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6797378.htm 5 382 2002-08-31 01:05:27

荷尔德林:漂泊者(第二稿)

鸢飞戾天 发表于:02-08-28 13:27
漂泊者 (第二稿) [德] 弗里德里希.荷尔德林 我茕茕孓立,远眺阿非利加赤地千里;  烈火,自奥林匹斯雨落! 曾经,神用闪电,将此处的山  撕裂成千岩万壑,也不过如此。 但那山上,没有一片新绿的森林  在和鸣的风中踊跃,扶疏而瑰丽。 山峰,额顶没有花冠,尚不知晓  善言的溪流,深谷,也罕见泉源。 没有兽群的正午流过潺潺的泉边,  没有好客的屋顶从林中和善地向外顾盼。 灌木丛中,栖落一只愀然的鸟,不再歌唱,  迁飞的鹳群,从一旁,匆匆逃遁。 我不曾为水而向你祈祷,大自然!沙漠里,  水,有温顺的骆驼忠诚地为我保存。 但是,为幼林的歌唱,啊!为父亲的庭园,  我祈祷,故乡的候鸟的提醒了我。 然而你却对我说:众神尚在此处辖管万物,  以伟大为尺规,而人却甘愿用手去度量①。 这番话语催促我,仍要去另做寻觅,  于是我扬帆远渡,向着北方的极地。 雪被之中,被缚的生命静静沉睡,  黑铁般的睡梦渴念着白昼,累月经年。 曾几何时,奥林匹斯在此用臂膀拥抱大地,  如同皮格马利翁②的臂膀拥抱所爱的人。 然而,奥林匹斯不曾用阳光的眼波打动她的心怀,  也不曾用雨丝和露滴柔情地向她倾诉; 我对此惊讶无比,我愚鲁地问:大地母亲啊,  难道,你竟要孀妇一般,永将光阴虚掷?  毕竟你未曾生育,未曾用爱去看护,  未曾在孩子们身上看见自己老去,仿佛死亡。 也许有朝一日,你因天上的光而温暖,   从匮缺的睡眠中,他的呼吸将你唤醒;  于是,仿佛一粒种子,你崩裂青铜般的外壳,  挣脱束缚,获救的世界问候着光明。 所有积聚的力量,燃烧在勃然的春天里,  玫瑰似火,葡萄酒喷涌在贫瘠的北方。 我曾如是说,此刻,我重归莱茵河,我的故乡,  温情如昨,童年的风,轻拂着我; 曾经用臂膀轻摇我的树,亲密地敞开  胸怀,将我狂躁的心平息, 那神圣的绿,见证着极乐而深沉的 世间的生命,焕然一新,令我青春重返: 那时我苍老,北极的寒冰令我颓白,  南方的烈焰中,我华发飘零。 而即使一个人在这终有一死的岁月的尽头,  迢递而来,深心疲惫,他依旧会在此刻 再一次相遇这片土地,再一次面颊绯红,  再一次,暗淡的双眸霍然闪亮。 至福的莱茵河谷啊!葡萄藤,遍缀  你的山冈,葡萄叶,环绕着芳园与垣墙, 琼浆,满载河上的舟船,   故城和沙洲,在葡萄美酒与鲜果中痛醉。 含笑端坐在高处,古老的陶努斯③,  头戴橡冠,向着自由的人们频频颔首。 鹿从森林中走来,晨光自云海中现身,  高高地在晴明的空中,隼极目四望。 山谷深处,清泉滋育着鲜花,  草原之上,小村惬意地绵延。 宁静而安详。终日忙碌的碾磨声远远传来,   钟声向我预示着白日的将尽。 悠扬的是锻打镰刀的声音和农人的山歌, 农人们正牵着牛,迈着喜悦的步伐还家,  悠扬的是草坪上母亲轻摇稚子的哼唱;  关爱中稚子心满意足地睡去;而云霞飞红, 波光粼粼的湖畔,幼林将开敞的柴扉  染绿,琐窗映满晚照的金黄, 家屋和庭园隐密的朦胧迎候着我,  那里,父亲曾慈爱地将我和草木一同抚养; 那里,我曾无拘无束,如生双翼,嬉戏在风舞的枝头,  我曾在幼林之颠,仰望忠诚的湛蓝。 还有永远忠诚的你,还在对流离的人保持着忠诚, 你,故乡的天空,一如既往,和蔼地将我收容。 桃枝依旧为我而夭夭,灼灼桃花依旧令我惊喜,  灌木恰如桃树,华美地绽开着玫瑰。 我的樱桃树黝黑,因果实而低垂,  枝条甚至主动伸向采撷的手。 依旧如昨,探出庭园的枝叶掩映着,小径, 将我引向引向森林,下抵溪涧, 我曾躺卧在那里,男人的名望,水手的幻想 鼓起我的勇气;为了领会你们的传奇, 我必得离去,向大海,向大漠,你们超凡的人!   啊!那时我的双亲徒劳地将我找寻。 可现在他们在哪里?你沉默?你迟疑?故乡的守望者!  而我也曾经迟疑!倘若细数我的脚步, 我渐近家门,而后,如同一个朝圣者,我无声凝伫。  而我进入,告诉他们,这个陌生人,就是你们的儿子, 他们将张开双臂,用他们的祝福款待我,  他们将尊重我,再一次给予我门槛。 对此我早有所料,但此刻他们却已离我而去,远在   神圣而陌生的地方,他们的爱永远不在。 岂独我的父母?假使挚友们尚在人世,他们也已经  另结新交,永远不再是我的友朋。 倘若我如同昔日一样到来,那些老人,以爱为名,  以心发誓,而这颗心,是否还会如同昔日,依旧跳动?  如今他们却寂然无语。就这样,时间使一些人相连又使他们 分离。他们眼中我似乎已经死去,而我眼中他们也是如此。 就这样我孑然一身。而你,凌驾于云端之上的, 祖国之父啊!全能的苍穹!还有你 大地,你光明!你们三位一体,恩威并行的,  永生的神灵啊!你们与我的纽带从未断绝。 从你们之中启程,我与你们一同浪迹漂泊。  你们,喜悦的神明,我已饱经风霜,将你们带回。 为此,请在此刻递给我,递给我满斟的酒杯,  请将那来自莱茵河温暖的群山的葡萄酒斟满! 让我先为众神而饮,再为纪念英雄而饮, 再为水手,而后是你们,我至亲的人们!还有 我的双亲与挚友!今天与明天,让我忘却 艰辛与所有的伤悲,让我速速成为居留者! 题注:本诗为荷氏同题诗的第二稿。“Der Wanderer”在德语乃至西方诸语言中是一个涵义与典故复杂的名词,“漫步者”、“朝圣者”、“流浪者”、“水手”……而在荷氏诗中,“Der Wanderer”更兼具轻松喜悦、漂泊无依甚至痛苦的内涵。大陆旧译“漫游者”,Dasha以其轻佻而不取(荷氏的德语研究者也因此对德语词典的解释颇为不满)。读者诸贤在阅读全诗后若另有高明名词取代,恳请来函交流:master@myrilke.com ① 荷氏德语研究者指出,此句化用《旧约.以赛亚》(赛40:12)Wer mißt die Wasser mit der hohlen Hand und faßt den Himmel mit der Spanne...(DIE BIBEL Version Luther 1912, Jesaja 40:12),汉译为“谁曾用手心量诸水,用手虎口量苍天……”(译文引自国语和合本)。 ② 皮格马利翁:Pygmalion,希腊神话中塞浦路斯王,擅雕刻,曾痴恋自己所雕少女像,日日以情人待之。