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9307069.htm 4 978 2019-01-04 11:34:0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南京历代名号》讹误举隅

《南京历代名号》讹误举隅

wushusheng 发表于:19-01-02 11:35

《南京历代名号》讹误举隅

近来有个著名学者开讲“南京历代名号”,几分钟就听不下去了。这本是个有意义的事情,但这位先生准备的并不充分,以至谬误较多。我总以为对待南京的历史要有怀揣着一种工匠精神,不仅准确而且要精致,否则愧对后学。

一.学者说:南京被称“六朝故都”,我查了三十多年,最早提出的是《姑妄言》这部小说。

《姑妄言》是清代曹去晶于雍正初年编著的长篇艳情小说,其中有这样一句话:“因想南京系六朝建都之地,太祖又兴王至此。又听人传说有许多胜迹,遂逶迤到了南京。”这是这位学者认为最早“六朝故都”之记载。虽然“六朝建都之地”不等于“六朝故都”,我们暂且姑妄听之吧。

不过,再查一下典籍,发现在早于曹去晶的《姑妄言》三百年,就有了完整的“六朝故都”的说法。

元末明初文人陶安《齐山吟》诗说:“......六朝故都佳丽地,骑马踏遍秦淮浔。
官舍萧闲杯酒斟,卷有新诗匣有琴。......”

二.学者说“南京改名为中山城”等史实,多有讹误。

学者说“南京改名为中山城”史实,通篇文字总觉得似曾相识。学者谈道“章太炎反对事”又规避了其中章太炎的一句话:“孙公曾改本籍香山为中山县。......”

当时动议改名事并不是朝野要求,也不是国民党当局的共识。仅仅是国民党北京市党部于民国十四年(1905)三月十四日开会通过两项决定:“兹闻国民党北京市党部,前晚开会,以孙氏功在民国、应留大纪念,以昭垂百世,当决定两项:(一)中山葬于紫金山,南京城改名中山城,(二)北京之中央公园,改名中山公园,建立孙先生铜像。此两项议决案,当积极进行云。”还有江苏省一些社会团体提出:改钟山为中山;南京为中山城;秀山公园为中山公园,甚至有人要求将中国改名为中山国。

【图:1925年3月14日之《顺天日报》】

《南京历代名号》讹误举隅


【图:章太炎反对南京改中山城】




不过,南京改名为中山城的要求最终没有实现,绝非章太炎一人反对的结果。什么原因?虽没有公开的文献可查,但通过原国民政府档案可窥一些端倪。民国十八年(1929)七月二十六日广东省政府咨民国政府民字第二五〇号文件透露:“......查粤省自民国以来并未增设县治,......惟十四年(1925)四月间,前广东省长公署准中国国民党执行委员会函开:......本党故总理孙中山先生,一生事业固足以彪炳人寰,......亦有主张将南京城改中山城者,......如美人之于华盛顿,同一用意耳。......廖委员仲恺提议,请将先生长之香山县改为中山县。......其办法较诚,徒以一都市或建筑物命名,益为完妥,......等由。业经大元帅三一八号指令照准,并分咨大本营各部有案。......此咨内政部。”足见国民党当局早有预案。

三.学者说:南京在历史上曾经有过70多个名号。民间称呼......京邑、帝里、都下、江南佳丽地、等40个左右。

听了学者这番故作“突兀”的文字,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京邑”、“帝里”、“都下”等,只要是历史上做过都城都可以这般称呼,并非南京特色。“江南佳丽地”也算称谓?如此,那南京可能会有比70个更多名号。比如“皇城”、“大明家”、“京里”、“京中”、“都下”、“皇家”、“京阙”、“天阙”等等亦未尝不可。

南京过去有个学者卢前,原名正绅,字冀野,自号饮虹、小疏。大概就五个名字吧。但有人称卢前为“先生”、“才子”、“诗人”等等,是不是“先生”、“才子”、“诗人”也能算卢前的名号?

四.学者说:南京历代名号,按其寓意,可以分为褒义、贬义和中性三大类。贬义的名号:秣陵、建邺、白门、归化等;学者还说:秦始皇为丑化南京而刻意所起。秣,即“牲口的饲料”。秣陵,就是养牲口的地方,能高级到哪儿去呢?“秣陵”自然被认为是侮辱性称呼。

《说文解字》云:“秣”字,养也。小雅。乘马在廏。摧之秣之。传曰。摧、挫也。秣、粟也。按挫谓以莝飤之、粟谓以粟飤之也。秣同。从。末声。莫拨切。十五部。

“秣陵”多么美妙的词语,难道不可以理解为“满是‘粟’的山坡”?“秣”字还和新娘子联系到一起,《诗经.国风.周南.汉广》云:“......之子于归,言秣其马。......之子于归。言秣其驹。”。这首先秦时代动人的情歌,传唱至今,怎么就贬了?

《说文解字》云:“......周孝王使其末孙非子养马於汧渭之间。孝王封非子爲附庸。邑之於秦谷。......秦谷也。地宜禾。从禾、舂省。地宜禾者、说字形所以从禾从舂也。秦、禾名。”秦国的“秦”字就是养马之禾谷的意思,国号且如此这贬从何来?

联想到有个“苑”字,本意就是“养禽兽”的地方。现在许多小区都曰某某苑,这里难道都不住人?

