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9809784.htm 4 717 2005-08-29 12:44:3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星期五的读书 > 暗恋是一生最初苍老

暗恋是一生最初苍老

如影随形的暗器 发表于:05-08-23 22:38

再一次写下这个题目,我不禁对着屏幕笑了,这已经是我今天第三次在键盘上敲下这几个字了。前两次都是因为优盘的问题,文件神奇失踪,差点让我背过气去。现在我已经无法追踪当时那些思绪的所在了,但也正因为如此,印象中那些最深刻的东西才更清晰地浮现出来。就像记忆的管道盘根错节,但最终总有根最直接的管道迅速地通往你想去的地方。

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我想到了顾小白2000年那篇很有名的万字长文《等待是一生最初苍老》,他在里面漫不经心的念叨着关于电影,关于成长,关于真情流露每一瞬间的种种记忆。我同样漫不经心的看着,漫不经心地勾起对往事的零乱记忆。一直到2002年,久已忘记上网的我突然在梦中梦见了自己和一个叫做顾小白的武林高手,以及从此衍生出的一系列的故事。我留言给小白,很快的他回信了,说,小白的来历在于自己上中学时尝试写的武侠小说,没想到竟然在我的梦中得到了实现。

就这样,我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那时,我正在暗恋一个远方的男子,一个躲进自己的悲情往事,粗鲁而不失细腻的男子,一个视爱情为宗教,又宣布从此不再需要爱情的男子。显然,我到达他身边的时候已经错过了他的好时光,他的目光已经不再可能为我停留,因此,我远远的看着,并没有走上前去的打算。我把这些都告诉了小白,因为,他说,等待是一生最初苍老,然而我说,暗恋是一生最初苍老。

也曾跟小草交流过关于暗恋的话题,她尽管年青,应该还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却坚持认为暗恋是最美的性灵之花,那是一朵娇艳哀怨的水仙花。确实,暗恋就像恋自己,一般有暗恋经历的人都会有自恋的倾向,秘而不宣的单向爱恋,是因为爱自己的光衍射在他人身上。

我看着小草年青光洁的面庞,说,你应该去谈恋爱,趁早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哪怕最后不在一起,也不要怨恨。好过单相思千百倍,真的!也不知小草现在有没有在恋爱中,然而我自己?在心底挣扎萦回了许久,今年四月,终于放开了,我对好友说:我爱他,但我选择放手,原先我愿意一直守着他,快乐的相对,幸福的思念,永不怨怼,永不分享。现在我仍然爱他,我选择在心里留一席之地,独享爱的盛宴。

像火不能不燃烧一样,爱了也不能不爱。处于失重状态的爱渗透身体的堕性物质,它涌进我灵魂的最深层。那句古诗说得美妙无比,“记取崔征模样,归来暗写”。斯人惊鸿一瞥的擦身而过足以使一个少慕知艾的及荆少女念想感怀一直到出嫁前夜。暗恋就像平地里起了惊雷,暗恋的舞台上,所有人退场,你是我永远的主角,我是你唯一的观众,有个声音贯穿始终的柔柔唱道:“我爱你,心就特别软”。及至为人妻母,也难保在心里再次描摹,这就是暗恋,它本身没有光彩,光彩的是暗恋者的眼亮双眸和羞于语言的古典之美。

暗恋者的心事日月可昭,独独不见容于所爱的那个人。所以暗恋者的目光只好贴着爱人的头顶超低空飞翔盘旋。在想像中伸出双手摩挲着爱人的寻常举动,寻常话语,敝帚自珍。暗恋的人们在暗夜里守护着爱人们的美梦,这些后知后觉的憨懒人们因为毫不知情无牵无挂而睡得无比酣畅甜美──他们的梦中不会出现暗恋者的身影,倒有可能是隔壁阳台上偶然一见的寂寞少妇,超市里收银的青涩小妹,常去打牙祭那家小店里丰满殷勤的老板娘。暗恋者若知他们的梦境如此庸俗不堪,会不会失望?女人都是爱做梦的感情动物,幻想活在花团锦簇的童话世界,然而如果有一天王子走出童话,来到你的面前,一样的长有雀斑,体毛过重,甚至也会打嗝放疝气,你会不会转过身去,仓皇而逃?

