公务罪。
  
  其二,景剑峰用别人的身份证为成运强登记住房,为其提供住所,因此构成窝藏罪。
  
  其三,成运强给了景剑峰一台手提电脑,价值8000多元,而景剑峰则给了成运强5000元现金,同时为其支付酒店住宿费用并请成等人吃了几顿饭。但检察院仍指控景剑峰构成受贿罪。
  
  所谓被“窝藏的逃犯”成运强,他的内弟成维秀被薛卫军打死,而薛一直逍遥法外,成运强及众多亲属去薛卫军经营的吕梁水利大厦上访时,被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抓捕,冤情无处诉。
  
  
  二、景剑峰被抓经过
  
   2008年5月10日中午1点,景剑峰在北京,成运强给景打电话,叫他过去一下。两人在北京市双井桥一个国际公寓门口外的路边见面。刚说了几句话,突然冲出一群人上来就打成运强。景剑峰不知怎么回事,就拦住一个人问:“怎么了?”这时,一个便衣拿出警官证说,“警察!”景剑峰见状就没再说话。但突然又冲出几个人,将景打倒在地,先是以拳头狠打他的头部、脸部,继而用脚踩踏、踢打他的头部、脸部、胸部以及腿部,致使他多处受伤。景剑峰此时说:我是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我在调查一件事情。对方回说:打的就是记者。随后,景被押进了一辆小车。
  
   2点左右,景被带到刑警队一个中队。警察将他的头部蒙住继续殴打,实施刑讯逼供,致使他的左耳膜被打穿,眼睛一度看不见物体。打人者是一个姓苏的警官。当时在场的还有山西吕梁临县刑警队的刘明山和李月祥两个民警。随后,民警向临县民警要辛苦费,抓了两个人,每个人要5000-10000元,双方还就金额进行了讨价还价。
  
   刘、李审讯景剑峰时告诉他,成运强是黑社会的人,现在已经被网上通缉。对此景剑峰此前毫不知情。景剑峰要求警方出具手续,这时公安局才开了传唤证,并搜查物品,还进行了人身搜查。当晚,景剑峰被送进了看守所,公安局为景做了伤情鉴定。医院、看守所、公安局都有这个鉴定。
  
   5月13日下午4点,临县公安局来车将景剑峰、成运强押解到临县公安局看守所,14日早上到,中午就办了涉嫌包庇罪的刑事拘留证。5月21日,检察院批准逮捕,罪名依然是包庇罪。这是先抓人,后办手续,违反了法定程序,景剑峰因此拒绝签字。
  
   临县警方直接找到公安分局在北京抓人,而根据有关规定,在京抓捕人必须在北京市公安局备案,此一程序规定被违反。
  三、关于当事人成运强
  
   成运强,临县林家坪白家峁村的村主任。当选以来,他为村民、村集体办了很多得民心的工程,例如为村里集资建校、修建柏油马路等等,深得村民拥护。经过几年的打拼,他拥有一个自己的运输队,为周边几个煤矿运煤挖煤,主要挣运输钱。他还让村里有技术的人投资买车加入车队搞运输,安置了大量富余劳动力。
  
   2007年10月9日,成运强和几个司机到虎山煤矿拉煤,在矿区办公室房间里,给司机开票时,一伙人手持砍刀、棍棒及尖刀突然闯了进来,问,谁是“马新”(成运强小名叫马新)。成的内弟问,“有什么事?”当即遭到这伙人的殴打。结果,房里的人中,成维秀身中27刀死亡,成运强重伤,孙秀强、樊保蛋、武奴海或重伤或轻伤。纠纷原因是,虎山煤矿的股东之间发生矛盾,大股东让拉煤,而小股东不同意。成运强的车队与大股东签订了拉煤合同,并已付款,却没与小股东签合同。而小股东,即雇凶杀人的薛卫军(又名薛三卫)一直想独霸煤矿。
  
