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8546033.htm 2 1675 2009-06-09 01:32:2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思想之约 > 新时空哲学

新时空哲学

发表于:05-07-10 23:38

简述科学三原则

你好。

我将带你走入一个神奇的世界。这世界就在你身边,也在比你所有想象更远的地方。我将介绍我的科学哲学,还有许多非常美妙的外星人信息,还有对中国古文化的重新理解,而所有这些,你将得到一个统一的注解,一个与现代科学与马克思主义相和谐的注解。总之,那是我喜欢的神奇,也是我喜欢的平实。

首先,是三个重要的科学原则——我总结的:

观察与实践

不管谁说的,都“大”不过你的观察和实践。这是科学的第一原则。没有真正的权威,除了你自己。这世界并不需要一个完全统一的信条,这世界更需要你的独立观察实践与思考。

有趣的是,我将传播许多我看到的外星人等信息,可能还涉及一些似乎迷信的东西,而所有这些,我都会结合这个“观察实践”原则来说,那似乎不可验证的东西,并非那么的虚无飘渺——当然,前提是你也喜欢这些好玩的东西,并且想用自己的身心来观察实践。

创造与传播

在第一个原则的基础上,我们可以建立假设。

!你可以验证一个结果一亿次,但那并不代表你是对的。因为从更长远的未来和更广大的实相,那结果完全可能被推翻——只是那推翻可能更像是一种补充和发展,就像相对论对牛顿力学的发展。牛顿力学对吗?从牛顿力学开始,科学被真正的应用,蒸气机到发电机,无数的建筑,无数的科技产品,从相对论量子力学的角度来看,可能都仅仅是一种“近似”,都不是精确的——不精确,怎么能说是对的?所以牛顿力学是假设,相对论同样也是假设。他们都可能被证伪。

我们的现代世界就是建构在假设之上。

可以假设,允许假设,更应该传播假设,让大家一起通过“观察实践”来验证。

验证与破除

假设是“立”,有立有破。不破不立。科学正是如此发展起来。

所以当年伽利略要破除“轻重物体下降速度相同”这个假设。弄两个铁球到比萨斜塔去扔。

最开始的时候,科学建立的假设比较好破。就像伽利略那么一仍,一个传承了几千年的假设就被破掉了。

后来,从牛顿力学,电磁学等开始,科学被极大地应用起来,这时候,假设变得如同现实一样难以破除,我们看不到科学的破绽,还有那么多人极力维护,害怕不科学的东西,害怕挑战——当然,这些人一般只是中层的科学工作者。

高层的科学工作者,现在手里都有一堆假设。他们在探询这宇宙的整体规律,你来一个假设,我来一个假设。难办的是,这些假设也非常难以被验证或者破除,因为那已经涉及到最广大最高端的物理实相。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简述新时空观

       有了科学三原则,我们就可以来瞧瞧我做的假设。这是我讨论的核心与基础。

       首先,我要拓展空间的概念,用新的空间概念,也是新的心胸,来接纳更多的神奇。

破除绝对时空

       首先,我们要破除一般的时空概念:绝对时空并不存在。

这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破掉的。拿出这个大旗来,可能你就比较相信了。只是,相信是相信,你恐怕并不明白。想要弄明白,一种方式是研究相对论,我这里提供一种,却是不需要数学基础,只需要按照科学三原则,来自己观察思考就可以。这是哲学的方法。

我所提出的时空概念,和绝对时空的“感觉”恰是相反的,在这两种概念的矛盾运动中,在它们互相的一破一立中,我们就会从“绝对空间”的概念中走出来。

。你就认为那是绝对的。即使原子弹也只能破坏运动场的外形,却破坏不了这长度。

这相对论的道理,似乎神神秘秘。如果你不懂这个,你可以从下文我提出的概念来“感觉”,哲学从某些方面来说,更容易懂,并且,即使相对论时空观,也仅仅是我们新时空观的一个特例。