然而暗恋就是这样矛盾。知道他其实很平凡,知道他没什么了不起,还是愿意关注他,愿意守候他,愿意陪伴他。渐渐地,在暗恋的目光之下,那个平凡寻常的对象不再是人海里泛起的微不足道的小泡沫,而是人鱼公主尾巴上晶莹闪亮的宝石一样的鳞片。他们在暗恋者的光照之下,通体透明,散发出洁净的气味,光明的颜色,然而暗恋者自己,仅管双目炯炯,双颧赤红,仍然不免形容孤苦。暗恋,夹带着一种尖锐的疼痛,在我们身心深处蔓延扩散,高贵而又神圣的装饰着我们年轻和不再年轻的梦想。

一个暗恋的人,可以是一个留守者,倾听者,梦幻者,乐观者,脆弱者,坚定者,占卜者,祷告者,殉情者,带有宣言色彩的预言家等等等等,但唯独不可能是一个收获者,因为在他们播种希望的时候,没有找到现实的土壤,他们的爱空中楼阁,无比精致,超凡脱俗,却无法安成一个最平凡普通的家。

男人的暗恋我不知道,女人的暗恋绝对是母爱泛滥的产物。即使你爱恋的那个人年长你数倍,即使你依恋和爱慕他如父,你依然会怜他如子,在甘愿附身亲吻他足下微尘的同时,也不会忘记替他打理生前身后一应红尘琐事,使他免于受苦,这简直是一种信仰。中世纪的法国,有一个修道院里的情圣,名叫贝恩哈德,他这样评价过暗恋者的不被救赎:“如果爱者自身不被人爱,而只是爱人,那么,这爱者会得到怎样一种慰藉呢?……孤独者多么可怜,孤独的爱将自己钉上了十字架,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仇恨自己。”

这么说来暗恋真的是带有宗教的意味,献身(想像中的)的伟大。那些形而下的肉体的狂欢,被不自觉地回避了,一些原来可能滚烫的激情被更加滚烫的纯情挤到角落里,不死心的跃跃欲试,然而大局已定。
 
暗恋的对象一般年长于已,他们大多身心有伤痕因而显得深沉而迷人,和自己不是同类,又有着异乎寻常的一致之处。那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小伙是不入暗恋者法眼的, 他们始终关注着那些心智上超越他们,能带领他们走出青黄不接的尴尬人生的成熟异性。

《一碌蔗》(Just One Look)里,余文乐总会对着对面阳台上陌生女子的性感内衣发呆,然而当他终于能够见到内衣的主人──舒淇的时候,他没有想入非非,只是粲然的一笑,施然离去。

归根到底,我爱你,只是因为我爱你。

暗恋是一段缄默时光,种种表达都可能朝着事与愿违的方向发展。就像王家卫的每一部电影,飘浮着似是而非的爱恋与擦肩而过的遗憾,然而生命中注定会有遗憾和错过,回忆便寄生于此。

说话间惨绿少年渐次成长,光彩照人,眉宇间闪耀的是暗恋的那人遥遥传递过来的心灵福音。也许暗恋的美好远甚于背叛的伤害。耳鬓斯磨的也不一定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而暗恋的那份单纯的爱慕与快乐,多少年后再回首,仍然在附近,不离不弃。

或许人世间没有唱和的尘缘注定万般皆休,暗恋者的青春就这样长出了皱褶。韶华到眼轻消遣,过后思量,可怜不可怜,在各人。年华就这样老去,情怀就这样老去,暗恋也就成了一生最初的苍老。

          
 时间是座奔跑的坟墓,爱情是坟墓里的歌。 
 我们是花朵,在巨大的墓园里不甘寂寞的开放 
 随风起舞,迎风低唱 
 来吧,来爱这各色的花朵中能让你心颤的炫烂 
 如果,在你睁开眼时你看到的是我, 
 如果,你清澈的眼神穿越坟墓里重重诡异的鬼火 
 像甘甜沁馨的泉水洒落我身躯, 
 在那一个瞬间,时间停止了脚步,坟墓变成天堂 
 我是不再会死去的花朵 
 爱你的眼中永生 
 我有羽毛之轻,停栖在你的肩头 
 有黄金之重,直坠你的心底 
 在那一个瞬间,我就住你身体 
 住在你给我的天堂 
大脚户外沙龙

马耳递泥 发表于:05-08-24 13:45 0
2
暗恋是一生最初苍老
 神仙不肯分明说 
 误了千千万万人 
大凡喜欢而且擅长烹调的男人,即使坏,也坏不到哪儿去

电影鼹鼠 发表于:05-08-24 19:15 0
3

暗恋是一生最初苍老

 

 下一站,凤凰 
粽子学院

花边 发表于:05-08-29 12:44 0
4
我还小,我只有十七岁,我没有谈过恋爱,可是我一直在暗恋
 一切困难都在毁灭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