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9222020.htm 7 1786 2019-01-01 13:32:41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真革命

真革命

槛上风光 发表于:18-12-26 11:01

 


年过花甲,这一生过的没名没利,心里还有点不甘:问题出在哪里呢?想来未必不如人,现实中怎么就比人差了一大节呢?难道是宿命吗?这让我想到了伯父。

当年伯父以苏北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了东海师范,那时苏北唯一的高等学府。爷爷种地,奶奶买豆腐,一家人辛辛苦苦也没有什么积蓄,奶奶嘴上说怎么能上得起奥,又到处举债,好歹供养伯父上了学。这对事理通达的伯父来说,一定是不小的压力。

可眼下已经取消了科举,对一个没有根本的农家孩子想出人头地,无疑是严重的考验。

自己要安身立命,家里人的期待渴望,一个十几岁人就面临这些。这种状况下的人,很难有自己的兴趣喜好,怎么找到人生的出路才最重要。可怜的人啊!生来就背负沉重的包袱,哪里有什么人生享受。

跟着感觉走,伯父入党闹革命了。伯父也许觉得以为这样能给自己和家人带来光明,当然还有国家了。现在不知道伯父是怎么看待mks的《资本论》和《宣言》的,对主人无产是怎么理解的,人到底应该怎么生活。不弄明白这些,将来一定会给自己带来困扰的,甚至陷入困境。

开始党可以明着搞,后来国民党发觉了它的危害,就令行禁止,伯父被抓了起来。现实是残酷的,尽管国民党对青年学生网开一面,还是给出明确的选择:要么死,要么悔改。

伯父活着出来了,但他并没有真的从心里放弃,于是投奔了延安,千辛万苦投奔了延安,成了抗大二期生。

课程实践中,伯父说出了心中的疑虑:从一个村庄出发,杀死三两个鬼子,必然会招致鬼子对村民的报复,陷村民于苦难之中,这么做好吗?

伯父的想法引起了重视,当然肯定不只是仅有伯父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他们真的太幼稚了,有必要以伯父为例,给以当头棒喝。

伯父真的幼稚吗?抢到天下便是王,历来人们也都崇尚连横合纵,怎么对自己有利就怎么来,mzd因此给出英明决策: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伯父也许没有这么幼稚,他以为现在是新时代,开创文明的时代。

如果伯父够圆滑,这不过批评教育,自己哪怕心里不明白,表面上虚心接受也就好了。可伯父无法委屈自己,不顾兵荒马乱,灰头土脸地离开了,失望、沮丧,无助难以言表。

我曾经非常惋惜地感叹:伯父你知道离开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如果你能坚持下去,我们家人后来何至于被人欺凌,心身都受到伤害呢?

你知道,你离开家后,你的学弟,一个远没有你显赫的人,即使没有像你那样再受到教导,无师自通地干起了革命。说来我们这里是国民党模范区,人们安居乐业,普通人很少愿冒风险闹革命。就在这,人家跑到花果山。那时山上可没有现在热闹,真的是人迹罕至。不过清政府铁路大臣沈云沛创办实业,在花果山办茶园,我的乡长外公成了茶厂经理,一部分山地本来就属于外公家的。

山上有些人家,都是穷困无处安身到这里来的。他们真的非常贫穷,当时的歌谣:山前山后十八家,家家都是和尚家。说的人家非常穷,靠老婆姿色从庙里和尚那里得点好处。有人家婆娘和尚看不上,在家就不受待见。

他就找到这些人,说出我们耳熟能详的话:看你们辛辛苦苦过的什么日子;地主老财花天酒地过的是什么日子;他们不干活却活得好,不都是你们养着他们,他们哪里能这么好。这些人能在这里住,本来是托亲亲,求朋友才能住下的,他们心里或多或少对外公家有点感激之心。眼下听他一说,心里就犯迷糊了,有人心里早已对富人就一肚子不满,眼下恨恨之情溢于言表。穷人对富人的芥蒂,经过高人的一拨弄,很有水平的拨弄,就成了阶级仇便于推广、扩大的阶级仇。

