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30306532.htm 6 654 2005-09-07 22:44:5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星期五的读书 > 北京

北京

外外 发表于:05-09-07 13:20
今年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身边的朋友一个接一个地去了北京。先是小平,这个常笑出两颗门牙的小说天才蹲在北京高楼的小阁笼里,像鸟儿样孵着自己的叙事理想。南京留不住他,没钱也就没女人,加上没了工作,像他这么个梦想成为中国的胡安鲁尔福的人又能去哪里呢?除了北京,别的城市没什么人听得懂他满嘴喷发的梦话。  

     然后是麦麦提,我的同居好友,飞到北京女友的身边,飞到一个优雅的小高层。他依然进了媒体,延续他的类型台计划。除了北京,哪儿还有人会听他的唠叨呢?在那些唠叨里,电台是个巨大的唱片数据库,他是其中的一只虫子,愿意转在永远也喧嚣的音轨里。我想象他在北京度过他最后的青春期,然后肿大肚子、狂灌啤酒,不停痛骂北京糟糕的食物与服务态度、大象挤蚂蚁洞般令人绝望的交通,坐在马桶上翻翻他喜欢的朱文。他爱上北京的天高地阔。我祝愿他回南京的次数会越来越少,当随遇而安地成为沉着的北京中年。  

     还有那个每到半夜手机里就传出小妞儿口音的老刘,最好的办法不是警告他北京的情感关系就和网上的情感语录一样不靠谱,而是给他听胡吗个说的那个段子:姑娘去北京。一切从零开始,北京就是个不断归零的仪表,降温、升温都飞快完成。老刘啊,你打算活几辈子?  

     今天轮到慢三,这个湖南小伙两年前来到南京,在电视台新闻节目里把自己混成了底层直播,最终不得不扔掉了摄像机去扛起被窝,我们怀疑北京是个灾难的源头,你打算到那儿去问个明白,但实话实说,中南海你进不去。你可以在它边上和老刘、小平、麦提一块喝酒,你可以有机会去通县见见奇人李红旗,或许你还可以在他的新片里演个哑巴。不善言辞的你,北京的饭局中该如何自处?  

      祝福你们,我的去了北京的南京杆子们。你们要住在高楼,要学会夸张和孤傲,但不要学会装孙子,也不要学会混帮派。这样当台风刮过原本晴朗的天空,我就可以在我住的高楼上和你们找找半空中相似的呼吸感受,找找身体里的激烈和无畏,哪怕最终我们都将消失于尘埃。 
 万事不求人 
除了那个

罗拉拉 发表于:05-09-07 15:05 0
2
小平曾和我们一起爬山。
 岂有豪情似旧时 
 花开花落两由之 

辛田 发表于:05-09-07 15:06 0
3
今年,北京的朋友来南京来了好几拨了。北京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爱是不忌妒,爱是不自夸  
  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  
  不轻易发怒,不算计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爱是永不止息  
  
              天空是我家 

外外 发表于:05-09-07 15:21 0
4

 

