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32693259.htm 5 1918 2011-11-26 23:55:10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迦南论坛 > 老夫子:以色列巴勒斯坦归来后(五至九)

老夫子:以色列巴勒斯坦归来后(五至九)

耶路撒冷之歌 发表于:05-11-28 22:37

以色列巴勒斯坦归来後(五)-特拉维夫的白城white city

Posted on 2005-11-22 17:15 老夫子 阅读(585) 回响(0)

去以色列旅行安全吗?

谈到以色列旅行,一定要先谈谈旅行是否安全的问题!!

以色列撤屯事件後,一位朋友问我,这是一个充斥著不安的国家,到以色列旅行安全吗?我想这位朋友真正的顾虑应该是,在以色列旅行的途中,会不会看到处处烟硝,或是途中遇上炸弹客?


如果是这一点,当然是绝对不能保证的 !!!

以我个人的经验而言,在处处看得见重兵守卫的以色列,其生活治安方面比起欧洲许多大城市,倒是相对的安全,从第一次拜访以色列前积极收集资料到现在,我尚未找到一则以色列开放观光以後,有关旅客安全出了问题的相关报导。

因此,我反而感觉到,以色列治安单位对观光客安全的措施相对严谨,知道他们国家经不起一件观光客安全受到挑战的新闻事件。


另外,以色列开放的观光旅行路线范围,不会到战区,例如迦萨走廊,想要到以色列旅行的朋友,这一点一定要有认知。

有时後,以色列当局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意外,有些固定开放的地方也会暂时停止入内,例如,今年年初,因阿拉法特死後希望能葬在耶路撒冷金顶寺,但是总理夏龙反对的议题高涨时,金顶寺就因此关闭一阵,现在又开放了。

不过,老夫子基本的观点是,既然旅行是一件幸福快乐的事,您要去的地点,如果老是心中忐忑不安,亲友又焦虑多多,那么,诚心的建议您,暂时先到别的地方旅行,千万别跟心情过不去。

联合国世界遗产-以色列特拉维夫的白城white city


当您前往以色列时,不管你的宗教信仰是什么,您对耶路撒冷城一定不陌生,脑中可能还停留在CNN介绍的画面,心中想看基督教耶稣的种种故事。没错,那是宗教非常重要的场地,不管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耶路撒冷城有非常多的故事,值得人深思反省。

与叙利亚、约旦、黎巴嫩相比,一踏上以色列国土,马上会发现一切井然有序,整齐清洁效率,但好像少了些温暖的感觉,可能CNN看太多的心理作用吧。

第一站,我们来到首都特拉维夫,特拉维夫真的是以色列的首都吗? 

说起以色列的国都到底在何处,也是有点复杂,我也说不清楚,书上写的是特拉维夫,但由国会的所在地目前在耶路撒冷、大概可以知道以色列的首都问题很复杂,有一天如果台湾的首都仍在台北,而立法法院却是在高雄的话,导游是得解释半天游客才会稍为清楚。

当我一进入特拉维夫,觉得这是个新兴大城,好现代好进步啊!!与所认知的纽约、芝加哥、洛杉机等西方城市几乎没什么两样,没有么差别,我问导游Unesco所保护的世界遗产「白城white city社区」在哪里,他竟然不知,当然,特拉维夫城内的人也不一定知道,虽然他们就生活在里面。

白城不是行政名称,地图上找不到,它是好几条街道范围组合成的区域,就有如「台北市的南北货批发区在那里?」一般,住在迪化街的居民不一定人人都知道其由来,台北市行政地图上也是找不到。

如果您从附近的旧城区约帕那边看过来,就会体会特拉维夫城建城真的不容易,1948年以色列建国,1967年六日战争,以色列是一个一直在为独立建国努力的国家,才几年时间竟然可建设如此漂亮的城市,有人称为东地中海的明珠,可媲美夏威夷的威基基海边,是个欢乐、商业与度假的城市。

白城当然是特拉维夫建设历程中,建筑理想的呈现,除了将古代与现代城市相容并存,也兼顾了人文、气候、沙地的组合,是当代建筑的先驱、内在外在兼顾的城市。 

白城在20036月被列入联合国世界遗产保护名单,有些人觉得很奇怪,怎么一个建设不足百年的城市也会被列入,如此一来,是不是美国那些城市都应该被列入,如芝加哥、洛杉机、纽约、西雅图、华盛顿等等?