后爱神维纳斯为其真情感动,赋雕像以生命。 ③ 陶努斯:Taunus,德国陶努斯山。 附:(刘小枫的局部译文) 我寂然一身,但祖国之父,  你就在我头上,超然于云雾之端!  呵,万能的苍穹!  还有你们,大地与光明!  你们三位一体,永恒无极,  宰割万物,施与慈爱。  那把我紧系于你们的丝带永不断裂。  我自你们溢出,  追随你们而浪迹他乡,  现在,我已饱阅人生,  又与你们,与欢乐的神明同返故国。 Der Wanderer Zweite Fassung Friedrich Hölderlin Einsam stand ich und sah die Africkanischen durren  Eben hinaus; vom Olymp reegnete Feuer herab, Reißendes! milder kaum, wie damals, da das Gebirg hier  Spalten der Gott Höhen und Tiefen gebaut. Aber auf denen springt kein frischaufgrunender Wald nicht  In die tönende Luft uppig und herrlich empor. Unbekrändt ist die Stirne des Bergs und beredtsame Bäche  Kennet er kaum, es erreicht selten die Quelle das Thal. Keiner Heerde vergeht am plätschernden Brunnen der Mittag,  Freundlich aus Bäumen hervor blikte kein gastliches Dach. Unter dem Strauche saß ein ernster Vogel gesanglos  Aber die Wanderer flohn eilend, die Störche, vorbei. Da bat ich um Wasser dich nicht, Natur! in der Wuste,  Wasser bewahrte mir treulich das fromme Kameel. Um der Haine Gesang, ach! um die Gärten des Vaters  Bat ich vom wandernden Vogel der Heimath gemahnt. Aber du sprachst zu mir: auch hier sind Götter und walten,  Groß ist ihr Maas, doch es mißt gern mit der Spanne der Mesch. Und es trieb die Rede mich an, noch Andres zu suchen,  Fern zum nördlichen Pol kam ich in Schiffen herauf. Still in der Hulse von Schnee schlief da das gefesselte Leben,  Und der eiserne Schlaf harrte seit Jahren des Tags. Denn zu lang nicht schlang um die Erde den Arm der Olymp hier,  Wie Pygmalions Arm um die Geliebte sich schlang. Hier bewegt' er ihr nicht mit dem Sonnenblike den Busen,  Und in Reegen und Thau sprach er nicht freundlich zu ihr; Und mich wunderte deß und thörig sprasch ich: o Mutter  Erde, verlierst du denn immer, als Wittwe, die Zeit? Nichts zu erzeugen ist ja und nichts zu pflegen in Liebe,  Alternd im Kinde sich nicht wieder zu sehn, wie der Tod. Aber vieleicht erwarmst du dereinst am Strale des Himmels,  Aus dem durftigen Schlaf schmeichelt sein Othem dich auf; Daß, wie ein Saamkorn, du die eherne Schaale zersprengest,  Los sich reißt und das Licht grußt die entbundene Welt, All' die gesammelte Kraft auflammt in uppigem Fruhling,  Rosen gluhen und Wein sprudelt im kärglichen Nord. Also sagt' ich und jezt kehr' ich an den Rhein, in die Heimath,  Zärtlich, wie vormals, weh'n Lufte der Jungend mich an; Und das strebende Herz besänftigen mir die vertrauten  Offnen Bäume, die einst mich in den Armen gewiegt, Und das heilige Grun, der Zeuge des seeligen, tiefen  Lebens der Welt, es erfrischt, wandelt zum Jungling mich um. Alt bin ich geworden indeß, mich blaichte der Eispol,  