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9375363.htm 8 1577 2019-01-14 22:44:03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评《南京历代名号》之一----《殷芸小说》132条“骑鹤上扬州”之不实

评《南京历代名号》之一----《殷芸小说》132条“骑鹤上扬州”之不实

wushusheng 发表于:19-01-07 10:19

评《南京历代名号》之一----《殷芸小说》132条“骑鹤上扬州”之不实


南京学者的《南京历代名号》认为:南朝文学家殷芸《小说》中记录这样一个故事:几个人谈论志向,有人说希望当扬州刺史,有人希望腰缠万贯,最后一个人说,我希望“腰缠十万贯 骑鹤上扬州”,占尽了发财、升官、成仙的三大乐事,这里提到的的“扬州”就是指南京。同样的,六朝乐府民歌里,频频出现的“扬州”,几乎无一例外都是指南京。


《殷芸小说》,南朝梁人殷芸编纂。殷芸,见《梁书》卷四十一《殷芸传》:“殷芸,字灌蔬,陈郡长平人。性倜傥,不拘细行。然不妄交游,门无杂客。励精勤学,博洽群书。幼而庐江何宪见之,深相叹赏。永明中,为宜都王行参军。天监初,为西中郎主簿、后军临川王记室。七年(508),迁通直散骑侍郎,兼中书通事舍人。十年(511),除通直散骑侍郎,兼尚书左丞,又兼中书舍人,迁国子博士、昭明太子侍读、西中郎豫章王长史,领丹阳尹丞,累迁通直散骑常侍、秘书监、司徒左长史。普通六年(525),直东宫学士省。大通三年(529)卒,时年五十九。”

《南史》卷六十《殷钧传》后也附有《殷芸传》,但非常简略,没比《梁书》提供更多的材料。

殷芸作《小说》的事,仅有唐代魏征等撰的图书目录《隋书.经籍志.子部.小说.十卷》中云:“梁武帝敕安右长史殷芸撰。”

这就是典籍中正式记录的殷芸和他的《殷芸小说》的全部资料。

现存的《殷芸小说》并非原著,至隋时此书三十卷已剩十卷。宋代因避太祖父弘殷讳,改称《商芸小说》,它到元明之际便已散亡殆尽了。只是后人如鲁迅、余嘉锡、唐兰、周楞枷等诸多学者从宋元典籍《太平广记》、《续谈助》、《类说》、《绀珠集》、《说郛》等书中检出或者是《殷芸小说》中文字,并整理成辑本,但各位学者检出的条目多有不同。

如《殷芸小说》的132条:“有客相从,各言所志,或愿为扬州刺史,或愿多赀财,或愿骑鹤上升。其一人曰:‘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欲兼三者。”只有周楞枷采录。

《殷芸小说》本来就荒诞不经,所谓“梁武帝作《通史》时,凡不经之说为通史所不取者,皆令殷芸别集为《小说》。”【见唐朝的刘知几的《史通》】,如什么“高祖斩蛇剑穿屋而飞”;什么“:“汉祖避时难,隐身厄井间,双鸠集其上,谁知下有人?”汉朝每正旦辄放双鸠。或起于此。”等等。再加上原书又遗佚了,具体有多少卷都搞不明白,凭什么南京这位学者以《殷芸小说》不知道来至何处的132条为据,来否认古今的诸多的大家?

南京这位学者说:“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是六朝文人所著,【这样似是而非的记录也能作为证据?】所以此处扬州则是指今南京。许多名人在文章中对“扬州”有过误读。

1966年,曹聚仁《说扬州》写道:“所谓‘天下三分明月,二分独照扬州,扬州是人间天堂;所谓‘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这是人生至乐。”;郭沫若为扬州史可法祠堂所写的楹联:“骑鹤楼头难忘十日;梅花岭畔共仰千秋。”林散之赠给扬州友人的诗:“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奇文与异气,美景不胜收。”都把《小说》中的扬州当成今天的扬州。

扬州明明就有个名胜叫《骑鹤楼》,郭沫若先生写“骑鹤楼头难忘十日”有错吗?