20
世纪初,欧洲的包浩斯(Bauhaus)组合屋的建筑设计概念兴起,包浩斯(Bauhaus)组合屋的设计概念,是融入当地的人文特色与现代城市相连接的世界性建筑趋势,造成一股革命的建筑方式。在此风潮下、建筑界呈现创新的建筑风格。


特拉维夫的白城,是犹太人学生在欧洲学习包浩斯的建筑理念,在1930年间由欧洲返回以色列,选择在历史名城 约帕(Jaffa)附近的沙丘上建立起新城,范围由现在的南边以爱伦比街(Allenby)、北边以雅孔河(Yarkon)东边拜擎路(Begin Road)与古罗街(Gvirol steet),西边到达地中海边,为一略呈长方形的区域。

在派克爵士(Sir Patrick Geddes)领导的城市计画下做一实验性的城市规划与设计,呈现出多样、丰富、不对称的古典形式、多功能性、简朴性,如阳台、多柱、平面屋顶、帏幕窗户,以组合的新概念考量气候适合因素,设计此一以色列的第一个现代化城市,特拉维夫城是在1909年开始建设,但在1930年後,大量运用包浩斯建筑理念而大兴土木。

在古城与新城规划时,考虑到不破坏原来古城原貌,让古迹保存与发展新城并存,然後成为国际化的都市,他们做到两者不相违背,并行发展。

旧城约帕,新城特拉维夫,老城与新城并存下来了,也为老城与新城并存立下了一个典范。

特拉维夫市长朗胡达(Ron Huldal)在得知联合国国际文教处把白城列入人类文化遗产时,做以下的表示:「能在挑战的时代里,得此殊荣,不仅让我们在维护保存多样丰富的建筑遗产,并且使特拉维夫城的文化再肯定。」。由城市的外表观察向内作文化探讨,城市在保存建筑文化的同时,兼顾了显著的人文价值。

白城现有4000栋建筑物,建筑物完成的时间再1931年至1956年间,40万人在城市中生活,在50平方公里范围内,除生活机能外,音乐、艺术、舞蹈、剧场、美食、时尚均可在此展现。

你现在所看的白城,是国际城市的规模,反映出当时包浩斯建筑理念。

人类因需要而建筑,建筑形式反映出建筑风格,建筑风格也影响到了我们实际的生活。


在这里,耶路撒冷的旧城,墙边的我,深深感受到宗教的气氛及历史的铭记。

由於杜门(Dung Gate,或译粪门,正式名称应为Gate of the Moors)到哭墙的路是最近的,我们由此进入了这个犹太圣地。

入门後,右手边即为「大卫城」的一部份,考古工作一直在进行中,游客进入哭墙也必需经过类似机场的安检站,过安检站後就是「哭墙」的广场。安检过程非常严格,男女分开排列,连首饰也必需卸下。

广场的左前顶端立了六个永不熄灭的火炬,以纪念在二次世界大战被屠杀的六佰万犹太人,面对著哭墙,导游说此六具不熄灭的火炬将随时提醒到此的犹太人,他们的命运,过去的经验,与历史的教训。

老夫子:以色列巴勒斯坦归来后(五至九)

哭墙(Wailing wall)原名是西墙(Westen wall)因媒体的报导,哭墙之名反而较为人知。

西墙(Westen wall)建於摩利亚山(一般称圣殿山),是所罗门王所建圣殿之处,後来希律王再修建,但已毁於西元70年罗马军队之手。

今日墙基所见的哭墙是西元前20年希律王所建,用来支撑圣殿中庭(Temple’s esplanade)用的,也是目前仅存的圣殿建筑,犹太人视之为最高精神寄托处。

西元70年,以色列又亡国,西元135年罗马哈德良皇帝平定第二次革命,犹太人流离失所,分散各处。拜占庭帝国时代,允许犹太人於周日到圣殿被毁的西墙祷告,哭泣,「哭墙」之名因而得名。    

1948年到1967期间,「哭墙」归于约旦管辖,不允许犹太人接近哭墙,直到19676日战争以色列人收复後。, , .