Und im Feuer des Suds fielen die Loken mir aus. Aber wenn einer auch am lezten der sterblichen Tage,  Fernher kommend und mud bis in die Seele noch jezt Wiedersähe diß Land, noch Einmal mußte die Wang' ihm  Bluh'n, und erloschen fast glänzte sein Auge noch auf. Seeliges Thal des Rhein! kein Hugel ist ohne den Weinstok,  Und mit der Traube Laub Mauer und Garten bekränzt, Und des heiligen Tranks sind voll im Strome die Schiffe,  Stadt' und Inseln sie sind trunken von Weinen und Obst. Aber lächelnd und ernst ruht droben der Alte, der Taunus,  Und mit Eichen bekränzt neiget der Freie das Haupt. Und jezt kommt von Walde der Hirsch, aus Wolken das Tagslicht,  Hoch in heiterer Luft siehet der Falke sich um. Aber unten im Thal, wo die Blume sich nähret von Quellen,  Streke das Dörfchen bequem uber die Wiese sich aus. Still ists hier. Fern rauscht die immer geschäfftige Muhle,  Aber das Neigen des Tags kunden die Gloken mir an. Lieblich tönt die gehämmerte Sens' und die Stimme des Landmanns,  Der heimkehrend dem Stier gerne die Schritte gebeut, Lieblich der Mutter Gesang, die im Grase sizt mit dem Söhnlein;  Satt vom Sehen entschliefs; aber die Wolken sind roth, Und am glänzenden See, wo der Hain das offene Hofthor  Übergrunt und das Licht golden die Fenster umspielt, Dort empfängt mich das Haus und des Gartens heimliches Dunkel,  wo mit den Pflanzen mich einst liebend der Vater erzog; Wo ich frei, wie Geflugelte, spielt' auf luftigen Ästen,  Oder ins treue Blau blike vom Gipfel des Hains. Treu auch bist du von je, treu auch dem Fluchtlinge blieben,  Freundlich nimmst du, wie einst, Himmel der Heimath, mich auf. Noch gedeihn die Pfirsiche mir, mich wundern die Bluthen,  Fast, wie die Bäume, steht herrlich mit Rose der Strauch. Schwer ist worden indeß von Fruchten dunkel mein Kirschbaum,  Und der pflukenden Hand reichen die Zweige sich selbst. Auch zum Walde zieht mich, wie sonst, in die freiere Laube  Aus dem Garten der Pfad oder hinab an den Bach, Wo ich lag, und den Muth erfreut' am Ruhme der Männer  Ahnender Schiffer; und das konnten die Sagen von euch, Daß in die Meer' ich fort, in die Wusten mußt', ihr Gewalt'gen!  Ach! indeß mich umsonst Vater und Mutter gesucht. Aber wo sind sie? du schweigst? du zögerst? Huter der Haußes!  Hab' ich gezögert doch auch! habe die Schritte gezählt, Da ich nahet', und bin, gleich Pilgern, stille gestanden.  