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9528941.htm 2 1812 2019-03-09 20:01:0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媒体 > 南京零距离官方版 > 你绝对想不到!天下竟有这种贪婪透顶的岳父,记原鲜鱼巷57巷8号的老裁缝-缪红生

你绝对想不到!天下竟有这种贪婪透顶的岳父,记原鲜鱼巷57巷8号的老裁缝-缪红生

南京网民 发表于:19-01-12 09:10


你绝对想不到!天下竟有这种贪婪透顶的岳父,记原鲜鱼巷578号的老裁缝-缪红生


我确实没有歧视过异地人,但是有些外地给我的印象太坏了,比如我的前岳父缪红生,因为我的亲身经历!血泪的历史!在我写此文时,我的前岳父母已经到了耄耋之年,老俩口至今依然吃着低保,生活难以为继。有道是“得之我命,失之我幸”,离开两个棺材板,真是我的福气,非常感谢那个贪婪的老裁缝。

于我而言,我对婚姻较为传统之人,即对喜欢之人定会厮守终生,不谈轻意分手,可有些事身不由已,尤在这“一切向钱看”的性开放年代(deng),单方的忠诚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我的婚姻简直就像一幕宫庭剧,而我离婚的罪魁祸首就是我婚姻幕后的黑手缪红生,源于他的不良品行,贪婪和他的“性开放”观念。其实我从没歧视过异地人,含我的前岳父缪红生(海安县李堡镇包场村二组),如若我有此心思,当初从认识缪贤慧时,就不可能有这段婚姻了。

不错,我好面子,对一些事不计较,以维持表面的大度,可这并非他们贪婪和滋意的籍口,并逐渐触及我的底线,以至后来我的前妻缪贤慧借两老的户口问题,与一位黑头司机频频幽会,我看不惯了,从中作梗,缪红生就说我好钻牛角尖,很小气,直至借房子过户之后宣布婚姻离散,我才明白,我的婚姻不过是缪红生,及其女儿缪贤慧的一个跳板。

前岳父母在南京没有户口,更没适当的工作,及老保,以及退休金等,以前,我并没考虑这些,心想娶了他们的女儿,我应给他们养老送终,结果没想到前岳父拆散了我的婚姻。离婚后,人们劝我,两块“棺材板”扔掉了,我的心里应该庆幸才对,此时我才稍许安慰,亦无后顾之忧了。现在老两口吃低保,什么保障都没有,我确实感到了欣慰。我理应感谢缪老裁缝才对,我解脱了许多后患。 

在这种家庭背景的影响下,前妻缪贤慧的风流成性就显出来了,除了女承父风以外,还有她的任性,及缪红生的放纵有关。我从这段婚姻,以及前岳父的身上看到了当今社会人性的贪婪和狡诈。他一直在操纵他的女儿,也是她的代言人,他的贪婪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缪红生戴着眼镜却心无点墨,心机重重而又狡诈。斤斤计较,处处算计,贪婪好色,偷吃扒拿,风流成性,作风混乱,遗传其女。

1前岳父缪红生的鼻上架着1200度的眼镜,证明他不是文盲,却是流氓,草包。除了他的风流,不乏好色,他的一副尊容实在猥琐。他把不良家风传承给其女。婚姻期间,我看不惯其习性,他就说我钻牛角尖,说我小心眼。    

2鲜鱼巷57号院子很深,我初去他“家”(他租的房子),稍和邻居说话,老缪就不高兴,比较在乎我与人说话,好象他家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怕邻居透露给我。不过,他越是神秘,我越觉得有鬼,可是其中必有何隐情?后来,我在小缪的行为中得到了证实。

3原来,缪贤慧借给父母迁户口为名,找到在伊邨饭店开会的黑头司机邹某,此人是个秃顶,说是时任某市政协委员的司机,座驾是辆银灰色的丰田CROWN,挂着苏O牌照。邹司机比缪红生小几岁,一脸黝黑的皮肤。小缪时常约他出来兜风,时间久了,事情被他老婆吕燕发现,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近来丈夫有点问题。她与丈夫沟通,叫他不要沉迷其中。可是缪家父女依然像块狗皮膏似的粘着他……,搅得邹吕夫妻之间产生诸多家庭矛盾,结果,小缪反而骂吕是个泼妇,小心眼和十足的醋坛子。有趣的是,老缪时常请老邹吃饭,饭桌上,他与邹司机互道兄弟,邹比小缪大二十岁,按理应称他叔叔,可在幽会时,小缪却喊他大哥,我真拎不清他们间的关系!

