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77188161.htm 7 1517 2011-04-12 21:12:04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迦南论坛 > 从以色列运动员祖巴里说起

从以色列运动员祖巴里说起

babametzia 发表于:08-09-12 23:36

                              从以色列运动员祖巴里说起 


从以色列运动员祖巴里说起


  很快,我的朋友就给我读了那篇希伯来文的新闻稿,上面写着祖巴里的故事。老实说,我读完这篇很Kvetch的新闻后,心想,这一定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幽默的笑话之一,并且它完全可以纳入我的意第序菜谱里去。我计划设计一种新的Hummus,叫Shahar Zubari Hummus,简称Zu'Sha Hummus。我还将设计一种游戏,就是在Shahar Zubari Hummus上印上祖巴里的屁股,然后互相扔着玩,我把这个游戏叫做Sha'Zu Hummus,并且也许还会借鉴普珥节的恶作剧。
  祖巴里给了我写这篇新帖子的灵感,谢谢你,Shahar,我会在赎罪节为你打屁股的。

  我记得很久以前,我就创造过一个新词,叫Kvetchutzph,那是两个意第序语的联姻,翻译过来就叫“厚颜无耻的抱怨者”。也许你并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恩哼!以前我听过一些笑话,不如,我选来2个给你听听:

(1)
  有个家伙得到一条很有趣的宠物狗,他急于向邻居炫耀他的宠物。于是,有一天当邻居来他家里做客的时候,他对邻居说:“哥们,我这几天得到一条有趣的狗!”邻居说:“咋滴?”那人于是把狗唤了出来,这狗很快跑到主人面前,摇动着尾巴,眼睛里闪烁了机灵的光彩。主人抬起手指着沙发上的报纸,说:“Fetch(去拿来给我)!”
  出乎主人和邻居的意料之外的是,那狗居然坐了下来,尾巴不摇了,它开口说:“唉!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你觉得去拿报纸容易吗?我的尾巴摇了这么多已经累得厉害,还有你给我喂的狗食实在太糟糕了,最重要的是,我不记得你上次带我出去散步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邻居愕然,“哦!”主人解释说:“我想它还没有训练得足够聪明,我叫它拿报纸(fetch),但它以为我说的是让它抱怨(kvetch)。”

(2)
  一个人坐在一列纽约的地铁上,坐在他对面有一个犹太老头在阅读意第序报纸(我猜是《先锋报》),列车开了一会,突然老头放下报纸,喉咙里发出很独特的声音:“噢!我多渴!噢!我多渴!”说了一会,然后继续拿起报纸开始看。一开始,那人没有在意,不料,每隔几分钟,那老头又开始做同样的事情,他的喉咙里发出独特的声音:“噢!我多渴!噢!我多渴!”于是,这个人拿起自己的杯子,走到列车的一端,泡了一杯水,小心翼翼端到老头面前,说:“瞧,老先生,我给你拿来一杯水。”那老头看看面前的人,他的眼睛露出感激的神情,然后他咽了一口水,把杯子放在火车座位的桌上。这个人以为,他的举动可以让老头安静一会,不料,他刚坐下没多少时间,又听到那独特的声音:“噢!我多渴!噢!我多渴!”

  如果读者理解了上面2个笑话,并不会为可怜的以色列人祖巴里制造任何可以缓解他错误的借口。问题是,一旦你真正理解了上面2个笑话,你又会将同一种行为放在两种不同的文化中去理解。这意味着:我们可以从任何事情中看到文化的差异,即便是错误本身。作者习惯于从别人认为显而易见的事情中找到不同的看法,在我彻底玩够了理解祖巴里行为的解构游戏之后,我开始挖掘他行为背后更多的东西。我不仅仅只是去责备这个家伙对中国人的得罪,那是任何人都有能力去做的事情,我还想知道更多的东西,即便那是错误。你看,祖巴里的抱怨难道真的只是一个年轻人的错误吗?真的那么简单吗?用中国人的思维去回答,答案是:“是!”;但是用犹太人的思维去回答,答案是:“非也!”