   吕梁市离石区公安局接到报警后赶去处理,抓了12人,但最后放了10人,只剩下两人在离石区看守所里关押,主犯薛卫军更是逍遥法外。这样,成运强一家走上了上访之路。由于成运强举报煤矿,受到了打击报复。目前,他一家四个主要劳动力皆被逮捕,包括成、成妻、成兄、侄儿。成维秀至今仍未安葬,伤者仍在救治之中,犯罪嫌疑人薛卫军仍逍遥法外,而受害方的家属及控告方却被全部抓进了看守所,并已被临县检察院批准逮捕,黑白早已完全颠倒。
  
   被害人成运强之兄成小兵、成本人及其妻子孙玉梅,先后被临县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逮捕。成小兵,于2008年4月24日,在吕梁市被临县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抓捕;5月10日,成运强在北京被临县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抓捕;孙玉梅在山西省信访局上访时,于5月30日在太原市被临县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抓捕。
  
  四、景剑峰调查的内幕
  
   成运强被捕之前,通过朋友关系,找到了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景剑峰。景是他的山西老乡,认为此事确实过于黑暗,因此决定帮他伸冤。
  
   景剑峰向社里有关领导汇报后,随即着手调查。景剑峰先去了山西太原,见到了三晋律师事务所的杨律师,他提供了大量的材料及证据。景剑峰又到煤矿实地调查,有关情况都已经形成了内参。关于薛卫军雇凶杀人的证据,景剑峰基本都已经掌握。薛卫军雇佣两劳人员,为其充当打手,业已形成黑社会团伙。煤矿矿工,包括四川籍向定国,陕西安康籍何兵、何波,云南籍傅成海,他们都向景剑峰反映,段家塔煤矿一直乱挖乱采煤层,违反国家规定盗挖8号煤层。
  景剑峰调查后发现了大量的惊人黑幕。5号煤层煤的价格是380元一吨,8号煤层的是550元一吨,而且都是先交钱后拉煤。在利益驱动下,段家塔煤矿乱采乱挖,大肆盗取国家资源。本来只能采5号煤层,但经常盗采8号煤层。5号煤层每天三个班次,用三轮蹦车在煤矿坑道内进行运输。每次10台车,3个人两台车,一个班次就是30多人。坑道的排风口是5号煤层的,但实际上坑道内有一个连接5号坑道与8号坑道的倒“Y”字型的接口。表面看只有一个坑口在排风,实际上是5号煤层和8号煤层的共用通风口。内部输送带送上的煤也是经常更换。检查来了,就出5号煤,不检查了,就出8号煤。煤矿是严禁使用机动三轮车在井下作业的,因为这样做安全隐患极大。但段家塔煤矿却妄顾作业人员的人身安全,坑道内部,8号煤全部使用机动运输车运到输送带后再送出来。此外,煤矿工人的工伤事故得不到解决,常与矿方发生冲突。向定国因工伤事故与矿方发生冲突,结果却是被投入了临县看守所。坑道内柴油味浓重,加上煤灰大,通风又不好,因此作业环境极其危险,然而矿工所得的报酬却极其微薄。据陕西安康的何兵等人说,云南籍的矿工傅成海在坑道口用三轮车送煤一车只有5元钱。装一车5元,一天一个班次就可以出200吨左右的煤,3个班次就是600吨一天。有检查时,提前用砖把8号煤层的坑道口堵起来,再于墙上撒上水和煤灰,检查人员就看不出来了。等检查人员离开,又可以重新打开煤层出煤。实际上,借以发现他们在盗挖8号煤层的线索很多,一是在输送带那里就可以找到8号坑道口,二是顺着电缆线也可以找到。但就是没人去查,因为这里管安全监督的都给买通了,并且都有股份在里面,所以一有检查,通风报信的电话就会在第一时间打给矿方。
  