哭墙分为三边,最里边有栋建筑,类似洞穴的房间,内部是摆放祈祷袍或其它经典圣物的地方,中间部份为男生祷告区域,男性游客均可进入,但在入口处须戴「小帽」Yarmulke),右手边为女性区域。

在「哭墙」时可见到犹太人额上,臂上绑上经文盒子,披上祈祷袍,在祈祷时头不停的向前点头,导游说是因为信徒不可直呼上帝其名,当念到上帝时以点头示意。

在哭墙内观察一阵子,每一犹太人在此均虔诚肃穆,不管老年、中年,或刚在实行成人礼的人,他们嘴里念念有辞,令人感动。

在哭墙前亦为目前犹太人行「成人礼」之处,犹太人在成人礼之前为「家庭之子」,但行成人礼之後即成为「律法之子」须遵守犹太律法的教诲。犹太男子的成人礼为13岁(Bar Mitzvah),犹太女子的成人礼(Bat Mitzvah)为12岁。

这次巧遇有家庭在男生祷告区域内行成人礼,而他的母亲与女性亲友,因为不能在「男性区域」内,在女生区这边大声尖叫,表示高兴,我在一旁也凑个趣跟著叫,同时看到有电视台在拍摄整个过程。

哭墙及其前面广场的空间,好像一座露天的犹太教会堂,有人坐著,有人站著,信徒们手持圣经,有的低头默思,有的无声饮泣著,站在最前面壁的信徒,有人将心愿,或想跟神讲的话,写成纸条塞入墙上的石缝里。




走完「哭墙」之後,再沿著右边小路上金顶寺,入金顶寺需再次的安检,每一人均详细检查,身份、包包,可说滴水不漏。金顶寺不只一个入口,每一出入口处均要检查,检查单位由以色列军人负责,以色列检查站虽然很多也很严格,但我并不感到麻烦,他们总是彬彬有礼又认真,且充满效率,我一点也不会感受到刁难的意思。

圆顶清真寺的下方就所罗门王所建圣殿的西墙,所罗门王的西墙目前已在地基底下,在西墙地基上的三层石块为希律王时代所建,再往上的城墙为鄂图曼帝国时代所建的城墙,此西墙即是鼎鼎大名的哭墙,也就是说哭墙的位置在圆顶清真寺下方,了解此相关位置,更能探讨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的唇齿相依,但却常常发生牙齿碰撞嘴唇的冲突事情。

这是我见过的清真寺中,圆顶最大的一座,金顶寺外与广场我看到一群学生,与三三两两的妇女,有些穆斯林妇人,匆匆进入金顶寺内。

可惜的是,自西元2000年以色列总理夏隆上来圣殿山之後,引起的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紧张关系,自此之後,非伊斯兰教徒被禁止进入此金顶寺内,只能在外面,我只好先在偌大的广场里拍照。

!!好耀眼的清真寺!!第一眼很的印象震撼,清真寺的圆顶以黄金、镀金覆面,建筑在哭墙上方的高地,又从高地起高楼。来到耶路撒冷旧城,不论您在任何地点,抬头随时可以看巍峨的金顶寺,而金顶寺附近任何的建筑物,看起来都只是背景与衬托。

金顶寺以八角型的回廊建筑,墙的内侧、外侧均以黄、白、绿、蓝四种颜色的磁砖装饰,稳重大方华丽中又显得单纯,显露出伊斯兰教特有艺术的韵味,在太阳下闪烁的出光芒中,有一种安定的感觉。这四种颜色在伊斯兰世界里有其意义,黄色代表忠贞(Royal),绿色代表繁盛(Fertilize),蓝色代表对抗邪恶(Against Evil),白色代表纯洁(Purity)。

