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35890764.htm 1 817 2006-03-26 11:50:31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思想之约 > 再议以生命作筹码的讨薪

再议以生命作筹码的讨薪

珍视明 发表于:06-03-26 11:50

   于3有19日发了<<以自杀讨薪者的权利>>一贴之后,又见<<羊城晚报>>再提及这个事情,没有见到以往要惩罚自杀讨薪者的论调了,只是现在仍不知有关治安部门还会不会惩罚他们,现打算就其议论再说几句。据羊城报披露:广州市消防支队去年出动抡险救援2851次,其中实施高空救援的456次,有近九成是假跳楼。又说据不完全统计,2005年广州经媒体报道的跳楼,自杀个案78宗,欲跳而最终未跳的为36宗。报纸上这说法有矛盾了,如果认为78宗是欲跳的,即456/78时有六分之一是真要跳楼自杀的,而不是有九成是假跳楼,由于报纸没明说,照推断最终跳下去的应是42宗,那么若456/42时约十分之一是真自杀,说九成是假跳的是否是这样算出来?根据是什么?总不能认为只有跳下去才列为真的想自杀,听劝告下来都是假自杀吧,如果是这样就荒谬绝伦了,若说能看透自杀者当时冲动而复杂的心理变化的则非神仙莫属了,莫非有关人士是神仙?切不可因有部分有充分根据是做自杀秀的就武断地遍及所有呀。

   有人在高作欲跳状时,就为有拯救,通常都无法知道他(她)是否作秀的,此时的以自杀讨薪者处于极危险的境地,不管他是否在作秀,他在付出很高的成本,只要他(她)不是精神病患者,就必然衡量过按自己所知所能做的去维权,其成本还要高现过现在才作出这个选择的,而且通常是巳经走到绝境了。其实,不论其原因是讨薪,是讨工伤医疗费,是劳资的其它纠纷,是不满法院的判决和政府的做法,是找不到工作无钱回家,是因被抢劫了走头无路等等,社会都要负起这个责任,就如拯救被情所困而要自杀的男女一样,不要抱怨因救援忙煞了消防队而纠缠于真假自杀了,社会须付出这个代价。

   至于报纸中所说:越来越盛行高空自杀行为,有的提出要求打工者要醒目,讲述早发现问题及早通过正常途径举报投诉的重要性,这无疑是对的,警惕总是好的,但也要知道其局限性,现在打工的就算有幸知道了工资不能与工程款挂钩的政策,对于普遍存在的工人不能及时领到工资的现象,对于劳动密集型加工业、餐饮业等等经常的管理混乱、开工不足和拖欠租金的现象,及早地去举报和投诉时,人家会当你是疯子,发生了的事情尚不易得到处理,那里轮到未发生的呢,而且反映情况就要将个人的资料尽数抖个一清二楚,部门若肯受理去追究企业时,也让企业知道个一清二楚它才可能承认存在问题,当资方在纠正问题时的一般做法,首先是将投诉人炒尤鱼,有的还被殴打,令其得不偿失,要杀一儆百,举报投诉这条路向来都不易走的。

   有个省人大代表提出设立基金来应急处理自杀讨薪问题和从深层次解决矛盾的议论,设基金虽然不是治本的办法,但可以应急,这个只能是暂时的做法,因为基金所需将是巨大的金额,而且会越来越大,因为越来越多人会循这个途径来解决问题,如果基金由政府似乎也只能由政府出资来设立,运作时即政府先向工人垫支然后向资方追讨,然而企业破产、业主逃薪及其它各种经济问题造成不能追回的部份金额亦将是巨大的,政府愿意与否和有无能力是个问题,重要的是政府应不应该为资方背这个包袱更是个问题。

从深层次解决社会矛盾能起釜底抽薪的效果,在市场经济中,各种博弈的任何一方都应遵循公平公正的规则行事,一个阶级把自身的责任推给本应为所有公众服务的政府来负担,推给社会来负担,是极端不负责任、极为反常的行为,出现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社会强势的一方阻止了另一方随社会发展而自然组织的产生,令其沦为社会的弱势者,因而不能自立自保,比如,当社会的发展出现了老板资本家和社会大生产所需的工人时,就自然会产生商会行会和工会,有如出现了矛就会自然地出现盾,是人们出于自觉的利益保护,当出现了商会行会这个矛,却不让产生工会这个盾,劳工一方的身体就直接抵在锐利的矛尖上,从而产生不可调和的社会矛盾。

从广东省中山市鞋厂的老板们联合对付人工的事例来看,他们长期把工人的工资压在法定的最低待遇中,工人介乎于生活和活命之间,是所谓的手停口停,说扩大消费拉动国家内需于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他们完全经不起社会的一点波折,如失业、生病和欠薪等等,没工资发少发工资就没饭吃了,即口停,这样就危及到他们的生存,但是有压必有反压,这样就形成社会的动乱,中国的劳动大众不少不同程度地处于这样的境地。

如果让劳动大众建立自己的工会就可以使劳工在博弈中处于平等的地位,这就解决了根本性的矛盾了,劳动工资就一定能提高回到市场劳动力价格的水平(必须明白现在的低工资绝对不全是劳动力过剩的结果,政治因素是主要的,在这种政治条件下即使社会劳力短缺,劳动力的价格也不可能实现市场价格的水平,必然亦大大地低于这个水平),劳动者地位的恢复,资方就不敢不平等地对待劳方,劳资纠纷就回到正常的状态,别说急性的自杀讨薪现象消失,工人在恶劣的工作环境中慢性自杀的现象也要消失,大家且看看那个国家、有那些洋人须爬到老高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要死要活地讨工资?这是中国工人阶级的耻辱,中国工人阶级的尊严不知丢那里去了。

从社会学上看工会亦是现代社会的稳定器,工人自己工会的缺失是制度上的不公平,是对劳动大众的制度歧视,社会改革到现在这个地步,是解决这个矛盾的时候了。   

 

注:报纸都能谈论这个问题,为什么还有些论坛管理的怕得要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