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37697583.htm 4 1939 2007-01-06 10:56:21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媒体 > 金陵观点 > 黄佶对金陵晚报读者部分评论的回复

黄佶对金陵晚报读者部分评论的回复

hj58 发表于:06-05-18 13:38

黄佶对金陵晚报读者部分评论的回复

  说明:五月份才看到《金陵晚报》的讨论,所以今天才写回复。报纸不发表也没有关系,只是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而已。(黄佶,2006年5月18日,www.loong.cn

——————————————————————————————

“为龙正名”只是学术泡沫(《金陵晚报》2006年4月14日)

杨正棫:

  如果硬要将“Loong”当作“龙”的翻译,那么请不要忘了,在西方主宰的英语世界里,“Dragon”的“龙”占据着主导的地位,在改革开放以久的今天,这个“Loong”的游戏只有我们自己关起门来玩而已。

——————————————————————————————

黄佶答:

  我觉得很奇怪了,在中国人主宰的汉语世界里,意大利人能够搞个“批萨”、韩国人能够搞个“首尔”、日本人能够搞个“料理”、英国人能够搞个“巴士”、美国人能够搞个“引擎”,为什么偏偏我们中国人不能在西方人主宰的英语世界里,搞个“Loong”?

  “为龙正名”也不是“关起门自己玩的游戏”,每个中国人都去告诉自己身边的外国人,什么是“Loong”、“Loong”不是“Dragon”、“Loong”和“Dragon”有什么区别;国家正式出版的词典中增加“Loong”条目;国家正式认可的英语教材中加入“Loong”的内容;国家的报刊和电视、广播正式开始使用“Loong”;国家领导人在和外国首脑聊天时顺便告诉他/她什么是“Loong”;国家领导人或外交部发言人在接见外国记者时使用“Loong”并解释;……,这个“Loong”不就走向世界了?

  如果不觉得太把一个英文单词当回事,也可以由国家有关部门发言人正式召开记者招待会,正式向全世界提出“Loong”这个翻译。韩国人改“汉城”为“首尔”时不就这么做的?

  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上被西方人压迫了几百年,很多中国人的思维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觉得外国人可以做的事情,中国人不能做;或者外国人能够做的事情,中国人不应该做;或者外国人没有做过的事情,中国人就不应该做;或者外国人没有做到的事情,中国人肯定也做不到。

  “中国人站起来了”,不仅是政治、经济和国防独立,还应该在文化和思想上也真正地“站”起来。

——————————————————————————————

杨正棫:

  如果都照此规则发展壮大下去,那么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自创一套汉语拼音“英语”与西方世界相“抗衡”,这样的梦倒“是酷毙了!”。

——————————————————————————————

黄佶答:

  这是很多人常用的批判方法:把自己不赞同的观点推向极端,因为其极端是荒谬的,所以这个观点也是荒谬的。

  把“龙”重新翻译,是因为“龙”现在的翻译“Dragon”的本意是“邪恶”,是因为“Dragon”和龙根本不是一回事情。但是“汽车”、“飞机”、“轮船”、“大炮”等等等等不存在这个问题,当然不会发生李先生担忧的情况。

  另一方面,中国倒是正在出现一套“用汉字音译的英语”,例如好好的公共汽车被称为“巴士”、馅饼被称为“批萨”、表演(Show)被称为“秀”、饼干被称为“克力架”等等等等,这不是“梦”,而是真真切切的现实,不知道李先生有没有任何担忧或反感呢?

——————————————————————————————

朱光宗:

  谁说观念不会变。公元 1400-1700 年,英国、法国视猫为日尔曼人史前宗教的象征,对猫进行长达 300 年的灭种大屠杀,但在今天,英、法人民十分喜欢猫,因此他们对龙(邪恶)的观念自然会改变。

——————————————————————————————

黄佶答:

  中国人能够耐心地等待三百年吗?

  “日尔曼人史前宗教”消失了,英法人民才改变了对猫的观念,但 Dragon 是基督教中所有罪孽的象征,基督教什么时候才能消失?

——————————————————————————————

朱光宗:

  2008 年北京奥运会,理应以龙为吉祥物,2008 年奥运会,不只是为英语系国家召开,还有法语、西班牙语……难道在全球 230 个国家里,龙都是邪恶的吗?

——————————————————————————————

黄佶答:

  “2008 年奥运会,不只是为英语系国家召开”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但英语背后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几个国家,所以奥运会组委会只能舍弃龙。

  擒贼先擒王,所以我们首先要把龙的英语翻译改过来。

  如果中国人都抱着“谁说观念不会变”的态度,等外国人自己来改变对 Dragon、进而对龙的态度,中国人自己对龙的重新翻译和其它中国文化的保护工作都不重视,那么到了下次中国开奥运会时,中国还是不能或不敢拿龙做吉祥物。

  “难道在全球 230 个国家里,龙都是邪恶的吗?”

