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6749017.htm 1 11332 2002-08-25 02:46:13

美国之音:朱小华贪污案难免影响朱熔基

maul 发表于:02-08-25 02:46
美国之音:朱小华贪污案难免影响朱熔基   (记者高峰香港报导)因涉及贪污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的中国光大集团总 公司原董事长朱小华一直被视为中国总理朱熔基的亲信。一些分析人士认 为,这一案件对朱熔基会造成一定的政治影响。   中国官方新华社报道,朱小华在担任光大集团总公司董事长期间利用 职务上的便利先后收受几百万港元的贿款,并且违反国家规定私自批出巨 额贷款,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中共中央纪律委员会决定开除朱小华的中共 党籍和公职。检察机关也向人民法院对他提出起诉。    朱熔基亲手提拔    现年56岁的朱小华1996年被中国国务院总理朱熔基委任为光大集团总 公司董事长,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底被召回北京,接受中央纪委调查。香 港城市大学政治学讲座教授郑宇硕说,虽然外界一直把朱小华视为朱熔基 的亲信,但是相信案件不足以严重影响朱熔基的威信。   郑宇硕说:“一般相信,面对十六大领袖继承问题上,江泽民希望继 续留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很多国民都相信,朱熔基愿意在十六大的时候 退休,所以我相信对于朱熔基的影响很小,但是对于朱熔基管辖的国务院 ,特别是财经系统的若干人物,可能有些影响。”    影响接替人选    美国有线新闻网络中国分析员林和立相信,影响会在接替朱熔基的人 选上反映出来。他说:“朱熔基无论在中国或者外国,一向以廉洁和不贪 污见称。这次朱小华案虽然和他本人没有直接关系,但是朱小华是他以前 在上海当市长时提拔的爱将,因此有可能对朱熔基本人的信誉和声望或多 或少有影响。”   中共十六大还没有召开,但是如果没有意外,朱熔基明年五年总理任 期届满后就会退下来。这次事件造成的政治影响可能是,朱熔基原本希望 提拔一些追随他多年的官员,主要是财经领域方面的官员,担任更高职位 ,但是这个案件可能使他的提拔计划难以实现。    向贪污案件开刀    林和立估计,在中共十六大之前,北京会处理更多贪污的案件。他说 :“自从九七年的十五大,这五年来,党政军三方面的贪污丑闻很多,而 且越来越严重,比如远华案和近期的中国银行前行长王雪冰的案件。总的 来说,共产党的声誉有每况愈下的迹象。这次十六大是比较有历史性的大 会,标志着从第三代交棒到第四代。我想,江泽民、朱熔基和李鹏作为第 三代领导人都希望在十六大召开时可以就很敏感的贪污问题,向党员、人 民和外国人做出交代。”   林和立预计,北京会公布一些主要贪污案件的开审日期,或者就案件 做出总结。   美国专家分析朱小华案   原中国光大集团董事长朱小华因接受贿赂和从事其它腐败行为,被开 除党籍和公职,并且将接受法庭的刑事审判。据信,朱小华是继前中国银 行行长王雪冰之后,又一位被解职的朱熔基亲信。有分析人士说,惩罚经 济犯罪行为已经替代意识形态,成为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重要手段。   中国官方媒体星期四报导说,直属国务院领导的中国光大集团原董事 长朱小华在任职期间,收取了数百万港元贿赂,并且违反规定,私自批准 贷款数亿港元,给国家和企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中共中央、国务院、 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和监察部认定,朱小华所犯错误情节严重、性质恶劣 ,因此决定开除他的党籍、开除公职。监察机关也已经向法院对朱小华提 出公诉。   朱小华是被太子党搞翻的?   中共中央纪委说,朱小华的贿赂案是一起典型的高级领导干部违纪违 法案件。前任美国匹斯堡大学经济研究员的钱建军说,中国官员、特别是 做到主管金融的官员,不贪污是少见的:“我觉得在中国做银行业、金融 业,到了这种权力不贪污的可能性很少。