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9840255.htm 1 797 2019-03-10 17:10:3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社鼠,猛狗

社鼠,猛狗

天行者郑天 发表于:19-03-10 17:10

社鼠说:
齐景公有一次问晏子治国的忧患,晏子用社鼠来比喻,事可见《晏子春秋》。社鼠属于君主身边的小人,不清理他们天下就会乌烟瘴气,凶多吉少,可想清理他们又总是被君主庇护着。他们在君左右玩弄权术,误导视听,颠倒黑白,对外又搞结党营私,中饱私囊,鱼肉百姓。
社稷所以亡,一是君王不用圣人,二是君王用了小人,比如夏桀,他有伊尹不用,有贤臣关龙逢却杀了,又比如纣王,用小人费仲,恶来,杀比干。秦有赵高指鹿为马,亡秦的首功应该是赵高,对秦而言他就是小人,造成扶苏之死,蒙恬之死,二世如果能清醒一些也不至于亡秦。项羽是万人敌,就因为这样让他骄傲,许多人都没有被中用,比如韩信,范赠,安期生,韩信后来成为灭楚主力。有人才不用这是导致自己失败的原因,拒绝谏言也是失败的原因,安期生的道家思想项羽看不上,可到了西汉却因为道家思想实现了文景之治。君主为什么要用小人,可能他们存在侥幸心理,初期想利用奸臣扼杀其他力量,可最后完全只能依赖这些小人了,也失去了一种权术平衡,用小人也证明了君心,他们讨厌被监督,他们想为所欲为。
小人无处不在,比如在农村,谁家的孩子聪明,读书成绩优秀,其他家长就会嫉妒,如果这孩子不是大人亲生的,于是就有人离间,如果这家人是外来的,大家就会憎恨,集体排挤,做父母的假如昏聩就会被借刀杀人。俗话说流言可畏,可谗言一样恐怖,有时候最危险的人就是在身边的人,比如某个公众人物,和朋友们聚会,因为说了一句话,被朋友拍了视频,发布网络,结果名誉扫地。又比如重耳兄弟们,因为骊姬之祸,夷吾自杀,重耳流亡。
贪吏也是社鼠,和珅就是一个,抄他家搜出来的财产比国库里的还多,所以和珅是富可敌国,他对乾隆一直表现自己如何忠诚,另一面又拉帮结派,巧立名目敛财。我觉得乾隆比和珅更阴险狡诈,他对和珅的敛财故意看不见,让下一任去抄家,这样就名正言顺把钱重新归于国有,如果朝廷征税会引起民仇,去拿贪吏的钱还可以留个治贪的名声。乾隆这是掠夺掠夺者的财富,在清朝没有一个官吏不贪的,嘉庆抄了和珅家,这些财富并没有用于民生,而是钱入私囊,这样的手法比官吏更可耻。

底层人有很多小人,搞举报是一种特色,比如做保安工作的,自己上夜班睡觉不说,可一看别人睡觉就打小报告,又比如工厂里工作的,自己偷拿不说,可一看别人偷拿便去贼喊捉贼。人如果没有信仰,没有文艺的熏陶,就没有尊严,不能自律,不能觉悟,所以眼耳容易被声色迷惑,心志容易被物欲腐蚀。小人的特长一般都是落井下石,阿谀奉承,见利忘义,所以社稷多奸,那天下就有大祸,自己身边有小人,那日常就有失足的危险。


猛狗论:
近年才有“用工荒”的说词,就是不好招人,人力不足,因为现在可以选择,所以小公司工资低的就容易被跳槽,所以就陷入反复招人的循环中。很多年前不是这样的,大家找工作不容易,到处都是黑中介,皮包公司的诈骗陷阱,找工作得靠关系,还得请客送礼,连普通工作还要你老家开张无犯罪证明,工作中还有各种刁难。有一种人很可怕的,他们会破坏正常运营,比如工厂的保安,是某个省的,你看到门口有招工牌子,去问他有没有招工,他说招满了,可他老乡口音的去问就说有要人。一些人招聘,看你学历高,能力强就让你回家等通知,然后把你简历抽走,这样老板也看不到,自己也没有人竞争,如果是一些部门里,小头头也会因为你的能力高而嫉妒,想方设法把你排挤走。人类的原罪就是贪婪,自私,这些人只顾自己,不会考虑别人,他们没有团队精神,没有集体意识。

尧舜是圣君,后世没有人可以逾越,因为他们懂得把君位让给普天之下都认同的贤人,比如许由,巢父,禅让制是与天下人共享天下,不是一家人拥有天下。这种思想也很容易解释,就是唯才是举,任人唯贤,执政是这样,企业也是这样,可现实大多属于任人唯亲,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奸相结党,驱逐正人,瓜分利益,不管天下死活。鲍叔牙他没有扼杀人才,他给齐桓公推荐的是齐桓公的仇人管仲,李世民也没有扼杀人才,他起用了过去想谋害自己的魏征,他们最后都实现了霸业和抱负。李林甫却扼杀人才,驱逐人才还鼓吹野无遗贤,杨国忠一门更是气焰嚣张,最后造成天宝之乱,马嵬坡哗变,这些都是用了小人造成。朱元璋打天下会用人才,坐天下后又因为一些事就故意牵连,清洗功臣,目的是为了保护孙子建文帝,可最后觊觎帝位的却是儿子朱棣。
只图私利,习惯扼杀人才的人在《晏子春秋》书里称为“猛狗”,这些人总要对别人狰狞的,把一切人才阻止在路上,不仅狗仗人势,还会扮猪吃虎,当然对主人是又跪又摇尾巴的,主人身边没有正人,于是就觉得他们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忠诚。蔡京就是一个猛狗,他打击元佑党人很彻底,徽宗不闻不问,最后朝中尽是奸臣,连宦官童冠都大红大紫,假如不是把正人都驱逐完了,金人也不容易打到京城,连金抗辽的计划也未必能被通过,一切都是徽宗咎由自取。猛狗的形成,甚嚣尘上,一些是君王糊涂,看不清危险性,一些是为君的故意授权他们胡作非为的。武则天身边就很多酷吏,他们到处罗织罪名,请君入瓮就是当时的故事。秦桧也是赵构授权的,杀岳飞赵构是默许的,他如果不想杀,金人又能如何,秦桧只是一枚棋子,杀岳飞,夺将权,是杜绝再次黄袍加身。
无论是为君者糊涂,还是君王授意,这些猛狗一旦大权在握,就会对人秋后算账,打击报复,排挤不同声音的人,在他们的环境里只能是乱臣贼子。王安石他搞变法,为了变法早成功,他打击反对派,起用小人。他变法没有成功,却让宋朝的相权变大,以后几乎都是小人为相,秦桧之后韩托胄,贾似道这些人都没什么好名誉,明朝的张居正,严嵩也是在打击异己,排挤正人。我们周围也存在猛狗,他们习惯了挑拨离间,去丑化别人,让自己的知觉混乱,因此疏远了一些人。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只有亲身体验才能知道真相,不要偏听一家之言,否则就被人利用。因为这样,等于自己的眼睛瞎了,耳朵聋了,那这样做人是很可悲的事,和太平间里躺着的有什么区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