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9689298.htm 4 16 2019-02-12 14:51:33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把一位妈妈逼成“成熟的调查记者”是谁之耻?

把一位妈妈逼成“成熟的调查记者”是谁之耻?

挑灯看吴钩 发表于:19-02-03 10:47


     疫苗安全事关每一个家庭。整整忙碌了一年,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2018年吴钩为公平正义鼓与呼,业余整整写了240多篇时事评论,本想歇一歇。可看到河北石家庄疫苗又出事了的新闻,不由得又拿起了笔!


    2019年1月30日,有家长爆料在河北石家庄市某卫生院,给孩子接种五联疫苗时,被医院用廉价的单联HIB流感嗜血杆菌疫苗掉包。虽然临近春节,但此消息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


    按理说这几年疫苗领域出的事不少了。远的不说,就说半个月前的江苏金湖过期疫苗事件,特别是去年发生的长春长生疫苗事件更是震惊世界。可是,谁能想到,这根本一点也没有影响到石家庄疫苗事件的横空出世!


    虽然石家庄疫苗掉包事件已经被捅出,而且基本已经被证实,但吴钩估计许多人也许还不知道,这次疫苗掉包黑幕被发现和证实的过程有多精彩。


    1月30号,两名家长带孩子去注射五联疫苗,发现护士急忙将包装盒丢进垃圾桶,有点神色慌张,在接种第二针五联时,就多了个心眼,将包装盒带回了家。谁知细心的妈妈发现,两次给孩子打的疫苗的包装盒不太一样,以为可能打错了疫苗,就去找护士核实。


    可护士不承认打错。这位妈妈就在旁边的垃圾桶里面翻出了一个红色的包装盒,这个包装盒上清晰地写着是HIB流感嗜血杆菌疫苗,并问护士这种个多少钱?护士说100多。 


    这位妈妈给孩子交的是600多的五联疫苗,这个才100多,竟然差了这么多钱,使更加重了怀疑,因此要求看监控。在再三力争后看到了监控。监控视频证实,他们的孩子被接种的正是100多块钱的单联HIB流感嗜血杆菌疫苗。于是报警。


    随后警察和当地卫生部门都来了。医院和卫生部门都说是失误。可孩子的妈妈不信,要求查记录。但卫生部门找人查了半天说没问题。这位妈妈要求自己查。


    于是这位妈妈先查入库单,又对每个孩子接种登记表仔细核对,发现这家卫生院过去一周进了26针五联疫苗,电脑上也登记了26名孩子接种了五联,但却总共有44名孩子交了五联的钱。显然,剩下的18位虽交了五联的钱,但并未真正接种五联。随后,据警方最新的调查结果显示,即使录入电脑的那26位注射了五联孩子的信息也全都是错误的! 


    此时问题不言而明,但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无懈可击,这对家长还和登记表上这18位孩子中一位孩子的家长取得了联系,对方也确认他们交的是五联的钱。至此,石家庄疫苗掉包事件真相大白。现场卫生部门的人也无话可说,不得不封存了证据。见阴谋被揭穿,医院曾经想通过贿赂私了,但被这两位家长拒绝。


    这次是被发现了18例,谁能知道还有多少猫腻没有被发现?纵观石家庄疫苗掉包事件,基本可以确定不可能是护士的偶尔疏忽,而是一起有预谋的人为事件。从发现疑点到交涉、取证,幸亏这位妈妈的细心和她后来一系列正确举措。连原央视《新闻调查》记者王志安也不得不佩服,称“其表现堪称一名成熟的调查记者”。 


    疫苗问题关涉到无数孩子的生命健康。毫无疑问,没有这位妈妈的优秀表现,石家庄疫苗掉包事件不可能公之于众 我们也许还不知道有多少孩子将遭此厄运?石家庄、河北省,包括我们全社会都应该感谢这对家长,感谢这位“堪比一名成熟的调查记者”的妈妈!


    然而,在感谢这位妈妈之余却让我无比恐惧。中国虽然有无数个妈妈,但“堪比一名成熟的调查记者”的妈妈毕竟寥寥无几。河北省有这样一个妈妈,石家庄有一个这样的妈妈,全中国又能有几位?如果靠妈妈来监管疫苗,这是何等的荒唐和可怕?!


    我们天天喊从严监管,我们养了那么多相关监管和执法部门,却连一支疫苗也管不好,现在却把一位妈妈逼成了“成熟的调查记者”这是谁的奇耻大辱?!



烟酒不分家110 发表于:19-02-03 21:06 0
2

屈原大夫: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ji_angnanzhu 发表于:19-02-04 17:58 0
3
伟大的治不好但治不死的赚钱行业。

最激帝国-混混 发表于:19-02-12 14:51 0
4

显然是有组织的多次行为。而文教卫生系统,一直以来是半封闭状态,除了他们的“自己人”,外部极难真正了解其行业的内幕。每一个敢爆出其黑幕的从业人员,基本上就被定为“叛徒”,全行业都会拒绝其在本单位工作。

混江湖这么多年,不怕警察工商等看起来挺牛叉的职业,唯独对文教卫生一直抱有敬畏。1、你永远不知道哪一位老师班上,会有哪个大人物的子孙在上课。2、你永远不知道哪一家医院的某个医生,可能就是某大领导的家庭指定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