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59761695.htm 3 600 2017-03-13 00:55:5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娱乐 > 后窗看电影 > 原始与文明,自我与社会的碰撞.十三棵泡桐有感

原始与文明,自我与社会的碰撞.十三棵泡桐有感

ryan5241 发表于:17-03-13 00:55
原始与文明,自我与社会的碰撞.十三棵泡桐有感
 
 
又把十三棵泡桐看了一遍,看到哪写到哪.也不算拉片,也不算影评.自己的感触,想组织一下,却发现还是碎片.
 
影片开头先埋下伏笔,没什么感觉,不多说.
成熟后的风子看着一个空荡荡饭店的玻璃墙,里面浮现出过去的她
这是风子生日那一场,玻璃上面有水,隔着玻璃看,里面是模糊的,在内心读白之下的背景声音是断裂的, 很有意思的是,从外面向隔着玻璃向内看,我们能看到一个同学在拿着DV录,然后直接切过来,便可解释机位在室内的镜头都是来自于那个DV,也可以说明,这代表的是他们的视角,他们的观点.镜头是晃动的,是否是他们那个躁动的青春?
一开始我以为是朱朱虽然和风子是朋友,但她也喜欢陶陶,所以看到风子亲了陶陶一下,便生气的走了.后来看起来不是,原来朱朱喜欢的是一个"男性的风子",不过,很可惜,风子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性外表下的小女人.
朱朱的不辞而别,把风子的视线带到玻璃墙外,这时,风子跑神儿了,这种状态我个人经常也会有,特别是在一个热闹的酒场上,半醉中,突然就觉得声音变的很远,整个人就突然从人群中剥离了出来,像游离于另外一个空间的幽灵,无声的观察着.
不知不觉中,我们从现在成熟后的风子的回忆视线中时空发生转变,到了过去.风子视线看到墙外,墙外当然不会站着一个成熟的风子,但墙外的成熟的风子却是在看着"过去的风子"的一举一动.这突然让我想到的陈凯歌的<无极>那一段,你看到你的回忆,你没有办法改变它,但你能静静的看着.
回到电影中来,风子从现实中游离出来,(用伪科学的说法是到了四度空间,用伪医学的说法是发了"癔症",也就是区别于精神分裂的精神病的一种,开玩笑:)看到了弗拉斯从墙外走过,其实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保护神"来慰籍自己的心灵,像岩井的短片<Arita>,甚至像<哈波>的"呼神护卫Expecto Patronum".它游离于你的四周,只有你能看到它.
风子有点仰视的看着墙外高大骆驼上的弗拉斯,镜头切,变成仰视的拍透过密密麻麻泡桐树叶的阳光,非常漂亮.然后再切从树叶摇下来拍泡中的大门.(树叶切树叶,算是跳接了一下吧?但很难注意到,下次我也要学习这种方法,呵呵)
接下来,风子和朱朱正在学校门口说话,突然看到前面的什么,跑了起来,导演连切了三个跑,环境在第三个镜头陡然一变,给人感觉像风子看到了1000米以外的事,感觉处理不太好.不过应该是打架那场戏没有在校门口拍,不得不这样做.
在风子因阿利和外人口角时,陶陶路过,陶不是上来就打,而是先转移注意力,然后出其不易,而之后,包括小说中,几乎每次陶陶打架都是这样,属于四肢发达,头脑也发达.性格描写很到位.
朱朱叫来保安,伊娃也入境.
然后交待阿利的背景.然后陶带着风子骑车在有着茂密大树的路上.
下一场,镜头从一个烟囱摇下,烟囱像一个男性生殖Qi,连*头都有,晕,摇到下面,又能看到烟囱下的那个大窟窿,不用说了,女性地=_*(是不是我太敏感了?).我们看到一个工厂的角落,陶在和风子接吻,画外是厂子里机床隆隆的声音,本来这个厂子在故事背景下是一个荒废的厂,但这会却运作起来了?很明显,声音不是机床声,而是这对小情侣的"心跳"声.
 
