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32196216.htm 2 1137 2007-09-02 16:29:01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思想之约 > 要求退回毛泽东时代者是素质差的表现

要求退回毛泽东时代者是素质差的表现

珍视明 发表于:05-11-10 18:33

   二十多年的开放改革到了一个转折阶段,这个阶段的长短不好确定,但其路向根据人们的意见明显地有两条,一是退回到毛泽东时代的公有制集体主义制度社会,另一个是奋勇向前进入自由经济个人主义制度社会,前进抑或后退?争论从未停止过,其实还一种要求原地踏步的势力在作用,但客观事物发展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现实的权贵资本主义道路已经走到尽头了,它行将就木,只貌似强大其实不堪一击,只欠时机上拉枯摧朽的一击而已,现在呼声最高是前进的呼声,它应顺了历史发展方向和要求,因而生机勃勃,前进是必然的,问题不过是走得曲折些还是较直。

   想当年好不容易才从毛时代解脱出来,今天竟然还有这么多人宁愿退回过去,实在可悲,二十多年的改革虽然并没有给劳动大众带来预期的好处,没有得到应得的东西,但是理应进而争取才是,然而有部份人就象乌龟吃了当头一棒似的马上要缩回去,中国人有生性懦弱特点,而这些人更是愚昧,传统中好了伤疤忘了痛的劣性根在起作用,伤口不再痛时就忘掉造成创伤的一切了,同时也有部份人以为将民主嵌入过去那种制度就会达到一个新境界,总是不明白东欧人这样努力长期只得个乌托邦,不明白将民主自由与集体主义之对立作调和,绝对消耗了社会的活力而只有失败的结果,为了获得缩回去的理由和信心,竟索性幻想过去一切都美好的,千方百计美化毛时代来自欺欺人,还摆出一付不达到目的绝不罢休的冥顽不灵样子,但是假如真能回到过去而又再遭受痛苦时又会嚎啕大哭叫喊后悔,这样的人真的还不少。

   有篇说是美国耶鲁大学教授莫里斯...的文章<<旁观毛泽东时代>>,也不知其真或假,他们长期不厌其烦地在转载,我不认为跟中国没仇无怨的美国会有什么人敌视中国人民,但如果文章不假的话这个莫里斯的确是在搞恶作剧,象个小孩撒把火蚁巢中然后作旁观,欣赏蚂蚁的混乱,若中国如他愿退回毛时代那种社会,岂不迎合了他的上帝要谁灭亡,必先让他疯狂?其实借外国人的笔罗列的大堆数字又有多高的可信度呢,老毛掌权后二十多年来,不管有无天灾人祸,经济好坏,廿多年一贯制,每年年结都有数字来描述该年的成绩空前、史无前例,取得了伟大的成果,然而中国出数字传统上是无须根据事实的,根据的是政治的需要,支持这些数字的则是保密,你不知事实真相你就无从说我的数字是假,所以我的数据就成立,在中国什么都可以是国家机密,亦是随政治的需要和掌权的随心所欲。莫里斯教授说毛当政期间全国工业总产值增长60倍,能造多少喷气机,又成为什么核强国等等都没有意义,且不说其不敢公开事实而杜撰数字,亦不管其实是败絮其中,退一步来说就算老毛真能象日本和德国军国主义扩张发展军工业那样发展了中国的工业,但却丧失了人性,这样又算什么成绩?

   中国的老百姓不用理睬什么数字,就凭生活体验就知道了经济的大概,毛时代的经济可用贫、乏二字来概括,贫是生活贫困,乏是物质的缺乏,尽管莫里斯罗列了一大堆发展了什么什么的数字,而实际上配给农民的国产低含量劣质化肥通常只够点缀点缀,农民基本上是靠生活上的有机肥。在南方用煤要配给,数量少且混泥多难燃烧,生活上要烧柴草和禾麦杆,供电则断断续续永不充足,油、粮、布、肉、皂、柴等等用品都是配给,除了粮食之外,其余的数量上只满足生活所需的几份到几十之一,平时穿的衣服都是破了后缝疑缝补补的,一个自己养自己的劳动力,须几年艰苦的节衣缩食才能积累够一笔钱来买个手表或者单车,而且还要设法弄到个配额才能实现这个伟大的梦想的,曾有位仁兄想得发疯,趁有外国友人来参观百货商店,货架商品前所未有地琳琅满目之际,突然奋不顾身一窜上前就交钱要买一辆自行车,在外国人注视下售货员不得不卖了给他,但旁边的公安见他并非安排的演员就气得要死:妈的,假戏竟真做起来啦?这不是搞破坏?结果这位仁兄买了车骑上跑不到一条街远就被公安抓住了。缺钱缺房子,三十多岁的独身大龄青年比比皆是,他们休息时若穿上没破的衣服,戴上手表穿上皮鞋骑上自行车上街,家里失火也不用急着回去救的,值钱的家当都在身上了,老百姓都家徒四壁,有套或几件象样的家私通常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住房问题上三代同房甚至同炕不是个别现象。生产上原材料、物资的缺乏跟生活上相仿,要靠配给,而从来都是太少和根本没有,想当个搞物资能手难得很,也要拉关系送礼就相当于现在的使黑钱,若跟那些全国到处跑搞供销的聊聊他们就会有一肚苦水向你倒,当时的工业经济是怎样的年长者还记忆犹新。