  外国人不知道什么是“龙”,只知道 Dragon。龙受到牵连是因为错误的翻译。所以这句话正确的说法应该是:“难道在全球 230 个国家里,Dragon 都是邪恶的吗?”

  因为在基督教里,Dragon 是邪恶的,所以只要信基督教的人,都认为 Dragon 是邪恶的,包括中国的基督教徒。

  了解了这些情况之后,朱先生仍然认为可以慢慢等待西方人自己转变观念吗?

——————————————————————————————

没必要“扯龙旗做虎皮”(《金陵晚报》2006年4月18日)

李葆嘉(南师大教授、博导,语言科技研究所所长):

  ……。关于西方的 dragon 与东方的龙,可能至少需要考虑如下问题:一、文化词的翻译有何特点?二、“龙”是什么?三、“龙”的文化象征意义是什么?四、自称“龙的传人”者源于何“龙”?

  不同语言中的名词翻译,如果双方都有这种事物自然可以完全对译,否则只能近似对译或者直接音译。作为文化词的“龙”,外语中不可能完全对译。其实,就是一些非文化词,照样也可能近似翻译。比如,英语的 orange 据说在英国指“橙子”,但汉语却译为“橘子”。

  未知积极倡导改译“龙”的英文单词的学人,是否做过查考——是谁最早将“龙”译为身长翅膀、口中吐火、吞噬生灵的邪恶怪物 dragon?到底是习汉语的传教士始作俑,还是通西文的汉儒生自污,抑或两者的合谋?无论如何,此类事件只可能发生在我们骂“洋鬼子”的 19 世纪以前。

  关于“龙”的研究,可大致区分为……

——————————————————————————————

黄佶答:

  我看不出李老师的观点到底是什么:

  “不同语言中的名词翻译,如果双方都有这种事物自然可以完全对译,否则只能近似对译或者直接音译。作为文化词的“龙”,外语中不可能完全对译。”——“不可能完全对译”,那么龙到底应该近似翻译成 Dragon 呢还是直接音译呢?

  “其实,就是一些非文化词,照样也可能近似翻译。比如,英语的 orange 据说在英国指‘橙子’,但汉语却译为‘橘子’。”——李老师是不是想说:非文化词可以近似翻译,所以文化词也可以近似翻译?文化词和非文化词有可比性吗?

  另一方面,橙子和橘子毕竟在本质上不矛盾(都是有益人类的水果,而且各方面非常相似,而非一个是水果、一个是毒草),但龙和 Dragon 却水火不相容,一个吉祥,一个邪恶,把龙翻译成 Dragon 能够算“近似翻译”吗?

  “未知积极倡导改译‘龙’的英文单词的学人,是否做过查考……”——我就更看不懂了,这事情和最早谁把龙翻译成 Dragon 有关吗?吉祥的龙被翻译成邪恶的 Dragon,这本身就是错误,和谁犯的错误有什么关系?难道洋人翻的就必须改正,中国人翻的就不必改正?或者相反?

  实际上,李老师如果反对重新翻译龙,只需要证明龙和 Dragon 是相近的事物,因此龙可以近似翻译为 Dragon 就可以了,不必绕那么大个圈子,结果还没有把事情说清楚。

——————————————————————————————

李葆嘉:

  辛亥革命、民国建立以后,虽然有人提出“中华民族”这一新概念,但是未见有提出“龙”是“中华民族”的象征者。也许,20 世纪 80 年代以后,随着“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的歌声,民众才知晓中华民族原来属“龙”,才知晓有些港台或海外华人在西方人面前自称“龙的传人”。这“龙”从哪儿来的?只要想一想满清末年的邮票“大龙”,想一想满清皇朝以及袁世凯复辟所挂出的“龙旗”,就不难推断——原来自称“龙的传人”者,这“龙”来自于此。

  ……

  当代中国有必要“扯龙旗做虎皮”吗?

——————————————————————————————

黄佶答:

  龙的确被皇帝拿去做过自己的象征,但是它就永远只能代表皇族了?