学校里,风子因为陶摸了伊娃的腿,生气的骂到:陶陶,你给我滚出来.
陶陶很拽把的走了出来,大家开始起哄.
这又是少年时代经常发生的事,大家起哄,是因为有幸灾乐祸的成份,也有羡慕的成份.作为陶陶,被女生骂,说明有女生关心,当然会拽把了.有时就像一个人对你说:”我太痛苦了,现在两个女人因为我而翻脸.”其实他不一定是真的痛苦,而是显摆.
小说里陶陶和伊娃搞过一段,但电影里只是浅尝则止.
风子因为生气在楼梯口咬了陶,这时政教主任(可能是吧)过来训了两句,身后跟着包京生和金贵,导演的设计让包出场很流畅.而金贵,电影里把这个角色淡化了,小说里后五分之一几乎金贵是最重头的戏.
接下来,在课堂上,包京生算是正式出场.这时我们发现,校园里教室内外的镜头,几乎全都是倾斜的,左倾一下,右倾一下,虽然都是固定镜头,但连起来看,却有点<有话好好说>的味道了.
足球场上的戏.朱朱问风子喜欢陶什么,风子说因为他像把刀子.男人对于风子就像刀子对于风子,她潜意识里非常需要保护,而这会,导演还没有过多交待.
但在这场戏里,陶却表现出了他对于包的退让.
先是陶在带球,如入无人之境,也看出来陶在这帮同学当中的领导地位,包看到这个状态,便上去公然挑衅,像动物世界里经常演的,一个外来的公狮子想来夺取一个狮群的王位.
而陶做出了退让,其实他的退让是表象,影片后来做了交待.
吃烧烤时,包胁迫阿利交钱,这对陶的挑衅就更明显了,陶又没有说话,甚至于陶有时还会对包”晓之以理”.但并不是他对包没有动作,只是明的变成了暗的. 陶应该是觉得包身体比他强壮的多,正面冲突他得不到太多实惠,所以陶和包的斗更多的用的是智慧.
到是风子还是以她的原始去对抗包的原始.而此时,陶的炸弹计谋成功了,而这此事件,也成了包京生最后被退学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到这里还有一个细节很有意思,就是导演设计这个学校有一个能跳墙出去的捷径.这种捷径据我所知所有封闭型的管制类场所都有.我曾经上过的学校就有,业余生活的必经之路.
陶收拾了包,但却是使用的计谋,他在风子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陶陶身上原始性在退却,成年人的城府越来越重,他和风子也必定越走越远.
音乐课这场戏,唱着主旋律的歌,孩子们却全体有气无力,这也是现如今教育制度下所有学生的状态,我从来没有在中国的教室里能看到青年一代的朝气.
包在地上爬行,把风子撕碎了的陶的信偷偷捡了,回到座位一片一片的拼.真奇怪吕乐哪来的这么多灵感(小说没写这一段),这些事我小时候最爱干,就算撕成了抹抹的信我也能拼出来,当时我比包京生会多做一步,就是用胶布把情信粘好,还原好,然后在大家手里传阅.
这时,陶的父亲被抓,而这之后,陶开始去找宋小豆,其实陶陶何尝又不是一个孩子,心理受了伤,便去找大他很多岁的老师寻找慰籍,那么他的母亲呢?
但无论如何,陶陶已经不再是风子心中的男人了.风子开始和包接触越来越多.
如果说陶和风约会的地方是伴随着时有时无的机床声,那包带风子去的地方伴着的是轰隆隆的火车.
酒吧,一个男地在那里跳那种很恶心的舞,不知何时,的厅,酒吧跳艳舞,脱衣舞的都变成了男的
第二天,回到学校,风子和伊娃有了争执,小说里,是因为陶陶和伊娃在一起,电影里却有点突然,我没看明白为什么风子会生伊娃的气,如果说是因为伊娃的作文,但我实在没从伊娃作文里读到什么东西.
之后,风子和包京生发生了关系,第二天却耽误了考试.包京生被开除.
做操这场戏,包穿着风子给的红衣服,在一个大全景中,格外显眼,他和这个教育体制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之后,包京生大闹家长会这段,陶因为有体制撑腰,也终于强势起来.而包回来求情,那种状态我个人经历过,我也曾经被学校开除,回去求情,老师说话不温不火,洋洋得意,彬彬有礼,那时的感觉就是一条被扒光了皮的一条狗,被人挂在案前,偏偏你还没有断气!
下面说下任其贤老师的死.
任老师的死在电影里是一个留白,小说也一样.但小说里多了一些情节,倒有助于我们来分析他.小说中,任首先是被包京生给打的很惨,又因为想留下那么一点自尊说错了话,被包京生闹的很大,说是他打学生,之后风子说他装蒜,而且还”抓了他的手臂,使劲一折”,这个老师弱不禁风,却又不像阿利这样有钱有势,只能在这所三流学校教书,还竟接连的被学生欺负,包京生就不说了,连女人也能欺负他.如果他是个乡巴佬也还好,偏偏是个有点学实的知识份子,极要面子,有那么点思想,当然没有办法放下自尊,这样的条件,当然也很难有女朋友,相信村姑他也看不上.最后他闻了风子的身体(小说中是把手放在了风子的乳房上面),但却没有胆量去做进一步的事情,按弗洛伊德的说法就是”来比多”或说”心力”无处释放的一种”退向”,转移为自淫和寻找别的出口,小说中说他是用女人的丝袜自杀,丝袜还是被洗过几次的,说明他心力的出口之一就是恋物.但这些出口却太小.任老师思想里有社会给他的东西太多的东西,但本能却与之对抗,最后失败了.失败了就只有死,因为他不甘心失败.
设想一下,如果是个体育老师,我相信会是另一种结果.
扔刀子这一段,原来我觉得不是成熟,但现在看起来错了.成熟是社会里的词语.猫猫狗狗就不存在心理的成熟,因为它们没有思想,只是躯壳,其实成为躯壳是极端的做法和说法,成熟就是原始自我本能到社会本能的过渡.其实都说进入社会,迷失了(或丢失了)自我,就是你从尊重(或顺从)个体过渡到了尊重(或顺从)社会,你成为了社会上的行为法则.这点让我联想到了蚂蚁或蜜蜂,甚至于病毒一类的单细胞动物,社会内的某"个体"就是一个躯壳,个体的死亡就是种族的进化.再说的源头一点就是弗洛伊德的大弟子荣格的"个体隐意识和集团隐意识"和二弟子阿德勒的"自我本能"和"种族延续本能".扯远一点,中国的性禁锢就是种族延续本能的极端,曾有一个中国女人二婚嫁到国外后说了一句话:"今天,我才终于认识到,做AI并不只是为了像个原始动物一样只是为了繁衍."
结尾也不用多说了.小说里没表现到的东西,最后都用内心读白来弥补.小说后五分之一,电影都没有着墨.
 
