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9429610.htm 2 1246 2019-01-12 13:26:2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有母亲的人活得还很坎坷,更何况自幼丧母的?

有母亲的人活得还很坎坷,更何况自幼丧母的?

墨黑纸白 发表于:19-01-09 20:14

    有母亲的人活得还很坎坷,更何况自幼丧母的?
    撰文丨墨黑纸白

    弗洛伊德说过一句负面和正面相结合的话,曰:“那些发生于童年时期的疾病是最严重、也是最难治愈的。”

    现代社会,王法、私法之争当休矣

    对于某人昨天被判死刑,纸白君本来并不打算再就此事写些什么了,毕竟上下尊卑、内外有别这类的古话,在现代社会可能一直潜伏着。

    但对于判词中的某句,纸白君还是想写点什么,因为不写确实如鲠在喉,既然学了新闻这个专业,还是要对得起每一条社会新闻发生的意义。

    判词中称:其不能理智对待仇恨,在工作、生活长期 不如意的巨大压力下,心理逐渐失衡,迁怒于某家人,蓄谋报复杀人……

    有不少人就此将其身上悬着的“孝道”、“侠义”等褒奖褪去,说:“行凶就是行凶,不存在什么道义上的合情合理。”

    有些新媒体在判决后则说:“公众关注此案,不是要对故意杀人涂抹孝道、侠义的油彩,而是希望以公正司法、阳光司法消解仇怨和矛盾。”

    那么本篇先抛开孝道、侠义这些争论,仅仅从上述判词来看,理智对待仇恨是否需要一定的社会关注和弥补,对于一个自幼失母的孩子?

    古人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样的话,是在一个法制不存在的时代里所说的,那个时候一直是王法天下,也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伍子胥掘楚平王墓也好,范雎迫魏齐自尽也罢,当然也包括与本案略有相同之处却在历史上广为流传的赵娥喋血仇讨。

    这三个案例无论来自于将相的,还是来自于苦寒家庭的,均有一个共同的古社会认知,即:私法高于王法。

    私法高于王法到了什么程度呢?伍子胥、范睢均用各自诸侯国的公器公然复仇,而赵娥未能等到王法对杀其父者的制裁,却在私刑杀父者后得烈义美名。

    而赵娥最终也没有为此而偿命,这对于王法来说本是不可容忍的,但却经不住王法本身因漏洞所产出的私法被当时社会广泛认同。

    消泯人心中恶的一面,需要做很多事


    当然纸白君是不能认同私法的存在的,这是作为一个现代人的基本素养,但有一个基本前提,那就是王法也是不存在的,而应是国法取而代之。

    国法之下,无其他私法,其首要彰显之要害所在,本篇已经不能讨论了,以至于本篇无论如何讨论都缺乏了两个基本前提。

    也就不得不让我们都看到了,私法和王法并存的现象,也就是这些年来我们在新闻上看到的诸多对孩子、对普通人下手的社会事件。

    这都属于私法的范畴,我们现在统称为一个人的恐怖主义,但本案中的某人要算这类私法中难得不滥杀无辜的案列了。

    追根溯源来说,大家对其的同情,以及其对自己所犯的事不悔过,根源就在于私法依然有其存在的必然性,这是首要值得反省的。

    用某人的话说:“他们一家都觉得对那家判得太轻了,而二十多年来那家也从未道歉或者在经济上有什么帮助。”

    此表述这里不多做分析了,而今我们可能看不到另一个赵娥,但纸白君还是需要善意提醒一下:源头无过,私法不存。

    重点还是说下那句判词,什么叫“在工作、生活又长期不如意的巨大压力下,心理逐渐失衡,迁怒于王正军及其家人?”

    这句话所想表达的是,无论什么人都不应因工作、生活的不如意而产生巨大压力下,去做危害他人和社会的事。

    纸白君每篇谈到关于社会福利的事,其实都是在帮这句判词去减少此类人产出的,但在现实中往往有些难实现。

   尽可能的少送子弹,多创造有价值的人

    更多的人纸白君就不说了,仅就某人而言,他的工作、生活长期不如意,所造成的巨大压力是否也有其过早丧母且目睹其母死去的原因呢?

    如果规避这一条,而仅仅就他不应如何,这二十年来确实难以弥合他的复仇之心,当然现在还可以二审判他死刑,但这类社会缺陷是否可以开始弥补?

    用赵娥的话说:“仇已复……我怎么敢贪生怕死,以枉官法。”赵娥内心于官家的素朴,也让当时的官家自上而下对其都网开一面。

    但某人并非如此,用其律师的话说:“要求公开直播,是因为他知道这个案子关注度高,他想向世界表达一些他的观点。”

    所以某人比赵娥的境界又高了一点,虽然同样是不悔复仇,但面对世人却有着迥然不同的价值观表达,前者伏法认诛,后者伏法求普罗大众们共讨论。

    人们到底在这场围观中能学得什么,纸白君已经不关心了,纸白君只关心一点,有母亲的人,尚且混迹社会诸多坎坷,对于失去母亲的人,怎么会不坎坷?

    我们对于弱势群体到底还能做多少帮助?这应当是我们社会在此案中更深层次的讨论,如果是放任自流的态度,那么他们都会有一套自己的私法。

    发生一个处理一个,对于我们人口锐减的情况来说并非好事,而是应当如何将事故抚平在发生之前。

    同时为社会创造一个有价值的人,而不是事发之后送上一颗所谓的正义的子弹,换个角度,那家人也有遗孀,即便某人不被送一颗子弹也会恩怨无止境。

    所以对于我们的社会而言,对于我们每一个守法的公民而言,我们不仅需要现代国法,我们还需要现代社会对每一个人必须有的关注和帮扶。

    这不就是前两年很流行的初心一词最为闪烁的表达吗?也许此时救不了某人了,但应当为不再出现某人的悲剧而做好社会该要做的事情。

    2018—1—9落笔于墨辩阁
    微信私人号:mhzb726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ji_angnanzhu 发表于:19-01-12 13:26 0
2
你的法律能经得起平等推敲吗,那些从快从严不都带权发的偏向,更况自建国杀了那么多人,而且很多是自己给的平反。
带政彩的、涉及权力的、法至舆论基础的一脸法律无情!那些贪官污吏、管理失职、执法不公的,别说公正,就道歉都扭扭咧咧的不敢见众人。
不说难道大家不知吗?法自在人心!余话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