新时空观

       新的时空观念,非常简单。

       空间是什么?空间是“对立”。

       时间是什么?时间是“统一”。

       时空是什么?时空是“统一对立”或“对立统一”。

       这就是新的时空观念,极为简单,但内容也极为丰富。我们从几个层面来解说:

你的时空

时空,对你而言,是绝对实际的存在,你每天与它息息相关,却往往找不到它的身影。

观察你的时空,实践你的时空,这似乎不甚容易。但,这是我们起步的地方。

首先,你能不知道你的“内外”吗?知道内外,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的空间?是的,是你的空间,不是别人的。你占有了一块地方,你称呼它是你的内部。然后,不是你内部的东西,就变成了你的外部空间。

观察这个交界,感受自己的大小。

你总是在变换大小,你是否有感觉?从小到大,你变化那么大,你拓展了那么多,你没有感觉?那还仅仅是你的“物质”空间而已。

什么是你的空间?你和非你的对立,才有了你的空间。没有这对立,就没有“你的空间”。

如果你像是牛奶融入水中一样,融化在这空间之中,你和外在的对立消失了,你所存身的空间还在吗?

你以为外在的空间和你无关。如果你死掉了,外面的世界依然存在。你是那么想的吗?

这就是绝对的时空的观念。

绝对的时空并不存在。并没有那么一个和你无关的像是架子似的空间存在,你这人没了,那架子依然存在。并非那样。

有一个对立在那里。你的内与外的对立。这可以说是一个架子。所以这就有那么一个空间在。当你这个支撑点消失了,一个架子——也就是一个空间,消失了。

这个空间,只有两个支点,你和非你。非你的世界,太广大了,以至于你不知道这支架的另外一端在哪里,是怎么个端点,你不知道。

你可以感觉的,是面对一个物体,你就建立了一个空间。那首先是一种关系,是一种对立统一的关系。

你可以尝试,现在将一般的空间的感觉抛开,只感受对立。看看周围,你相对那么多事物存在。看看桌子椅子,你和它们之间的对立关系。看看你所存身的房间,感觉你和它之间的对立存在——没有空间。

对立是更直接的感受,空间是我们抽象出来的概念而已。对一个初生的小孩来说,他并不知道空间是什么。甚至有些大人都更知觉“对立”,而不是知觉“空间”。所以他知道他和集市之间的对立关系,那需要付出什么来拉近,或者再拉远。而更不仅仅如此的是,他可能爱那个集市,喜欢集市的味道,喜欢那里的人。所有这些都是他和集市之间的关系。这对立的关系,包容了许多,空间只是其中一个。或者说,只是这关系的一个抽象的面。

所以你可以观察,可以实践你的时空。如果你用更直接的感觉来感受时空。你不必非得用脑袋琢磨什么是时空,那会很累。但你可以在“现在”就感受和周围事物的对立关系。感受你的空间。

没有时空,只有对立统一的关系。

多相时空

现在的地球,是一个特殊的时刻,因为我发现了很多好玩的外时空信息。你相信吗?不是来自我们的时空,却是来自时空之外。

如果我们用一般时空的概念,就会对这些东西很抵制。反过来,如果你接受对立统一的时空概念,那么一切就都好办了。一扇门,将为你而敞开。

我们以为现在生存的时空,是我们共同的创造的幻影。这幻影的确是一个“架子”,但每个人,每个生命,每个物体,都是那支点。

所有这些存有之间达成了一个协议,就成了我们以为的时空。这一点,有很多的类似例子来说明。

譬如,市场就是一个对立统一的东西。各个商家、消费者共同创造了这个东西。你可以感受你和比尔盖茨的关系,那个世界首富。你和他之间有很大的空间距离。这是你们之间的对立。同时你和他却必然处在同一个“现在”,这是你们之间的统一。事实上,你可能更多地感受市场的时空,而不是这个物理的时空。市场的时空,你和世界首富之间同样存在距离,也同样有统一之处。这对立可能不那么清晰,用不同的标准,可能忽远忽近。从钱的多少上,你们距离很远。从商品的交互上,你们离的很近。但你可以肯定的是,的确有那么一个空间存在。也的确有那么一种统一存在。如果抛开市场这些关系,你可能坐上飞机,再坐坐汽车,很容易把距离缩减为零。但事实上你知道比尔盖茨很不容易见,也很不容易接近。当你可以克服物理距离的时空,你发现了市场的距离在起作用。如果你和他是生意伙伴,可能很容易将距离拉近。否则,将会是另外一回事。