   以上内幕,都已经形成文字材料,分别为情况反映、要情,因事件敏感、复杂,均未作公开报道。
  
  五、打击报复记者
  
  在景剑峰收集大量材料后,煤矿的矿主薛卫军意识到了威胁,于是利用政府机关的一些人员跟踪景剑峰,并堆砌罪名抓人,以阻挠景剑峰揭露其种种罪行。景剑峰案完全因此而起。这是一宗典型的打击报复记者的案件。临县公安局抓捕被害人及记者,就是因为被害人与景剑峰都掌握了薛卫军、李海滨等人的大量犯罪事实。
  景剑峰在公安侦查期间,其所有调查材料全部被临县公安局扣押。这些材料反映出公安局跟薛卫军也有勾结,而且公安局内部还贩卖炸药。临县公安局以包庇罪刑事拘留景剑峰,事实上景剑峰并不构成此罪。
  其一是成运强罪名问题。临县公安局是在5月1日将成运强以黑社会犯罪上网通缉,但7月中旬批捕时,罪名是寻衅滋事,罪名轻微。而所谓的寻衅滋事,指的就是他上访一事。所谓寻衅滋事,也是莫须有的罪名,目的是让他不要再告状。
  其二是景剑峰始终不认为成运强构成犯罪,而是一直在积极帮其申冤,无论是刊发内参,还是寻找有关部门,其目的都是为了使其冤情大白,使真正的罪犯绳之以法。如果这样构成犯罪,那么很多记者恐怕都成罪犯了,只要记者帮弱势群体说话,只要这些无助者被公安局安上一个犯罪嫌疑人,那么记者就犯了窝藏罪,推而广之,律师、法律援助者只要在帮弱者申冤,也都成为了窝藏罪犯,真是岂有此理。
  另外,所谓的妨碍执行公务罪也是莫须有。景剑峰在北京被警方抓住后,他只有被动挨打,哪有反抗的余地。就算是妨碍公务,那也是妨碍公安局的公务执行,只应由检察院指控,而不应是临县检方,临县对此罪名没有管辖权。
  临县公安局指控的打伤三名警察的罪名,都是伪证,在场的保安可以作证,报社另一名记者徐风也可以作证。为成运强登记房间是在4月26日,冯海中可以作证。
  
  六、关于薛卫军
  
  临县招贤镇段家塔村人薛卫军,同时是几个煤矿的老板,手上有钱,有护矿保安队伍,甚至连打死人也能有人顶罪。薛卫军不仅经营煤矿,还经营着吕梁市水利大厦的吃、住、行。该大厦容留妇女卖淫,可谓黄赌毒俱全,是吕梁地区有名的“红楼”。薛有广泛的人脉关系网络,还是吕梁市离石区的人大代表。他长期无证违法开采、越层盗采煤矿,强迫民工井下违章作业,并长期逃避国家税收。
  正如民主与法制内参报道,薛卫军无证违法开采“临县高家焉煤矿”,无证违法开采“临县招贤镇段家塔村煤矿”。“临县招贤镇段家塔村煤矿”有三条夯道,总长2000余米,高3.5米,宽4米多,每天产煤1500余吨,按规定,该煤矿只能开采5号煤层。从2006年开始,薛卫军偷偷地大面积开采八号煤层达百万吨,采用破坏性方式开采已三年,盗窃国家财富达2亿元人民币以上,并且严重破坏了国有地下资源,中饱私囊,破坏了生态环境,逃避了国家税收达数千万元。煤矿手续不全,无证违法生产;越层开采8号煤层,盗窃国有资源;非法雇佣民工,使用机动三轮车在井下违法拉煤,置重大安全隐患于不顾。
  打死人事件发生后,薛卫军派人与被害家属谈判,表示 “愿意赔偿一笔巨款,但要求被害方先出证明,证明被害方是去抢煤,而造成其结果”。目的是为了骗取证明,为犯罪人开脱。事后,被害方家属到离石区公安局控告,离石区公安局逮捕了犯罪嫌疑人薛进泉、薛荣利、马龙龙、王林杰、吴艳军、薛江建、薛宏飞,但没有抓捕真正的主谋薛卫军。
   死者成维秀的父母不甘心,带领亲属到薛卫军所承包的吕梁市水利大厦,寻找薛卫军讨个公道,由此干扰了水利大厦的正常营业,被离石区公安局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罪拘留。
  薛卫军的恶行还有:
  一 2006年农历8月,薛卫军为了赖掉郝家塔村农民薛文成的补偿款,竟然带着手下,殴打薛文成致其胸椎第七节压缩性骨折。
  二 2006年11月,薛卫军为了强行占领虎山村村民刘世德的地,指使打手,暴打刘世德及其妻子刘引弟,致使患病的刘引弟在2007年2月含恨离世。
  三 2007年9月,在虎山煤矿,无故将矿工薛勤祥、薛泽龙、薛记平三人打伤,其中致薛泽龙耳膜穿孔。
  综上,以薛卫军为首,薛晋全、李海峰、薛云利、薛永锋为主要成员的黑恶势力在吕梁市恃强逞凶,称霸一方。
  
