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48642454.htm 1 1103 2007-02-05 23:17:3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思想之约 > 从国企不上交利润议政体创新

从国企不上交利润议政体创新

珍视明 发表于:07-02-05 23:17

 社会利益不外是权利和财富,如果将其比喻为一个大蛋糕,那么人人都要靠这个大蛋糕来生活,自从有了人类社会,就有了这个如何分这个蛋糕的问题,这是一个古老而永恒的问题。据说原始社会是平均分配,从奴.隶社会开始则是以社会势力来分配,封建社会时期,较典型的如秦始皇的高度中央集权制,秦始皇把蛋糕看管得紧紧的,一点点地分给其贵族臣民,秦政权没维持多久就垮台了,而在它之前的周朝却差不多是把生产蛋糕的专利和场所都分割了出去的,叫做分封诸候,周武王在分封后其蛋糕当然比起那一个的诸候蛋糕都要大,而且自己还是他们的君王,但是这样一来诸候们自给自足,除了被人侵略之类之外几乎无求于君王,而且自己经营得好时富可敌国,强起来不但可以不履行朝贡和勤王的责任,还可威胁君王的地位,周朝终于亡诸候割据,这是另一极端的例子。

   封建社会制度有个规律就是政权成立之初,皇权能高度集中,法规较严明,社会利益这个大蛋糕一般被看管得较紧,社会分配较有秩序,但时间一长这种制度的缺陷就突显出来了,中央集权统.治能力弱化,政令不畅,施政低效,贵族和官僚机构日益臃肿庞大,君王周围有皇室贵族、功臣、恃势擅权经常在无声无息地蚕食和鲸吞这大蛋糕,下面有官僚、宦官滥权巧取豪夺,而官商又勾结疯狂敛财和地主土豪们无度地榨取,各宗派各地方各级别的都依仗权力牟取利益,各自弄权而形成了一个个权力方块,中央权力在近处遇到诸多制肘,远者则鞭长莫及,中央无力来驾驭这个统治机构令其如意运转,管治权被大大地削弱,一如<左传>说东周时 “家臣也,不敢知国”(国家即天子),明朝时人也说“知有汪太监不知有天子”,元朝人则唱“天高皇帝远,民少相公多”,此时官僚们独揽一方大权,即使天灾人祸饿殍遍地,还可以上报政绩说人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外敌兵临城下可以报拒敌在千里即将来捷报,此时的君王有心也无力,这个大蛋糕通常就象夜间被群鼠遭蹋一样弄得一塌糊涂,当国家有事时更被弄得国破人亡。

社会的统治力量来自国家中央集权这样政治制度,其由上而下逐级传递控制力的弊病,在大国中更加明显,因为在传递中力量必然逐级递减,经过层级越多越无力,反观社会的统治力量来自广大人民的政治制度,人民自下而上控制各级政府的产生和运转,连中央最高一级领导也经全国普选产生,其政治管理之效力没任何制度可与之相比,再加上四权分立(大众舆论算上一权)的制衡机制,其科学性堪称现代最完美的政治体系,因此中央集权制其实是十分落后的、腐.朽的统.治模式,这种模式应用在现代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中,其矛盾必然更加尖锐。

自从开放改革以来,掀起经济发展高潮,中央集权统治开始逐渐弱化,其时全国上下各级行政、事业和企业部门加入全民经商的洪流,逐步开始强化自主权,公有企业更是扛旗领头冲锋陷阵,企业领导借明析产权、权责分明、反对多头管理争取企业自主权和实行企业责任制承包制,最大限度地强化了“公有资产所有人缺位”的程度,成功地阻止了上级的管理干预和排除了下级民众的参与,所有掌权者都在自己的权力范围外建筑一圈长城,全社会就这样就形成了一个个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独立王国,各个领导人能支配其“领地领域”就象古代的诸候,他们都互相尊重和互相维护对方在领域内的权益,能默契地、“和谐”地瓜分社会大蛋糕。

据报道世界银行发表的分析报告指出,06年有中央企业159家和省市级国有企业1031家是盈利的,共盈利96644.1亿元,而且以往同样每年都有几千亿元的盈利利润,但不论国家财政部、国资委还是其它任何中央政府部门,都从来未从中央企业中获得过股利。本来,国家的资产,国家出力经营,所得收入自然要收归国库的,但是国家这么多年得不到这项收入,过了这多年政府才轻描淡写地说该收,似乎还要试图通过“人大”通过法规来促使“诸候”们“进贡”。

垄断经营是带有割据性质的,现在的垄断性国企的“诸候”们,其企业上马有国家规划,有专营权利,投资从国库里拿,亏损了从国库里拿来填补,要利润则任意提价来从国民的钱袋中掏,赚了大量的钞票又可不上交而自己存仓,小王国中富得流油时,其国民就可以享受优厚的不同的“国民”待遇,而且大量钱财又方便了国王挥霍以及拿钱去外国置业建行宫,垄断的国企简直被弄得成了社会寄生的肿瘤。

社会形成了权力的一个个方块时,无论干那一行都权倾一方、一隅,分别只是大权小权和肥缺瘦缺而已,无论当个国家首脑或当个省、市、县、局、学校、医院乃至小城镇掏大屎的环卫所支部书记,都能手遮一方青天令其暗无天日,那个山东贪官秦安市委书记胡建学有言:当官到我这个级别就没人管了,所以他能够无法无天,区区一个国家药监局长郑筱蓃贪污舞弊,三任国家总理批示也动不了他,有个药剂室主任叫高纯的举报了他十一年,不但动不了他,反而被剥夺工作权利还被打残,一个广东番禺市委书记,可以动用公款二千多万元周游列国去赌博,能够受贿后无偿拨出成百亩土地供私人使用,还能将广东有名的南沙开发区项目由弟弟来搞基建,儿子来装水电消防,女婿做绿化工程,亲朋包了运输,这样的个案不胜枚举,现行的政治制度不但不能使他们廉政,也阻止不了他们获取非法利益,反而在这个制度下他们如鱼得水。

因此从社会发展上来看,长期以来的社会改革不成功,公有企业治理改革不成功,公有企业改制不成功,教育制度改革不能成功,行政体制改革不成功,医疗改革不成功,包括食品生产的生产质量管理改革不成功,改善劳工工作条件不成功,规范股市消除舞弊不成功,压止房地产泡沫不成功...如此之类,就是现行制度中动不得权贵们的既得利益,因此政体的创新靠改良绝对无路可走,只能重新构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