市场是一个时空,权利同样也是一个时空。观察感受你和政府、政府官员之间的距离,你就会明白。

能量的视角

对立统一的时空观,是一种“能量”的时空观。

你感受你的身体,你感受它占据了固定的空间。然后你就可以拿它当尺子来度量你看到的空间。这是绝对时空的概念。

你感觉你的身体是独立的,正如你感觉一个空间是独立的,静止的,不可改变的一样。

你身体是独立的吗?

你的身体,由无数的细胞组成。细胞又由分子组成,分子又由原子,原子由微观粒子,这样一直下去,知道小到无穷小,你也变成空空荡荡。

细胞之间有对立统一的关系。正如一个组成市场的人之间的关系一样。市场是被对立统一撑起来的架子,一个别样的时空。同样,你也是由细胞撑起来的架子,你就是一个市场,一个时空。

人其实非常明白这一点,只是往往不会承认这一点。人很害怕,因为如果承认细胞的独立性,就等于承认自己的“脆弱”。今天这样是你,明天细胞一罢工,你就死亡了。

事实上,人害怕的另外一件事情也同样存在:每个细胞,都不仅仅围绕着你的身体转,它也同样和外在发生着联系。它,的确是独立的。只不过,它的独立和你一样,它也由更小的独立存在所组成,它也是一个架子。

或者我应该在最开始就提到这些,只是一开始没有想到。当你能看到这里的时候,你应该是属于比较勇敢那种人。因为潜在的你很是清楚,它可能在开始的时候就讨厌谈这些,它可能很清楚后面会提到一些它希望逃避的事情。但,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与其等到肉体死亡的时候再实践到这事实,不如现在就开始。

从固定的,独立的,似乎永恒不变的视角脱离,走入变化的,相对的,能量的视角。这是一个明显的进步。你,是一个关系,你害怕你自己转瞬即逝吗?

你需要仔细观察实践自己。从最基本的关系入手,感受你和外在的整体的关系。感受你周围的一切和你的关系,感受当你运动的时候,那关系的变化。

和君王一样,也会恐惧。你害怕这些细胞臣民们哪天离你而去,或者造你的反。你感受欲望,然后满足欲望,以为那样就可以安抚臣民,保持统治。你想事无巨细地管理,关心身体的每一方面,然后又感觉太累,放任随它自己了。

如果哪天你感觉自己不是君王了,你可能会走向民主,让身体自己作主。你开始相信自己的身体,相信自己的欲望,也相信自己的能力。相信身体会自动安排好一切,而你只需要满足它的欲望。这简直就像人类社会从封建社会走到资本主义社会一样。

一个君王管理一个国家,是很累的事情。因为在他眼中,这个国家必须都管到位,才能有秩序,他的统治才能长久。但他的手臂没有那么长,他和任何一个人一样的平凡,他只能通过其他的人来统治,建立一个统治机关,最上层是所谓的贵族——他似乎可以相信的人。

虽然每个君王都知道这很虚幻,没有谁天生比谁更高贵,但这种虚幻的确维持了很长时间。直到这个社会成长到似乎不用他做很多事情,因为市场被创造出来。

我们也知道我们不用为身体做很多事情,但我们可能并不知道内在有一个市场。

市场的关键,是有一个等价物——钱存在。钱,是很虚的东西,开始是一种稀缺的金属,然后变成了一张纸,到现在,连轻飘飘的纸都没有了,钱更像变成了一个符号。

但钱可以换这个换那个,钱就是“关系”的实质化,是一种更纯粹的能量的表达形式。

你为什么可以随时指挥你的手臂,那纯粹是一种机械的效应吗?是一种化学反应吗?现代人尝试创造机器人,却发现很难很难,因为人类操纵手臂,不仅仅是机械与化学反应,更有一种类似钱的东西在驱动。那可能的确是一个信号,但你不知道这个信号的演化过程,它对于细胞们为什么那么有威力?你存折上的钱,也不过是计算机中的一个信号,但这个信号和其他信号是不同的。