【易君左《闲话扬州》】


评《南京历代名号》之一----《殷芸小说》132条“骑鹤上扬州”之不实


我再辑录自宋至明的文人所写的扬州“骑鹤”故事,以点出《南京历代名号》是书的不实之处,并供同好者参考

扬州骑鹤楼(宋.宋伯仁)
醉倚阑干独黯然,淮南不比数年前。只宜跨鹤翩然去,休说腰缠十万钱。

奉和魏提干(宋.张矩)
骑鹤楼前奏宓琴,朅来又作海山吟。碧云不隔乡关梦,白发能灰客子心。
愧我抗尘徒走俗,羡君博古更通今。新诗清响传空谷,击节长歌到夜深。

赠王季境(元.张起岩)
春满维扬十万家,先公曾此驻高牙。官厅寂寂留芳树,旧馆阴阴闭落花。
祠下系鞍寻芍药,楼前骑鹤听琵琶。归来不异当时事,一路东风帽影斜。

蝶恋花 其一 用韵秋怀(宋.方岳)  
雁落寒沙秋恻恻。明月芦花,共是江南客。骑鹤楼高边羽急。柔情不尽淮山碧。
世路只催双鬓白。菰菜莼羹,正自怜人忆。归梦不知江水隔。烟帆飞过平如席。

次允杰五首 其四(宋.许月卿)
老鹤吾惭莺谷俦,扬州草檄类俳优。千年橘井雉城字,万斛桃花鹤料舟。
为文待漏书丹凤,如此有盟寒白鸥。歌吹竹西惊昨梦,眼中骑鹤有高楼。

扬州骑鹤楼(宋.宋伯仁)
醉倚阑干独黯然,淮南不比数年前。只宜跨鹤翩然去,休说腰缠十万钱。

奉和魏提干(宋.张矩)
骑鹤楼前奏宓琴,朅来又作海山吟。碧云不隔乡关梦,白发能灰客子心。
愧我抗尘徒走俗,羡君博古更通今。新诗清响传空谷,击节长歌到夜深。

赠王季境(元.张起岩)
春满维扬十万家,先公曾此驻高牙。官厅寂寂留芳树,旧馆阴阴闭落花。
祠下系鞍寻芍药,楼前骑鹤听琵琶。归来不异当时事,一路东风帽影斜。

扬州别斡克庄佥宪(元.贡师泰)
红日东生绿雾收,海风吹客到扬州。露分仙掌金盘冷,香动琼花玉树秋。
使者乘骢开大府,仙人骑鹤醉高楼。朝来别我垂杨岸,珂佩如云簇水头。

心月相者重会维扬(元.曹伯启)
识君黄鹤矶边路,心地高闲月影孤。骑鹤楼前重会面,清谈还喜指迷途。

无题戏赠胡南征 其四(明.李之世)
阅遍三山十二楼,与郎骑鹤上扬州。交南估客来赛宝,万斛明珠得似不。

送张子还广陵(明.皇甫汸)  
张子别我黄鹤楼,飘然骑鹤归扬州。驾言返吾初服去,安得为此斗粟留。
君不见嵇生疏散长卿慢,不善希世称巧宦。献玉明时秖自悲,投珠昏夜遭人盼。
闻说淮南桂树芳,澄湖一曲似沧浪。莫须北阙徵书下,自许东山隐兴长。

名胜景点在,先贤文字在,为什么非抱残守缺?不明白。


nj_nslc 发表于:19-01-12 13:24 0
2

  六朝时期的扬州, 不是今天的扬州, 当时的扬州名叫"广陵".

  六朝时期的扬州, 指以南京为中心的长江下游地区, 有相当一段时期其治所就在南京(古西州城及东府城).


评《南京历代名号》之一----《殷芸小说》132条“骑鹤上扬州”之不实




wushusheng 发表于:19-01-12 17:20 0
3

先生您搞错了吧。谁都知道六朝时代的“扬州”,基本上是指今天的南京。我是说所谓六朝梁代的《殷芸小说》早已散佚。今之《殷芸小说》乃后代辑录的,不足为凭。并证明扬州曾有骑鹤楼古迹,说明“骑鹤上扬州”应该讲的是今之扬州事。


nj_nslc 发表于:19-01-12 23:31 0
4


回复 第3楼 的 @wushusheng:

吴老先生: 你有学识, 各种历史资料也很多, 你以前在晨报等媒体发的文章也看过,

几年前你在城市记忆版的学术争论帖也都看过, 不知道你是否是专业的文史工作者?


人是不可能真的骑仙鹤的, 所谓的 "骑鹤上扬州”, 只是文人的戏言, 所以这一类

的文字不存在所谓的 "权威性", 只有真实的历史事件才有考证的意义.


