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9755659.htm 1 2466 2019-02-22 17:24:4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司马光家里有的是矿,所以他砸缸要罚款20元?

司马光家里有的是矿,所以他砸缸要罚款20元?

墨黑纸白 发表于:19-02-22 17:24

    司马光家里有的是矿,所以他砸缸要罚款20元?
    撰文丨墨黑纸白

    在人人争学正能量,人人争做正能量的新时代背景下,普法宣传中竟然出现了司马光砸缸要罚20元的不正能量事件,让所有人的眼睛都辣蒙圈了。

    一、

    司马光砸缸罚款20,普法宣传岂能是毁典故?

    先交代下事件背景吧:近日网友爆料,厦门一小区围墙上出现“司马光砸缸罚款二十”的普法宣传画。

    孩子问为什么救人要罚钱,人命重要还是钱重要?20日,宣传画制作单位思明区司法局称,该画并无不妥,不要吹毛求疵。

     21日,厦门思明区司法局称,鉴于该宣传画引发不好的社会反响,已将其撤下,但尚未补缺。将来安放什么样的法制宣传画,还需慎重考虑。

    司马光者,宋真宗天禧三年(1019年)十月十八日出生于光州光山,此时其父司马池任光山县令,所以给他起名光。

    六岁读书、七岁能被《左氏春秋》并能述大意,也做出了“砸缸救友”惊动京洛的事,同时被古、现代人所熟知并晓以人命大于财产的意义。

    从某地司法部门的普法宣传画来说,不就是20元吗?古代官本位背景下,司马光作为县长家的大公子,就是罚2万银子也不在话下。

    问题是他脑子坏掉了要去砸缸?也没有新史料去佐证他是为了沽名钓誉而故意将自己的好友仍进缸中,然后用石头去砸,为自己未来仕途铺路吧?

    如果司马光的脑子没有坏掉,那么某地司法部门的领导和工作人员的脑子也没坏掉吧?那就是这幅画自己神经了跑到墙上去让人们愤怒了?

    先说该画并无问题,次日就说该画引发了不好的社会反响,已经撤下,尚无补缺,看样子还是知道左脑袋浆糊,右脑袋水总这么搅和着是不好的。

    二、

    凿壁偷光这类的典故不去普法用,跟司马光砸缸较什么劲?

    有些评论人认为:“某地司法部门的普法宣传是法盲加没文化,为了普及损害他人物品要赔偿,换成凿壁偷光多好?”

    这位评论人的说法纸白君是认同的,但相信某地司法部门是不敢认同的,毕竟他们也不想背上,在我们已经超富裕的时候,竟然还有人穷到偷光学习?

    必然还有更高级的部门要问责某地司法部门,这不是玷污我们伟大的新时代呢?人们的生活在新时代的照耀下,岂能有因自己穷而要损害他人财物的?

    只是既然某地司法部门连这个典故都不敢引用,却有胆量引用司马光砸缸,从某种程度上来看,让人们的物质生活更好远不如让人们被文盲宣传有意义。

    这就是一种很不厚道的做法了,文明、司法、教育作为我们社会的三大软实力支柱,有一个领域出现认知问题,带来的结果都是巨大的。

    也不是某地司法部门左一句人们吹毛求疵,右一句确实引起了不好的影响撤下了就能祛除负面影响的,而是在做事之前就应该谨慎待之。

    似这般孩童做法,倘若是错判刑杀了一个人,行刑之后才来一句不是人们吹毛求疵,而是真的错判了,那个人的生命还能因知错了而挽回还是怎么着?

    所以这件事不能单纯当做乌龙事件对待,无论从当地司法部门的错误做法,还是思维上的错位,以及事后弥补的无所谓,都应当有人为此担责。

    三、人人都争做正能量的时代背景下,司法部门岂能抛弃之?

    司马光砸缸到底算不算正能量的一件事?相信不需要文化部出面来做说明了吧?相信也不需要网信办出面做澄清吧?

    那么某地司法部门背弃正能量而做负能量的宣传,对于力求社会正能量,弘扬社会正气的大环境而言,倒行逆施必须要有严惩。

    昨天还“灭门”了一个搞鸡汤、狗血的自媒体,它犯有什么大错吗?判词是:贩卖焦虑,逆正能量传播。这是判词认为的大错。

    什么是贩卖焦虑?似某地司法部门这样的,人们面对他人生命受到威胁,急需要及时作出保缸还是保人命的选择,20块的罚款就是贩卖焦虑。

    当然从本质上来讲,已经不单纯是贩卖焦虑,简直可以称之为草菅人命,这词用的其实并不过分,毕竟人们稍一犹豫,生命就面临死亡。

    这种鼓励违背人性,面对同类死亡冷眼相待而救要担责的奇葩宣传,要比昨天被灭门的那个自媒体所贩卖的焦虑要严重得多。

    某地司法部门肯定也会辩解,自己也是在追求正能量,不允许随意损坏他人财产不是一种正能量吗?

    纸白君以为还是放弃这种无用的辩解吧,要知道过分追求正能量而无视人类的智慧、思考价值以及生命的重要性,这完全是一种逆正能量。

    是为正能量抹黑的典型之举,所以既然某自媒体大号都换来了“灭门”的惨局,某地司法部门最终应得到什么样的严惩,纸白君也拭目以待中。

    四、

    见义勇为经不起再多乱作为的折腾

    这几天人们还没有完全从赵先生见义勇为反被刑拘14天的负面事件中走出来,虽然赵先生因网络舆情而换来了自由之身,但事情远没有结束。

    在这件事还被人们讨论和焦虑中的时候,某地司法部门又强行上马司马光砸缸罚款20的奇葩画卷,这得让人们多么的焦虑?

    司马光家里那是真的有矿,但对于大多数现代国人而言,家里不但没有矿,还是时时警惕生活陷入入不敷出的窘状,奔波生活上不敢稍有安歇。

    而今又是在见义勇为的问题上,反而被某地司法部门单纯的归类到是砸了财物,而无视救人这件事要远高于财物被砸。

    家里没矿的普通人,还不更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底气和理由了?比起某地警方的不作为,某地司法部门的乱作为对见义勇为的伤害更甚。

    我们想要的正能量,不是谁想怎么宣传就怎么宣传的正能量,它一定是富含老人们的智慧,人们的勇气,人们的独立思考,人们的向善之举。

    倘若就按照某地司法部门所谓的砸缸罚20元式的正能量,怕在我们的社会上再也看不到智慧、勇气、独立思考、热衷向善之举的族群了。

    到底是谁在毁坏我们的社会价值观?希望为大众们服务的各个机构,都能够从某地司法部门身上看到无知的可怕。

    同时也能从它身上拾遗补缺,不要辜负了人们所赋予的服务资格,也不要辜负了这么多年来一直所说的正能量三个字。

    尤其要了解到,那些贩卖焦虑的鸡汤人并不足虑,真正值得忧虑的是有能力且不作为乱作为的机构,才能产出真正的焦虑,当慎重督之。

    人之正负,社会之正负,都来自于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机构对社会的理解,对人类的理解,努力不让外人看笑话,也别自己闲着没事整笑话给外人看。

    2019—2—22落笔于墨辩阁
    微信私人号:mhzb726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