他就势说:现在他们在山上开垦茶园,你们想想这茶园要是建起来了,往后你们就没有草烧火做饭了。不可理解,茶树长起来,会下来不少废枝叶,而且人也有工作了。不用理解,连横合纵就是这个样子。

于是这些人汹汹然起来,打伤看茶园人,祸害茶园。海州政府白宝山过来察看,山民们头顶香炉,跪倒一片诉说冤情。真正的刁民,白宝山察看后喝令抓人。这些山民一看苗头不对,马上又跪求外公。

结果为首的被法办了,其他人虽然放了回来,可与外公家的仇算是结下了。几年后,其中有人在他领导下成了攻打外公家,成了影响历史的《大村暴动》的骨干。据现在编撰的历史,大村暴动发动了上千人,打下外公家大院,顺势成立红三师。结果六十天没打下来,暴动失败了,全军覆没,当然他是独善其身了。如此仇恨更深了,他们后来甚至挖坟掘墓,被外公抛尸荒野,外公家成了“反共堡垒”的代名词。

如此他的目的就达到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可以利用的朋友,就是自己抢天下的资本。

心想事成,真的就得到了天下,他成了统治一方的诸侯,住在王府里,子孙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天天想着革命江山万年长,红一代,红二代,直至万代。

而这些,很有可能就是我们应该得到的,却只因为伯父的一念之差,我们现在只能为工作,为住房忧心忡忡,哪里谈得上什么享受生活。

不过只只是曾经的想法,现在我早已不这么想了。甚至觉得伯父幸亏及时脱身,不然凭他的秉性,必然凶多吉少。伯父离开延安一路南行,结识了张群、侯伯众等国民党高官,自己也成了国民党政府地政局负责人。当然,伯父也有党的朋友,也为他们做了不少事。他们上台了,也未忘了邀请伯父到北京工作。只是伯父心意已去,就在上海养老了,不要革命了。

说到革命,我一直在想什么叫革命。思来想去,这些革命人啊,很多都没有超越阿Q,捞取钱财为念。

革命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么?这样的命真的就像伯父那样,革不革命无所谓。不过现在我想命还是要革的。

说到革命,心灵为之一振:自己很是卑微,甚至还有些自卑。不过既要革命,就要有革命的气势,人是顶天立地的,具有天地正气,把自己当作上苍之子,就要做代表正气的天使。

权衡变通,连横合纵,唯利是图,即使得计,最终不过名利的奴仆,毫无人格的投机分子。山珍海味倒进了粪堆塘,绫罗绸缎裹了一段朽木头,招摇过市的一具僵尸。

我想要的革命,不是让穷人成为富人,也不是让人以为明天能到天堂生活,未来怎么怎么好,就是想让人有自己的生活。

这么说也许就不用革什么命了,可是有人就是不让人有自己的生活,要人到明天去活,沐猴而冠,让人过他们设计的生活。革命就是要革他们的命。当然,要革他人的命,先要革自己的命,让自己能成为真正的革命分子。

革命了,卑微、自卑莫须有。

 



烟酒不分家110 发表于:18-12-27 21:20 0
3

从商至今,3500年来,这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革命,即便是结束了满清统治。


槛上风光 发表于:18-12-31 11:35 0
4

回复 第3楼 的 @烟酒不分家110:不知道哪一天才能以人为本;哪一天人才有这个意识。


久久龙 发表于:18-12-31 13:12 0
5


回复 第4楼 的 @槛上风光:

革尼玛头的命,知道一场革命会造成多少战争,而战争造成的创伤需要多久才能抚平吗?所谓的革命都是底层的low逼们瞎胡搞!越革命社会越糟糕!

70年前那帮人拿菜刀革命了,小米加步枪革命胜利了社会是进步了还是退后了!革命是社会退化的根源!好不容易社会有了一点起色,你们这些白痴就别再闹了!


烟酒不分家110 发表于:18-12-31 20:59 0
6


回复 第4楼 的 @槛上风光:第5楼的出言不逊,你须先革了这傻逼的命。