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68377296.htm 9 1125 2008-09-28 11:36:53

耶稣的苦路和十四站

范雨臣 发表于:08-04-08 18:25
         If Chinese readers can not find following pictures, see  http://fanyuchen.blshe.com/post/1062/182512                         耶稣的苦路和十四站             今年的3月21日、星期五是复活节。每年的这一天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成千上万的基督徒扛着沉重的十字架延苦路游行。                    耶稣被处决前,背着将要被钉在其上的沉重的十字架走过的路被后人称为苦路(VIA DOLOROSA)。中途有14 次停顿,人们把这14 次停顿称为十四站,其中在三处被十字架压倒。这条路的起点位于当今耶路撒冷老城东北部、狮门内的一所中学里。然后沿着弯弯曲曲、狭窄的老城街巷,最后到达圣墓大殿。          即使在平常的日子,每天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信徒,一批批,扛着沉重的十字架,沿着这条苦路,边走边唱圣歌。每走到一站都停下来祈祷。最后走到圣墓大殿。很多信徒的脸上布满了泪水。         按照中国人的思维逻辑,没有一个死刑犯会背着死刑刑具走那么长的路。不管他是顶天立地的英雄还是十恶不赦罪犯。“马上就要被处死了,凭什么叫我扛刑具?要杀要砍随你便,死活就是不扛这刑具。谁杀我谁扛这刑具。”如果耶稣是中国人,他肯定会这么想。可是耶稣不是中国人。从这件事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与基督的巨大不同。        十字架的第一站 ,位于当今奥玛利亚中学。当年耶酥被判刑的罗马城堡所在地如今是一座清真寺塔,名叫安东尼亚塔,位于奥玛利亚中学的西边。下图是从奥玛利亚中学向西了望,左方的尖塔就是安东尼亚塔。右下方的一道道拱廊就是苦路的第二站,它如今是一座修女院。右方带有十字架的园形屋顶是圣方济会的教堂,就座落在耶稣走过的埔华石路上。   下边就是安东尼亚塔。          十字架的第二站, 耶稣在这里被迫穿上“国王”的紫袍,被强行戴上用荆棘编织的“王冠”,并在这里吃了最后一顿午餐。下图是耶稣被判死刑的埔华石路。      在位于当年埔华石路上的圣方济会教堂里建有一座雕塑,下图是这座雕塑,它展现耶稣在此受难的情景。          在第二站的门柱上展示苦路的路线。               十字架的第三站, 沉重的十字架把耶稣在此压倒。如今在这里是一座波兰小教堂。下图是该教堂门楣上的雕塑,展示耶稣跌倒的情景。          十字架的第四站, 圣母玛利亚在这一站的路旁想见到自己的儿子。如今这里是一座小小的亚美尼亚教堂。(见下图)                  十字架的第五站,  如今这里是圣方济会的一个祈祷室。(见下图)                     十字架的第六站 ,     如今这里是一座小修女院的北墙。(见下图)               十字架的第七站, 耶稣在这里第二次跌倒。如今这里是一座圣方济会的教堂。(见下图)                     十字架的第八站, 如今这里是一座希腊修道院的北墙。(见下图)               十字架的第九站, 耶稣在这里第三次跌倒。它位于圣墓教堂东北的院墙外。(见下图)                           十字架的第十站, 这里就是圣墓教堂的正门外。耶稣在这里被剥去外衣。                     十字架的第十一站, 位于圣墓大殿内东南角的楼上。耶稣在这里被钉上十字架。下图为远视被钉处。                    下图为近视被钉处。                          十字架的第十二站, 耶稣死在这里的十字架上。下图是信徒们列队、蹲下触摸十字架下的石基。                     十字架的第十三站, 耶稣从十字架上取下后,被放到下边这块石板上。    下图是一幅很大的壁画,绘在石板的后方、正对圣墓教堂大门的墙壁上。它描绘了整个下葬的三个过程。                        下图是壁画的右部,描绘从十字架上取下耶稣。           下图是壁画的中部,描绘把耶稣放到石板上。                    下图是壁画的左部,描绘下葬耶稣。           十字架的第十四站, 耶稣墓,见下图。因三天后耶稣复活,这是一座空墓。据说真正埋有耶稣的墓在希腊的一个岛上。          