  宠物狗就像是生活在布鲁克林的眼镜佬伍迪.艾伦,他絮絮叨叨地抱怨宇宙在膨胀,以致于可能使他和门萨的娼妓一起在曼哈顿的街头被不稳定的空间撕碎,伍迪.艾伦可能是一个悲剧性的小丑,他的抱怨代表典型的纽约知识分子的个性,当然,他们还得是犹太人。周围的人指责这些人的抱怨毫无道理,但是,这是他们故意和周围世界产生一种紧张关系的最根本的必然结果:犹太人与异教徒、宗教和世俗、上帝和魔鬼、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刀叉和筷子......说真的,你只有在对抗中才能找到抱怨文化的真正价值,那是什么:惟有抱怨才能让我满意,因为我没有办法停止抱怨,这个世界总有什么地方让我看了不舒服。这么说,难道“欠揍”?不,这不是和人过不去,而是和整个世界过不去,为什么?因为若是不抱怨,犹太人和周围世界的关系就会发生彻底的改变,这种改变的直接结果就是和谐世界,但间接结果就是同化,这样,犹太教会变成空壳、以色列不该存在、上帝应该刮掉胡子变成教堂里的保安。

  那个纽约地铁的老头,当他说第一次抱怨的时候,或许他更多真的是口渴;但是当他第二次开始呻吟的时候,他看起来更多是在秉承一种隐藏的犹太式的抱怨文化,就像流亡的以色列人对摩西说出那些抱怨的言辞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他们一边看着埃及人追赶他们,一边不断抱怨:“难道埃及没有坟地,你把我们带到旷野里来送死吗?不要搅扰我们,让我们服侍埃及人!因为这比死在这个见鬼的旷野上要好多了!”或许有八成的以色列人还会冒出古老的脏话,翻译过来可能更加俚语式:“摩西你这个傻B,你看你做的Niao事!你不看看地图就带我们在这一带忽悠...。”

  抱怨文化,在很多程度上是“欠揍”的代名词,因为一不小心,它就流变成低级的不敬和愚蠢的冒失,甚至是无礼地冒犯。不过,如果容许一个人将一个词语细分,那么你可以在办公室的白板上画一些维恩图,如果有一个区域是“愚蠢的冒失”,那么之外的项目并不总是“谦恭”和“有礼”。因为即便是无礼本身,也可以蕴涵着“有价值的抗争”、“独立性”、“积极意义上的厚颜无耻”。
  在我自己的经历中,我看过更多的世界。例如,在经学院的图书馆里,我和同伴对着摊开的犹太教法典面对面学习,我们挥舞着手臂,摆弄各种各样的手势,例如我用拇指和小指叠加,冲着对方360度划圈,这意味他的论点是个自相矛盾的死循环,因为他现在就书里的一个律法问题搞错了,在概念的定义上就搞错了,然后我的同伴则用其他手势对我辩驳。我们互相争吵,不时甚至有打架的倾向。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我们都同意这种学习的方式可以帮助自我最大程度的理解,理解什么?你面前的文本。你就像拿着很多工具,例如,你用榔头对着你眼前的文字不断敲凿,你悄凿出各种各样的可能的意义,然后你不断构造你的证明和反驳。别忘了,抱怨,抱怨也是你的工具,因为我对别人的不满意使对方知道更多的东西,我的无礼不会让他不安。

  但祖巴里的无礼是消极的,而不是积极的。这种消极性,有一部分出自于那些言辞出现在了某些特殊的场合和特殊的时机。让我们假设一个去中国旅游的以色列孩子回到自己在特拉维夫的家里,然后,一大帮好奇的亲戚问他这次旅行的感想,他调皮地对海法的大胡子叔叔说:“我不喜欢那里,因为我讨厌那里每个人傻里傻气的口音!”我不觉得那样的话会令以色列人和中国人感到不安,但如果以色列总理对着中国的外交官说同样的话,效果就完全不同。祖巴里不是以色列的官员,但是他的言辞里的很多成分,在他某个时间段的身份和场合间,就不得不令人失望,祖巴里不需要喜欢中国,他的话从很多角度看,并没有错,但问题是,他给自己和周围的人(尤其是那可怜的体育部官员)制造了多少的麻烦。

  还有更多的问题,并不是仅仅注意这种无礼的表面性,正如多数人只能看到那种对中国人不敬的无礼。但换句话说,人们为什么要对年轻人的言辞产生巨大的反应?仅仅是因为祖巴里做错了吗?我想不是这样,因为你仍然可以从很多事情中,直接从祖巴里的错误里,看到责备者或批判者自身的问题,这类问题的产生,并不是因为他们指责了这个犯错的以色列人,而是在于很多中国人对自身的不安,或者直接来自于一种文化、一种社会本身的弱点。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当一个正确的一方在指责错误的一方时候,你可以从“指责”本身看到正确和错误的交替和扭曲,当旁观者专注于受批判者的错误之时,或许人们还可以扭头看看另一方。因为你仍然可以从中发现更多有趣的东西,它令你不那么习惯于简单看待一个事情,它让你知道要准确而又深刻地理解这个简单的世界,是那么困难!