你不贪污,别人也要吃饭。所以 变成在银行业,不贪污是不可能的。”   不过,熟悉朱小华案件的钱建军说,朱小华受到处份的原因,远远不 只是因为他有经济问题:“朱小华被抓有很多原因,主要原因是朱小华到 了香港以后作风太勇猛,得罪了一些官办银行的元老,一些太子党体系的 人。他们的反攻能力是很强的。所以至少在某种意义上,他是被中共太子 党的人搞翻掉的。”   朱小华曾担任中国外汇管理局局长,1993年担任中国银行副行长,1996 年被派往香港任光大集团的董事长。这个集团拥有中国第六大商业银行-- 光大银行,也是香港的上市红筹公司。1999年7月,朱小华被突然调回内地 。当时香港媒体广泛报导说,朱小华正在接受中央纪委的审查。但接任光 大集团董事长职位的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明康对记者说,他本人与朱小 华都属于正常调职,人们不应该胡乱猜测。自那时以来,朱小华一直被软 禁,中共中央也一直不宣布软禁他的原因。   以经济形式搞党内斗争   朱小华被认为是国务院总理朱熔基的亲信。有人认为,在今年初因为 经济问题受到处份的原中国银行行长王雪冰也是朱熔基的亲信。朱熔基的 另一位心腹、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李福祥2000年5月坠楼身亡。当时香港媒 体报导说,李福祥当时正在接受中共中央的审查。人们猜测,对这几个人 的处理,可能是中共党内斗争的结果。钱建军说,对朱小华的处理,进一 步反映了朱熔基的势力正在受到削弱:“朱小华这么久,才拿出来审判, 也是因为党内较量的结果,最后大概朱熔基要退一步了。朱小华拿出来我 觉得是朱和反朱势力较量、朱退让的牺牲品。”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政治学教授迪特默也赞成这种说法。他以前 北京市长陈希同受到处治案件为例,说明中国高层许多经济腐败案,都跟 党内政治斗争有关。迪特默教授说:“很明显,陈希同非常腐败,但他也 是政治选择的结果。中国国内的人和我周边的一些中国朋友都认为,虽然 这个人很腐败,但其它的高官也很腐败。我认为,中共从前以意识形态惩 罚人,现在则以腐败为名严惩党内的一些人。” ~~~~~~~~~~~~~~~~~~~~~~~~~~~~~~~~ 胡平:中共到底代表谁?   中共到底代表谁?许多人——包括一些异议人士——常常为此争论不 休。 过去,中共自称代表无产阶级,这话现在大概没人信了。有人说中共代表 农民。最近,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提出允许资本家入党,于是又有 人说中共成了全民党或者成了资产阶级的代表。其实,这种种说法都不对 。   今年第三期《战略与管理》发表了康晓光一篇长文,题目是《未来3 ——5年中国大陆政治稳定性分析》。其中一段话讲得既明白又干脆。康 晓光说:中共“不代表任何阶级,他们凌驾于一切阶级之上,对所有的阶 级实行‘权威主义’统治(即专制统治——引者)。他们仅仅对自己的利 益负责”。   以为中共代表了什么阶级这种观点之所以错误,在于持此观点者不明 白“代表”一词的严格意义。   代表,就是受委托为某个人或某集体发言或办事。在这里,代表的权 力以被代表者即委托者为根据,因而也受委托者的限制。这就是说,代表 的言行要接受委托者的批评监督,并且要根据委托者的意愿更换。中共的 权力既然不是任何阶级委托的,也不受任何阶级的限制,它当然不代表任 何阶级。有些人之所以认为中共是某某阶级的代表,其实不过是说中共比 较照顾某阶级的利益以及主要利用该阶级的力量。严格地说,这不叫代表 某阶级。这和代表某阶级并不是一回事。   我们知道,在中国古代,帝王的权力也不是来自任何阶级的委托,因 而也不受任何阶级的限制,所以,古代帝王从不声称自己是某某阶级的代 表或全体人民的代表。古代帝王声称他们是天意的代表,天子受命于天, 故而,天权对君权有限制。按照董仲舒的理论,帝王若是违反天意,轻者 ,老天爷会降临灾异以示警戒,重者,老天爷会革除旧命再授命给他人。   有人说,中共过去代表无产阶级,现在不代表了。可是,如果中共现 在能够不代表无产阶级而无产阶级却对之无可奈何——既不能对之谴责又 不能将之更换,那难道不正好说明它不是无产阶级的代表,而且从来就不 是无产阶级的代表吗?   共产党不代表任何阶级,共产党甚至也不代表共产党。