Aber gehe hinein, melde den Fremden, den Sohn, Daß sich öffnen die Arm' und mir ihr Seegen begegne,  Daß ich geweiht und gegönnt wieder die Schwelle mir sei! Aber ich ahn' es schon, in heilige Fremde dahin sind  Nun auch sie mir, und nie kehret ihr Lieben zuruk. Vater und Mutter? und wenn noch Freunde leben, sie haben  Andres gewonnen, sie sind nimmer die Meinigen mehr. Kommen werd' ich, wie sonst, und die alten, die Nahmen der Liebe  Nennen, beschwören das Herz, ob es noch schlage, wie sonst, Aber stille werden sie seyn. So bindet und scheidet  Manches die Zeit. Ich dunk' ihnen gestorben, sie mir. Und so bin ich allein. Du aber, uber den Wolken,  Vater des Vaterlands! mächtiger Aether! und du Erd' und Licht! ihr einigen drei, die walten und lieben,  Ewige Götter! mit euch brechen die Bande mir nie. Ausgegangen von euch, mit euch auch bin ich gewandert,  Euch, ihr Freudigen, euch bring' ich erfahrner zuruk. Darum reiche mir nun, bis oben an von des Rheines  Warmen Bergen mit Wein reiche den Becher gefullt! Daß ich den Göttern zuerst und das Angedenken der Helden  Trinke, der Schiffer, und dann eures, ihr Trautesten! auch Eltern und Freund'! und der Muhn und aller Leiden vergesse  Heut' und morgen und schnell den Heimischen sei. Dasha录自HÖLDERLIN: SELECTED POEMS AND FRAGMENTS by Michael Hamburger, Published by the Penguin Group 1998,此书中的德文是荷尔德林的原始文本,许多单词的拼写都是古典的文法或荷尔德林故乡施瓦本的方言。而Dasha手中的《荷尔德林诗全集》(FRIEDRICH HÖLDERLIN SÄMTLICHE GEDICHTE UND HYPERION herausgegeben von Jochen Schmidt, Insel Velag Frankfurt am Main und Leipzig 1999),全部是现代德语的拼写,古意不再。  Nur dem Aufsingenden saeglich.   Nur dem Goettlichen hoebar.  汉语里尔克
ENEMY 发表于:02-08-28 13:53 0
2楼 荷尔德林也是个悲剧性人物 早年丧父,中年精神错乱,直到死去多少年,作品才被世人认可                                           无聊,才来看看                           自在,才不想上岸 
鸢飞戾天 发表于:02-08-29 01:10 0
3楼 更正: 第一段第一行,茕茕孑立; 第一段倒数第三行:故乡的候鸟提醒了我。  Nur dem Aufsingenden saeglich.   Nur dem Goettlichen hoebar.  汉语里尔克
tic tac two 发表于:02-08-29 02:36 0
4楼 艺术成就在生后被认可的艺术家不在少数!                            Bitte Bitte   Wer auch immer an meinem Name klopft,     Sei ein Geschenk des Himmels          und lass Dich    weibliches, jung, huebsch sein!      Bei wem das nicht zutrifft:Bring Bier mit!                    德语星空
鸢飞戾天 发表于:02-08-29 17:58 0
5楼 怪鸟贴在这里,是因为大家都与德语多少有些亲戚, 请大家莫吝啬,狠狠地批,让我们一同完善这位值得言说的前人的汉语译文。   拜托啊。   拜托。     补充日期: 2002-08-31 01:01:16 请教一个名词的汉译。 Dasha 发表于:2002.08.24 11:54   德语的“der Wanderer”德英词典解释是“Hiker,Rambler,Traveller,wayfarer”,德汉词典里是“徒步旅行者、漫游者”。 可是,“漫游者”并不能体现荷尔德林的“漂泊无依、无所归属”的“浪子”心情。在荷的同名的诗里,“wandernden Vogel”是候鸟,wandernd与Wanderer同源于动词“wandern”;诗中更有“der Fluchtling”一词自喻,“der Fluchtling”英语是“Refugee”,是德语动词“flucht”(逃跑、逃避)的人称名词,有英人译成“Fugitive”;诗人面对久别的双亲自称“der Fremden, der Sohn”(the stranger, your son)…… 所以,Dasha以为,译成“漫游者”就有些太轻松愉快而过于轻佻了。那么,译成“流浪者、漂泊者、浪子、游子、羁旅、浪游人”?但这些此德语里更有其他相关单词对应,怎么办?这个“长途跋涉者”,译成什么更好?   附:“der Wanderer”在马丁.路德的《旧约》里出现三次:一,约伯记(12:29),过路的人;二,约伯记(31:32),行路的人;三,箴言(24:34),强盗(?)。