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9287281.htm 1 2485 2018-12-31 16:35:5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任素汐和我一样》A类No.280

《任素汐和我一样》A类No.280

山间清泉xj 发表于:18-12-31 16:35

作者:徐海刚

《任素汐和我一样》A类No.280

真帅

《驴得水》里就泼辣,《无名之辈》更甚,感觉她要被定型了。

任素汐;

《驴得水》里,张一曼满是风情,逮谁睡谁;《无名之辈》,马嘉旗高位截瘫,嘴不饶人,一心求死……

确实是这两部戏让我记住了她,并不美却耐看。

据说她选角色,总是找跟自己性格最近的角色,本色出演。

太年轻、太老自己把握不了,

没有共鸣的,更是要放弃。

寻找角色最抓地的部分,跟她契合的部分,真正能感受的部分。先把这个弄明白,再去演。

这被她形容为“种子”。

她说:演角色就是演好自己。

《驴得水》里的张一曼,独立风骚……

怎么理解?

我的理解,是把角色跟自己重叠、契合的部分“内化”成了自我。

所以演角色,才成了“演好自己”。把自己身上的某一部分重点突出,别的方面削弱。

这同时也是自我的“泛化”。

是“我”与角色的联接方式。

演员演角色并不是模仿,而是创造。

是把角色和自己的特征融合,再造一个形象。

就像我写文章,画家的作画。

如果我写一件事情仅仅是记录,没有分析、没有连接、没有发散,没有自己的想法,那是什么?新闻报道还是一个通知?

画家作画,如果没有自己的想象,那不就成了拍照??。

归根到底是创造,

而创造,就是拿自己拥有的和外界连接。

《无名之辈》里的马嘉旗。残的嚣张、狠的懦弱,爆笑。

自己什么都没有,那只能是抄袭和模仿,

仅仅模仿毫无意义。

常说的“万事求诸于己”,应是把外物内化成自己的东西,因为我们内心本来空空如也,只有一个框架等着填满;一说我们什么都有,就像种子,那是指拥有无限的可能。

闭关、冥想????♂??,

如果从未见过世界,经历世事,

一出生就被关起来,能想出什么?

再说模仿,

许多人练习书法,觉得临摹的跟王羲之一模一样就牛得不行;就像有的人在卡拉OK厅学张学友的歌,每次评分都是一百。

有意义吗?

仅仅能让你高兴一下。

王羲之只有一个,张学友也只有一个,而你像他们,那你是谁呢?

你拥有的仅仅是表面,而不是内在。

他们如何达到那样的高度?

怎么做到的??

如何“连接”一切?

见12月4号的文章《情感连接一切》A类No.264

才是真正牛叉的。

这一张很像papi酱或者莫文蔚感觉她们是一类,靠智慧增加性感。

就像同样是去拉萨,我开车,你是坐飞机。

到了拉萨之后我可以接着去浪卡子县,去日喀则,去纳木错,去任何一个地方。

而你就没那么自由。

越借助自身力量达到的高度,越自由、越有再生的能力。

就像一个观点,如果是自己通过逻辑推演而来,那么就拥有各个方向发展的潜力。

没有逻辑,就没有再生的能力。

逻辑就是“从何而来”,是发生的“内在机制”。

模仿,永远在别人后面。

她在冥想什么?

本质上我们每个人都在创新,

都是从自己的角度观察这个世界、模仿别人。

但是选择不同的因素和自己契合,

就形成了不同的未来。

我们所有的学习和模仿都会加入自己的东西,就算在同一个偶像身上学习,每个人选择的也是不同的侧面。

你学张学友的姿态,

我学他的发音,

还有人学习他对音乐的理解。每个人对张学友的认识是不一样的,所以学习的角度也不同,再融合自己的特点,产生新的内容。

所有的模仿本质都是创新。

这创新又模仿了谁?

只不过创新有高低之分。

积累越丰富,那么创新的质量和数量自然越高。

这就跟你和别人合作做生意是一样的。

你有资金当然可以和别人合作;

你有人脉也可以和别人合作;

你有技术也可以和别人合作;

你有经验也可以和别人合作;

你拥有的越多,那么和别人合作的可能性越大。

我们经常说资源整合,可是如果你一无所有,拿什么和别人整合呢?

合作也是创新,

就像我写出一篇文章,

任素汐演了一个角色。[胜利]

2018年12月31日上午10:44

罗西英语工作室(怀德苑对面)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开着明锐,带着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这里有超1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加入。看眼前,能长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