所有这些,当我们脱离了“物质性的视角”,而走入“能量性的视角”的时候,我们将会很容易地感受到。

国家权利机构是一个时空,市场是一个时空,它们都不是心理的,不是一个随便的符号,它们和我们现实的物理时空一样,是能量的。你可以感受它们,感受那时空中所有对立的角色,感受它们之间的运动、交换,感受它们的成长,对立的角色在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专业化,同时交流也越来越广泛,深入,各种等价物在流动,金钱和权利在市场和权利机构的时空中不断地沟通代换着各种角色。由此,对立的空间走向统一,又进一步分裂而拓展空间,然后再重新走向统一。对立是能量与运动,统一也是能量与运动,我们可以通过能量的视角来将所有的时空统一为一个——包括我们自己,都是一个能量的时空。

所以你在做梦的时候,那时空也分明是真实的,如果你发现你的梦从黑白变成了彩色,角色增多,交流变得多样化——那说明你的梦在成长,也说明你的时空在成长——如果你能从能量的视角来看待的话。

内在的沟通

你是人吗?

这似乎是一个真理,但它不是。这种观念,是“死”的观念,是“物质性的观念”,而我们要迎接的观念,是“活”的观念,是“能量性的观念”。

你是一个架构,是一个架子,活的架子。你可以从你的身体来感受这个架子。感受每个细胞,每个细胞是一个点,所有细胞的每个点连接起来,组成了你的身体。

细胞们组成了一个社会,这个社会就是一个时空,然后你就是那个社会,那个时空。但,当你以为你就是它的时候,你已经“不是”它。因为你“似乎”脱身于外在观察身体。你在和你身体这个“社会”形成一种关系,一个新的时空关系。那就和你面对一块石头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你和你的身体关系紧密,你可以进入到身体这个时空,就像你进入自己的梦境。

在你的身体之外,你还有其他的身体。譬如你的房子。当别人要给你的身体一拳的时候,你感觉“我被打了一拳”,你会痛。当别人要拆你的屋子的时候,你的感觉没有两样。你也会痛,也感觉自己被攻击了。

小学中学,你就知道有一种修辞手法,叫“拟人”,其实那不是修辞,却分明是一个物理事实。你的屋子和你的身体都被“拟人”化了。只是,如果你说屋子就是人,别人不会接受。而现在我们说屋子和你之间,形成了一个对立统一的时空架构。这就比较科学,比较物理。而这个对立统一的时空架构,就是你的更大意义上的“身体”。

这是一种互相拥有的关系。就像一对夫妻,拥有了彼此。所以对方受伤,自己会痛。有的人会发现,自己丢了钱的感觉和失恋很像,那的确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同样是你的一部分离你而去。

这种关系当然是相互的,你拥有了她,她也拥有了你。正因为这种相互关系,你才可能操纵这个身体做这个,做那个。因为你和它之间的相互拥有的程度很深,互相也给予了对方很大的权利。这个相互拥有的程度,正如同当前市场的成熟度和封建社会市场的成熟度那种对比。你和身体之间有相互都认可的等价物在流通,你付出的,在身体那里可以换来足够的回报。同样,身体付出的,在你那里也一样换来回报。

这时候你可能会迷惑,到底是什么和肉体之间形成了这种关系?难倒我们不是用大脑来回头感受自己的身体?

你不是大脑!

你不是你的肉体!