  七、薛卫军的保护伞
  
  薛卫军盗挖国家资源的保护伞包括:县市部分领导、临县县长助理李晓平、吕梁中院刑庭庭长邢宝清、吕梁市离石区公安分局郝铁虎。这些领导在煤矿均有股份。
  另外,临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长李海滨(现为临县公安局副局长)为极力帮助薛卫军洗脱罪责和推卸经济赔偿责任,不惜动用手中的权力及关系,拘捕了死者成维秀的父母,导致矛盾进一步激化。李海滨甚至已经堕落为贩卖非法爆破品的“军火商”。
  一吨炸药是21箱,根据每一箱炸药的出40至50吨煤炭的限量,每吨炸药至多可生产1000吨煤炭。税务部门也是从公安部门提取供应的炸药数量来推定煤炭产量,从而核定煤矿税额的。公安部门批出的雷管是每枚1.7元,黑市价格是每枚7元;依法购买的平价炸药价格是每吨5000元,黑市价格是每吨7000元---10000元不等。林家坪镇的后庄煤矿、南庄煤矿、黄家沟煤矿、高家庄煤矿、工农庄煤矿等矿井,每天的煤炭产量均在1500吨左右,每个煤矿每天的炸药消耗量均在1.5吨以上,每年的炸药需求量就达500吨。但是,从林家坪派出所的爆破品发放登记记录来看,每年所用炸药的数量都远远少于500吨。事实是,这些煤矿如此大的煤产量,所用爆破物品主要来自于李海滨的非法销售。煤矿如果不从李海滨处购买黑市价格炸药,他会安排人以检查为名干扰得对方无法正常生产。就一个煤矿计算,以李海滨为首,每年可获利170万元,临县煤矿非常多。李海滨已经堕落成为批发各类商品的“大商贩”、聚敛巨额钱财并放高利贷的“钱庄主”以及当地黑煤矿的“保护伞”。
  
  八、目前状况
  
  死者成维秀的父母,无依无靠,过着度日如年的生活。死者成维秀的表姐孙玉梅及丈夫成运强,被吕梁市临县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逮捕,家里留下4个未成年的小孩及两个高龄的长辈。成运强的哥哥成小兵,被吕梁市临县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逮捕,家里留下妻子及孩子。
  临县林家坪镇白家峁村的几百个村民,联名给当地公安局写了一封《请愿书》,要求释放被害人及记者。临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长李海滨派人到白家峁村扬言:“谁再告状,就是犯寻衅滋事罪,我就有权抓谁。”
  临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长李海滨为极力帮助薛卫军洗脱罪责及推卸经济赔偿责任,不惜动用手中的权力及关系,拘捕了死者成维秀的父母,导致矛盾进一步激化。被害方家属无奈,只能求助于《民主与法制》的记者,希望能讨回公道,将主谋薛卫军及李海滨等一干帮凶绳之以法。《民主与法制》的记者,深入吕梁市了解了具体情况,确认了举报材料的事实真相后,愿意为社会及受害方伸张正义。景剑峰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为了不辜负自身工作的职责,也为了不辜负一个公民的良知,了解事实真相,协助冤屈的普通百姓向中央有关部门举报罪犯,有何罪?死者成维秀的亲属成运强在《民主与法制》记者景剑峰的帮助下,以书面形式,通过正常程序,向中央有关部门递交举报材料,文明上访,有何罪?
  以上情况,都证实了这是一件典型的黑煤矿老板利用司法权力打击报复举报人、打击报复记者的案件!希望大家帮忙,还好人一个清白,如今,我们全家人都夜不能寐,日夜忧思,望解其倒悬之苦!
 
  景剑峰家属 叩上
   2008年10月8日
  
  联系人:景江丽13133192156

广州大佬 发表于:17-05-29 12:06 0
2
怎么没人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