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66788888.htm 6 1635 2008-04-27 05:48:0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职场 > 驿钊传媒学习小组 > 《京华时报》记者:我也在厕所堵一回部长

《京华时报》记者:我也在厕所堵一回部长

三十天没来了。 发表于:08-03-11 10:38
上两会也两年了,常听某高官在厕所被堵住。今天,我也第一次在厕所堵着了部长。想想,部长也真是不容易,上个厕所也不清静。

  今天运气甚好,上午在朝阳顺利“逮”到神州飞船系列的元老戚发轫,戚老已经75岁,仍然思路清晰,反映敏捷。最重要的是,他一般不拒绝记者采访,真是个好人。不过,能说的他会说,不能说的他一个字都不会透露。

  下午,前往遥远的铁道大厦,目标只有一人——致公党主席、科技部长万钢。昨天在大会堂没有堵上万钢,今天摩拳擦掌一定要把万钢“拿下”。到了铁道大厦,已有十多位中外记者早就架好长枪大炮,无疑,万钢也是他们的主要目标。

  3点开会,会前风平浪静,部长万钢早早在主席台就坐。记者们向上台采访,被友好地劝下。一个小时过去,终于到了中场休息时间。万钢刚一起身,埋伏在四周的记者迅速一拥而上,先是一名科研专家和万钢聊了起来。甫一开口,万钢便语出惊人,曰:气候变化也有好的因素,比如黄土高坡变湿,可以植树造林。这样的观点令人耳目一新。短暂的交谈结束后,万钢在记者的前呼后拥下奔到了厕所,万钢一摆手,门一关。几名女记者知难而退,男记者们似乎也达成了一种默契,不忍打扰部长方便,遂在门口恭候。

  一两分钟后,我也不再犹豫,推门一进。万钢正好在洗手池洗手,好机会!自然地,我把录音笔一开,一声“万部长”,采访开始。外面的记者们一看情形不对,也迅速冲了进来,形成合围之势,霎时厕所里人生鼎沸啊,那叫一个热闹,外面的女记者们也只能干着急。

  堵厕所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一会,万钢就带着众记者从厕所“奔”出,记者们又是前堵后拉,部长似乎兴致还不错,有问就答,即使敏感问题诸如党政分工,也照答不误。短暂的休息时间很快结束,记者也被友好劝散,部长得以脱身。

  30分钟后,万部长会开完,起身离场,众记者又是一阵狂追,在工作人员掩护之下,万钢迅速钻进了门口等候的轿车,一名女记者还是不离不弃,追问到车门口,把万钢都追得笑了。

  回来一听录音,确有不少新闻,而且还有首都披露的东西,不过都是点到即止。不禁感叹部长对付媒体的经验很是丰富,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

  其实,厕所里堵高官并非记者十分愿意所为,但如果高官都能挤出一些时间给记者,不要躲躲闪闪,神出鬼没,相信记者也不会挤占你们的方便时间。

黄问号 发表于:08-03-11 12:07 0
2
呵呵

瑞丽小姐 发表于:08-03-11 13:44 0
3
唉,部长不知道心理怎么样恨你呢

人涂胡 发表于:08-03-12 11:17 0
4
2003年,两会。政协委员驻地“21世纪饭店”,一天上午分组讨论。我和一群记者等着他们休息间隙。我是做医疗卫生方面新闻的。所以,我守候着原卫生部副部长朱庆生和钟南山。终于,委员们小息了。老朱出来了,立刻被一群记者围堵,问题不断。后来,老朱央求道:“你们能不能让我去一下厕所?”众记者大笑,让开一条路,以解老朱内急。我和央视的三位记者就耐心地等在厕所门外……最后,央视的记者把老朱领到一间僻静的房间,他们采访完,我立马上去……
    那天会议散了,中午该吃饭了,结果钟南山一直被一大帮记者围堵,一直尾随到餐厅里。尤其是一位年轻女记者,始终追着钟不放。这时一位老先生出来冲我们三人嚷嚷:“你们还让不让人家吃饭了!”我们才做罢。当时闹非典,我特意留意一下委员们的自助餐,里面没有鸡。我还问了服务员:“今天的午餐有鸡吗?”他说:“没有。”——“两会政协委员的午餐没有——鸡!”我心中念头一闪……随后,我和那两位女记者出了餐厅。其中一位背着肩包,拿着相机的女孩问那位方才经紧紧踪着钟南山个女孩:“你是哪家报社的?”这个女孩说:“我是南方周末的。” ——“我说哪,我一猜你就是南方媒体的记者。只有南方媒体的记者也有这么股子劲儿。” ——我问这摄影女孩:“你是哪家的?”——她说:“我是星岛日报的。”……哈哈,想想挺有意思。

冷烟花 发表于:08-03-12 11:41 0
5
以下是引用 第3楼 瑞丽小姐 的话:
唉,部长不知道心理怎么样恨你呢...
《京华时报》记者:我也在厕所堵一回部长

netcar9910 发表于:08-04-27 05:48 0
6

哈哈  握手 我在厕所里堵过唐双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