  当我从抱怨的文化性,谈到它积极和消极的两面后,我最后还要说:

(1)祖巴里不代表所有的以色列人,以色列人不代表所有的犹太人。
(2)祖巴里的话有错,但祖巴里的话不全错。
(3)无礼不是犹太传统,犹太传统不全优良,但犹太传统也不因为一个人无礼就全体被否决。
(4)如果说无礼的抱怨可以是一种文化,那么它当然有消极的一面,也有积极的一面。
(5)噢!祖巴里真的要被打屁股!

  说了这么多,我觉得好渴!噢!我多渴!噢!我多渴!瞧,我写了一篇多么糟糕的文章,我为什么要抱怨呢!祖巴里,我恨你!我会在赎罪节为你打屁股的。


douban000 发表于:08-09-13 08:33 0
2

http://home.wangjianshuo.com/cn/20070106_caeecae.htm

盲人摸象的故事

相关帖子
坐月子的规矩
目标经常不是目标
观点的相对性
荀子错了
随便写写 - 世界是镜子
盲人摸象的故事
断了的网,没有断的生活
看这个世界
作者:Jian Shuo Wang 发表于: 2007-01-06 13:01

我最喜欢的寓言故事是《盲人摸象》。这个故事不但有趣,给人启迪,还不断给我帮助。故事里,6位盲人分别摸到了大象的一部分,分别宣称大象是一堵墙,一支矛,一条蛇,一棵树,一个扇子和一根绳子。他们争论不休,却永远无法达成一致的意见。

几百年以后,这样的故事还在重演。人们看到了世界的一小部分,就夸大这部分,宣称他看到的版本是唯一正确的版本,争论就是这么产生的。

当我看到这样的宣称的时候,从来没有怀疑过说话的人看到了一部分真实的世界。但问题是,他看到的并不是全部。我呢?也是一样。

意识到每个人只能看到世界的一小部分,和历史中的这一个瞬间,我们对这个世界会更加好奇和理智。只能看到世界的一部分并不会妨碍我们形成自己的观点,但是我们可以比六个盲人做的稍微好一点的地方是,当我们表达观点的时候多一些对别人观点的尊重,并且时刻提醒自己,自己看到的仅仅是世界的一部分这一事实。

以上海为例。我写了《六年爱上不正常的上海》,就有人把它和《上海,今夜请将我埋葬》对比,一定要分得出谁在说真话,谁在说假话。上海是一个很大的城市,里面住着着很多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生活。有些艰难,有些满足;有些人总是充满信心,有些人永远都是愤怒;有些人喜欢冲突,有些人喜欢平和。。。有一千六百万人,就有至少一千六百万不同的生活。我相信,在这一千六百万中生活中,没有任何一种是“代表性的”生活。每一种生活,包括我自己的,都是独一无二并且有意义的生活。“以偏概全”是每一个,包括现在写文章的我,常犯的错误。

在现实世界里,每个人都是一个盲人。所以我依赖我的朋友,看到的文章,听到的思想来告诉我我没有看到的那一面的样子,这些声音无论是同意,反对,补充或质疑,他们的总和一定比我看到的部分更接近于真实世界的样子。而让我感到困惑的,就是在论坛里面的论战为什么屡屡演变成为人身攻击。论战中的盲人太急于说服别人同意自己的观点,而没有先停下来倾听一下,因为他们断定自己看到的世界。问题的核心在于,不是你看的错了,而是事物的复杂度超过自己一个人可以看到的范围。

为什么对于一个事物的描述只能有一种呢?为什么一件东西不能同时是红的,又是白的,还是绿的,甚至也是黑的呢?为什么它不可以既是大的,又是小的?这些不同的特征难道不能同时属于同一个物品吗?

只有当我们发自内心的理解对于一个问题可以有不止一个正确答案的时候,我们才能真正的开始学会欣赏别人
给出的答案。(这句话说得很有意味,和马斯洛德那句话很相似,自我实现的人是不会审美疲劳的)

=======================
那个小伙子估计 犹太法典律法学的不太好

也不能怪他啊!