被禁止进入的金顶寺里面的大磐石,相传是亚伯拉罕献以撒(Issac)之处(创世纪22:1~14),但穆斯林认为是易卜拉欣献以实玛尔(Ishmael)之处(古兰经37:102~112)。

不论圣经与古兰经的叙述何者为正确,对我来说不是最大重点,但可说明「金顶寺」下的大磐石因赋有宗教的涵意,可说是块圣石是,在中世纪时代,此磐石被认为是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的中心点,世界的「基石」。

圆顶清真寺目前为穆斯林的第三大朝圣地,第一为麦加,第二为麦地那,两者均在沙乌地阿拉伯。

圆顶清真寺是伊斯兰教的早期的伟大建筑物之一,建筑时间为伊斯兰欧麦雅王朝哈里发,阿布都拉‧马立克时代,完工约在西元692年。

因为建在原来的所罗门王圣殿的遗址上面,耶稣也曾经在此地点传道,因此此地点也被称作圣殿山,如果知道伊斯兰教的起源,而礼拜的场所由原来基督教的礼拜堂的场地改变为清真寺的礼拜场所,大家就不会觉得意外。

约建在706~715年的大马士革清真寺在当时也是如此,原来是拜占庭帝国施洗者约翰礼拜堂的旧址,伊斯兰教初期,此清真寺的两种宗教人士共用礼拜堂,在同一礼拜堂内稍作分隔开而已,彼此相容,互相敬拜自己的神,并无争执情事。

   

圆顶清真寺建造的时间约为西元688年,此时麦加清真寺控制者为伊本‧祖拜尔(Lbn Zubayr),此人为阿布都拉‧马立克的反对者,有人说阿布都拉‧马立克希望建圆顶清真寺能取代前往麦加。

但此说理由稍嫌牵强,麦加的清真寺,在可兰经的经文中有绝对的不可取代的位置,只能说建设此清真寺有与麦加清真寺互别苗头的意味,也因为如此,此建筑物外观纵有缺损,但整体建筑却屹立不摇。

穆罕默德在麦加的时代,指示穆斯林(信徒)朝向耶路撒冷方向朝拜,16个月以後,西元622年穆罕默德从麦加进入麦地那,才改变朝拜方向,由面向耶路撒冷方向,改向麦加的方向,所以我们说上述互别苗头的想法是有迹可循的。

穆罕默德曾经在晚间由天使长加百利带领,骑著有翼的马,名叫卜拉格(Burag),当马由麦加跃起到天堂之前,马蹄子碰到耶路撒冷圣殿山的岩石(此时圆顶清真寺尚未开始建设),此段故事每一穆斯林均耳熟能详。

目前在圆顶清真寺的里面中间的岩石,圣经创世纪里面详细的记述的亚伯拉罕献以撒的故事,所记述的献祭台岩石就是此岩石,而可兰经也记载了亚伯拉罕用自己的儿子献祭,但未说明是哪个儿子,但注解经文中解释此儿子为以实麦儿(Ishmae,以实麦儿为亚伯拉罕与夏甲所生的儿子),可兰经文在同章节中,却记述阿拉赐福给以撒(Isaac)

讲了半天,当然重点不在献祭哪位儿子,而是强调此岩石的重要性,甚至有世界基石之说,听说是非常漂亮,摸过的也说是非常平滑,可惜不能进入亲身体验。

阿布都拉‧马立克见到圣墓教会(耶稣被钉十字架後所建的教堂)的宏伟,及教堂本身的华丽,担心穆斯林的因见到如此壮观之教堂而扰乱了穆斯林的心智,因此,为显示穆斯林的军事胜利,选择在历史上所罗门圣殿的遗址上,建造一个可媲美圣墓教堂的建设,以彰显穆斯林的建筑技术的建筑物,在里面的经文中写著“赞美归予真主,他没有为自己找来一个儿子,在他的王国他没有同伴,他不会因为软弱而需要保护者”。

