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33450429.htm 6 1947 2006-01-12 22:41:3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星期五的读书 > 都在空城

都在空城

fishinland 发表于:05-12-27 12:58

    今日忽忆姜夔《扬州慢》: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这是一首我曾经很喜欢的词,表达的情感是悲凉沧桑的,然而这一切情绪又都是缓慢而柔和地抒发着,并且包含了人世间一些永恒的东西,在情绪正对气氛恰当时,很容易引起人的遐思。比如忽然想起它来的今晚。
    唐时有“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之说,杜牧(即杜郎)曾在扬州烟花柳巷中落魄十年,可这落魄也未尝不可以说是在繁华红尘中的迷醉。正如他自己所说:“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遣怀
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扬州青楼中那位不知名的美貌少女也让他难以忘怀:“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
         赠别二首之一
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一千多年前的唐朝,便有那样繁华富庶的扬州,那该是怎样美丽安逸的温柔乡啊!可是仅仅过去三百多年,当姜夔再次来到这“淮左名都,竹西佳处”的扬州时,看到的竟已是“四壁萧条,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的景象了。繁华真如过眼云烟般消逝得迅急,不由得他不“心怀怆然,感慨今昔”了。他又想起了三百多年来过这里的杜郎,“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十年一觉扬州梦,豆蔻梢头二月初,美妙的诗句尚在,如而今重游故地,也只能留下无尽的惊讶与叹惜。
    又过了忽忽数百年,如今的扬州只是一个不甚发达、在全国也默默无闻的普通城市,一千年前的荣光早已再无人记得,毕竟从南宋起她就过早地衰落了。
    这是一座落寞了的古城,就如长安和金陵两座同样落寞了的古都一样。有人称这样的城市已经没有了魂,仅仅剩下一幅衰败残破的躯壳,已经是一座“清角吹寒”的“空城”了。不管他的指责是否客观公允,但对于那些繁华已如过眼云烟般逝去的古城来说,“空城”亦罢了,并没有什么可以抱怨或指责的,毕竟他们曾经繁华过,就像灿烂的烟火,在某一个时刻历史的星空下绚烂地绽放过,而且那灿烂的光相隔千年依然耀眼如初,这般伟大的绚烂已将这些城市的名字永远镌刻在了历史中,成为人类在文明长河里的永恒回忆了。
    今年早些时候看到美国纽约时报一个记者写的一篇蕴含深意的文章《从开封到纽约——繁华如过眼云烟》,这个美国人在历史的长河中洞悉到了某种永恒的深意,这种深意使他明白了一个城市的过去、现在与未来都是一种宿命,可如今的中国人中却少有人能看破这种宿命,如果他生在了或者现在生活在了一个富庶繁华的大城市,他不知道现在他为之骄傲和借以增强自己某种奇怪而又肤浅的优越感的生活的城市其实不过如此,某种程度上说,所有的城市都不过如此,即使历史上那些曾经出现过的堪称伟大的城市,因为繁华如过眼云烟,多少时间后再伟大的城市也要烟消云散,比如长安、金陵和扬州,而你所引以为骄傲的城市放在整个历史中来看距离那些时代的长安们还差得远,公元七百多年的长安百姓是最有理由骄傲的中国居民,可是千年的时光也无情地嘲弄了他们的自信与自负。那些当今的繁华都市们,再过多少年会消失掉他们的荣光呢?他们会持续千年的灿烂吗?美国人似乎已经开始怀疑纽约能成为这样的城市,不知中国的那些繁华都市们是否还有这样的自信。


                            扬州慢
淳熙丙申正日,予过维扬。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则四壁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予怀怆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为有黍离之悲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
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
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
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
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
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罗拉拉 发表于:06-01-03 17:42 0
2
这里已经很少有人认真地写帖了,惭愧。尤其是我。

fishinland 发表于:06-01-04 13:23 0
3

拉拉不必过谦,以前一直挺喜欢这个版的氛围,虽然现在发新贴的频率少了,但依然会不时来转一转。


fishinland 发表于:06-01-04 13:31 0
4
可能现在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了吧 都在空城不过倒还记得以前在版里看到的几篇好文章

罗拉拉 发表于:06-01-04 22:39 0
5
是啊大多数改去博客玩了,换了阵地

烟雨_江南 发表于:06-01-12 22:41 0
6
今日忽忆姜夔《扬州慢》: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好词啊,现在拿来读读也不错,不用说写了,谢谢楼主,好久没静下心来看文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