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49758199.htm 5 2429 2007-03-14 20:47:3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我们都是金坛人 > 钱乘旦:《大国崛起》里的金坛人

钱乘旦:《大国崛起》里的金坛人

不想骗自己% 发表于:07-03-13 10:13
钱乘旦:《大国崛起》里的金坛人
 
中国金坛新闻网  发表日期:2007年3月5日

钱乘旦:《大国崛起》里的金坛人

  这是钱乘旦在《大国崛起》中接受记者的采访。钱乘旦认为,历史不是一个和现实毫无关系的东西,历史和现实之间的联系是非常紧密的。但历史学在当今中国还是一个相当冷僻的一个学科,能够起的作用就是让历史自己来说话,告诉我们中国人,让我们自己去思考,能够从历史中找到经验和教训。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好了,做得更好。

  2006年11月,一部名为《大国崛起》的大型纪录片在央视经济频道开播,该片梳理了15世纪以来世界上9个主要国家的兴衰史,探究了其兴盛背后的原因,及其某些相通的规律。出人意料的是,这样一部学术味很浓的历史纪录片立即引发了少见的收视热潮,不但在央视重播,还被许多地方台一播再播,在网络上更是形成一片热议之势,包括新浪网在内的各大门户网站还特别制作了视频专题。同时,与纪录片配套的《大国崛起》丛书也成为书店里的畅销书。

  可以说,一部《大国崛起》,引发了一阵世界史热潮,无论平民、商人,还是各级政府官员都开始给自己补世界史的课。随着《大国崛起》的播出,一位金坛人也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他就是该片的总顾问,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钱乘旦先生。而此前,钱乘旦倍受人们关注的是,2003年走进中南海,为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讲课。

  钱乘旦是最早重新审视英国的和平变革历程、把改革模式作为社会发展道路之一加以动态历史学研究的中国学者,他提出的改革是现代化转型的一种可能模式的观点,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他也是最早介绍现代化理论的国内学者之一,并提出世界近现代史的主线是现代化的观点。

  少年爱读书

  钱乘旦的父亲钱闻是金坛涑渎人,1938年即到达延安参加革命,长期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华罗庚在昆明西南联大执教时,钱闻曾是地下党组织指派的华罗庚主要联系人之一。解放后,钱闻是金坛县中的首任校长,1957年11月任《江苏教育》社总编辑。1985年,华罗庚去世后,钱闻又积极倡议将金坛县中改名为华罗庚中学。

  1949年出生的钱乘旦自言从小就喜欢读书,视读书为最大的乐趣。文革爆发后,十几岁的他中断了高中学业,到苏北农村插队,开始了长达6年的农民生活。“当时什么农活都要做,没有工资,只能拿工分。我清楚地记得,一个强劳动力一天也只能拿十分,我不是强劳动力,只能拿八个分。这是一段真正的农民生活。”繁重的劳动虽然艰苦,但钱乘旦觉得最痛苦的是失去了学习机会。于是,他如饥似渴地寻找各种能买得到的书:马列著作、联共(布)党史教材、英文版毛主席语录,这些都是他农村生活中最好的教科书。

  在那个大动荡的年代,谁也不敢想象自己的未来,年轻的钱乘旦也不例外。“当时的书几毛钱一本都没有人买,只有我发了疯似地读。见我这样,有的人说,反正读了也没用,读来做什么。确实,我们当时都没有理想,想了也没用,我只是喜欢读书而已。”这些书,恰恰成了他走上历史研究道路的“指路人”。书中有许多历史知识,也有历史观和历史方法,“所以说,我走上学习历史这条路,确实是从读马列原著开始的。”

  对于渴望学习的人来说,1973年是一个希望。在周恩来总理的提倡下,这一年中国恢复大学招生,通过考试从有实践经验的工农兵中挑选部分人直接进入大学。钱乘旦马上报名参加了考试,并且考出了很好的成绩。但此时,张铁生交白卷风波在中国掀起大浪。张铁生是当年的考生之一,由于做不出题目,答卷一片空白,他就写了一封“信”誊在白卷上,指责考得好的人是“逍遥浪荡”、“不干革命”,“走白专道路”。这份“白卷”使许多人的命运被重写,“四人帮”也把它作为政治武器使用。于是,那年的考试被批判,本来已经做好的录取工作也被推翻,考得越好的考生,就越不能录取。“值得庆幸的是,江苏省没有推翻重来。全国许多地方都翻过来录取,但江苏没有。”就这样,钱乘旦“漏网”进入大学。“我的英文版毛主席语录念得好,所以就进了外语系”,“我这个人好奇心很大,希望能看看世界,当时觉得学外语是一个很好的途径。”

  1976年,钱乘旦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苏北农村当中学老师。两年后高考恢复,但他已是大学毕业,没有资格再考大学,这对于渴望学习的他来说无疑是非常失望,因为他觉得“工农兵”的三年学得太少了。