[汉语译文参考国语和合本] ------------------------------------------- so leben wir und nehmen immer Abschied.   我的粗陋看法 绿豆 发表于:2002.08.24 13:22修改于:2002.08.24 13:29   至少就我所知,Wanderer这个典故最早出自希腊语,即行星,πλανητηs,planitis,是相对于比较固定的恒星(fixed star)而言的。在我印象中,希腊哲学家们很喜欢这个词的优美涵义,后来wanderer的典故在文学和宗教中也颇出风头。wanderer的主要形象分以下几种: 1,行星,漫游天际,围着恒星转动; 2,一个漫步在自由思考中的人,比如希腊哲学家; 3,一个朝圣途中的人,或一个尚未找到自己信仰因而还处于徘徊之中的人; 4,无家可归的人,被上帝抛弃的犹太人,圣经中受到上帝诅咒的该隐,You will be a restless wanderer on the earth. (创世记第五章) 5,古代的水手。 就我的理解,在荷尔德林心目中,wanderer是思考者和朝圣者。这个词我自己通常就是译做“漫游者”的,因为我觉得“漫游者”已经包括了“漂泊无依”的含义,但是“漫游者”比“漂泊者”或“流浪者”更具有一种安详的精神(哲学上或信仰上的),而不是简单的轻松甚至轻佻。 一个“漫游者”的形象可能既轻松愉快,又漂泊无依,甚至充满痛苦。难道不可以这样么?请看荷氏这样的诗句: 航海者愉快地归来,到那静静河畔 他来自远方岛屿,要是满载而归 我也要这样回到生长我的土地 倘使怀中的财货多得和痛苦一样 以上意见仅供参考!请多加批驳! 豆师好: Dasha 发表于:2002.08.24 15:00修改于:2002.08.24 17:49   豆师好: 谢豆师提供的语义分析。荷氏诗中的“der Wanderer”的形象中,豆兄提到的朝圣者、水手,也在这首同名诗里出现,因此,Dasha前贴里提及的疑问似乎也该包含豆师罗列的四种形象。 一个“der Wanderer”的形象可能既轻松愉快,又漂泊无依,甚至充满痛苦。豆师的理解Dasha连脚也举起来赞同。但是,“漫游”:随意遨游。唐.元结《元次山文集.三.漫酬贾沔洲》诗:“漫游无远近,漫乐无早晏”。漫:放纵,无检束。[辞源]而在现代汉语中,“漫游”演变成“随意游玩:~西湖,~世界”《现代汉语词典》(商务)。“爱丽丝漫游奇境”,是之谓也。因此,Dasha以为,“漫游”一词在汉语的古今义中始终没有包含双重(愉悦、伤悲)意义,所以才有疑问。 当然,翻译过程不是机械的词典语义对号入座,应该放开思路。至于对荷诗的领悟,Dasha还欠时日与功力,不敢妄下断言。一直令Dasha疑惑不解的是,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外国文学的精彩翻译似乎更多的是出自哲学学人的手中(尤其德语),那些研究外国文学的究竟在做什么?而哲学学人的翻译大多是出自哲学文章中的原文解读,于是,断章取义在所难免。因此,Dasha一直在怀疑翻译的可能性与必要性。而“漫游”的哲学翻译,Dasha以为,那仅仅是哲学家与翻译者一厢情愿的事,普通的汉语读者在不经过注释的情况下,估计不会有这么多的形象和感受。为此,我们该怎样更好地传达?是强制教育还是悉心感化?比如“还乡”,Dasha执意要弄成“归乡”,为什么?家炜说“还乡”是荷的一个主题,已经习惯了,Dasha说:那是哲学家赋予荷的主题、“还乡”与“还乡团”不远、歧义太大。 另: You will be a restless wanderer on the earth. 在创4:12 马丁.路德的德文如下: Unstet und fluchtig sollst du sein auf Erden.  英语的“wanderer”在此是“fluchtig”(逃跑、逃离、逃亡) 所以,国语和合本译作“你必流离飘荡在地上”。 谢豆师的一课,Dasha读“der Wanderer”去了。送豆师其中的一句“So bindet und scheidet/manches die Zeit.”(就这样,时间将一些人联结在一起又将他们分离。意译) Dasha兄,我的一些意见-- 绿豆 发表于:2002.08.25 12:38   我觉得汉语是一种进步中的事物,所以汉语字典似乎还是少查为妙,因为解释实在太旧,所参照例句都是过去时代的习惯句,恐怕只有编写汉语史时才用得上。许多汉词的旧义,其实已经被新义覆盖掉了。 举个早期例子,清末republic刚刚被译做“共和”时,许多老先生就以为是周厉王时期的“共和”,于是纳闷“共和”中国古已有之,何须再向外国学呢?但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人会误解此“共和”为彼“共和”了,而且似乎反了过来,许多人根本不知道中国古代还有“共和”一说。再看“context”,旧文科书上通常马虎地翻译成“上下文”,但新一些的文章里基本已译做更贴切的一个词,即“语境”。如果查字典,字典里多半只有“上下文”而已。 我个人认为,台湾香港之所以翻译上不去,就是因为他们的旧语言负担太重,古辞赋读得太多,想什么问题都会联想到那些上面去。Dasha兄由于古汉语功底深厚,似乎偶尔也有这种倾向。其实,旧义中的“漫游”有没有双重意义并不重要,并不妨碍以希腊语义来重新诠释它。 哲学人士在翻译上多有突破,是由他们对语言所采取的姿态所决定的(和他们相比,文人的思辨和开拓能力都实在差得太远)。基本上,contemporary philosophy是一种语言哲学,着重对单个词语的阐述(类似臧棣他们的细读诗歌的方法论),这种阐述包括两个方向,一个是追究词源,挖掘词语最初的意思(如对theory的追溯);二是分析词语的历史发展,阐述它的衍义。语言哲学不是简单地局限在阅读早先的哲学原文,因为如果要追溯一个词语的发展并预示它的前景,对这个词语在各界(包括伦理和民俗意义上)的广泛运用都要有所认识。从功利的角度看待语言哲学(当然,语言哲学不限于功利),就会发现,最终,一个词语(以及它的相近词属)将会通过这样的重新阐述而变得新鲜,充盈。这个经过哲学阐述的词语又会很快地被运用到文学写作和大众传媒中去,并将在运用过程中进一步地被丰富化。