世界的中心耶路撒冷,圆顶清真寺更是世界中心的核心处,据说在建筑物内,陈列著萨珊王国胡斯罗的王冠(萨珊王国为伊斯兰教未崛起之前统治伊朗的王国)、亚伯拉罕的公羊角等等,更象徵除神圣场合外,也是纪念胜利的建筑物。

可惜的是,我无法入内。


耶路撒冷之歌 发表于:05-11-28 22:38 0
2

以色列巴勒斯坦归来後(八)-在苦路中The via Dolorosa

在旅程中,比起其他景点,我特别感受到苦路是一个充满生命力且宗教气氛浓厚的地方。

苦路十四站(Via Dolorosa或英文The way of sorrows)是耶稣背上十字架前往刑场游街示众的路途,最终到各各他(Golgotha,西伯来语,又称髑髅地skull),定死於十字架上之间所行过的路径,在十五世纪时方济会的修士们沿途规划了14站供朝圣者追思。

从金顶寺走下来前往苦路途中,目前是属阿拉伯人的小学,我穿过这所小学,望著远处的校园,校园里种有一片橄榄树,正好下课的学生,在橄榄树下嘻笑玩著,我微笑著用肢体语言和孩子们打打招呼。

接下来进入在狮子门旁的圣安娜教堂(church of st.Anne),周围环境绿意盎然,相传这是马利亚的出生地,堂内音响效果很好,有游客正在高歌一曲Old Little town of Bethlehem(伯利恒小镇),她的神情,似乎在此教堂内唱歌是她的使命,如此的气氛感染,美妙歌声在此似乎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人。驻堂的白神父非常热忱的与我们聊天。

接著沿著苦路的行进路线走著,两边的商店与行人,除了观光客,多数是穆思林,卖著一般的生活日用物品,我向蹲在路边上的阿婆买了5美元的葡萄乾,又大又多且甜味充足,我感到真是好运气。

看到了阿婆,我竟然想起台北的龙山寺,有好几次,进去烧香与天上的爸妈讲话的情形,然後又想起万华夜市,大概是因为距离报社近,以前常常去逛过的,那里常看到很多类似的画面吧!!

第1.2站是耶稣被判刑,背起十字架,即将前往刑场游街示众的所在,可能是不是信徒的关系,眼光一直被沿途的市集商店,与来来往往的人群所吸引,一直到只对及第3站,耶稣第一次跌倒的雕刻,与第4站耶稣遇到母亲玛丽亚哀伤的面容时,开始较有感觉。

接著在微有坡度,很长但狭窄的路上,七弯八拐的来到第九站。

抵达圣墓教堂(Church of holy sepulchre)时,戴著深红小圆筒,帽鄂图曼之装束的管理人员在旁边闲话家常著。这儿是著名的苦路(The via Dolorosa, 或The way of sorrows)的最後几站,包括10~14站。

ㄧ入门的右侧有阶梯,是耶稣衣服被剥除的第10站,拾级而上11.12站,2楼的正中有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雕像,右侧13站,则是屍体要由十字架卸下的马赛。

再回到一楼,在耶稣钉在十字架雕像的正下方有裂开的石头,那是耶稣断气时,大地裂开的遗迹,而一楼一入门的正前方有一台座,据说耶稣的屍体是在此上油膏包上细麻布的。

之後信徒们把耶稣的屍体放入附近一处岩石墓穴中,并以大石挡住墓门,这是第14站。

这里聚集了很多信徒,每一个人必须排队进到最内室,里头有一平台,只能容三人空间,每一个仅能几秒或几分,入墓门处有一教士在作时间管理,朝圣徒在此再久也要等待。

下阶梯前有一天使教堂(chapel of angle),以大理石雕装饰,是当年天使昭告耶稣复活的地点,其内插满鲜花。

圣墓教堂的遗迹同样是由Queen Helena找到的,且也在西元326年建了教堂,但614年被波斯摧毁後又重建,1009年再被阿拉人拆除,导致十字军东征。直到1149年才重建成今日式样。