要知道,一个运动员能在奥运会上得到一块奖牌,得付出多少时间啊!

哪有时间去看 犹太法典阿, 遵守不了托拉  也就不足为奇了


douban000 发表于:08-09-13 10:14 0
3
出现所有这些现象的原因
就是我们太习惯于感情捆绑销售了

这个论坛混的人好像很多都比较有文化的,

在这件事情上尚且如此。

与其说是文化上的问题,我倒觉得内核可能是逻辑的推广的不系统化,不彻底性。

有的人会说,活那么大岁数了,他妈的还受气么?哥们长弟兄短,

你骂了我也就跟着骂了,不一块骂,对不起中国人这3个字,对不起在海外代表中国人。

对不起自己的自尊。这么想也是对的。

如果这个问题可以进行骂的话。哦,我可不像卷进政治正确这个大泥潭中,类比吧:

那么现实生活中遇到类似的事情,那我们撞南墙了需要罪的事情就是回过头来 重新思考定义 “自尊”“爱国”

是不是原来定义错了?是不是像混沌的蝴蝶效应那样,有另外一种逻辑,新的定义,来重新

改变我们对世界的认识,指导我们的行动

douban000 发表于:08-09-13 10:28 0
4
还有更多的问题,并不是仅仅注意这种无礼的表面性,正如多数人只能看到那种对中国人不敬的无礼。但换句话说,人们为什么要对年轻人的言辞产生巨大的反应?仅仅是因为祖巴里做错了吗?我想不是这样,因为你仍然可以从很多事情中,直接从祖巴里的错误里,看到责备者或批判者自身的问题,这类问题的产生,并不是因为他们指责了这个犯错的以色列人,而是在于很多中国人对自身的不安,或者直接来自于一种文化、一种社会本身的弱点。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当一个正确的一方在指责错误的一方时候,你可以从“指责”本身看到正确和错误的交替和扭曲,当旁观者专注于受批判者的错误之时,或许人们还可以扭头看看另一方。因为你仍然可以从中发现更多有趣的东西,它令你不那么习惯于简单看待一个事情,它让你知道要准确而又深刻地理解这个简单的世界,是那么困难!
============================================
真真是一个对比,我听说以色列的报纸不是支持以色列的

也有反对以色列那么对阿拉伯国家的。

上面的人们的批判是我看到了国人的一些思考的方式,思路的产生,

国人似乎还是用一个大脑思考,而犹太人我感觉更多的时候

是两个大脑思考,一个大脑控制着另一个大脑的思路,使得

仿佛犹太人在思考的时候,他的灵魂慢慢飘到了身体外边,非常冷静的

看着眼前自己的这个躯体的思考的产生根源,然后这个灵魂在不断的指挥着,调整着思路,


因为灵魂看到了自己的思考的起点来源 和整体性 和来龙去脉,这样整个人的思路就非常的明朗,

知其然 也知道 产生思路的所以然。

而国人的思考大多天人合一,我就是我,缺少了一个局外的我,一个指导我思考的到脑的大脑,

这样思考起来,明显有一种惯性,很难时刻把握自己的思路出发点和整体性,就好比冲进了迷宫还出不来,

人一旦要是进入这种感性的惯性,就失去了理智,就没辙了。

tov 发表于:08-09-15 19:14 0
5

中国的豆太淡 太难吃 中东的好吃不


douban000 发表于:08-09-17 11:27 0
6
从客体关系理论看,神情内敛的人是处于与原始客体完全分离的状态。这就是所谓的具有独立人格的人。
=============
恩,塔木德 的犹太人 大多 符合这一条

国人大多人格和 原始客体 紧密联系

aniyehudi 发表于:11-04-12 21:12 0
7
很久以前的贴子了,事情也很久了,记不清了,不知道是不是以色列运动员骂中国人的那件事?个人感觉,一点也不恨或讨厌那个骂中国人的以色列运动员,他说中国话听起来很怪,可能是吧,他是一面镜子,让我们看到别人眼中的自己,平心来说,汉语的四声对于外国人来说是很怪的,特别是北京口音这个特点更明显,我一个外地人到了北京也感觉不顺耳,何况外国人。至于他所说其他的一些话,如果除去恶意的因素(我不肯定有,他只是说了真实的感受而已),甚至可以认为是等同于《皇帝的新装》中的小孩。一个人说了实话,是不该被打屁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