其它如建邺、白门、归化等也不值一驳。

五.学者盘点了历史上被称为南京的城市,但远远不够。

应该说被称为南京的城市目前不少于十五个,开列如下:
东汉的南阳;曹魏的许昌;后赵的洛阳;胡夏的长安;代国的平城;唐朝的成都;唐朝的江陵;南唐的南昌;北宋的应天;辽朝的幽州;金初的辽阳;金天辅年间的平州;金朝的开封;明朝的应天;震国(渤海国)的南京。

六.学者说:“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是六朝文人所著,所以此处扬州则是指今南京。许多名人在文章中对“扬州”有过误读。

1966年,曹聚仁《说扬州》写道:“所谓‘天下三分明月,二分独照扬州,扬州是人间天堂;所谓‘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这是人生至乐。”;郭沫若为扬州史可法祠堂所写的楹联:“骑鹤楼头难忘十日;梅花岭畔共仰千秋。”林散之赠给扬州友人的诗:“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奇文与异气,美景不胜收。”都把《小说》中的扬州当成今天的扬州。

这位学者是否太自负了?就算这几位大师错了,那么以下这些大师和他们的典籍也都错了?

古代扬州城就有“鹤城”之说。宋代诗人黎廷瑞有水调歌头词《寄奥屯竹庵察副留金陵约游扬州不果》曰:“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诗翁那得有此,天地一扁舟。二十四番风信,二十四桥风景,正好及春游。挂席欲东下,烟雨暗层楼。......”明明白白讲的是骑鹤扬州故事,并有扬州名胜二十四桥为证。还有以下典籍都明确说明,骑鹤的目的地是现在的扬州。

南宋的王象之编纂之《舆地纪胜.卷三十七》有“淮南东路,扬州,骑鹤仙。”记载,并附《太平广记》记录,“有四人各言所愿。甲日‘愿多财。’乙日‘愿为扬州太守。’丙日‘愿为仙。’丁日‘愿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
宋人谢维新之《事类备要.卷六十四》.“愿骑鹤上升”条;
元人阴劲弦、阴复春之《韵府群玉.卷十九》“扬州鹤”条;
明人陈耀文之《天中记》“跨鹤”条;
明人杨信民之《姓源现珠.卷二》“扬州鹤”条
明人吴昭明辑、汪道昆增订《五车霏玉.鸟部二十五》“扬州鹤”条;
明人徐常吉辑《事词类奇.卷之二十七》;
明人胡我馄纂、何伟然订《钱通.卷三十》;
明人彭大翼之《山堂肆考.卷二百十一》“骑上扬州”条;
明人杨涂辑《事文玉屑.飞禽二十三》“骑鹤上扬州”条;
明人王世祯辑、邹善长重订《汇苑详注.卷三十三》“上扬州”条;
明人程良孺编《茹古略集.卷二十七》“鹤”条;
明人冯梦龙编《古今谭概.第十五贪秽部》“如意”条:
明人陶诞编《重较说郭.卷四十六》;
清人张玉书等纂《佩文韵府.卷二十六.上》“州”字下“扬州”条;
清人王士祯等纂《渊鉴类函.卷四百二十.上》“‘鹤’字下.上扬州”条;
清人汪士汉辑《古今记林.卷二十七》“骑鹤上扬州”条;
清人吴宝芝辑《花木鸟兽集类.卷中》;
清人尹继善等修、黄文隽辑《江南通志.卷三十三》云:“骑鹤楼在江都县大街内,以《太平广记》骑鹤上扬州句名”。

【图:宋人祝穆撰《方舆胜览》】


七.学者说:芜湖中山路是中国以孙中山命名的第一条马路。

此种说法并无文献支撑。只是有种说法:“1925年,孙中山先生逝世,芜湖人将他走过的“大马路”更名为“中山路”,以缅怀和纪念这位故去的伟人。”具体什么时候,通过什么形式,何部门批准,如何备案一概付之阙如。这样指鹿为马的事情,没有证据不好乱说。

据民国二十四年(1935)之《安徽政务月刊》和同年《中国建设.安徽省建设专号》都刊文介绍芜湖市的两条中山路建设情况。前者说:“除第一年所修之长街、二街、四明路、公园路、县署路等,计去年一年所完成之干线道路,约有下列之十一路:一,中山碎石路,自北平路至三街口,长八百六十公尺;二,新中山路,乃新辟之中山路,自三街口至陡门巷。......”后者说:“曾设工程局,管理其事,继以经费困难,改隶警察厅。发展计划:甲,完成道路。......八,中山路共和街起,讫北平路止,长约八百六十公尺;九,万安路中山路起,讫万安桥止,长约二百八十公尺。......”

其实,在1925年孙中山逝世的时候,广州建造了中国第一条以中山命名的马路。

【图:1925年《工人之路》】


当然,我只听了这位学者的几段篇章的录音,未见全文。但耳之所及已触诸多谬误,实在遗憾之至。



zhsh043 发表于:19-01-03 23:54 0
2
河南商丘市在古时也曾叫过“南京”!历史都是后人写的,不可能做到完全真实!只能说客观的描写、记录!读历史的人只能根据已是历史之人写的去读去了解历史。

天行者郑天 发表于:19-01-04 07:52 0
3
百家讲坛都是媒体忽悠大家的,他们没什么历史水平,否则剑桥历史就要失业了。

wushusheng 发表于:19-01-04 11:34 0
4

谢谢两位先生的关注和指教。


再回“zhsh043”先生的话。先生说:“河南商丘市在古时也曾叫过‘南京’!”先生似乎对历史不甚了解。拙文已说:“应该说被称为南京的城市目前不少于十五个,开列如下:......北宋的应天;......”


应天府,别名“河南郡”,为宋朝四个京城之一的南京,治所宋城县南京城(今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商丘古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