毛时代重点发展工业,农业就为工业来垫底,尤其以政策造成工农产品价格的剪刀差最要命,农业因此长期停滞不前,一切都支援了工业了,二十多年来劳动大众亦都被剥削搜刮得赤条条的,一切都贡献到中国的工业上去了,老毛搞那点“工业化”成绩就是这样得来的,如此搞社会主义经济,看来只有在东亚、只有金胖子家族才跟他有得比,计算老毛的工业成绩的人有无把亿万户人民被掏空的财产剔除出来?正常的国家谋求的是国富民强,藏富于民才能得真正的民强和国富,是一种蕴藏深厚的富,不然纵使筑了个世界第一的金字塔,人民大众却是赤贫而愚昧的奴隶时,国家又那里强盛?这种统治方式只适合木乃伊生前的社会。毛时代患“自闭症”时搞的工业设备和技术,一到开放改革,在外来设备和技术的冲击下立即土崩瓦解了,全国各地即弃之若敞屣纷纷将鸟枪换炮,以现代先进设备技术取代之,那怕是二、三流的设备技术,这就是莫里斯先生所描述跟德国、日本相比都毫不逊色的老毛的“工业化”成果的下埸。

至于过去有没有可取的地方呢?有,首先是普及教育,就算饿着肚子仍有学可上,不会因无钱而被逐出学校,但存在着高等教育甚至中等教育都成为出身成份够红者的子弟和高干子弟的专利等政治问题,占多数的民众的子弟被剥夺了权利。医疗卫生方面也有可取的地方,有了复盖全国的医疗保障,但缺点是医疗水平很低,农村都依靠速成训练出来的赤脚医生,医药设备亦都落后,多使用中草药,较棘手的疾病就没法医治了,有海外关系的人就弄外国药物回来或者争取出境就医,高干一族自然有享受国外先进药物和医技的特权的,什么都没的就唯有听天由命了。那时人们营养不良普遍体质差而多病,常靠药物来维持,好在有公费医疗而且药品便宜,大家都随意拿药也不管适用不适用,堆在家里时间长了就扔,弃药是垃圾池中常见垃圾之一,因此造成巨大的社会浪费。至于劳动工作方面说若是好,事实上干活除了政治运动来了需要苦干之外,一般都轻松自由,那时常说:“做也36,不做也36(每月36元工资)”,做多做少做好做坏一个样,照拿36,大家都争着练精学懒图自在,这是公有制上“所有人缺位”这个死症的表象之一,这样固然舒适,但社会生产率就低下,结果就贫困落后而百病丛生,这还是不可取的。

怀念过去的民主社会主义者们想要得到过去那点可取的东西,但如果努力进取可以得到更好的何不向前争取呢?当然,争取时需克服因难,进步的社会又是自由竞争的社会,需要开展竞争,里面存在着政治竞争、思想竞争、经济竞争,文化竞争等等各方面的竞争,社会通过竞争而进步,在竞争中前进,没有竞争就没有进步,这就需要有斗志了,特别是目前要求冲破阻力建立一个公平竞争的民主社会制度,为社会成员制造一个“机会均等”的公平起点来开展竞争,在这个关头,民主社会主义者在困难面前退缩了,他们害怕困难,害怕竞争,显示出他们胆怯、懒惰、愚昧和低能的素质,文明先进社会竞争中失运者弱势者的生活有保障、过得舒坦,胜出者则更有条件过得幸福,这个对他们都没吸引力,他们适应匍匐在伟人高呼万岁乞取赏赐的生活,把思想和灵魂上交而希望让躯壳做懒虫的生活。

有一点值得欣赏的是,除了混进去的既得利益者之外,大多数民主社会主义者都把民主放在首位,而实现了民主时就可以按广大人民的意愿办事了,且不管这个意愿是什么,实现人民的意愿是人民的最大利益,任何中国人都要服从这个利益,维护这个利益,这样也就成功迈进了一大步了,希望热爱民主的中国人不分派别阶级阶层,能求同存异携手合作。

 

 

 


mengdizi 发表于:07-09-02 16:29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