 

我看不惯这些事,就从中作梗,老缪就说我爱钻进牛角尖。并说,现在都开放三十年了,你还那么保守,真不像是我们缪家的人。我说,对不起,我没你这么慷慨,也没你这么大度。他的脸红了。噎住了的老缪便说,“贤慧是你的老婆,我的女儿,我有权力叫她不做你的老婆,也有权力叫她做人家的老婆,你试试看,……”!由此,我想到老缪怕街坊们与我说话的真正原因了,这条水沟不仅臭,还很浑,真是藏污纳垢。

其实老缪这样做,无非为了那张南京的“绿卡”。所以一直把邹司机看作他的贵人。我想,中国人的传统道德的老缪的身上丧失得淋漓尽致。

 

二.不是官却很贪;爱沾小便宜,贪婪无度;如果他要做官,肯定也是只大老虎!

  老头不大聪明,但馊点子特多。我与其女在婚期间,他一直都在玩心计,不劳而获,专门坑蒙拐骗,偷吃扒拿。

1缪红生曾经下放至皖北某县汊河镇,在此认识其妻。落实政策后,他的原单位考虑其在职时的手脚不干净,并没招其回去,失去工作的他便拜一位妇人为师,学徒裁缝。那时,我所在的单位效益极好,经常发些东西,老缪看到了就要。通俗地说,他除了狗屎不要,什么都要,有其父必有其女,在他的影响下,小缪也把贼手伸到她所在的伊邨饭店。              

2在婚期间,老缪一直惦记我妈那几间房子,隔三差五的往律师所跑,咨询如何才到弄到房间?律师说,人家母亲的房子,你儿女是没资格得到的,于是,老缪就叫我回来跟我妈分家,并且过户到我的头上,这是老畜牲的阴谋,足见前老岳父的心计,比宫庭剧里的毒妇还坏。

3缪红生毕竟是做小手意的,赚点小钱,他平时也教女儿在伊邨饭店偷点东西,如餐具,窗帘,菜盘子,窗帘,水瓶等,虽不值钱,省得花钱买了。我与她离婚后,遂将她从单位偷拿的财物送至饭店,不过,还有好多已经被她送到鲜鱼巷的老缪用了。因此,老缪时常夸他女儿顾家,孝顺。

4前妻小缪九十年代末在下关第二附医院开囊尾炎时,老缪叫她利用伊邨饭店(省公安厅直管)的支票顺便在医院替他开了一千多元的药,可谓揩油。

外地人给我的感觉有种“养不家”的感觉。

5在婚期间,老缪在台湾的兄长为他的儿子送了台电视机,后来他的拖到南通后,老缪觉得心里空虚,便把我们家的电视机,富丽影碟机,还有电冰箱、洗衣机等拖到鲜鱼巷,其实他主要想看黄色录像带,又不好说,便全部拖去,并请我家房客小方用三轮车拖去的。

6老缪两口子无工作,无积蓄,无老保,更无医保,老来得病没有保障,离了,我觉这是我的幸运。否则两块棺材板,还真够我受的。据说现在的他们在骗吃国家的低保,然后混吃等死!