一如伯利恒的圣诞教堂,有不同派别的祭坛在教堂里一样,目前有罗马天主教、希腊东正教、亚美尼亚教会、衣索匹亚教会、叙利亚教会及埃及coptic教会进驻。

圣墓教堂的一群衣索匹亚教徒,已有1000年左右,真难想像,衣索匹亚的国王宣称自己是大卫王与希巴女王的後代。

衣索匹亚与以色列的关系,起於希巴女王拜访大卫王,当时女王以象牙相赠,大卫王则回馈约柜,从此犹太教传入叶门,而後衣索匹亚。


这里,原本不写,因为,写来沉重,一度放弃,不想再去面对,任何有孩子的游客,走过这里,他们将和我一样,永远不忍再来;来一次就够,因为,您永远不会忘记。

我终於明白,为何每篇谈到有关Yad Vashem纪念与名号博物馆的文章时,都会看到这句:could forgive not forget的话,施明德前一阵子的演讲,也说过「可以原谅,但是,不可以忘掉」这样的一句话。现在明白了,原来,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沉重。

还没进入,心情就很沉重,以往参观纳粹集中营的展出都令我很哀伤。

1953年八月,以色列国会通过纪念殉难者与英雄的法律,在耶路撒冷赫哲山丘附近,建立了一座令人深省的纪念馆:纪念与名号博物馆,Yad Vashem,Holocaust Memorial hall,中文翻成看起来血淋淋的-大屠杀殉难者纪念馆-这字眼每次看到总让我闷上几秒钟。

纪念大厅由1924年生於德国,於二次大战前二周才搭船来到以色列的Naftali Bezem所设计,壁上一幅名为From Holocaust To Rebirth的作品,连续共有四幅,从这四幅作品依序的解释著以色列从毁灭、抗争、移民到以色列与重生。

纪念馆今年又新增了一座刚刚落成的纳粹馆,主展馆现代感十足的建筑外观,将心中对过去存留的阴郁赶走不少。

但是,每一座集中营纪念台座,总又让我的心脏颤栗起来,纪念大厅里的长明火炬,舞动著它的火焰,在在提醒世人与自己,不可忘记这个惨剧。

馆外,有一座以巨石堆砌成,称为正义谷的纪念碑,纪念那些曾冒自己生命危险,甚至因而牺牲生命,向犹太人伸出援手的非犹太人士。

我走在这座矗立著柱形英雄纪念碑的小山头,纪念碑两旁种有一片树林,树林里的每棵树下插著一座名牌,这是为了纪念当时协助犹太人的人士所种植的树,这时我突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Oskar & Emilie Schindler Germamy

如果您看过「辛德勒名单」这部电影,电影里男主角Emilie Schindler的名牌,用希伯来与英文写著,他旁边的树已经长得蛮壮的了。

走入星星馆漆黑的空间里,感受到神秘与祥和,虽然毎一个烛光所反射出的光点,代表一个早夭的灵魂,他们的名字也逐一被念出,但是,没有愤怒和被渲染的哀戚,彷佛他们仍然存在,只是远远地看著尘世中我们。

在这由受难者父母为纪念被杀的孩子而设的星星馆里,我看著UZIELUZIEL在浮雕上天真烂漫的脸庞,带著天使般的微笑,是六岁永远的微笑。

永远是六岁的UZIEL,在墙壁上的这一幕令我心碎,我想我也永远忘不了,这是他的父母为思念与纪念他所做的,想到这里,泪水已不能止住。

走过这里,不会再来。写来沉重,不必写多,也不会再写。但是,不会忘记。

Could Forgive Not ForgetYad Vashem

老夫子:以色列巴勒斯坦归来后(五至九)


耶路撒冷之歌 发表于:05-11-28 22:36 0
3
不知为什么,很多图片无法正常显示。

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
http://blog.chinatimes.com/may.lin/欣赏。

wenzuyan 发表于:11-09-20 13:42 0
4
很不错,巴勒斯坦确实很漂亮。防爆称重模块,

yangshu111 发表于:11-11-23 21:21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