阐述-运用-再阐述,是词语的发展步伐。 其实,陈嘉映用大量的文字解说“亲在”和“此在”的问题,不属于简单的“治学严谨”,因为具体解说单个词语几乎是现当代哲学的全部内容,是他们的看家老本,不阐述单个的具体词语,也就什么都没有了。有一点您不知道是否注意到了,contemporary philosophy及它的边缘学现在更强调的是“词语”(words),而不是“语言”(language)。这是因为他们认为单个词语比语言更本真。陈嘉映他们讨论词语不仅仅是从翻译的角度,而是从哲学本身。 Dasha的一些补充(或请大家如祈兄一样,投票好了) Dasha 发表于:2002.08.25 11:50   绿豆师的解释大抵是从英语的wanderer进行理解的(大家可以查英英、英汉词典),德、英同属日尔曼语系,可是为什么德英词典解释却没有等价的解释呢?英语的wanderer在英德词典里却变成了“Wandervogel”(候鸟)——惟一的转换是:[转,口,谑](惯于流浪)不喜欢定居的人。 而杜登词典(德德)的解释是“jmd., der [gerne, häufig] wandelt”,某人[乐意(情愿)地、频繁地]wandeln。(“杜登词典”相当与大陆的X俗“新编现代汉语词典”)???? Dasha在诗生活发贴后,亦将问题mail给了狐兄,狐生的回函如下: dasha兄 除了你所提到的词外,可参考的词汇有:奔波者、旅者、行者、亡路者、(徘徊者、彷徨者)(因不知上下文,此两“者”可能偏了题) 我的意见是,似不必执着于因有的词在德语里已有相关对应词就弃而不用,应以中文词能否准确达意为准,用一些生涩的词易毁了意境。另外,中外文的词是很难有完全对应一致的,本就盘根错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更多应关注一个外文词在具体的语境中的准确含义,据此来选择最能表现出这一含义、又符合全文或全诗风格的中文词汇,第一阶段需要的是外文能力和理解力,第二阶段就与外文无关,而完全是母语的事了,也就不必再返过头去考虑外文对应词的问题了。据此,从兄提供的背景情况看,似还是“流浪者、漂泊者、浪子”为好,供酌。 fox 其实,荷氏的这首诗歌传统的翻译就是绿豆师的“漫游者”,由此可推及蒙田、齐克果等人的漫步、尼采的散步,更多一分思索的闲适,DASHA也比较喜欢这个词,但是,如今在德语语境里阅读,却发现,“漫游者”如果不加上绿豆师的冗长解释,形迹十分可疑,因此有问,也希望在刘小枫一代人的传播中尽可能给“der Wanderer”一个准确的定位。因此,私心里却更认可罗池的“离人”。 总之,翻译东西,毕竟是给不通外语的人看的,个人以为,尽量不要加入过多的个人喜好,要看这些普普通通的人的本能的语言反应。 所以,希望大家客观地解读这个词的汉语涵义,如果大家对“漫游者”都有绿豆兄的感受,DASHA也算澄清自己的一个思想误区,仍依旧译。或请大家如祈兄一样,投票好了。拜托诸君。 也补充几句 绿豆 发表于:2002.08.25 13:05   我这本英德词典把“Wanderer”解成“wanderer, traveller, hiker”,没提到候鸟。还特别提到这个词多形容诗人(应该是行吟诗人吧)。 但是我认为看待词语最好从历史文化上分析,靠词典上的几个干巴巴的释义是不够的,何况词典基本上取的都是通义。词典编撰者工作量大,是不可能以诗人的情怀去看待每一个含义丰富的词语的。所谓德语语境,应该指大量阅读德语的文史哲方面的文章,不应该指德语词典。 呵呵,随便说说,兄长勿怪! 呵呵,与豆师交流是一件愉快的事,我看还是不要彼此客客气气了。豆师的解析 Dasha 发表于:2002.08.25 14:16   Dasha是很喜欢的,Dasha与韦白兄一样,对德国文学的喜爱乃至领悟最先也是从哲学开始的。只不过Dasha现实的专业与学理无关,徒发些隔岸观火的一家之言而已。所以,豆师从理论上论述,还是直说吧。Dasha作为一个新闻编辑,基于多年的职业磨练,更注重语言的普通涵义与刺激的第一反应。因此对豆师说到西方语义哲学的溯本穷源,Dasha反驳一句,“追究词源”,是我们当代学人忽略的一个重要问题,西方哲学在追究的是他们的语言,难道我们也要追究他们的而不是我们的语言么?Dasha一直以为,胡先生的白话文运动,一直没有一个好的结果,而“五四”的新文化引进的更多是莫名其妙的怪胎,所以,BlueD说现代汉语没有一个成熟的标准,因为我们这一代以降,对传统的认知贫乏得可怜,我们对传统的反叛,反叛的只不过是“五四”的传统。我们没有穷究自己的语言根基,我们漂流在“西学东渐”的旋涡所形成的空虚中。我们的语言的根源在哪里呢,引用另一个网友对这些所谓翻译者(家)的疑问(超星上回九兄那个韵律贴的人):1,准备把外国诗歌译成什么样的母语诗歌?2,是相对独立的“译诗体”?还是和中国当代诗歌更像?3,如果是相对独立的译诗体,应该是什么样子?如果要像,那么要像谁?(是不是扯得有些远了?)有人说波德莱尔借译爱伦坡,使自己名声大振,却同时提升了爱伦坡。也许这就是“译著”中“著”的力量喷薄而出,终使“译”成为一项神圣的工作。(可惜的是,原来读那本带《巴黎的忧郁》的《恶之花》时,由于前述同样的原因,也进入不了,倒是《巴黎的忧郁》深深地影响了我。不知道下回再读时又会如何。) 我们发展着的现代汉语就这样名不正言不顺么?为什么? 而“分析词语的历史发展,阐述它的衍义”,谁在做汉语的这项工作? 其实,德语的语境必须在具体文章中,可能豆师还不太知道。一个“einst”,词典里既有“过去”又有“将来”,单独拿出来,我不知道德国人会怎么解释,但我知道这个词放在一句话里就比较容易有说服力——德语的时间、地点副词都有这样的歧义(包括陈嘉映穷究的“da”)。而我们的汉语呢,我们在翻译的时候,有多少时间在思考汉语的本源?外语系的汉语教学有多少课时?我们天天说着汉语,可我们究竟又对汉语了解多少?Dasha此次追问“der Wanderer”,实在是想廓清我们汉语里的语言语义语用。而且,不仅仅是一个词,而是一个观念。 