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36557877.htm 1 988 2006-04-15 20:58:43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思想之约 > 符合社会规律的剥削观

符合社会规律的剥削观

珍视明 发表于:06-04-15 20:58

   马克思在中国独一无二的剥削论的地位,在中国开放改革之后受到动摇,社会并存的多种经济形式丰富了定义剥削的观点,在定义方法上有政治、法律、道德和经济等等各个方面纷纷杂杂,尤其是在目前人欲横流的社会环境下,公共知识份子的不足,各种剥削论更是普遍打上社会各阶级阶层上的烙印,因此不易汇成社会共识,这其实不是好现象,由于剥削的认识观不是什么审美观、荣辱观等较之无伤大雅的东西,而是一种政治道德观念,剥削观的形成将构成一定的政治思想,因此剥削观的正确与否是很重要的。

   剥削论的讨论主要集中在劳动价值论和生产要素论的分歧上,一直都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然而劳动价值论这个理论从未能证明切合社会的实际,劳动价值论立足于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认为劳动创造了价值,资本不创造价值,剩余价值只应归劳动者所有,但从实践来看,剩余价值的流向是可以有如下情况的:一.劳动者主要以工资的形式得到,其次还包括社会福利、利润红利(在劳动者持有企业股份时)和利息等等,二.资本家主要以利润、红利的形式,其次是利息、租金等等方面得到,三.国家则主要以税收的形式以及国有企业的利润、利息和租金等等得到。这是剩余价值可能流向的情况,但不同制度的国家、不同的时期,劳动者能否得到、得到多少剩余价值的情况是千差万别的。

   且来分析一下劳动者关于报酬与剥削的情形,根据马克思:劳动的价值指由生产、发展、维持和延续劳动所必需的生活资料的价值的定义,当劳动者所得的报酬低于劳动力的价值的时候,即劳动者连付出了的劳动力的价值都没能讨回来,是真正的在“亏血本”了,也就是说劳动力在再生产时生产出来的劳动力比原来的素质更差,例如文化水平低了,身体素质差了,这样,在一般的情形下是生存在活命线上,通常说残酷剥削的敲骨吸膸即是;当劳动者的所得报酬等于劳动力的价值,即劳动者刚好取回成本时,维持了劳动力再生产时生产出原来一样的素质,只是失去了剩余价值,马克思以劳动力的价值为界线,指劳动者继续劳动创造的价值超出的部份为剩余价值;但是,当劳动者的报酬大于劳动力的价值时,劳动者的生活水平提高,再生产出来的劳动力其文化技术水平和身体素质都得到提高,这样,劳动者切实地分享了剩余价值。前两种情形是赤裸裸的剥削,最后一种情形则视乎报酬量即分配的比例而定,有可能减轻或消除剥削,亦劳、资都有可能存在剥削对方。

这样用马克思的剥削论来观察分析社会的剥削现象,我们也能清楚地分析剥削的事实,我们清楚地看见有那些国家、什么样的国家存在怎样的剥削,根据资料显示,一般地发达的国家在过去几十年来,其劳动要素与资本要素在社会的收入分配中,劳动要素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占了大头,约在45%-68%,而资本的比重只约占21%左右,而这些都是资本主义国家,其劳动者在社会中分享了相当的剩余价值,他们享受了高工资并常常持有企业的股份,还有不错的社会福利和保障,事实上这些社会自然地遵循了按生产要素分配的原则,实践了生产要素论,肯定了资本、土地、技术等等要素在生产中的贡献,在现实中只有这样的国家能抑制或消除侵占剩余价值的剥削,生产要素论的合理性和优越性体现在兼得了社会的效率和公平,因此这个理论是较符合社会的规律的。

生产要素论实际是社会经济自然发展的总结,是经济自然发展通过一步步地解决所遇到的经济和政治问题而获得的成功的经验,而劳动价值论则是前期反思幼稚野蛮的资本主义而出现的一种构思创造,其要点是否定除劳动以外的其它生产要素在生产中所作的不可缺少的贡献,否定它们参与分配的权利,但却缺乏充分的事实根据支持,主要的基于价值判断,劳动价值论按劳动分配的实践从来就行不通,因为违反了社会发展的规律。

在实践劳动价值论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实际反而变成了按资本分配,国家资本严重地剥削了劳动者,由于劳动者对国有资产失去支配权,国家侵占了所有的剩余价值,或者说存在着超经济的剥削,结果只有社会的权力阶层才可以享用剩余价值、享受高素质的生活,广大劳动者则生活困苦,很多人还就此贫困潦倒地结束了漫长的一生,劳动者就这样一生都被剥削,而这种剥削是以国际性的普遍的“柏林围墙”围起来强制实现的,广东偷渡者成功之后衣锦还乡,常说的一句笑话是成功地争取到资本家剥削。而中国折腾至现在,在权贵资本主义的制度下,由于权力、体制、政策等等造成对公有资产被权力阶层掠夺和对他人劳动的无偿占有,大量的劳动者的报酬在付出的“劳动力的价值”以下,特别是处于最低工资线里的工人和农民工,正在亏着血本。劳动价值论的按劳动分配其实永远只是一种迷惑人的空洞的口号。

所谓剩余价值的分配,不论那种制度的社会主要都是按政治权力来分配的,例如当社会的政治势力博弈的结果实现了民主制度,社会经济就有条件按自然发展的方式向前发展,自由经济制度就有保障,社会生产的分配将随着各阶级集团势力的政治角力胜负而向左或右倾斜,在左派占上风时,往往劳动者占得的剩余价值就较多,表现为高工资,社会高福利、高保障等等,这时会有资本家表示感到被剥削,反之,右派占了上风时工资和福利就会低些,(经济景气情况也是其中影响倾向因素之一)这时候劳动者会有反对剥削的口号,这样,社会分配还是能得到某种平衡,但是,即使这样按生产要素分配时是否就消除了剥削?若还存在剥削的话又按怎样的分配比例或方法才能消除剥削?那就只有天知道了,没有人说得清,国内外的政治、经济及其它方面的学者没人能得出一面倒的令人信服的理论,并且尽管这种分配方式合理而较应顺社会的发展规律,但我总是感到劳动者仍是常吃亏的,不过还得这样看,即使还存在某种程度的剥削也须知毕竟存在着历史的局限,只能在体制内努力化解。

剥削论和社会分配方式的讨论得出什么真理,对社会的现实分配都没丝毫直接的影响,真理必须化为社会的政治力量才能发挥作用,关于社会分配,历史事实巳在重演千遍万遍地教育愚蠢的我们,无论在什么社会制度,天堂制度、地狱制度、人制度、鬼制度,劳动者不能团结组织起来扭成一股有力的政治力量,例如工会农会,一定得接受残酷的剥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