转个小平最新的东西在这,足见在一点上深入的能力越来越强啦

《你那里停电了吗高艳红》  

        回顾我近期生活,似无必要,略去不提。只说一件小事情,它在某一天晚上发生。说某一天晚上,实在是因为我没有及时记下那天是几号,没有意识到它可能会对我产生的影响。也由此可见,我的混噩。那天晚上我睡下不久,突然听到手机短消息的声音,于是爬起来看。按照我的经验,这么晚的短消息完全可以在明天早上起来后看,它是没有时效性的,早看晚看于它无碍。如果是重要的消息,这么晚了机主不会以短消息的形式发送给我。但我还是看了。短消息就是这句:  
                   你那里停电了吗高艳红  
没有标点,短消息很少有人打标点的。手机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高艳红这个名字我也不熟悉,肯定不是我的朋友或熟人。事情估计是这样。高艳红,她是一个女性,给某一个人发消息,旨在问那个人,他(她)那边停电了吗?结果却误发给了我。就这样,我收到了高艳红的这条短消息。我这边没有停电。但我想这个高艳红肯定不是发给我的,我这边停没停电对她毫无意义。她只是想知道那个人那边有没有停电。可是如果我不回消息给高艳红,那她就不知道她并没有把这条消息发送到那个人手机上,那么她就会在等待中渐渐焦虑起来。我想我得提醒她一下,她消息发错了,那样她可以重新发消息给那个人。于是,我就回了一个消息给高艳红:  
                   你发错了。  
发完后我就又睡了,还睡的很熟,仿佛这件事发生了却跟没发生一样。事实上呢,它当然发生了。早晨醒来,我拿手机看时间。又翻到了半夜收到的那条短消息,还有我发的那条短消息,我把我发的那条短消息先删了,但在删高艳红的短消息时我犹豫了一下,就没有删。这样,那条短消息在我的手机里匿藏了靠近半个月的时间。期间,有一次我晚上翻到这条短消息,对它的存在和表达都很吃惊。首先在于我还是不知道这个所谓的高艳红是谁,其次,我对消息的内容产生了好奇。我当时的思路,先对短消息做了一点改动,给它添上标点,使它符合我们的语文习惯。我是这样操作的:  
                         你那里停电了吗?高艳红  
但这显然不是一个完整的句子。你那里停电了吗?是一个完整的句子,是一个问句,要求被问的“你”回答。而高艳红三个字就不好处理。甚至高艳红到底是谁还是一个疑问。她有可能就是前面问句中的“你”,那么这句话就应该是这样的:  
                           你那里停电了吗,高艳红?  
但是我马上又推翻了这个假设,如果确实是发给高艳红的,那高艳红三字有点多余,即使不多余,至少在位置上它是值得商榷的,那也应该是:  
                     高艳红,你那里停电了吗?  
其中,高艳红三字完整的出现也显得很生硬。她应该让位给昵称,比如:小高,艳红,红,红红,亲爱的,等等。显然还应该回去,也就是说,高艳红是发消息者,而非接受消息者的可能性更大。那样一来,这个消息就好分析了。它由一个疑问句和一个省略的判断句构成:  
                          你那里停电了吗?(我是)高艳红。  
可是等等。为什么要在问句后面加上“(我是)高艳红。”呢?高艳红显然是不能肯定对方知道自己的号码,也许互通了号码,高艳红怀着激动的心情记下了对方的号码,对方却未必。高艳红记下了对方的号码,却苦于羞涩,无法像一些时尚女性直接发送“我想和你上床”诸如此类的消息,直能苦等良机。直到那天晚上,高艳红居住的小区突然发生了停电这样的事故。高艳红恐惧于突然蒙住自己的黑暗,赶紧给她心底挂念不已的人儿发了条短信。一来停电,尤其是晚上停电已很少见,二来女子怕黑是天性,给人发短信可以出现些许光亮,可以扫淡些黑暗,三来借这个消息突出自己在黑暗中的形象,未必发抖,却惹人爱怜。只可惜我不是高艳红心底挂念的人,即使我心生爱怜,也于她无补。没想到她却把消息先是误发给了我。想来那个手机号码和我的近似。既然能发错消息,那显然这个手机号码不是预存的。有可能是一张发烫的名片,高艳红在黑暗中借着手机屏幕发出的光看那张名片上的号码,然后飞快地凭记忆输入,结果输错了,不得再输入一次。那也可能是写在一张小纸条上的,或者是烟盒上面。假如高艳红抽烟的话,那么停电之后她最想做的事情肯定是躺在床上抽烟,吐烟。她摸到烟盒,突然想起白天和某人网上聊天的时候,在烟盒上记下的某个网友的电话号码。那是很正常的。甚至,高艳红在发消息的时候除了告诉对方自己这边停电的事实,问话里还包含了一种关心。此外,在键入自己的名字的时候,高艳红的神情是调皮而兴奋的,她还要给对方一个惊喜,对方没有想到高艳红给自己发消息。于是他们短消息交谈借停电这个挈机频繁而丰富起来。  





       高艳红的短消息在我的手机里存了大概有半个月之久。有时候翻到这条短消息,我忍不住要想一番。比如高艳红。当然我并不认识她,还不认识她,也许能认识她。这也许是我一直不删她的消息的一个原因。如果我把她的这个消息删了,我就再也不能从人群中找到她。而当我在茫茫人海中,突然想到高艳红的时候,我觉得奇妙的很。还有高艳红消息的接收者,他有时候比高艳红更让我激动,有时候,我觉得我就是那个人,有时候我觉得我是那个人的一部分,我还觉得我和那个人是互补的,相对于高艳红来说,这还不够奇妙吗?

 万事不求人 
除了那个

罗拉拉 发表于:05-09-07 15:37 0
5
学习了。
 岂有豪情似旧时 
 花开花落两由之 

电影鼹鼠 发表于:05-09-07 22:44 0
6

刚从南京火车站回来,送一个老同学去北京进修,学电影,在这方面,北京终究是一个很有诱惑力的地方~~~

 

 Everything that has ended will have a new beginning. 
粽子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