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4655386.htm 11 1563 2009-10-30 11:07:01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思想之约 > 四川大学伦理学研究中心周年志 / 丁纪

四川大学伦理学研究中心周年志 / 丁纪

hys 发表于:02-03-21 23:11

            四川大学伦理学研究中心周年志


  四川大学伦理学研究中心于2001年1月18日正式挂牌,迄今周年有余。中心有16名发起成员,现有成员17人,分别来自四川大学哲学系、中文系、新闻系、行政管理系、法律系,校外成员1人。中心研究范围包括伦理学基本问题、中国伦理思想、西方伦理思想及应用伦理问题。一年来,中心定期进行了8次学术讨论会(历次讨论会主题发言人、发言题目附后),会议情形和内容以中心内部通报的形式记录下来(已出7期通报);另,与四川省西方哲学史学会年会合并活动1次。中心希望在今、明两年里,获得建立硕士点的资格。
  在周年之际,推溯成立中心之起意,可忆及一次小范围的窗下闲谈。当时诸人忧虑于哲学系之前景,而思有以挽之。但在这个直接和当时被说出来的原因之下,也许一个更隐微和重要的原因是,大家都抱一种好奇,那就是,仅凭纯正的学术兴趣、仅凭对于思想学术的责任感,学人之间的相互认同和投入究竟能达到什么程度,大家觉得这有认真尝试一下的必要,于是创为此议。中心开展活动之后的一些时候,成员间也讨论过生成“学派”的条件和可能性,一种远大的前景似乎隐约地展现过。
  应该说,中心并没有一个辉煌的开始;一年说短不短,中心在规模上虽然保持了稳定,主要的活动也大体如愿地开展着,却还不能说已走出襁褓期。对于那个关于“学派”的期待,一种感受是,现在大的空气非常让人悲观,学派之立,应该先有对于思想学术事业的近乎宗教的虔诚,再一点,不是几个观点相近的人偶然凑合到一处,而是一个基本而共同的学问源流的轮廓被学问共同体所有成员触摸到并认承下来,现在的事实却是,连最起码的敬意都成稀缺。我们当然明白,中心成员诚心营造的明净空气,实不足与外间云霓相吞吐、相激荡。
  也许,我们不敢自期以“学派”的目标,会被明眼人觑破里面的不自信,对自己禀赋的不自信,和对向学之勇毅而不复后顾的精神力的不自信——勇毅若缺,则不免于气虚和脆弱——也许也许。但若就中心的实际情况讲,成员性格上有尖利的,有温厚的,有明敏的,有谦退的,有严正的,有踏实的;各人声色差异还表现在,有儒家背景的,有先验论的,有怀疑主义的,有信仰论的,有现象学的,有分析方法和心理学的,也有实证取向的。这样纷纭的状况,加之各人对于己之所得的“自爱”,要凝聚到“学派”之一点上,似无可能又无必要,此或亦可用“和而不同”说之?
  最低限度,中心存在的一年,可以让人看到:中心成员以他们恪尽各自的义务、以相互坦诚和亲密的切磋,表达着他们对一个纯粹学人团队的认同感。或者能够说,以这样非功利的、非盲从与屈从的和几近单纯的参与态度,他们又一次向自己也向所有的人证明了,人毕竟还是自由的人,可以有诚挚的热爱和持守,凭着这份持守和热爱,毕竟不会也不肯轻易为俗世杂扰诱惑、裹胁了去的。
  中心近几年正有不少成员陆续往各地负笈问学,如星火四散,火聚之日的景象颇令人期待。中心“在此地也”,诚不该做一个封闭、喑哑的圈子,则应尽其努力地嘤鸣以求友声。
  是为周年志。
——————————————————————————————
附:历次主题发言人与题目:

  成先聪《关于伦理学的三个话题》,2001年3月2日;
  高小强《追问伦理道德的形上根据》,2001年3月23日;
  蒋荣昌《关于民主:公开、公平、自由选举》,2001年4月20日;
  刘 莘《道德论证》,2001年6月29日;
  吴兴明《先验与形式——舍勒的现象学》,2001年9月28日;
  冯 川《什么是自我实现?》,2001年10月26日;
  黄玉顺《儒家心性论作为伦理学的基础是否可能?》,2001年12月14日;
  丁元军《自然:“德性”,或“德性之后”》,2002年1月25日。

                                                         (丁纪  撰文)

补充日期: 2002-03-21 23:59:00

  边边角兄:感觉这篇文章如何?我觉得有味道。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西士


发表于:02-03-22 09:25 0
2

  倒是有些味道。


发表于:02-03-23 11:39 0
3

那次“窗下闲谈”是怎么一回事?


hys 发表于:02-03-23 11:42 0
4

  丁纪先生:那次“窗下闲谈”是怎么一回事?出来解释解释?

  先立乎其大者;思则得之。 
思想之约(论坛)


sheshe 发表于:02-03-24 08:49 0
5

  丁纪先生是谁呀?


发表于:02-03-24 11:22 0
6

  本人丁纪。
  “窗下闲谈”:2000年暑假前某日,在四川大学文科楼二楼西方哲学教研室里坐。坐中高小强、熊林、郭立东、郑禹,加上本人。当时亦可谓窗明几净,心情则不如之。
  川大附近,闲谈更好的去处,是“培根路”,找间门面颇有沧桑的茶馆,诸人得其所哉。


边边角 发表于:02-03-24 12:40 0
7

丁纪先生,名字总是让我想起“丁祭”兼及冷猪头肉什么的……
失敬!

 子疾病,子路请祷。 
 子曰:“有诸?” 
 子路对曰:“有之。诔曰:祷尔于上下神祗。” 
 子曰:“丘之祷久矣。” 
儒学新教化


hys 发表于:02-03-24 15:24 0
8

  原来如彼!这不是“竹林七贤”,是“窗下五闲”了?
  边边角兄:你那联想也太不着边际?这“五闲”里可有一位是不沾荤的,冷猪头肉之类的,对他来说,那是献而不飨。

  先立乎其大者;思则得之。 
思想之约(论坛)


。以为。 发表于:02-06-16 14:50 0
9

先生雅量清识,与昔时在坐诸君共有远谋,然人事消磨,事多不得己,诚可叹矣!唯望先生精进力,假以时日,冀有所成。


未已 发表于:02-07-16 00:38 0
10

诚然,共祝与师与系!


ahwhyys 发表于:09-10-30 11:07 0
11

我是一个哲学和伦理学的爱好者,我倒是很想跟你们联系。我是信箱ahwhyys@s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