小说里金贵,陶,包,利.包身体比陶要壮,但陶会用脑子,但最后,陶却被金贵打败,因为陶的智慧和力量是外露的,金贵的智慧和力量是隐藏着的,好像有一句话叫闷声发大财,金贵后来说的一句话很可怕:“你们都小看我了.”事实证明,大家的确小看了金贵的智慧,小看了金贵的”右手”而阿利身体最弱,却有着现代人最强的武器,钱.小说最后,阿利的父亲的一句话: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读泡中了吗?
原来阿利的父亲不仅是让他的儿子去摔打,他整个就是在讽刺中国的教育,
学习文化知识不重要,重要的是学会玩社会.有时我也在想,青春到底什么是重要的,是学习成绩?还是去经历残酷?
阿利最后接手了他父亲的生意,看得出来,他会和他父亲一样,温文儒雅,却老谋深算。
 
风子最后选择去新缰找朱朱,远离了都市,远离了文明.
字幕打出前,最后是一个红太阳,主旋律的歌响起.我们是红太阳的余辉下长大的一代…………………………
奇怪,这明明是我们这一代的童年,吕乐怎么知道?
 
 
 

ryan5241 发表于:07-10-14 02:15 0
2
有人说这个片子其实只是借用了一个女性,其实还是在写男性.我认为,也许在青春期之前应该不能说确切的男女的(生理上第二性征还没有出现)其实青春期就是一个人的"原始性"和人的"社会性"两个基本心理结构的碰撞。而如果非要说作者在写什么"性"的话,作者的的确确在写着一个已经具备了女性的第二性征的女孩的心理和生理状态.

风子男人的外表和她扯谎是一样的,是她在伪装自己.
刀子不是她男性的象征,这个应该像克莱德一样是一种缺失上的补足,她父亲对她来说并不是"父亲",她父亲只是扮演了一个不合格的"母亲".

母亲在家的作用是给予关怀,父亲的作用是给予保护和成为榜样,她父爱的缺失使她更想找到一男性气质最强的男人来做傍样,她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她男性外表,她是父爱母爱的双重缺失造成没有安全感而做的伪装,做为一个女性,她更渴望父爱,她需要刀子这样的武器来保护她,她喜欢的男人是强壮的,其实是很脏,很臭,,"手上还长着猪毛"..小说中把陶和包描写的很脏之类的恰恰是她所喜欢的那种原始的特质.

而小说里有她用"望远镜"对着一个陌生男人"意淫",更是表明了他对一个父亲,对一个男人的渴望,这种渴望已经到了一种极端的地步.

她扔刀子那一段,我觉得不是代表成熟,而是,刀子是她的"保护伞",而最后她发现这个东西已经没有办法再给她带来安全感,包括她爱的男人也没有办法给她带来安全感,"原始"的"力量"最终还是败在了"社会"的"力量"下,她后来也扔掉了伪装(开始化妆),不再有幻想,也没有成熟,只是变成了一个躯壳,像<孔雀>里的弟弟一样.

另外,觉得朱朱有女同倾向.

l43 发表于:07-11-02 16:40 0
3

这电影不错  我只能说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