Dasha早年搞重金属音乐,对周遭听见失真(Distortion)吉他就蹙眉的人鄙夷不屑,哂之曰:傻B,这是真正的艺术,我在对牛弹琴……历经了失败,看到的摇滚乐在中国的沦丧,Dasha以为,学人在自说自话的时候,是不是还要考虑一下“接受”,我们新闻学讲述的“受众”以及“受众心理”,我们的东西不是给自己看的,是交流,而如果交流有障碍,又何谈交流?海德格尔的大量汉译是孙周兴的,我最讨厌的也是孙周兴的毫无诗意的枯燥,但是,在我最终看待海氏的汉译是,我还是认同孙周兴的,为什么?德语把握的准确,汉语传达无误。太多的误读,已经使我们的外国文学、哲学的研究悖离了根本,就像马克思被“拿来”为我所用一样,我们的外国人文研究更是在巧言令色的引“经”据“点”为我所用,只是在断章取义的印证自己的观念(不包括混职称者)。 所以,我们如何面对上面那位网友的质疑,实在是一个问题。 不知道豆师是教哲学还是文学的,谢豆师的悉心教导,日后 Dasha少不了骚扰。   也是乱说了,感觉停的有点多。另外, 张祈 发表于:2002.08.29 18:58   词句的典雅够了,有的地方却感觉不那么舒服。 多谢祈兄批评。译文中的艰涩乃Dasha的文字功力欠佳所致。惭愧。 Dasha 发表于:2002.08.30 09:31修改于:2002.08.30 09:50     多谢祈兄批评。译文中的艰涩乃Dasha的文字功力欠佳所致。一是长期停留在里尔克的现代德语里,挣扎在摒弃陈辞滥调的努力中,而今又在荷诗中妄求以古雅对应荷氏的歌德时代的德语,捉襟见肘了。二是Dasha古文荒疏旷年,导致译文中文白语言不能流利转换与天然结合,惭愧。   如“他们眼中我似乎已经死去,而我眼中他们也是如此。”句,德语原文为“Ich dunk' ihnen gestorben, sie mir.”Dasha手中的英译为“I to them will seem dead, they to me”,Dasha曾尝试译作“他们眼中我似乎已经死去,反之亦然。”“反之亦然”倒是对应了“sie mir”(they to me),可是在汉语中连读却怎么也不像诗歌文字。而最后一句的“居留者”(der Heimischen)以上声字结束全诗,多少有些气结,本想译成“居留的人”,但为了照应标题的“XX者”如此,权宜之计,不知祈兄有何高招。 而: ……倘若细数我的脚步, 我渐近家门,而后,如同一个朝圣者,我无声凝伫。  而我进入,告诉他们,这个陌生人,就是你们的儿子, 他们将张开双臂,用他们的祝福款待我,  他们将尊重我,再一次给予我门槛。 对此我早有所料,但此刻他们却已离我而去,远在   神圣而陌生的地方,他们的爱永远不在。 对应Dasha手中英文是: ...counting my steps to the door, As I drew near and, like pilgrims, awe-stricken slowed them, and halted.  Go inside, nonetheless, say: there's a stranger, your son, So that they open their arms and recieve me once more with their blessing,  So that they sanctify me, grant me the threshold once more. Yet already I guess it: to holy remoteness they also  Now have passes on and to me never again will return. (注:英语在德语的几个简单的词之中也不得不衍出“to the door”、“there's”,而倒数第二行“Yet already I guess it:”的冒号是个错误——荷诗原意是“已经预料到(上文)双亲可能对归家浪子的一如既往的包容”,而最后一行,英译者又无缘无故略去原文的“ihr Lieben”,他们的爱) 唉,德语原文是: ...habe die Schritte gezählt, Da ich nahet', und bin, gleich Pilgern, stille gestanden.  Aber gehe hinein, melde den Fremden, den Sohn, Daß sich öffnen die Arm' und mir ihr Seegen begegne,  Daß ich geweiht und gegönnt wieder die Schwelle mir sei! Aber ich ahn' es schon, in heilige Fremde dahin sind  Nun auch sie mir, und nie kehret ihr Lieben zuruk. 软件L&H Power Translator Pro德译英(用机器的固执忠实再现原文): ...if counted the steps,  Since draws near I, and is, immediately pilgrims, quiet confessed.   But go in, reports the stranger, the son,  That they open to arm' and me their blessing meets,   That consecrated I and granted me the threshold again is!  But I already suspect it, into sacred strangers there is   Now also they me, and never, you come back loves. 如此罗皂,也是对祈兄的“感觉停的有点多”的批评的一些狡辩吧:通过英文,估计不通德语的诸贤亦可感觉到荷氏此诗的“嗫嚅”。呵呵,狡辩完了,还请祈兄等高手对汉语的文言与口语的黏和方面多提宝贵财富。 一句话引来老兄如此长文,真是。。。 张祈 发表于:2002.08.30 10:23   我也喜欢荷诗,他的诗是比较高古,但我认为,译诗的高雅风格首先应该让位于文本的流畅自然。这首诗里面的确有那种欲说还休,犹豫不决,心事重重的感觉,但在译文中,还是不宜把一个完整的句子加一逗就变为停。 