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9390350.htm 1 1252 2019-01-08 10:31:5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评《南京历代名号》之三----白门名字真的那么晦气?

评《南京历代名号》之三----白门名字真的那么晦气?

wushusheng 发表于:19-01-08 10:31

评《南京历代名号》之三----白门名字真的那么晦气?

南京那位学者说:贬义的名号:秣陵、建邺、白门、归化等

“白门”是孙吴政权都城建业正南面唯一的一座城门,当时称之“白门”。其位置在今之淮海路、延龄巷一带。

古人把天地八方分为八门,其中西南方叫白门。西汉刘安的《淮南子.坠形训》说:“西南方曰编驹之山,曰白门。”高诱注道:“西南,月建在申,金气之始也。金气白,故曰白门。”因此被叫作了白门。

把南京的别称“白门”当成不吉祥象征的领导,大概就只有南朝的宋明帝了。

《宋书.本纪第八.明帝》篇记载:末年好鬼神,多忌讳,言语文书,有祸败凶丧及疑似之言应回避者,数百千品,有犯必加罪戮。......宣阳门,民间谓之白门,上以白门之名不祥,甚讳之。尚书右丞江谧尝误犯,上变色曰:“白汝家门!”谧稽颡谢,久之方释。

对此,我一直很纳闷。白门晦气,你是皇帝,名称改过来就是了,何苦天天还戴着高高的白帽子进出“白门”呢?我还以为,宋明帝一辈子点背,但不应该怪社会。

其实,自东晋到南朝的朝野一直都崇尚白色。明快、朴素、清洁的白色正好契合了六朝人“初发芙蓉”的审美理想。如六朝士人追求的白色衣冠,尤其是白纱帽,素色单衫的流行等;如乐舞领域流行的白纻舞服;如男子的傅粉之风都说明白色在六朝受到了追捧。

所以这么奇葩皇帝,这样不喜欢“白门”,只是个个案,完全没有必要把“白门”打入另册,

“白门”,很美丽。唐人许嵩《建康实录》云:“宣阳门,本吴所开,对苑城门,世谓之白门,晋为宣阳门,门三道,上起重楼悬楣,上刻木为龙虎相对,皆绣栭藻井。南对朱雀门,相去五里余,名为御道,开御沟,植槐柳。”

“白门”,很有爱。南朝乐府民歌《杨叛儿》八首,其辞曰:“暂出白门前,杨柳可藏乌。欢作沉水香,侬作博山炉。”......一对有情人在白门前道别,相互山盟海誓许下美好的祈愿。

因为“白门”有爱。于是历代诗人都来祝愿美丽的爱情,歌颂爱的发祥地“白门”。“白门”贬之“义”何在?

南朝梁武帝萧衍有《杨叛儿》诗:“桃花初发红,芳草尚抽绿。南音多有会,偏重叛儿曲。”

李白《杨叛儿》诗:“君歌杨叛儿,妾劝新丰酒。何许最关人,乌啼白门柳。乌啼隐杨花,君醉留妾家。博山炉中沈香火,双烟一气凌紫霞。”

宋诗人薛季宣《杨叛儿》诗:“杨婆儿,共戏来。白门杨柳正依依。”

明人张宁诗曰:“依依白门柳,袅袅柔条芳。藏乌犹未稳,便解绾愁肠。

明末清初诗人龚鼎孳以五十九首词联章的形式记录了他与秦淮名妓顾媚的情缘,取名《白门柳》其中凝感人的柔情、深切的思念令人唏嘘。词曰:“风叶当眉卷。画桥东、小门长饷,闷来颦遣。帘外马嘶人去急,玉箸红潮交泫。绣线涩、吴锦缝茧。落月窗西和影坐,问回头、可记鸦黄浅。心字篆,博山展。    十分怜爱三分显。半遮灯、玉钩初下,枕痕微扁。豆蔻琼酥香百结,那用防绡狞犬,离恨劫、今生绕免。总信风流非薄幸,掷金钱、难觅青春典。莺舌弄,燕波剪。”

顾媚也有诗云:“识尽飘零苦,而今始得家。灯媒知妾喜,特著两头花。”

南京的别名“白门”直接是“爱如潮,歌如海!”

有人也说,“白门”一词在使用过程中,逐渐演变成为一个文学意象,被涂抹上了一种特殊的色彩:悠远、冷寂、苍凉。我却不这样认为:尽管有哀怨,有呻吟,但欢快还是主旋律。

我摘录以下古人诗句以说明之:

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唤客尝。春光白门柳,霞色赤城天。李白句;
白门酒美东风快,笑数英雄尽一缸。王安石句;
东风吹花绕白门,南人送客开绿尊。丁复句
白门美酒满城春,吴姬唤客客不行。萨都剌句
漏泄春风六和章,白门花柳尽施妆。王世贞句
白门烟景柳花漫,向余长揖趋长安。王弘诲句
三月金陵道,千花白门春。王恭句
金陵西上连双阙,白门秋风桂香发。王恭句
扬子空江晓上潮,白门远树春含雨。王恭句
白门柳色青垂烟,春风晓送龙江船。王守仁句
欢归白门外,犹自梦天涯。沈一贯句


悠悠古韵、巍巍华章,太多了,历代的文献中记载着如这些动人的诗歌名篇,千古绝唱,简直是数不胜数,南京和白下已经永远分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