7我觉缪红生为了些蝇头小利,不惜出卖自己的女儿。做衣时喜欢贪图人家一点布,为他的女儿做点这个,做点那个。 我想此人要是做官,绝对比民进党那个陈水扁个还贪。但是还好,幸好老缪没有做官,否则检察院的被告席上又将多了一位贪官。

 

三.老缪不是川人却善于变脸;忘恩负义,恩将仇报(最典型的是,我舅帮我们买房以后,我好心公证过给他后,他就翻脸骂人)

提要:老缪这种人,你平时待他再好也没用,他说翻脸就翻脸,不顾人情世故,不知报恩,且恩将仇报,狗眼看人低。

1老缪的户口不在南京,按时下的说法叫“外码”。 那时,我舅想帮我一把。以我的名义买下了蒋王庙街陈金龙母亲的旧居,我和表弟将房屋大修了一番,并平整了房前屋后的凹地。半年后,玄武区城建开发公司将其拆迁,拿到了位于南京樱驼花园跃新园2104室的拆迁含安置房。后来,老缪没有住房,便找省人事厅的小柏联系到南京公证处,找人把房子过户以后,老缪及其女儿就变了一副嘴脸,把我舅舅,舅母骂的一钱不值,这种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老缪真不是人

2后来我才知道,老缪一直喜欢的女婿?就是膀子上纹着青龙,黑虎,颈子里带着粗壮的黄金链,嘴里说着粗话的人,因为外地人嘛!他缺乏一种安全感,所以觉得他们有种安全感。

  

四.老缪心肠恶毒,穷凶极恶,一肚子坏水,害人没商量!

1婚姻还在存续期间,我父亲去世,他却把我的女儿扣在鲜鱼巷,不让孙女回家吊孝。

2他曾在派出所当着警官的面,对他的前女婿说,“我就是要跟他玩到底,把他急成神经病。”这个恶毒的小男人,从不考虑假如我有个怎样,不是我孩子一辈子的负担吗?

3老缪曾找当时玄武湖乡的书记孔繁生为其办户口,没有成功,就在楼下大骂人家,并想栽赃于人。

4在婚期间,老缪经常把其女儿小缪喊回去,说是想她了,并经常留宿在鲜鱼巷,不让她回自己的家,久而久之,小缪对家的感觉淡了,其实是有意淡漠小缪的家庭意识!

 

五.老缪是个很暴力的老头(公证签过后,他便带人到我家要打我父母)

1与缪家关系的彻底闹僵也是源自老缪与我签订的房屋赠与协议。樱驼花园跃新园2104室本是我们婚后买的房子,因为前岳父没房住,他要,我觉得无所谓,也没有想到他有太多的心机。那天,约请好多人在578号大摆宴请,招待宾朋以后,便叫我和小缪的哥哥贤顺,嫂嫂小莉,秉同岳父岳母一起打车赶到中山东路三条巷的市公证处,公证员许映睛为我们办理了赠与合同。

没想到次日清晨,缪红生带了一帮亲戚朋友,及地痞流氓,一行十几人赶到我家闹事,邻居们闻讯而来,围成了几圈。我妈质问小缪怎么回事?小缪指着白纸黑字的公证书说,“房子已经公证给我爸了,我们就是要来冲你家的!”

老裁缝还对随行人员放话说,“你们快动手啊!给我打、砸、抢,我就是要给他刘家一个下马威,没关系,出了事,我权权负责,我认识下头西站公安处的人。”我实在忍无可忍了,心想,难道这是我的妻子?我的岳父?一纸赠与合同签订以后,态度竟有这么大的差别!此时,我的舅舅出来讲了两句公道话,缪贤慧指着他泼口大骂,骂的极其下流难听。我舅母则指责她家真的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噢!你通过婚姻迁来了户口,你舅舅把房子搞定了,公证一签,你缪家就变卦了,真是过河拆桥!”自此,我们的姻缘关系算是彻底破裂了。

 

2后来,我父亲因为此事气的卧床不起,直止最后去逝。父亲的离逝使我心里再度受到重创。邻居长辈对我妈说,“家人去逝算是一件大事,你儿虽与老婆分居,但还没离婚,按理说,儿媳理应回来吊孝的,这是规矩。”在他的劝说下,我与邻家大叔,同事陈军等人分别三次赶到鲜鱼巷,请小缪和女儿小雨回来,均被岳父缪红生严辞拒绝了,老裁缝不无得意地说,“死人是你刘家的事,我们与你家又没关系了,你跑来做甚?赶紧回家吧!”

