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38496589.htm 1 1152 2006-06-08 11:03:50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思想之约 > 中央政治局的改革分配制度部署能否不忽略最重要的部份人?

中央政治局的改革分配制度部署能否不忽略最重要的部份人?

珍视明 发表于:06-06-08 11:03

   据闻一场关系到13亿中国人切身利益的改革,正经过悄悄的推进后逐渐清晰,中共中央政治局27日召开了关于改革收入分配制度和规范收入分配制度秩序问题的会议,对改革进行了总部署,因此立即有不少翘首以待的人表露自己的心情,说出了自己的企盼,感到欢欣鼓舞,很自然的,凡是增加社会公平的事情大众都极欢迎,特别是在今天的中国,可惜的是,就所谓逐渐清晰的改革内容文章来看,看不到有足以使人感到欢欣鼓舞的地方。

   在社会建设经济发展中为什么要专门来搞收入分配改革?社会分配出了什么问题?据解释是由于过去实行效率优先、兼顾公平时太强调效率优先造成收入悬殊的结果,而虽然以后还是要坚持这个宗旨,但现在须强调社会公平来作调整。社会分配出现问题的根源其实在于一系列的经济改革,主要在公有企业改制,从实行企业领导人承包企业--包赚不包赔不承担风险,到实行掠夺方式的公有企业私有化改革,瓜分了大部份的国家资产,使广大职工成为穷光蛋,随后还有在社会保障上的政府卸包袱,医疗的商业化改革,教育的产业化改革以及压制劳动力价格的政策等等,而这一切都没证求得人民大众的同意,更别说改革的意愿和改革的方式产生于人民大众了,人民大众手中没有这个权力,所以以掠夺和榨取为内容的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得以通行无阻,终于造成严重的贫富悬殊、国内消费不足等等一大堆社会问题,社会怨声四起而当局认为有必要缓和一下社会矛盾,因此才会有改革分配制度的措施并将出笼,但是,至今中国社会权力架构状况一点没变,在不改动这个权力架构的前提下,这场分配制度的改革能走多远?

   分配改革的内容其中有关于公务员工资制度改革,在政府的权力得不到有效制约的情况下,其公务员的收入就不可能受到控制,例如改革公务员地区之间收入差距和公务员工资内外倒挂现象,充其量会有短暂的效果但最终必流于形式,总趋势还是政府量当地地方有多厚的脂膏就刮多厚,使到公务员的什么地方政策性补贴、各单位工资外收入之类不受控制地膨胀,情形就象地方上报虚假统计数字一样,中央没能力去管治。据报道究竟现在全国有多少真正的公务员,多少人在吃财政饭都不知道,现在全国各地正按照人事部工作部署展开公务员登记,预计将在年内结束。

但其中若会实行公有企业员工收入分配改革的,某些方面应该能收到显署的效果,比如以硬性规定来提高工人的工资,尽管各自割据独霸一方的公有企业领导人都自诩为大老板,毕竟名义上企业还是公有的,而职工亦会拼命捍卫恩准发给的增加工资,因此容易凑效,但要管住公有企业老板们的巨大的白色、灰色收入,这样是不可能的了。至于要抑制垄断行业的暴利及其员工失控的高工资收入也不容乐观,只要社会的权力格局没基本上的改变就不会有实质性的改革效果,如发改委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杨宜勇所表示:“在现有税制下只要对方合理纳税,就很能难介入监管”,当局巳缺乏应有的控制和管理能力。

实行收入改革提高低收入者待遇的办法还将有建立公共服务的方式,通过社保、医保、免费教育等等公益福利来改善生活条件,但工资收入才是劳动者的主要生活来源,而且建立公益事业是遥远的事情,目前提高广大低收入者的工资是最迫切的需要,然而,却没从介绍改革分配制度的文章中见到有提到,关于解决那占了中国劳动者大部份的在私企中工作的职工低工资的内容,这部份人人数最多、工资最低本该是这次改革的重点,然而这以亿来计算劳动大众看来被当局忽略了,这不是还没见“全豹”就要武断地下结论,而是在现在这样的政治形势下一定不会有大动作,估计当局除了提高社会的最低工资标准就难望有什么突破,而原来的最低工资标准在这样的社会权力架构下对很多工人巳形同虚设,提高了意义也不大,虽然提高总比不提高好。

事实上,当局不能发个红头文件给私企老板,老板就听命令给工人加工资,支付合理的工资,在法定线上的工资高高低低是市场行为,政府是无权插手无从插手的,而老板又只衡量工人骨头的软硬来确定劳动力的价格的,因此工人就必须通过较劲来争取合理的工资,半个世纪以来,从中国有限的新闻信息里都可以见到不少南韩、日本、香港、法国、英国和台湾等等地方的劳动者集体行动争取提高工资的事件,特别是经常见到日本和南韩的工人有很组织纪律、整整齐齐坐在地上齐声高呼口号,有时也不免与警察发生一点冲突,差不多每年都有,各个行业你方唱罢我登台,展示了工人强大的力量和雄壮的气势,因此他们的工资收入就能够与经济发展同步增长,使自己和家人能过上好生活,事实上既救了自己又救了国家,因实现了正常的内需而使经济沿良性循环发展,亦因此得以推高本国的科技发展水平,成为科技的富人,之后则挟技而来实行经济“统治”,而中国劳动者则沦为科技的乞丐,任人家驱使,皆因偌大的中国却见不到有几次象样的工人集体斗争行动。

劳动者该得多少工资才合理不可预算,这是非计划性的东西,事实这个问题超越经济的范畴而涉及到多个方面,因此合理的工资只能在劳、资双方有“自由身”、平等权利中,通过双方博弈和谈判才能得到,当任何一方被束缚起来时就失去产生合理工资的条件,在这种情况下市场经济的自由经济基本规则就被撕毁,劳动力的市场价格不能实现,会令一方被另一方强买强卖,成为恶霸实行压榨对方,在这样情况下亦只有白痴和无耻之徒才认为这样子的中国市场经济巳走向完善,现在中国的劳动大众一方就被阻止集体起来与资方较劲争取合理的工资,然而劳动者的表现竟然是“阳痿”,故此在改革分配制度中被忽略又是很自然的事情了,要得到合理的工资待遇还须“雄起”,但不知能够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