下边是一幅老城地图,耶稣苦路的整个路线用深实线标出,用橘黄色标出的是十四站的位置以及老城的几个城门。                 稣被捕的地方不是在第一站,而是在老城外、橄榄山的脚下。从被捕处到第一站的路线在地图上用深虚线标出,途中路过狮门。下图为狮门。          后人在耶稣被捕处建起一座教堂,名为万国教堂。下图是从狮门看万国教堂。                             下图为万国教堂的正面。                     紧靠万国教堂的北边有八棵树龄在两千年以上的橄榄树,人们说这树就是耶稣被捕的见证者。                    万国教堂内有一幅壁画,它就是闻名的“最后的一吻”。犹大出卖耶稣后,罗马人去抓耶稣,可是罗马人不认识耶稣。犹大说在众人中我将上前去亲吻的那人便是耶稣。下图为壁画“最后的一吻”。(由于教堂内光线较暗,又不准使用灯光,画面有些过暗)                  下图是“最后的一吻”的局部。左为耶稣,右为犹大。                 每逢受难日和复活日,来自世界各地的基督徒扛着沉重的十字架延苦路游行 时,有些信徒的游行起点不是在第一站,也不是在耶稣被捕的地方,而是在更东边的橄榄山上的“主哭耶京堂”。这座教堂源自路加福音19:41“耶稣快到耶路撒冷,看见城,就为他哭哀  …”。下图就是“主哭耶京堂”,其形状似一滴眼泪。                              下图是从“主哭耶京堂”向西远遥耶路撒冷老城。                           最后须要指出,苦路不是昔日耶稣确实行走的路,而是:一个被教会所尊崇的神秘的基督生平,一个被信徒的祷告所圣化的地方。但也又学者认为,苦路基本上与当年耶稣走过了路相仿。                在本文的最后还须要提及一个人,此人在基督世界里震耳欲聋,但在中国大陆却是一个天高云淡的小人物。他就是英国传教士马礼逊(Robert Morrison)。2007年是他来中国传教200周年。他究竟做了些什么?他编撰了第一部汉英词典,译出了第一部中文圣经,创办了第一家中文报纸,开办了第一家中国现代学校,为中国培养出第一批现代留学生。他是一个高尚的超阶级人,一个纯粹的非市俗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充满爱心的人,一个有益于别人、有益于中国人的人,一个划时代的基督人,当然他仍是一个罪人,一个被赦了罪的圣洁的罪人。         
jeremiah 发表于:08-04-08 19:15 0
2楼 谢谢范老师精美的图片和解说。不过图的问题倒是您冤枉网络部门了。一般来说,博联社的图片是不允许外链的。奇怪的是我第一次打开就能看到一大半图片,刷新一下又可以看到几张,看来也不是很死的规定。 前年去澳门的时候,特地留意马礼逊的遗迹。即使那些诬蔑谩骂他的人,也必须承认:他的到来标志着一个时代的开始。
Yosefhai 发表于:08-04-08 21:30 0
3楼 作为Yeshua HaMashiah (耶稣弥赛亚)信徒,我可以理解犹太教徒对基督教的反感和排斥以及基督教徒对犹太教的无知和误解。一般情况我也不欢迎基督教对犹太教宣教,因为所传播的经常不是十字架的真意而是基督教的神学狂妄。如果说经常发生的是,犹太教不要耶稣和十字架,基督教不要的是“神”(Elohim)的真意。 请原谅一个小小的Messianic说了评论性的“大话”。
Yosefhai 发表于:08-04-08 21:36 0
4楼 我不知道范老师和Jeremiah的信仰观念范畴,不知能否告知?
theninthday 发表于:08-04-10 20:36 0
5楼 以下是引用 第1楼 范雨臣 的话: 紧靠万国教堂的北边有八棵树龄在两千年以上的橄榄树,... 天啊,两千年,可真是历史的活见证,头一次听说树龄这么大年纪的,神树啊!
isra-xi 发表于:08-09-26 14:34 0
6楼 感谢范老师的这些精美的图片,它又是我回忆起当年一遍遍沿苦路考察犹太教文化的情形。
云栖云熙 发表于:08-09-27 04:09 0
7楼 看不到全部的图呢
不信东风唤不回 发表于:08-09-28 11:33 0
8楼 以下是引用 第1楼 范雨臣 的话: 他编撰了第一部汉英词典,译出了第一部中文圣经... 唐代的聂斯脱里派,明代的天主教传教士,都没有翻译圣经吗? 如果仅仅说旧约的话,开封犹太人也有中文的啊。
不信东风唤不回 发表于:08-09-28 11:36 0
9楼 以下是引用 第5楼 theninthday 的话: 天啊,两千年,可真是历史的活见证,头一次听说树龄这么大年纪的,神树啊!... 古树活这么久确实不多, 但也不少见了吧。 美国的巨杉几千岁的多的是。 晋祠还有两棵周代柏树,数龄近三千岁了。这个课文里就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