你,本质上,是一个对立统一的时空。对立统一的时空,不是一个“死”的“僵硬”的“不动”的框架。相反,它是运动的,变化的。

这种时空的,对立统一的运动,类似于一种“转换视角”的运动。你可以从身体的角度来看,也可以从你的屋子的角度来看,也可以从你的爱人的角度来看。而所有这些,其实是在不同的你之间转换。你的身体是你,你的屋子也是你,你的爱人也是你。而你是它们对立统一的那个东西,那是“时空”。你可以在这些对立统一的关系中做运动。

反过来,你也同样被拥有,或者说,所有这些,也并非就唯独属于你。就像屋子也被它所在的楼所拥有,被大地所拥有。你的爱人,也同样被她的父母所拥有,被她自己所拥有。

所以,并非说你做什么,身体都会同意。身体很疲惫,而你执意要继续工作。你发现两个我在打架,一个是社会的我,一个是肉体的我。你是肉体的我吗?你不是。其实你也不是社会的我,当这种“矛盾”发生的时候,你是那对立的整体,那个空间。你也是那统一中的对立,那时间。但你无法捕捉到真正的你,你只能一会变成身体的你,一会变成社会的你,在两面转来转去。

当你能够将身体当作一个“非你”的存在,你和它之间的对立关系就拓展了。对立——空间的拓展,会带来一种危险。就像有的人的多个人格之间对立程度加深,甚至相互不承认,结果造成分裂,变成精神病。你与身体之间的对立,如果不能更进一步认识到“统一”性,就可能带来严重的后果。但,我们必须要拓展这对立的关系,这是生命发展的需要。正如同人的身体从一个细胞分裂成两个,两个到四个,这样分裂下来,才成长到现在这样大。

小时候,你对立统一的运动范围很小。你的世界也就很小。你只能生活在父母的周围,生活在家的周围。随着年龄增大,你可以离开家,接触到更多的人和事,接触到更多的地方和风土人情。你似乎自由了,独立了,可以到任何的地方去了。

这是你的一次成长。你,变得很大,你的世界变得充满对立和挑战。你需要将这所有统一起来,让它们更和谐,更自在,然后你也就更幸福。

挑战的确有很多。你要找一个伴侣。你和伴侣相互拥有,组成一个家庭。你不知道我这种“对立统一”的理论,但你的确知道家庭是另外一个你。你总是从家庭的角度来看,那成了一种习惯。你也有了你的事业,可能会有你的公司。你当然也总是习惯从公司的角度来看。

如果你能有效地从你的这些拥有的角度来看,那会带来和谐与理解,也会带来你的幸福与成功。如果你不能理解你的家庭,你的妻子,你的家庭会怎样,那很清楚。如果你不能理解市场和用户,那会带来什么后果,那也很清楚。

你可以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在这挑战中做的如何。你是否无法将心闲下来看这本书?你是否被焦灼在家庭的冲突或公司的冲突中?

那说明你的时空并不平顺,你的空间拓展超过了你时间上的统一。

那可能会造成你的时空的崩溃。你的自我也随之崩裂。

那的确会很痛。

在所有这些过程中,你要学习爱与理解。对伴侣,你是否爱她?是否能理解她?是否你只是用恐惧来限制她的自由,而不理解她的追求?

对公司的下属,你是否也那样做?会始终怀疑他的忠诚,怀疑他不干活,会始终盯着他,始终防备他?

限制别人,就是在限制自己。伤害别人,也就是伤害了自己。

创造自我

你是一个时空,这时空中,包容着许多个自我。比如你的社会的自我中,还可以分成许多个。最老土的分法,一个善的自我,一个恶的自我,总是在打架。乞丐和你乞讨的时候,可能总是会激起一个挣扎,两个自我都在说话。当然,你只会听到一个声音,你可以说你自己在转换不同的角度说话,阐述不同的情感与理性,认为应该给乞丐钱或者不给,认为应该是怜悯还是厌恶。