但就这一传说而言, 其实很清楚: 时间是六朝时期的 "扬州", 至于那个 "扬州骑鹤楼",

看它是何时的文物? 是真是假?  它建成于梁代的《殷芸小说》诞生之前还是之后?

后人根据文学作品和历史传说来搞模仿建筑的太多了.


扬州人要感谢你, 这是它们一直想说的.



wushusheng 发表于:19-01-13 18:26 0
5

对您楼上的回帖,我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先生认真起来,倒是性情中人。


先生问起我的职业,恐怕让先生见笑了。我就是中央门外一家国营工厂的一名普通C620车床的车工,文化程度仅名义上的高中而已,正所谓引车卖浆者流也。


好,干活了,说正题了。谈起扬州骑鹤楼,它当然是真的,因为它在清代中期确确实实存在过。


不过先生您说的这段话:“人是不可能真的骑仙鹤的, 所谓的 "骑鹤上扬州”, 只是文人的戏言, 所以这一类的文字不存在所谓的 "权威性", 只有真实的历史事件才有考证的意义。”令人费解。


我考证什么历史事件了?我只是想说明一是《殷芸小说》所述非六朝事迹,它和南京无关;二是那个骑鹤的戏言并不是指向南京,而是指向扬州,因为扬州曾有个名胜叫《骑鹤楼》。郭沫若先生写“骑鹤楼头难忘十日”一点问题都没有。再说了,如武汉的黄鹤楼有仙人骑鹤传说,这和对黄鹤楼曾在武汉有关吗?如南昌的滕王阁有风送王勃传说,这和对滕王阁曾在南昌有关吗?


现存的《殷芸小说》并非原著,它到元明之际便已散亡殆尽了。由后人如鲁迅、余嘉锡、唐兰、周楞枷等诸多学者从宋元典籍《太平广记》、《续谈助》、《类说》、《绀珠集》、《说郛》等书中检出,认为或者可能是原《殷芸小说》中文字,(但各位学者检出的条目多有不同,争议已颇大)把它整理辑录成今天的163条的《殷芸小说》辑本。后又进一步的研究发现《殷芸小说》的这163条也是引录44种古籍的内容(或者这些古籍的部分文章)。据前辈称,原注出处的44种古书中,40种均无传本,如《简文谈疏》、《宋武帝手诏》、《俞益期笺》、《鬼谷先生书》、《张良书》、《濑乡记》等古籍,《殷芸小说》的绝大部分内容已经查无实据了。


谢谢关注!


nj_nslc 发表于:19-01-13 22:35 0
6
以下是引用 第5楼 @wushusheng 的话:
...谈起扬州骑鹤楼,它当然是真的,因为它在清代中期确确实实存在过。...

原来是清代的, 现在有数了, 有底了.

对待历史学术问题: 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

谢谢先生的回复.


wushusheng 发表于:19-01-14 08:35 0
7

我说扬州有骑鹤楼,是因为民国学者易君左先生有文字记录过清代重建的事实,他的祖父于道嘉年间江苏布政使任上去扬州公干也曾见过。至于骑鹤楼早于清代或被毁或再建,具体位置在扬州什么地方,我没有第一首资料,故不敢妄言。“清代中期确确实实存在过”并不等于清代之前没有。如我国的几乎所有的名楼、名阁都经过重建,或者数次重建......


南宋诗人方岳有《奉和魏提干》写道:“ 雁落寒沙秋恻恻。明月芦花,共是江南客。骑鹤楼高边羽急。柔情不尽淮山碧。”元代诗人曹伯启其诗《心月相者重会维扬》说:“识君黄鹤矶边路,心地高闲月影孤。骑鹤楼前重会面,清谈还喜指迷途。”把骑鹤楼相对位置做了描述,当可研究。


先生此“底”靠不住啊。

nj_nslc 发表于:19-01-14 22:44 0
8
以下是引用 第7楼 @wushusheng 的话:
    .....至于骑鹤楼早于清代或被毁或再建,具体位置在扬州什么地方,我没有第一首资料,故不敢妄言。...

虽然扬州去过多次, 但对所谓的"骑鹤楼", 没有研究过.

单位有多名扬州籍同事(老大学生),平时说起扬州头头是道,问之"骑鹤楼",皆一无所知.

看来只有到此为止了.  等以后有新的资料出现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