  就在钱乘旦因为无法报考大学而懊恼时,研究生制度建立了。“翻开专业目录,我一看到‘世界历史’专业就非常兴奋,马上就填报了。”比起现在我们以就业来选专业的目的,钱乘旦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我还是希望看外面的世界,而世界历史是一个窗口。”由于扎实的外语和历史知识,1978年,作为“文革”后第一批招收的硕士研究生,钱乘旦顺利考入南京大学历史系,师从著名历史学家蒋孟引先生。

  “蒋先生对我影响很大,他的身上集中体现了老一辈学者的品质。他为人谦虚,一点架子也没有,在学术上主张平等讨论和观点的自由交流,从来不以势压人,他的学问和人品令我得益很深。”钱教授深情回忆道。

  在蒋孟引先生的悉心栽培下,读硕士的钱乘旦已在《世界历史》发表论文探讨英国的议会改革,这是该核心期刊首次发表一位30岁以下学者的论文,初出茅庐的他显露出研究历史的才能。1985年,钱乘旦博士毕业,成为我国学位制度建立后获得世界历史博士的第一人。之后,钱乘旦又赴哈佛大学和爱丁堡大学作博士后。

  钻进“故纸堆”

  钱乘旦曾经说过,真实的历史比任何学科都有趣,只是现在的历史教科书把它写枯燥了,他认为,“好教材首先要真实、客观、公正,接下来就是生动,历史本身就是过去的人经历的事,严格来说,就是故事,讲历史就是在说故事,不会有哪样东西比历史更生动了。我们现在看正在发生的事,比如伊拉克战争,我们时常关注战局,再过几十年,这便是历史。我们现在的历史教科书,很固定的一些条文,一个事件的历史意义,然后逐条列下来,让学生去背。但是其实历史意义本身就是多角度的,应该是很丰富而有层次的。”

  就这样,一头钻进历史隧道里的钱乘旦,在“故纸堆里”一待就是二十多年。

  1987年,钱乘旦的第一部著作《走向现代国家之路》(与陈意新合作)出版,在书中,他对发达国家的现代化道路进行了探讨,提出“三种模式”的观点。这是当时国内第一部有关现代化研究的系统探讨的著作,因此引起较大的反响。此后,他又陆续出版了多部关于现代化研究的著作,《世界现代化进程》(与杨豫、陈晓律合作)、《寰球透视:现代化的迷途》(与刘金源合作)、《欧洲文明:民族的融合与冲突》(主编)等。他还把现代化研究与英国史、欧洲史研究结合起来,先后出版《第一个工业化社会》、《在传统与变革之间———英国文化模式溯源》等,并发表相关论文。

  钱乘旦的许多创见在学界影响深远。作为最早重新审视英国的和平变革历程、把改革模式作为社会发展道路之一加以动态的历史学研究的中国学者,他提出了改革是现代化转型的一种可能模式的观点,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反响。他的研究着力从发达国家近几百年来的变化发展中总结世界现代化的基本轨迹,力求对中国现代化有所借鉴,这一研究思路立意深远,见称于学界。

  在母校执教时,钱乘旦素以博学严谨闻名,他曾任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图书馆馆长、欧洲研究中心主任等职。他主持的“文化艺术中心”更是南大的一个人文品牌,每星期四晚上的学术讲座,宾朋满座,胜友如云,至今仍有人念念不忘当年的盛况。他的一些轶事也为许多学生津津乐道,譬如,他讲课讲到印度的种姓制与职业的关系时,对众人说:“你们快要找工作了吧,看你们到时烦不烦?可是在印度,你烦什么啊,(你的种姓是)理发的,你就回去理发,保证有活儿干,而且还没人跟你争!”还有说钱老师喜欢打太极拳,一年365天坚持天天打拳,可以站上一两个小时。一次外出住在宾馆里,他忍不住想打太极拳了,就到院子树林里打拳,结果惊动了保安。

  因为教学、科研、社会工作突出,钱乘旦1991年获国家教委、国务院学位委员会颁发的“有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称号,1992年获国家特殊津贴,1996年获国家级“有特殊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此外,他还是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历史学科组成员,中国史学会理事,中国英国史研究会会长,英国皇家历史学会通讯会士。

  中南海讲课

  2003年8月,钱乘旦应澳门科技大学邀请前往讲学。刚到澳门没几天,便接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进行讲解的通知。在与澳门科技大学协商,得到支持并调整好他的工作时间后,钱乘旦立刻从澳门赶回南京,在南京大学历史系资料室里没日没夜地泡了好几天。

  这次要讲解的题目是“15世纪以来世界主要国家发展历史考察”,尽管钱乘旦在南京大学素以博学严谨闻名,但这样的讲解,其作用和意义的重要使他不能不格外用心。在南京呆了几天后,他便飞往北京。此后的三个月,他有一个半月是在北京度过的。他与首都师范大学齐世荣教授一同商讨讲解的内容,并多方查阅资料,讲稿也是改了一次又一次,以致他自己也记不清究竟改了多少次了。