正是在这种过程中,自我得以被创造,被拓展。

看看这个世界的无数矛盾冲突,无论是个人生存上的挑战,还是群体与群体的冲突,或者人与自然的关系,每一个矛盾,都是两个你的矛盾。你总是在其中选择一个,譬如你选择你的国家作为“你”,然后你就成为国家的斗士,去维护自己。只是,在更根本的层次上,这个国家与那个国家,正如同善的你和恶的你,始终没有真正决出胜负。因为并没有绝对的善和恶,因为这个国家和那个国家都“同时对立存在”。这同时的对立的存在,决定你始终可以重新选择一个你,你可以选择到另外的国家去生活,然后内在的斗争就会变得不一样。

所以不要太执着,以为自己就是怎样的。你始终在重新创造自己,而每个当前“对立的存在”都有其存在的本来的合理性,不能说你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就不把外国人当人。

如果有外星人做为一个“对立存在”的架构,那时你会发现你的一个自我“升起了”,那是你作为人类成员,作为地球成员的一个自我。到那时候,却也不用太执着这个自我的身份,而更应该拓展自己的存在感,明了生命更加广大的意义。

流动的时空——“意”

你是否明白我的意思?

在这文字中,有我的含义在“闪烁”,你是否明了它?

中国人喜欢“得意忘形”,喜欢研究这个“意”。中国人的“意”往往很深,就像说禅的时候,那真是费劲得很,用尽了各种方法让你明白,可能唠唠叨叨一大堆,可能拿个棒子敲你脑袋可能啥也不做,把你晾在一边好几年——所有这些,都是在表达一个“意”,是“意”的外在表达,是那个“形”。

我们所描述的时空,和这个“意”很是相象。我的话中有我的含义,这语句和“意”的关系,恰是一个“对立统一”。

如果一个科学家,他要研究这“意“,他要怎样研究?

首先,他看到这语句,然后用中国的语义学来研究他们,尝试找到其中的“意”,这是最一般的方式,并不算很客观的方式。这时候,所谓的对立统一,是组成这些语句的句子之间、字之间的对立统一关系。

进一步,为了更客观,他需要研究我这个作者,研究我在什么情况下会写这些东西。这时候,所谓的对立统一,是我和这些文字之间的对立统一关系。

更进一步,就要研究到你,我当时是把文字写给谁的呢?对象是当时社会的哪一群读者呢?这是我和你之间的对立统一关系。

研究到这种程度,是否真正客观呢?其实还不够。因为还有一层,是研究者和所有这些之间的关系,他在研究这“意”,但这“意”,却又因为和他之间形成对立统一关系,而被重新诠释,最终,他只能研究到他所看到的“意”,而无法最终客观。

从这一连串的研究过程,你发现了什么?

我们再来看另外一串:

你是什么?

这就是你的“意”了。你就像那禅,你总是想表达自己,你想用各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告诉别人你是谁。

别人如何理解你?甚至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如果一个科学家研究你,要如何研究?

首先,可以从你的身体开始,研究身体各种结构之间的对立统一关系。

然后,从你的社会关系开始,研究你和父母、亲属、朋友、同事等等对立统一关系。

这还仅仅是静态的结构。还要研究你的志向,研究你的发展方向,那是你内在的深层信念与外在世界的对立统一关系。

这也是一串。任何一个意,如论是你之为谁,还是这文字之如何,任何一个意都可以展开到无穷。正如同现代科学认为如果能够将一个事物的奥秘弄清楚,这宇宙的奥秘也就清晰无疑了。因为所有的“意”都是关联的。对立统一的时空是开放的,意也是开放的。


lqq88 发表于:09-06-09 01:32 0
2

接受西方的文化,但不要被西方的文化所束缚.

 

中国的文化传统:时间是可分的,空间是可分的,数理是可分的,各分之后仍有之分,

              时间,空间,数理可以分开来讲,但不可以独立存在的,所以混而为一,

              此三者是在和谐与不和谐中不断演变着,

              时间与空间和谐时,数理就会发生共振,......

              空间与数理和谐时,时间就会发生共振,......

              数理与时间和谐时,空间就会发生共振,......

              此三者和谐归一时,就会出现物极必反,......

              此三者平衡各半时,就会出现合久必分。......

 

著:康乐福寿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