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9400954.htm 1 1173 2019-01-08 23:51:0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伤害自己的人应该原谅吗

伤害自己的人应该原谅吗

天行者郑天 发表于:19-01-08 23:51
伤害自己的人应该原谅吗


伤害自己的人应该原谅吗:
我不是基督徒,不过我去过教堂,也认识一些基督徒,有一些人很善良,他们都是好人,一些还是网友,他们比血淋淋的生活中的人更懂得怜悯。我看了一部电影《超乎想像》,它有宗教色彩,中心思想应该是宽容,原谅那些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巴特从小到大一直在追求音乐的爱好,小时候家庭就发生了破裂,母亲抛弃他和父亲而去,因为母亲觉得巴特是个累赘。父亲脾气暴躁,习惯了虐待巴特,很厌恶儿子有爱好音乐的梦想,一次言语不和就打伤儿子的头。巴特形容父亲是怪物,他长大后再不想继续忍受,于是离家出走,世界并不陌生,他加入了一支乐队并且成为主唱。在一次挫折后他回到故乡,发现父亲已经信教,也接受了儿子的音乐梦想,更糟糕的是父亲得了癌症。在宗教的感悟下,巴特原谅了父亲,在父亲去世后才重新回归乐队,写了自己的歌《超乎想像》而一举成名,风靡世界。
这个世界俗人很多,罪人很多,苦难者更多,我还是一个凡人,没有宗教的大爱。什么是大爱,耶稣用自己的生命,流尽鲜血为人类救赎,佛主把自己的肉割下来喂老鹰,这些就是大爱,牺牲自己,拯救人类,不求回报。假如有人做一次慈善,就在新闻没完没了的播放,大家又没完没了的歌颂,这就是一种虚伪的善良,是奸诈小人干的,娱乐圈经常这样。过去有个地主,压迫,炸干了所有的人,到了春节还故意给人送了一把青菜,大家还得表现出很感恩的样子,这是什么爱,魔鬼才如此。
一些教堂门口都有“神爱世人”四个字,路上也经常遇到传福音的人,说着信上帝得永生,意思应该是只有相信上帝,才能摆脱魔鬼的诱惑和控制,因为上帝会帮助你远离陷阱,现实中那些伤天害理的人,估计都是魔鬼的子民。宗教的思想其实都是在传播拯救,比如佛教就有“普度众生”,人间其实属于最堕落,最肮脏的欲界,受尽轮回的苦。地藏王是这样说的“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可见人间的罪人是成千上万,那么欲界就是群魔乱舞的世界,人类只有经住考验才能解脱,否则因为恶而轮回做鸡鸭被屠宰千个轮回,那真是苦不堪言。

那么对伤害过自己的人是否可以选择原谅呢,我还做不到,因为我是凡人。过去有人形容我是以仇恨看世界,我只恨伤害我的人,无论我怎么恨,我也没有做极端的事,我只是当作聊天,希望周围有听众,别人都可以伤害我,为什么我不能告诉别人,毕竟有人做贼心虚。假如对过去可以选择原谅,记忆就会变成空白,那对罪恶是不是一种纵容,一个网友说,什么人都可以原谅,那还要正义干嘛。比如一个贩卖猪肉的商人,他明知道肉有问题还卖给别人,结果变成传染病,死了很多人,对这样的人难道可以选择原谅吗。又比如一个人贩子,拐了小孩后他把孩子的手和脚砍了,把眼睛挖了,对这样的人难道可以原谅吗。
我很痛苦,也一直煎熬的,很迷惘,因为我无法忘记过去。比如我的故乡,母亲因为家暴自杀,我爱好诗歌却受到农村人的精神摧残,差一点发疯,自杀,不要说农民纯朴,我的村庄完全就是魔鬼的疆域。我是否选择原谅,可以说他们根本不在乎,我面对的是一群没有文艺爱好,没有道德修养的人,他们只会觉得我是一个笑话,他们就喜欢以伤害别人为乐,所以他们已经不知道什么是伤害。即使我选择原谅,我也无法融入他们的生活,农村和城市一样势利,我只要没有宝马,城里没房,银行卡没几千万,他们不会觉得羞耻,愧疚,心理还是那么歹毒。
对伤害我的人我并没有采取什么极端的方法,这些不是我的能力范围,我只能选择避开,漂泊就是避开危险,我不得不这样,因为我的爱好受到了威胁,所以我选择了远走高飞。流浪虽然很苦,很孤独,最后也可能一无所有,不过可以接触各地风俗,百态,相形见拙就可以比较出善恶来。如果哪天我像奇异博士一样拥有了超能力,我就会原谅所有人,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威胁不到我,而我更应该把时间和精力关注宇宙中的未解之谜,也许灭霸真的存在。

我和福建仿佛是宿仇,它对我没有一丝感觉,从农村到福州,永远都是我的炼狱。福州,这是一个很恐怖的城市,一些人对我读书自学冷嘲热讽,却一本正经的送孩子去上学,难道他们觉得自己的孩子高贵,可以成为圣贤,一代巨擘,我就不能读书学习了。过去我在福州就是狂热读书学习,获得许多知识,结果让我变成千夫所指,对我无中生有的栽赃嫁祸,丑化诋毁,难道底层人爱好文艺就有错,是不是不允许底层人有文化,还是害怕底层人有文化有思想。许多人互相交流我是精神病,我是病人我还能文艺,还能出口成章,还能谈古论今,社会上形形色色的犯罪,那些不文明,低素质的丑态百出都是你们这些正常人做的。
对许多伤害我的人我不会选择原谅,比如排挤我的人,如果相遇我会出于礼节打个招呼,但是我内心不会忘记他做的一切,当然我也不会去伤害他,我不能像他一样堕落。反正我是不幸者也是受难者,只要我不去参加形形色色的犯罪我就是好人,如果我这样还不能被尊重,谅解,那么也许是整个社会出了问题,也许只是我所在的地域出了问题。比如福州,憎恨我读书学习,爱好文艺,如果一个城市容不下文学,艺术,思想,难道包容男盗女娼,地皮无赖吗。
选择继续对我伤害是别人的自由,我不选择原谅也是我的自由,不冲突不代表已经屈服,我用文字纪录点点滴滴的生活,真相也是一种反抗。他们做贼心虚,也一直在网络销毁证据,我相信历史会还我清白,善恶有报,我只想呐喊一声:读书无罪,文艺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