  钱乘旦说:“毕竟他们不是一般的学生嘛,而且这也不是讲课。我想,确定这个题目,本身就是一个很有意义很有远见的决定。中国正处在逐步实现现代化这样一个历史过程当中,作为学术界,我们很早就在呼吁、强调,中国的现代化一定要看别人的经验,我们毕竟是后起的现代化国家,很多国家已经在(我们)前面,经历了这样一个进程。这个进程当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也有很多失败的教训,而且在很多情况下,失败的教训比成功的经验更多。在过去很多文章中,我都表达过这样的观点。现在中央领导正式提出来(这个问题),要去总结其他国家发展进程中的经验、教训,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2003年11月24日下午,钱乘旦终身难忘的时刻到来了。他和齐世荣教授一起,就9个国家近代以后现代化的发展历程及这9个国家兴衰的经验和教训,对中央政治局委员们进行了讲解。连同提问,整个过程持续了两个多小时。

  “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份我们的文稿,讲解时,他们不仅听得很认真,仔细看稿子,而且要在讲稿中做勾画,随时做一些笔记,把他们听的过程中想到的一些问题,随时记下来。”钱乘旦这样对记者说,而且“中央领导的提问,非常敏锐,非常有洞察力。”

  在学习结束后,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说:“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新形势下,在深刻变化的国际环境中,我们要更加重视学习历史知识,善于从中外历史上的成功失败、经验教训中进一步认识和把握历史发展和社会进步的规律,认识和把握时代发展大势,提高治国理政的才干。”

  谈《大国崛起》

  钱乘旦为中央领导讲课后不久,一位叫任学安的导演,从收音机里得知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的第九次学习,内容是世界9个主要国家15世纪以来的兴衰史,于是,他冒出了拍摄此类题材专题片的念头。之后,他们就打电话给正在澳门教书的钱乘旦,问他是否可以指导。钱乘旦说当然可以,可是这样的片子通常有两种拍法,一种是完全历史性的知识介绍,传播知识,就像我们教科书上的内容,只不过是电视手法的教科书。另一种就是企图表达某种想法,带有某种思想。钱乘旦告诉周艳(《大国崛起》撰稿人),这两种做法不同,后一种很难。周艳说要先想一想,向领导汇报。过了一段时间,周艳告诉钱乘旦要拍后一种,于是也就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大国崛起》。“当时想的就是把片子拍得比较深刻,可以有思考的空间,让大家有空间想一些问题。”钱乘旦说。

  这部电视片从筹备到制作完成历时近三年,七个摄制组分赴九个竞相登上世界舞台的世界大国进行实地拍摄和深度采访,用影像和声音诠释了各个大国500年的兴起史。全片通过介绍15世纪后陆续兴起的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俄罗斯、美国的崛起历程,为中国的现代化发展提供资源和借鉴。周艳透露,光是准备《大国崛起》脚本就耗时一年半。而钱乘旦到2004年7月,才完成了对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俄罗斯和美国9国崛起历史的整理。他说:“因为主题定在了大国的兴衰崛起,所以就应该包括这些国家如何兴盛怎样发展的内容,在选择时,我首先是要求必须符合历史事实,历史最重要的特点就是真实,而真实本身包括两方面:符合事实和公正客观。”

  “我们已经不再满足于再去拍人家的花花草草、风光、车水马龙、高楼大厦,我们希望人民了解别国历史,懂得构建和谐世界的重要性。”钱乘旦说,“最近一段时间,社会对历史的重视不太够,许多常识性的东西有很多人不知道,这是不应该的。中央提出建立学习型社会,我认为学习历史知识也是一个方面。”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大国崛起》在央视亮相以后,叫好又叫座,在观众间引起强烈反响,有热心的观众专门给剧组打电话,说“看一遍不过瘾”,强烈要求重播。对此,钱乘旦感到相当欣慰:“这部片子的高收视率,反映了一些观众的需求……片子还没有播出来的时候,我曾经跟剧组说过,做这样一个东西至少在知识界会引起很大反响。但是等到片子拍到第三日的时候已经轰动了,这个我完全没有估计到,完全在意料之外。这说明,我们是需要精品出现的,中国人更需要知识、带有知识内涵的片子。”

  钱乘旦虽研究历史,但其立意却在求其用于当世。他说:“我遵循的还是中国传统的‘以史为鉴’的思路,注重历史的借鉴、训诫作用。”所以,服务、作用,是钱乘旦常常提及的词语,也是钱乘旦对自己做学术的要求,在《大国崛起》播出并带来积极反响后,钱乘旦这样总结这部纪录片的意义:“我们能够从别人经历过的那些风风雨雨当中体会到一些历史的启示、历史的训诫,用更加通俗的话来说,也就是从历史中汲取经验和教训。看看别人做过哪些成功的事情,而又犯过哪些错误,这些对于我们今天的中国来说是非常非常必要的,是我们现实的一种需要。”


糖加白开水1985 发表于:07-03-13 11:46 0
2
我不认识他

桔游一荷 发表于:07-03-13 13:39 0
3
以下是引用 第2楼 糖加白开水1985 的话:
我不认识他 ...
但是支持ING

菜菜_@ 发表于:07-03-14 08:43 0
4
以下是引用 第3楼 桔游一荷 的话:
以下是引用 第2楼 糖加白开水1985 的话:我不认识他 ...但是支持ING ...
支持

baggio0810 发表于:07-03-14 20:47 0
5
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