岳父的态度让我对缪家,对这段婚姻彻底地失望了。分居两个月后,我向小缪提出了最后通牒,“要么回来过日子,要么一起去民政局签协议,或去法院起诉,不要这样干飚。”

不过后来,小缪迫不及待的到法院申诉庭,向法官申诉索要我妈名下的一处房产,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影碟机等,主张的金项链、金戒指等首饰早已被她拿回鲜鱼巷了(因为她早有预谋),诉状中唯独没提女儿小雨。这对女人也太现实了,其实,小缪的背后还有一只幕后黑手的推波助澜,就是我的前岳父缪红生

为了得到我妈的房子,缪裁缝还找到省人事厅的白磊,请他出面干涉法官的判决。后来,主审法官对老缪说:这是人家母亲的房产,你的女儿是得不到的,前岳父感到非常的失望。回顾这段婚姻历程,至今仍心有余悸,主要在于前岳父太贪婪了,他始终就把婚姻当做一座桥梁,妄图通过女儿的婚姻得到一些东西,以致背负常理和道义,做出一些被人戳脊梁骨的事。对于我这个传统之人而言,与这种糜烂的家庭分道扬镳,何尝不是一件幸事?

六.老裁缝一肚子坏水,专门想方设法的坑人!

1离婚后,正逢家里拆迁,许多家具和电器都堆在我妈的单位(花房)里,毕竟占用公

家的房子,还欠邱师傅一个人情,实在不好意思,当时,就想尽快把判给小缪的东西请

她搬走,可她只是答应,却迟迟未见行动,不过有一天,她突然而至,不过不是拖家具

的人,而是法院执行庭的法官,当然还有几个她的狐朋狗友,皆为一群社会闲散人员,

他们一个个杖着法官的势力,打狼似的,嘴里说着脏话,不可一世的样子。这让我,我

妈和邱师傅等人感到意外。我跟法官解释,他也不听我的,也难怪,既然有人申请了,

二百块钱执行费定是要收的,他也不动手,你想,他能空手而归吗?

离婚后,我请缪贤慧来拖家具,她不来,结果申请法院执行,带了一帮狐朋狗友来到玄武湖

乡花房(当时家里拆迁)托拖。

花房为一层层堆积的台阶,放花之用,只留中间一条通道,很窄的那种,其中一个女的跟男的抬床板,男人在前,女的在后,抬时,女人没注意,一脚踏到搭台阶的石头上,高跟鞋的尖子蹭破了一层皮,脚也痛得要死,手上一松,男人那头失了平衡,差点没砸到脚。女人一屁股坐到地上,抱着脚,又心疼鞋子,小缪过意不去,安慰她说:我叫你抱棉花胎,你偏要抬床,这是大男人的事。女人说,我就是试试看,自己能行。小缪说:不谈了,待会搓过饭后,我带你到金桥市场再买一双。女人望望她,撑着身站起来。后来,法官让我交了执行费,并开具了发票。

 

2户口也是,我喊她迁了多次,她就是不予理睬,那时,我住在启明园703室,有次中午,她带了一帮板仓派出所的警察过去,看样子,一个个面红耳赤的,好象才从饭店里出来,上来之后就问我们要户口,从他们的说话口气里,我闻到了难闻的酒气。  

离婚后,喊缪贤慧迁户口,她不迁,结果带了一帮板仓派出所的警察来到七楼,那些警察一个个吃得“面红耳赤”的,其实,关他们什么事。

 

 资料如下:

你绝对想不到!天下竟有这种贪婪透顶的岳父,记原鲜鱼巷57巷8号的老裁缝-缪红生









莫道别离 发表于:19-03-09 20:01 0
2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