其实你的译文我非常喜欢,也许是太喜欢了才乱说的。 你回贴中的几处我好好学习后再讨论。 打印了全诗后诵读。以下是几个小意见。只说汉语,但勿见笑。 张祈 发表于:2002.08.30 11:08   我茕茕孑立,远眺阿非利加赤地千里;  烈火,自奥林匹斯雨落! 曾经,神用闪电,将此处的山  撕裂成千岩万壑,也不过如此。 我的感觉是: 我孤独站立,远眺阿非利加赤地千里;  烈火,自奥林匹斯如雨般坠落! 神,曾经用闪电,将此处的山  撕裂成千岩万壑,也不过如此。 这一句仿佛: 如今他们却寂然无语。就这样,时间使一些人相连又使他们  分离。在他们眼中我似乎已经死去,如同他们在我的眼中。 这一句中有两个行尾逗可删,已经分行,而的字不宜用于句尾。 就这样我孑然一身。而你,凌驾于云端之上的  祖国之父啊!全能的苍穹!还有你 大地,你光明!你们三位一体,恩威并行的  永生的神灵啊!你们与我的纽带从未断绝。 最后一句的感觉: 我的双亲与挚友!今天与明天,让我忘却  艰辛与所有的伤悲,快些在这里居留(驻)! 另外还有几个个人感觉稍涩的词,为现代读者不易接受的: 愀然,幼林等。是否有合适的词代替一下。 全诗读完,深为老兄高兴。因为有的段落读起来感觉着实精彩,除游子进门那一节外还有: 我曾如是说,此刻,我重归莱茵河,我的故乡,  温情如昨,童年的风,轻拂着我; 曾经用臂膀轻摇我的树,亲密地敞开  胸怀,将我狂躁的心平息, 等多处让我兴奋。 也许我会就此诗写一解析文章,它是如此与我此刻的心灵相契!! 以上只是一个读者的意见,老兄批评!! 祈兄过誉了。 Dasha 发表于:2002.08.30 11:31   如果改成“神,曾经用闪电,将此处的山/撕裂成千岩万壑,也不过如此。” 则“神”成为了主语,下句的: 但那山上,没有一片新绿的森林  在和鸣的风中踊跃,扶疏而瑰丽。 山峰,额顶没有花冠,尚不知晓  善言的溪流,深谷,也罕见泉源。 无法承接啦。 “幼林”:幼树林,长大成森林。辞典和我们的口语中是“小树林(儿)”,极不协调,而“X林”这种前偏后正的词组Dasha也创不出什么好的了。而“愀然”,德语的原词与“严重时刻”的严重是一个词,Dasha也是好尚古意才弄出这么一个词。 唉,Dasha得重读“诗”、“书”啦,至此,Dasha的荷氏译事告一段落(也因为荷的若干原文书籍尚在德国到中国的路上)。日后自当重新梳理这些讹误与浅薄。 Dasha还是先看里尔克啦。里的精雕细琢不同于荷的汪洋恣肆,可以推敲,而疯子的思维只能迸发。 谢谢祈兄。 当然,发了贴子,自然要惴惴不安地等待批评意见,所以,需要交涉吗,嘿嘿。 最后的词“居留者”似乎可以改为“驻留者” [#2758:88, 0/5] - Dasha (8/30/2002 13:59:44) 补充日期: 2002-08-31 01:03:17  fox2600 经验值: 1135 发布时间:8-30 11:23 本地修改 用SSREADER修改 用SSREADER回复 回复 Dasha兄,最终还是用了“漂泊者”,虽“腐”,倒也切题。荷诗之气势和古风,殊难译出,兄之努力诚不易,夸赞的话就不说了。 读此稿,感觉首尾两段似不如中间翻译的好,还是老问题,因求古雅而略显生涩。这也确是个难题,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刘小枫译文的优点是通俗易解,但乏古雅之气。不过,我是倾向于译诗应求文字优雅,意韵深远,唯“美”不唯“古”。意境应从语言之中体味,而非语言之外揣度。特别是要考虑一般读者的阅读能力。如执着于古雅而成为了“古董”,就只能给鉴赏家看了。当然,Dasha兄的译文还未“古”到这种地步,不过是给兄提个醒。 我也在兄基础上试译一下兄与刘小枫翻译的这一部分以及结尾,做一回不懂外语而意译的琴南,供兄一笑。(格式也改了改) 就这样我孑然一身。 而你,祖国之父啊, 你就在我头顶,凌驾于云端之上! 你这全能的苍穹! 还有大地,还有光明! 你们三位一体,恩威并行。 永恒的神灵啊! 你们与我的纽带从未割断。 从你们之中,我启程远行, 同你们一道,我浪迹飘零。 喜悦的神明啊, 今天,我已饱经风霜, 与你们同返故国。 那么,请在此刻递给我, 递给我那满斟的酒杯, 莱茵河那温暖的群山, 你香醇的葡萄酒将我的酒杯斟满! 请让我饮下这美酒, 为众神, 为那些长眠的英雄, 为漂泊的水手, 也为你们, 我至亲的人, 我的双亲与挚友! 从今以后, 让我忘却 那所有的艰辛与伤悲, 让我留下, 留在你们温暖的怀中。 -----------------------------------------------------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dasha 经验值: 3140 发布时间:8-30 12:03 本地修改 用SSREADER修改 用SSREADER回复 回复 狐兄,读您的译文,感觉您还是读通了啊,得先自我恭喜一下。嘿嘿。 您改写的(也是刘的翻译)“与你们同返故国”不托,德语是“将……带回(带来)”,应该是承袭上一节的“男人的名望,水手的幻想/鼓起我的勇气;为了领会你们的传奇,/我必得离去,向大海,向大漠,你们超凡的人!”在此,表达的是“水手”归航时满载“收获”(天、地、光)的喜悦。 补充日期: 2002-08-31 01:05:27  Dasha 经验值: 3140 发布时间:8-30 12:06 本地修改 用SSREADER修改 用SSREADER回复 回复 改贴: 上贴第二自然段,“不托”为“不妥”,真不知道为什么超文本的贴子为什么连发贴本人也不得修改???? ----------------------------------------------------- so leben wir und nehmen immer Abschied. http://www.myrilke.com   唉,自言自语了。德语星空众位兄弟请用德文来批啊。  Nur dem Aufsingenden saeglich.   Nur dem Goettlichen hoebar.  汉语里尔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