这一点康晓光 也看到了。查康晓光原文,他并不是说中共“不代表任何阶级”“对一切 阶级实行‘权威主义’统治”,“仅仅对自己的利益负责”,等等。他说 的是“政治精英”即党政官僚集团,广大普通党员是不在其内的。也就是 说,广大普通党员也只是党政官僚集团实行专制统治的对象而已。   我要补充修正的是,康晓光把实行专制的主体限制在党政官僚集团, 这个圈子还是划得太大了。我在《共产党一党专政不是共产党一党专政》 一文里指出:“所谓共产党一党专政,实际上是共产党一小撮最高领导人 在实行专政,是政治局专政,是政治局常委会专政,是寡头专政,甚至常 常是最高领导人个人独裁或曰个人专政,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党员实际上 是在被专政。共产党能够以专政的办法治国,首先在于它用专政的办法治 党。” ~~~~~~~~~~~~~~~~~~~~~~~~~~~~~~~~ 杨澜卷入希望工程糊涂账?文化部长孙家正受到警告   杨澜亦卷入了希望工程糊涂账?杨澜过去声称曾把自己著作《凭海临 风》及主持的《中华成语故事》的卖片收入,大约几十万捐给了希望工程 ,但希望工程之后却把廿万元捐款又转给她,名义上是工作经费。而吴征 得到了希望工程的高级顾问头衔。   知情人士对香港壹周刊记者说,吴征杨澜类似的手法不只一单,其中 至少涉及到前中国广播电视电影部部长、现中国文化部部长孙家正。孙家 正和吴征杨澜从中均有得益。   知情人士还警告孙家正,主动向中纪委交代,否则不排除将有关细节 公布。   希望工程涉嫌违规投资的丑闻,愈闹愈大,中国国家审计署进行的调 查最近有了结果,发现至少有一亿一千八百万元的投资金额尚未收回,消 息指相信很多投资项目亏损,不能收回。此外,亦有不少捐款不明不白给 花掉,其中有部分香港名人卷入这些糊涂账,其一是阳光文化主席杨澜。 揭露希望工程涉违规投资的柳杨,现已出走到美国。   8月15日出版的香港壹周刊报导,杨澜于九六至九七年接受负责希望工 程的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简称青基会)委托,向海外宣传希望工程。 本身是著名电视台主播、出身中央台的杨澜过往声称曾把自己著作《凭海 临风》及主持的《中华成语故事》的卖片收入,大约几十万捐给了希望工 程,但希望工程之后却把廿万元捐款转给她,名义上是工作经费。 希望工程前会计部副主任柳杨向壹周刊透露:「杨澜于九七年以自己著作 所赚得的二十万捐给希望工程,隔了一天,她亲自到北京青基会办公室, 希望工程总负责人徐永光从捐款中给了杨澜二十万。」这明显违反国家规 定的「行政经费只能从基金利息中提取」。   柳杨表示,杨澜九七年在凤凰卫视当上中文台主持时,做了一些访问 或节目后,亦曾以个人名义向希望工程领取工作经费。杨澜主持的节目, 有不少是专访徐永光及介绍希望工程的情况。   杨澜回覆壹周刊查询时承认,九六至九七年期间有向希望工程领取有 关工作经费,但全部是实报实销。   另一笔糊涂账涉及刚毅集团董事长王敏刚,他亦是香港青年联会(青 联)顾问,当年该会与工联及教联,曾多次把收集回来的善款,转交希望 工程。但至今收据还未齐全。   柳杨指出,青联于九十年代初捐了数十万港元(柳杨表示单位或为美 元),王敏刚个人亦捐了五万元,王其后更托人找她查核青基会的电脑, 结果发现这两笔钱根本没有落入希望工程的主账户。记者上周两度向王敏 刚查询,第一次他在电话直截了当说:「青联无唔见钱。」第二次则含糊 其辞,以下是记者与王敏刚的对话:记:系咪有捐款迟收据?   王:其中有钱迟,但我唔记得,总之香港(的捐款)好清楚。   记:你可否确定收齐所有收据?   王:希望工程有一个项目叫希望书库,我私人都有捐,有问过收据, 追唔止一单,但唔记得有无收齐。   徐永光涉嫌将希望工程款项违规投资,原来涉及更高层。他九六年曾 上缴一千二百万给其隶属的共青团,用作投资,这笔款项直到最近国家审 计署对希望工程展开调查时,仍未归还。负责审查慈善基金的中国人民银 行,九七年聘用中银会计师事务所所做的审计报告,亦列出这项调出的资 金。   消息说,国家审计署应该很快公布调查结论,希望工程一旦被证实违 规投资,那么共青团也脱不了罪。共青团属未来国家领导人大热门胡锦涛 系统,这次希望工程事件牵连可能相当广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