  为什么一首普通的歌,就能够把“龙的传人”这一概念传遍全球华人世界?这是因为,全世界的华人在内心都有一种对祖国和故土的向心力。而“龙”这个形象作为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符号,全世界华人能够借此表达这种眷念,所以它才能一呼百应。全球华人内心对祖国的情感是基础,那首歌只是一个引子。没有情感基础,一万首歌也不可能使一样东西得到那么多人的认可。

  所以,龙现在已经不再代表皇权了,它有了新的含义和功能——是中华民族的象征,是连接全世界华人心灵的精神纽带。

  海外华人生活在不同的文化和政治制度之下,有着不同的世界观和政治立场,因此我们不能脱离实际,用一个现代化的东西——例如神舟火箭,或者政治符号——例如五星红旗——去做中华民族的象征、去连接他们的情感。但是“龙”很够很好地承担起这一角色。

  一个现代化的新中国的确不需要用龙这个符号去威吓敌人或自己的人民,但是中国需要龙这个符号、图腾去团结全世界的华人。中国改革开放之所以比俄罗斯成功,俄罗斯学者分析其原因之一就是中国有大量热爱祖国、具有“叶落归根”传统思想的海外华人,把改革开放所需要的观念、经验和资金带回祖国,使中国能够顺利地进入市场经济;而俄罗斯没有这一重要资源。

  所以,讨论为龙正名这件事情,还应该考虑它的文化和政治背景。

——————————————————————————————

Dragon 还是 Loong 并不重要(《金陵晚报》2006年4月21日)

许清佐(台湾学者,从事红山文化研究二十余年):

  首先,我觉得“为龙正名”并不能简单地把“Dragon”变成“Loong”就万事大吉。我们关键要做的,是改变外国人对中国龙的理念。要把龙的精神、内涵、文化传达给外国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把“Dragon”翻译成哪种形式,其实并不重要,“Loong”也可以,甚至“Long”、“Lung”“Leng”也未尝不可。

——————————————————————————————

黄佶答:

  “为龙正名”当然不是“简单地把‘Dragon’变成‘Loong’就万事大吉”。但是把 Dragon 换掉是要做的第一步。因为 Dragon 所具有的精神、内涵和文化,与龙毫无关系,甚至是背道而驰的。如果一个人的姓名是“李小贼”,你很难把他实际上所具有的勤劳精神、善良内涵、自食其力的文化理念传达给其他人。

  至于为什么要把龙翻译成 Loong,而不是其它方案,是有原因的。Long 的英语发音是“狼”(点击这里听 long 的发音),而且它本身是个多义词;Lung 的本义是“肺”;Leng 则和龙毫无关系。翻译,不是随便找个符号就万事大吉了。

——————————————————————————————

许清佐:

  在《牛津英汉大词典》中对“Dragon”的解释,除了邪恶之外,还有“凶猛”的意思。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

  ……

  原始部落的人面对不可抗拒的天灾,希望有一种有力量的神灵来保护,于是威严的和有力量的“龙”就成了他们的图腾。所以,从大的历史观分析。我们的“龙”和西方的“Dragon”在这点上很有可能是相通的。

——————————————————————————————

黄佶答:

  英语最权威的词典对“Dragon”的解释有“邪恶”的意思,这难道还不足以促使我们去重新翻译龙吗?

  如果需要“凶猛”、“威严”、“有力量”等意义,那老虎、狮子都有这些特质,更何况中国的龙本身就是“凶猛”、“威严”、“有力量”的,把龙翻译成 Loong 之后,Loong 也就顺理成章地含有了这些意义。何必为了“凶猛”、“威严”、“有力量”,而把“邪恶”、“恶魔”这些意义也一起搭配进来呢?

  抽烟尚且要把尼古丁过滤掉,更何况一个涉及中华民族形象的“龙”呢?


——————————————————————————————

  这里顺便感谢《金陵晚报》组织了这场讨论,也感谢各位读者和专家学者参加讨论。除了感谢支持为龙正名的发言者,我也要感谢提出不同意见的人,这些不同意见促使我去学习更多的知识、思考更多的问题、加深对这件事情的理解。

2006年5月18日

 

 


来帮忙的 发表于:06-05-20 22:53 0
2
精彩极了,斑竹为什么不置顶??
哈哈,回答得痛快!
就是有点偏执了哈,而且自说自话怪冷清的,金陵晚报为什么不刊登?

叶将将 发表于:06-05-25 17:43 0
3
这些日子工作很忙,版面疏于打理,各位大侠见谅。感谢黄先生抽空回复晚报读者和一些专家的看法。因讨论已结束,再登报不太合适了,但会置顶让网友讨论。

galactico 发表于:07-01-06 10:56 0
4

“为龙正名”只是学术泡沫(《金陵晚报》2006年4月14日)

杨正棫:

  如果硬要将“Loong”当作“龙”的翻译,那么请不要忘了,在西方主宰的英语世界里,“Dragon”的“龙”占据着主导的地位,在改革开放以久的今天,这个“Loong”的游戏只有我们自己关起门来玩而已。

此人是SB (杨正棫)  浅薄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