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9797647.htm 1 1267 2019-03-02 11:33:0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罪孽的网

罪孽的网

天行者郑天 发表于:19-03-02 11:33
罪孽的网

人生多难:
新工作不能去了,不安全,只干了一天,工作属于批发市场里,比较忙碌,没什么空闲时间。而且没有休息日,仓库有在二三层,需要搬运上去,东西不轻,据说老板还要租四五层做仓库,没有电梯,我体力不支,公司给我的是理货员的工资,不是搬运工的钱。工作一天,经历了恐怖,一是早晨突然拉肚子,我觉得是昨天有人进我房间在开水里下毒,我一直被人盯着,可我又没有伤天害理,可在他们眼里我就因为不伤天害理才要压制我。可能我准备搬家,这村庄里一些参与伤害我的人心有不甘,因为我离开了,幕后重新收买新人工作,这些人就少了收入,没学历没人脉也就只能损人利己活着了。
周围人的主要目的是隔离我与异性的接触,其次文艺同道,这么多年他们一直这么干,只是在福州效果很佳,天下人这么多,他们哪能都一一说服,买通,也就福州可以甚嚣尘上,破鞋应该是主力,现在可嫉妒我对古风歌曲,汉服的热爱了,当然,福州也很憎恨。下午还有差人开车停在我工作的店铺对面,这么多地方不停非停我这,是想窥听我说什么吗,是有背而来的,估计和老板谈话了,又把我彻头彻尾丑化一遍,似乎全人类就是我最危险了,难道他们都是圣徒。有这些人破坏工作,我怎么干都没有乐趣的,这一年多来的破坏就没有安静过,如果没有省外的朋友帮忙,我早死在福州了。

小人:
这些小人,不仅要摧残我的肉体,更要毁灭我的灵魂,因为他们的肉体早已经腐烂,他们的灵魂早已经消失,我的磨难以福州最是不遗余力,至少目前遭遇是这样。他们在现实中的住房,工作环境构建起了一个可以玩弄我的鬼网,又在网络上不择手段,以达到抹去我的一切痕迹,在他们眼里,我欣赏李白而不推崇一个小偷,所以我是危险的。无论凶手是不是福州,或者在不在福州,我的人生就像活在周厉王的时期里。那么继兴趣部落之后,下一个目标是哪里,又要用什么手段,我不会放弃爱好文艺和厌恶福州,他们也不会放弃把我折磨的遍体鳞伤。我爱好文艺有什么问题,书店照常卖书,天下人都在选择性看电影,那么多古风歌曲和汉服,如果我有问题是因为我是布衣,如果庙堂有亲戚,你们敢破坏我读书学习。我在福州因为工作无奈会和同事说话,可离开后就不认识大家了,我住房总不与周围人说话,我连福州都不相信,会信这些人,你们以害我为娱乐,我以文艺为时间消磨,我没害人。我的天下观是人人成为圣贤,高士,君子,才子佳人,你们是要人人成魔做鬼,扰乱三界。



身体异常:
我在福州的身体确实每况愈下,远不如以前在其他城市,在福州显得乏力,疲惫,精神沮丧,情绪异常,没有食欲,过度紧张,压抑,悲愤,时常感冒喷嚏,上火导致大脑眼睛疼痛,还经常拉肚子。这一切因为有人下毒,就像科幻电影,下了一种寄生虫在我身体里,每天吞食我身体里的免疫功能,这些生物可能会长大,吃光我的身体,变成了怪兽,福州在拿我的身体做实验。明知道在福州凶多吉少,我却寸步难行,住房被覆盖了眼睛,周围人都疯狂的加入别人的卑鄙计划,我的工作环境经常被破坏,不能继续维持,失业久了怎么能有积蓄。网络也被他们抹去痕迹,封号很积极,凡描述从小到大在福建的不幸,与对破鞋的厌恶,都会被形容成为反清复明的文章,真不知道我是不是活在清初。我是无家可归的人,这一切都是闽人造成,我母亲是浙江人,有江南血统,却阴差阳错嫁到化外荒芜之地,于是我的一辈子也注定了磨难。如果不幸没有空间可以控诉,人活着只能接受被摧残,只能去吹捧不三不四的人,那这样的天下和黄泉路有什么区别。

罪孽的网:
租房的村庄里有很多人十分诡异,因为过度对我的观察和议论,我又不是他们的同类,整个福州我都不会认识任何人。一些人是差人怂恿和交待的,一些人是破鞋的党羽,比如破鞋的男人,破鞋的父母,他们就埋伏在村庄里,我租村屋是因为没经济能力,他们住城中村是方便为非作歹吧。破鞋那个男人估计从造人那一刻形成就是单身了,几千年都是寂寞煎熬,所以渴的太厉害了,这辈子遇到破鞋可以说是欣喜若狂,不亦乐乎。他们生的孩子是不是小破鞋,以后几千年都是破鞋传统,男的打家劫舍,女的人尽可夫。我现在福州无精打采,是因为受到疯狂迫害,估计连半条命也没有了,如果我是在苏杭长大,一定可以顺利诗情画意,可惜误落门虫之地,一辈子都不能摆脱虫毒。从小到大我的希望一直被他们剥夺,爱好什么他们就破坏什么,丑化,污蔑,甚至鼓动大家对我文攻武卫。从农村到福州,没有一刻安宁,我的生活也是头朝下,脚朝上的被病态颠倒,在福州我聊李白不阿权贵都会被觉得是传播邪教。任何折磨,摧残都不能剥夺我的爱好,我有多少磨难,你们就有多少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